此时此刻,你能制止中共正在新疆进行的种族灭绝

翻译:洛杉矶天使农场-Jessi/詹茜
校对:洛杉矶天使农场-Feihua
审核:洛杉矶天使农场-Truemanman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未标题-1.png

今年一月,全世界纪念了国际大屠杀纪念日(International Holocaust Remembrance Day)。在每年的纪念日这天,联合国都会敦促各国纪念纳粹种族灭绝中的600万犹太人受害者,并制定计划以避免未来再出现此类的种族灭绝事件。在联合国的仪式上,美国和欧洲领导人与大屠杀的幸存者一起,表达了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更紧迫的是捍卫真相,纪念大屠杀的责任。76年来,我们一直承诺“绝不”允许种族灭绝在我们的监视之下再次发生。

但是种族灭绝正在进行–就在此时此刻。

今年1月, 美国国务院认定中共(CCP)正在犯下种族灭绝罪,“系统地企图毁灭新疆穆斯林维吾尔人及其他少数民族”。其暴行包括“通过以下方式关押了一百多万平民,包括系统地拘留、隔离营、软禁和奴工;酷刑;强制性的人口控制措施,包括强制绝育、强制堕胎、强制生育控制;强迫儿童离开家庭;强拍维吾尔妇女嫁给非维吾尔人,并且对信仰、集会、言论和活动自由等人权严酷限制。”国务院通过这种令人难以忘怀的对照得出结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纽伦堡法庭起诉了反人类罪的罪犯,此时此刻这一罪行正在新疆上演。”

结束新疆的种族灭绝是两党共同的道义责任。

结束中共在新疆实施的种族灭绝的道义规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具两党凝聚力的问题之一。由参议员鲍勃•梅内德斯(Bob Menendez)(新泽西州民主党)(D-NJ)和约翰•康奈(John Cornyn)(德克萨斯州共和党)(R-TX)提出的将中共侵犯维吾尔人权的行为定为种族灭绝的议案,获得了压倒性的支持。参议员梅内德斯说道,“站起来并说出真相是制止种族灭绝的开始。我希望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会 (Mike Pompeo)与我们一起称其为种族灭绝。”他做到了,现任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也做到了。

这场中共国针对穆斯林的种族灭绝令人震惊地想起了大屠杀。在对犹太人实施灭绝之前,纳粹先将他们非人化。他们将其称为老鼠,剥夺他们的人权和法律权力,并且像牲畜一样将他们驱赶进集中营。今天,中共官方的录音显示,中共官员把维吾尔人描写成“恶性肿瘤”,把他们的信仰比成“传染性瘟疫”,并说“你不可能把藏在庄稼里的所有野草一棵一棵地拔掉;你必须喷洒农药才能将其全部灭掉。”最近,从中共国泄露出的令人不安的照片显示,一排排被剃光了头、戴着镣铐的维吾尔人跪在地上,等着被塞进火车,运送到遍及中共国的380个集中营中的一个。我们以前在《在大屠杀》中看到过这一幕—数百万正被运送到巨大的劳役和死亡集中营的犹太人的画面,已经深深地烙在了我们的集体意识中。

新疆符合应受到惩处的种族灭绝的定义。

针对纳粹暴行的回应,联合国于1948年制定了《防止及惩治种族灭绝公约》(the Convention on the Prevention and Punishment of Genocide)。该公约将应受到惩处的种族灭绝定义为“企图全部或部分地毁灭一个民族、种族、人种或宗教团体的下列行为之一,例如:(a)杀死该团体成员;(b)对该团体成员造成严重的身体或精神伤害;(c)故意造成该团体的恶劣生活条件,造成该团体全部或部分毁灭(d)采取在团体内部控制生育的措施;(e)强制将一个团体的儿童转移到另一个团体。”

中共针对维吾尔人的行为符合种族灭绝的定义,还有人对此有任何疑问吗?众议院议长南茜•佩洛西(Nancy Pelosi)(加州民主党) (D-CA)在解决这一问题时唤起了我们的价值观。她说,“如果因为某些商业利益,美国没有公开反对中共国侵犯人权的行为,那么我们就失去了所有的道德权威。”国会议员迈克尔·麦考尔(Michael McCaul)(德克萨斯州共和党)表达了摆在我们面前的选择的紧迫性:“我们不能坐视不管,允许由国家发起的彻底根除整个文化的种族灭绝继续进行下去。我们的沉默就是与其串通一气,我们的不作为就是对其实施绥靖政策。”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图片1-64.png
(中共国)人民解放军齐步走过北京紫禁城附近   照片:尼古拉斯·阿富里(Nicholas Asfoury)/ 法新社 盖蒂图片社

世界经济论坛、环境、社会、管理共同体以及黑石集团在哪里?

事实是我们已经沉默了几十年了。自由世界不仅对中共国的罪行视而不见,而且资助他们,提供给他们进入了我们的资本市场的渠道。我们不但给他们送去了我们最优秀的投资银行家、律师、资金经理、投资者和风险投资家的宝库,而且通过我们的养老基金、大学捐赠基金、基金会、互惠基金和债券组合投资了“中共国公司。”我们都做了上述的一切,这也是两党共同做的。现在,我们必须对此做点儿事情了。我们中的一位是上市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官及一个重要大学的董事局主席,他知道这些不同机构的董事会有道义和信托责任,披露中共国在侵犯人权公司的持股和撤资。我们其中一人是前副国务卿,他通过三封不同的信直接向美国的首席执行官们、大学理事会和公民社会组织的领导人传达了这一信息。

如果“企业责任是社会责任”,那么为什么我们仍然在资助中共的种族灭绝?为什么美国最大的资产经理们大谈特谈人权保护,但是调查表明他们的记录经常不符合国际人权框架,还积极资助对人权造成伤害的实体?为什么“环境、社会和治理”共同体对于将“环境、社会和治理”标准应用于中共违反人权方面几乎毫无作为,当涉及到新疆的种族灭绝时,当执行这些标准的时候几乎更是一事无成?为什么维吾尔种族灭绝未列入世界经济论坛(WEF)的冗长的议题列表中,世界经济论坛是讨论政府和企业的全球社会责任最著名的集会—或者出现在其网站上的任何地方,既然其使命是基于“维护最高的治理标准,并以道德和知识的完整性作为其所做一切的核心?”

是因为“某些商业利益?”还是害怕中共的报复?

是因为中共国的企业规模太大而不能倒闭吗?是因为利益冲突,还是像佩洛西议长礼貌地将其描述为“某些商业利益?”还是由于害怕中共的报复和被制裁的可能性?

没有人应该向中共屈膝投降,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占据了道德高地。那就是你们—美国公民—介入之处。让你的声音被听到。害怕负面报道是强大的动力。数量有优势—钱数也是如此。环境、社会和管理共同体的投资在过去的15年里从170亿增长到17万亿。最终的杠杆是用你的钱包投票。在地球另一端的新疆将会一清而楚地听到收银台清空的声音。

如果不是你,那又是谁?

如果你有一个退休金计划的话,如果你为你的大学捐赠基金捐了款,如果你投资了公共基金或者交易所交易基金(尤是如果它涉及新兴市场指数基金),问问他们是否遵循了环境、社会和管理关于违反人权的投资准则,看看他们是否披露了他们在中共国的投资。如果没有,问问他们什么时候披露?如果不是现在,那么又是为什么?如果他们没有好借口,或许是时候寻找别处投资了。

种族灭绝正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发生。在1月份的联合国仪式上,难道美国和欧洲的领导人以及大屠杀幸存者没说我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有责任捍卫真相吗?难道我们没有承诺“永不”允许种族灭绝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发生吗?人类在20世纪没能阻止《大屠杀》的发生,我们必须尽早阻止中共在21世纪的新疆进行种族灭绝。当我们说 “永不”的时候,我们必须当真才行。

作者:基思·克拉奇(KEITH KRACH)和埃莉·科哈尼姆(ELLIE COHANIM)

2021年3月17日

基思·克拉奇(KEITH KRACH)曾担任美国副国务卿和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董事会主席和都卡萨恩和阿瑞巴(DocuSign and Ariba)的前任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也受到了中共国的制裁。

埃莉·科哈尼姆(Ellie Cohanim)曾担任美国监督和打击反犹太主义的副特使,目前是《独立妇女论坛》的访问学者。

【本文中的观点仅代表作者自己】

https://www.newsweek.com/chinese-communist-party-committing-genocide-now-you-can-stop-it-opinion-1576333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