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要闻】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不介入政治,会继续留任

搜集/编撰:天灭中共 / 封面合成:文粤

「新闻简述」

早前英国《泰晤士报》的报导,英国有高层人士提出意见,所有在港的英籍法官应该总辞,以示抗议中共改变香港选举制度。

对此,有份出席英国国会最高法院年度听证会的非常任法官韦彦德表示,如果香港局势变到他们不能凭良心服务下去,那他就不会再出任香港法官或任命他人来港。

据《立场新闻》讯,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昨日(21 日)被记者问到相关问题时,则形容这是「不幸」,他强调法官不应介入政治争议,而他本人对香港的司法机关仍然有信心,对事态发展亦不感忧虑,所以没有打算离开,会继续留任。

「事件分析」

终审法院英籍法官的意义

香港向来以法治和司法独立来取信于国际社会,成为一个跟纽约、伦敦并驾齐驱的世界三大国际金融中心之一。

九七年主权移交后,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的编制里就规定,应有两位来自英国最高法院,且身份显赫的法官到港服务,以维护和监督香港的法律制度。

现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英国最高法院院长,韦彦德就是其中一位。

当中共绕过香港立法会及司法机关强推《港区国安法》时,韦彦德就在最高法院网站发声明指,「国安法的部分条文引关注,英国是否继续派遣非常任法官到终审法院,视乎香港的司法独立及法治能否得以维持。」

换句话说,《港区国安法》甫一面世,英方就已经发出警示:若守不住《基本法》,守不住司法独立及法治基石,英国将撤回在港的外派法官。

「法官离任」是守护良知,还是政治表态?

按照韦彦德法官的观点「若不能能凭良心服务下去,就会离开」。即是说,离开与否的关键在于「能不能」,法院还能不能制衡政权,起到保护港人的权益及维护香港司法独立的作用。

《基本法》衍生于《普通法》,《普通法》源自于英国,而韦彦德则是英国最高法院的院长,捍卫《普通法》的尊严是他的责任,正如他一再强调,「不容许英国最高法院的名声置身险境。」

另一方面,法官的天职是以法达义,用法律彰显公义,并不是用抗议去维护公义,如果按照英国部分高层人士的意见,所有在港的英籍法官以总辞抗议中共的话,法官岂不是变成社运人士?

所以包致金法官的看法似乎也不无道理,法官不应介入政治,参与集体式的抗议行动。

「笔者评论」

当「无罪推论」 、「人身自由不得非法限制」,这两大《普通法》基本原则被《港区国安法》褫夺;当终审法院连审查《国安法》有否与《基本法》相牴触而违宪的权力都没有时,对于现时十位非常任英籍法官来说,要如何捍卫《普通法》的尊严,又如何避免英国最高法院的名声陷于险境?

香港社会自「占中运动」和「鱼蛋革命」出现了政治犯以来,一直有「法治已死」的声音:当法律成为统治者手中打压异见和清算反对派的利器时,其本身已失去了「以法达义」的本质;而此时的司法制度和法官也沦为维护统治政权的工具。

所以,或者他们不会,亦不应选择以总辞抗议中共改变香港选举制度,但是,他们会不会因《基本法》被中共恶法凌驾,无法守住司法独立而选择离任,则是另外一回事。

总辞是政治表态,离任是守护良知。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

「资料来源」:

立场新闻:终院海外法官韦彦德:如要违良知做事将离任…

立场新闻:73 岁包致金接种复必泰 吁法官不应介入政治争议…

覆核:卡西欧 / 上传:文粤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