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人权活动人士的迫害实例

新闻来源:《商业内幕 (Business Insider) 》| 作者:Alexandra Ma | 发布时间:2018年8月19日

翻译/简评:X-Wing飞得更高 | 校对/审核:万人往 | Page:Daoiii

简评:

这篇刊登于《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的文章篇幅较长,详细列举了中共如何对待反对和批评他们的异见人士,足足列出了十项不同的举措,包括让人消失、直接将人拉走、软禁其家人、删帖封号、威胁家人禁止他们出国、被精神病、强闯住宅中断社交媒体发声、拘禁于家中并抓捕来访者、限制出境以及抗议之前就先行拦截和抓捕。

每一项举措背后都有活生生的实例,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被肝癌死、妻子刘霞被监禁8年,709事件人权律师王全璋被消失数年不允许其家人和律师探视,华裔女演员林耶凡国内家人被人质被威胁,“泼墨女”董瑶琼被精神病,经济学教授孙文广被强制禁声, P2P平台受害者抗议活动尚未出师即被控制和抓捕等事实,无不令世人对中共的邪恶感到震惊。

过去几年来,中共国的人权状况更加恶化,对异见人士的打压和惩罚力度都达到前所未见的程度。中共不仅强力打压和惩罚异见者,就算他们逃亡到国外,仍对其国内家人施加压力,加以控制和胁迫,充当压制批评声音的人质;还有强推逐步终结香港民主和自由的国安法、新选举法等一系列举措,以及针对新疆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行。

这一切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中共国经济实力不断“增长”,领袖权力无限扩大,战狼嘶吼愈加频繁,“中国梦”不断膨胀的大背景。“气泡”无论怎样膨胀终有撑破的一天,我们拭目以待。

原文节选翻译:

闯入房屋,威胁家人或让你失踪:中共国对反对者的做法

中共长期以来一直在寻求压制那些可能破坏其对14亿公民的全面权威的想法,而中共国政府可以竭尽全力保持自己的控制力。

在过去的几年里,政府试图通过使批评者无影无踪地失踪,下命令闯入其房屋或将那些接近批评者的人关起来勒索胁迫批评者。

即使离开中国也并不总是足够的。中共继续通过骚扰和威胁留在国内的家庭成员来遏制异见者。

下翻浏览中共国如何对待批评他们的人士。

1. 让你消失。

2017年7月,李文足在北京最高人民法院前抗议时,拿着丈夫、被拘留的人权律师王全璋的照片。DamirSagolj /路透社

过去曾为政治活动人士辩护的人权律师王全璋,自三年前被拘留以来一直失踪。

他于2015年8月与200多名律师、法律助理和维权人士一起被带走(“709律师大抓捕事件”——译者注),接受政府质询。三年过去了,他是这些被抓走的人中唯一仍然没有自由的人。

从那以后没人再听到他的消息了。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他的律师、朋友和家人都曾尝试与他联系,但一直被拒绝。

律师的朋友和家人以及其他律师曾试图探望王全璋,但无济于事。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他的妻子李文足因抗议王全璋被拘留而经常受到中共国警察的骚扰。

他的妻子最近从朋友那里收到一条消息,说王全璋还活着,“身心基本健康”,但在与当局联系时被拒绝提供进一步的消息。

译者注——王全璋于2020年4月5日被刑满释放,随机被送到新冠病毒隔离所,隔离过后仍然受到政府监视,也不能与妻儿团聚。

2.身体上将你拖走,以至于你无法与媒体对话。

7月26日,一名妇女试图分享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外爆炸的镜头后,被警方带走。贝基·戴维斯(Becky Davis)/ Twitter

7月,一名妇女试图与记者分享7月在美国大使馆外发生爆炸的镜头后,被便衣男子拖走。

据目击者法新社记者贝基·戴维斯(Becky Davis)说,当这名妇女试图与记者分享现场图像时,一群男人把她带走了,声称是“家庭事务”。

那个女人声称她不认识其中任何一个男人。你可以通过这个视频观看整个场景。

中共国似乎试图掩盖爆炸的消息。据报道,微博(一个流行的微博平台)在事件发生后的几个小时内就删除了有关这一事件的所有帖子,随后才允许一些媒体对此事进行报道。

戴维斯说,尽管不清楚那些男人是谁,为什么要带走女人,但穿便衣的警察冒充家庭成员并带走人是很普遍的。

阅读更多:我不认识那个男人。我什么也没做!

3. 即使你的家人没有被指控犯罪,也要对其进行软禁。

2017年6月,香港示威活动中展示的刘晓波及其妻子刘霞的图片。Vincent Yu/美联社

中共国一直软禁杰出活动家的家人,以防止他们出国旅行和公开抗议其政权。

2010年,刘霞试图代表她的丈夫、人权活动家刘晓波前往奥斯陆接受诺贝尔和平奖,刘晓波当时因抗议活动“煽动颠覆”而入狱。

刘霞未获准出国,并被软禁进行24小时监视。即使没有被指控犯罪,她也无法使用手机或电脑。

她的丈夫因肝癌去世后,刘霞于2017年被允许离家参加海葬,然后被当局送往偏僻内地,这样她就不会看到支持者在北京举行的追悼会。

刘霞一共被拘留了八年。在德国政府为释放她而进行不懈努力之后,她于7月被释放到柏林。

不过,刘霞还没有完全自由:她因担心遭到北京的报复而被有效地阻止在公众场合露面或向媒体发表讲话。她的朋友Tienchi Martin-Liao告诉英国《卫报》,刘霞担心如果这样做的话,政府会惩罚留在北京的弟弟。

4. 删除你的社交媒体帖子。

2015年12月,在北京的大雾天气中,一名妇女被中共国武警包围。Kevin Frayer/盖蒂图片社

中共国科技公司通常会删除社交媒体帖子,并禁止用户发布批评政府的关键字。

中共国的审查制度在习近平担任国家主席期间飞速发展,每年发布数千条审查制度指令。

帖子和关键字通常仅被禁几个小时或几天,直到事件或新闻周期结束为止。

二月,流行的聊天和微博平台微信和微博禁止用户使用字母N撰写帖子,因为该帖子被用来批评允许习近平无期限连任的计划。

阅读更多:散布水军,付钱给人在社交媒体上发帖以及假装新闻不存在:这就是中共国试图分散对人权侵犯的注意力的方式

5. 威胁杀害你的家人并禁止他们出国。

林耶凡(Anastasia Lin)因反抗中共国,其国内家人受到惩罚。美联社照片/ Pablo Martinez Monsivais

即使持异见者离开了中国,他们也不安全。许多中共国异见者和流亡者看到留在中国的家庭成员为他们的抗议付出了代价。

一个例子就是加拿大华裔女演员林耶凡(Anastasia Lin),她多次公开批评中共国的人权记录。

她在今年早些时候告诉《商业内幕》,她的叔叔和年迈的祖父母已于2016年被吊销前往香港的签证——香港是一个在单独和独立法治下运作的中国特别行政区。

国保人员还联系了林的父亲,说如果她继续发声的话,全家人将“像文革一样受到迫害”——文革是毛泽东统治下的一个血腥的十年,数百万中国人民受到迫害、监禁和酷刑。

温哥华的一名学生肖恩·张(Shawn Zhang)在网上批评了习近平主席,他在今年早些时候告诉《商业内幕》,警方不停地打电话给他的父母,要求他们撤下他的帖子。

由美国资助的“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的五名记者的家人最近也被拘留,以停止那些记者对中国新疆地区维吾尔族侵犯人权的报道。

阅读更多:中共国利用威胁国内亲戚的方式来控制和压制国外的异见者和流亡者

6. 从互联网上删除你的帖子——公开将你送进精神病房。

华涌/Twitter 董瑶琼直播自己向习近平海报画像泼墨,7月4日中国上海。

七月在上海,董瑶琼现场直播自己向习近平的海报泼墨,同时批评共产党对全国的“压制性脑控”。

几个小时后,她报告说,她在家门口见到了警察,而泼墨视频(仍然可以在这里看到)被从她的社交媒体帐户中删除。

此后,她一直没有在公开场合露面,尽管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报道说,当地活动人士报告说她被关进其家乡湖南的一家精神病医院。

7. 闯入你的房屋以迫使你远离广播。

中共国政府的著名批评家孙文广在8月初接受美国之音的现场电话采访时被迫中断。

这位现年83岁的前经济学教授一直在争论习近平的经济优先事项有误,当时多达八名警察闯入他的家,迫使他下线。

在他被切断之前,他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告诉你们,你们闯入我家是非法的。我有言论自由!”你可以点击此处收听音频(中文,带英文字幕)。

向习近平海报泼墨的女子董瑶琼的父亲,在呼吁女儿获释时,也遭到直播视频中断。

在录音中(可以点击此处收听),可以听到一名自称是便衣警察的男子闯入房屋,要求带走董的父亲和他的朋友,无视他们关于该男子是否有搜查令的问题。

8. 将你困于房中,并拘留来找你的人。

美国之音/推特

在异见者孙文广教授打来电话后约11天,他被发现锁在自己的房屋内。

警察将他拘留在他的房子里,孙先生告诉两名采访他的记者,警察强迫他的妻子告诉人们,他外出旅行了,以避免怀疑。

他补充说:“我们被带出我们的住所10天,住了四家酒店。一些房间有密封的窗户,像黑暗的监狱。我们回来后,他们派了四名保安睡在我们家。”

采访后,来自美国政府资助的美国之音的几名记者被立即拘留。他们目前仍下落不明。

阅读更多:一位叛逆的中国教授在批评政府时被掐断直播,他说他被锁在公寓里,并被要求编造故事说他离开了城镇

9. 禁止你出国

10. 在抗议开始之前就对你进行拦截。

8月6日,北京警方包围了一群准备抗议的人群。Pak Yiu/推特

一群抗议者一直在计划在北京金融区举行一次示威游行,抗议他们在国内P2P借贷平台的投资损失。

由于最近政府对金融公司的打压,许多平台已经关闭,导致投资者损失了数万美元的储蓄。

但是,原定于周一上午8:30在中国银监会面前举行的示威活动未能实现,因警方已围捕示威者并将他们遣返。

当天早些时候到达北京的许多示威者发现,警察在公共汽车站和火车站等着他们,然后将他们送走。

计划参加抗议活动的彼得·王对路透社说:“一旦警察检查了你的身份证并看到了你的请愿材料,他们就知道你来这里寻求保护你的[财务]权利。然后,他们将你直接送上大巴。”

法新社驻北京记者贝基·戴维斯(Becky Davis)说,看到附近停放着超过120辆大巴将抗议者带走。

路透社说,其他示威者从家乡赶到北京参加游行示威,被迫提供指纹和血液样本,并被阻止前往首都。

活动人士告诉《环球邮报》,警方很可能通过监视他们在微信上的谈话了解到抗议活动。

活动人士说,我们现在在中共国看到“几十年来未见的侵犯人权行为”

中共国压制不同意见和行动的历史由来已久。但是“人权观察”组织中国区主任苏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表示,在习近平的统治下,目标对象的数量和受到惩罚的程度已经恶化。

她对《商业内幕》说:“在现代中国,和平评论人士的生活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虽然有过相对宽容的时期,”

“习近平主席的任期肯定不是那个时代之一,不仅是针对的人数,而且还包括使用严厉的指控和冗长的刑罚,以及政府践踏人权的法律。”

“此外,令人震惊的是,高科技监测和大规模任意拘留在整个新疆范围内不断扩大,而且数十年来从未发生过如此大规模侵犯人权的行为。”

联合国最近指责中共国在西部省份新疆拘禁一百万维吾尔人。中共国否认这些指控是“完全不真实的”。

中共是否在乎人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盖蒂图片社 习近平于2014年9月在北京的国庆招待会上举起酒杯。

可能不在乎。

理查森说:“中共国政府和共产党将继续对人民进行残酷的对待,除非这样做的代价对他们来说太高了——显然,对于刘霞而言,这种计算最近终于有所改变。”刘霞是刘晓波的妻子,遭软禁八年后被释放回北京。

理查森补充说:“这就是为什么代表那些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人进行不懈的公开和私人干预至关重要的原因——不断提高中共国境内外许多人士认为不可接受的虐待成本。”

不过有一个陷阱,“中国人权捍卫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研究员弗朗西斯·夏娃(Frances Eve)说,尽管中共过去由于公共压力而释放了政治活动家,但他们仍控制其家庭成员在国内,以确保活动人士不公开发声。

夏娃在七月告诉《卫报》:“中共已变得更加不理会释放活动人士并让他们出国的国际压力,这与中共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影响相吻合。”

“如今,在极少数情况下,中共确实允许激进分子出国,这是阴险的举措,这些人士的直系亲属或亲戚仍然留在国内,可以被用作扼杀他们言论自由的有效人质。”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3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