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7年前后中共国大事件回顾

西班牙巴塞喜悦农场 wenwu

据《雅虎新闻》在莫斯科[俄罗斯]3月22日的报道,在美国对中共政府和俄罗斯政府的禁令日益增加的情况下,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表示,俄中需要通过改用替代货币和放弃使用美元来缓解美国的制裁风险。另外,这次俄罗斯外交部长来桂林刚好是71岁生日,让中共国为他庆生,并希望其同拜登一样默许中共国对台湾采取热战。

俄中再次会晤让人浮想联翩,而历史车轮总是朝相似的道路前行。

1.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1948年,米丘林遗传学派的李森科利用手中的权力发起了对摩尔根学派的批判。苏联的做法很快传入了中国,在当时学习苏联的背景下,中国的一些高等学校和研究机构也采取政治的和行政的手段压制摩尔根学派,当时北京农业大学主要负责人认为摩尔根学派的基因说是唯心主义,科学家竺可桢就因为信奉摩尔根学派而不被允许开设遗传学课程。
斯大林死后,赫鲁晓夫首先提出对三十年代形成的苏联政治经济体制进行批判和改革,打破了以往的个人崇拜、政治专断和经济管理上的部门壁垒,多年来禁锢的思想领域开始”解冻”。苏联从1955年后期开始的对待知识分子态度解冻,為改善苏联共产党与知识分子的关系「团结一切愿意合作或可能合作的人」,营造宽松的社會氛围。一批在1930年代以來受到迫害的作家得到「平反」和恢復名誉。苏联《共产党人》杂志1955年第18期发表了题为《关于文学艺术中的典型问题》的专论,对斯大林时期的文艺思想提出了挑战,特别是对马林科夫在苏共十九大上的有关说法提出质疑。1955年底时,数以千计的政治犯从古拉格劳改营中被释放回家。1956年赫鲁晓夫在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上作了关于斯大林个人崇拜的秘密报告,从根本上否定斯大林,要求肃清个人崇拜在各个领域的流毒和影响。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也随着舆论开放和政治解冻,要求本国「斯大林分子」下台的呼声越来越高。
简评: 毛泽东的“双百方针”遵从“向苏联老大哥学习”的高潮,也就是以斯大林为名管理老百姓的思想。而后赫鲁晓夫上台后反斯大林如同打了老毛的脸。

2.反右运动

随后,老毛让知识分子对政府提意见,其目的是引蛇出洞。「对于这些坏分子,一般地用说服教育的办法是无效的;采取简单的惩罚措施也不行;在机关、团体、企业内部也决不能继续留用;让他们另行就业又没人愿意收留他们。因此,对于这些人,就需要有一个既能改造他们,又能保障其生活出路的妥善办法。根据人民政府长期的研究和考虑,把他们收容起来,实行劳动教养,就是最适当的也是最好的办法」——来自《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
知识分子被反右运动迫害后,再也不敢批评共产党及其政府,中共也不再允许来自党外的批评,政治斗争从共产党对党外势力转变为共产党内部不同路线的斗争。在各个民主党派方面,经历过从“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到“引蛇出洞”的骤然转变,各党派参政议政不复1950年代初期的热情,在政治生活中不敢发声,造成这些政党一步一步愈发边缘化,造成了中国一党专制的局面。

3.西北剿匪

1944年,苏联政府新疆省主导了反抗国民政府三区革命,建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1949年剿匪后,国民党军队和三区革命都倒戈中共,事后出现朝鲜反美战争。

4.《直译中苏高层会晤》

据2016年7月《搜狐》新闻的报道,1957年11月,应苏共的中央邀请,毛泽东到莫斯科参加苏联40周年国庆。其当众对赫鲁晓夫说:“好花还要绿叶扶,你这朵花比我毛泽东好看,我这次来苏联就是来扶持你的。”其次是第二次会晤。1959年9月,苏共中央总书记赫鲁晓夫率领的苏联代表团再赴北京,应邀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国庆观礼。代表团成员中有苏共中央第二书记苏斯洛夫、苏联外交部长葛罗米柯等苏联领导人。这次会晤的主要目的是给予中共国战略性军事支援的计划,但被毛泽东拒绝。
毛泽东对斯大林的评价是七分功劳,三分过错,是功大于过。赫鲁晓夫得位不当,“篡夺”了苏联党和国家的领导权。斯大林逝世后,毛泽东认为,社会主义阵营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应该由创建新中国的中国共产党参与领导,而不是由苏联共产党凌驾于中国共产党之上。从会谈始末给我的印象来看,我感觉到毛泽东是看不起赫鲁晓夫的。据我后来了解,毛泽东曾在中共中央的一次内部会议上点名批判赫鲁晓夫,讥讽他是“不读书不看报专靠以势压人窃取党的名誉的大党阀”。
赫鲁晓夫向毛泽东提出了关于苏联将调整的对外政策,包括与世界上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实行和平共处的外交政策;关于对“帝国主义就是战争根源”这个问题的重新评论;关于苏联对中国开展“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的不同看法。

现今俄中的脱离美元系统计划只会有一种绝对性的结果,俄国将完全跪在中共国面前,如同毛泽东当年用花和叶子做比喻一样。那么这种情况会发生吗?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wu

3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