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中国人的挣扎

  • 作者:葛大饼

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3月23日电/西喜社——看一部历史悲剧电影的悲剧在于发现我们原来还在继续着这场历史悲剧。

家珍

“福贵,我什么都不图,就图跟你过个安生日子。”家珍对又赌了一夜刚回家的丈夫说。

家珍身上透露着中国女性的那种善良温柔、包容、坚毅还有不离不弃。

大家闺秀,大户人家的少奶奶家珍,面对一个嗜赌成性,完全不顾家的男人,隐忍到伤心离去。福贵输光了家产,戒赌并且开始了自力更生的生活,家珍不惜和娘家闹翻又带着两个孩子回来,住在破烂的泥房里,照顾着卧病在床的婆婆,依旧对福贵说:“我就想着能跟你过个安生日子。”

福贵被军队抓取当壮丁的日子,家里全靠家珍一人起早贪黑苦撑着,当看到福贵回来,她再也压抑不住心里的苦,痛哭了出来。回来就好,能安生过日子就好。

然而安生的日子因为共产党来了,就再也没安生过。

家珍,我们都一样。因为共产党你们失去了有庆和凤霞,因为共产党杨改兰女士被逼到亲手砍死自己的四个孩子,而现在的我们因为共产党制造的中共病毒,很多人失去了父母,孩子和兄弟姐妹。

福贵

让一个嗜赌成性的纨绔子弟成长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但至少,福贵没有放弃活着的希望,他努力好好活着。共产党的打土豪分田地运动,让龙二成了枪下鬼,在听说龙二放火烧了他家祖房,因为木质好,大火足足烧了好几天好几夜,他连忙撇清关系,那不是我们家木头,那是反革命的木头,被龙儿的枪决声给吓尿裤子的他,庆幸自己当年把祖产都输给了龙儿,庆幸自己的贫民身份,赶紧和家珍一起把共产党给开的身份证明裱起来挂在墙上,他们心甘情愿一直过着送水的生活,期间春生几次希望能帮他们安排一个更好的工作都被拒绝了。

影片最后,福贵还带着凤霞的儿子馒头一起送水。他和家珍都小心翼翼的活着,只求安生的过日子。而也正是这份小心翼翼让父子永别。

这让我想起郭先生直播,有战友问:“郭妈妈是怎么看待自己的儿子获得的成就和财富的。”郭先生告诉大家,其实郭妈妈对财富是一种恐惧和害怕。我们从福贵和家珍的经历来看,再对比老人家的亲身经历,(郭妈妈娘家也是大地主,日本人来了都没把他们家怎么样,但是共产党来了把他们家给抄了。)就不难理解郭妈妈为什么是这样的想法,因为有共产党在,你的钱不是你的,共产党都给你记着,只是早晚收了你的钱,然后要了你的命。

而这样的事情一直到今天都在上演着,比如王健,叶简明,肖建华,还有正在路上的马云,还有郭先生盖特上提到的浙江被抓的几十个私营企业家们。

凤霞

一直记得凤霞睁着清澈的大眼睛,羞涩的笑着。 从小经历那么多苦难,不能发声的她,始终笑得那么甜美,是苦难生活中灿烂的花朵。这个安静的姑娘和妈妈家珍一样,勤劳持家还很孝顺。

二喜和凤霞相亲见面,二喜送的见面礼是毛贼东语录,两家相见首先是掏出各自家庭成份的背景证明,必须是共产党验证过身份的人才有资格和机会结婚。

二喜,你要是生活在现在一定觉得还是送毛贼东语录没压力,现在你没套房子都不好意思去见凤霞父母,不过家庭成份那条倒是没变,现在父母有案底,孩子工作生活都会受到牵连。

好开心凤霞和二喜两情相悦,结婚当天虽然主角是他俩人,但是婚礼现场活生生变成了毛贼东的共产党红色派对,结婚拍照还得手持毛贼东语录,婚礼上不是说着厮守一辈子的情话,而是唱着歌颂党歌颂毛贼东的红歌,不是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而是感谢着毛贼东对着他的画像鞠躬。

凤霞要做妈妈了,我也跟着开心,然而文化大革命让凤霞成了其中的一个牺牲品,生产的时候,医院里没有了医生,里面全是激进的红卫兵,如同现在的小粉红五毛一样,只会喊口号而不会实干,医生们都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关进了牛棚,那个被二喜从牛棚找出来的妇产科王医生,因为被饿了三天狂啃馒头又喝水把自己撑瘫倒,凤霞因为产后大失血来不及抱抱自己的宝贝就离世了。

共产主义无论在哪个国家,无论你是什么身份,都会被这样的体制给残害,犹如独裁者斯大林倒在自己屎尿里最后不治而亡,也是因为莫斯科所有好的医生都被迫害了,留下的只有差医生。

福贵每次上坟都责怪自己当初不该给医生买那么多馒头还喂水,家珍则问起王医生的情况,二喜说王医生从此后就再也不碰面食了。

福贵马上说:“那米可比面贵。”家珍补充道:“ 那每个月的花费就大了。”

这两句话是多大的讽刺。从一开始宣扬的跟着共产党,每天吃肉,15年后超英赶美,可是等到有庆和凤霞的坟头都长满了杂草,福贵和家珍还在算计着吃米比吃面贵;70年后的今天老百姓不仅吃不起肉,还吃不上安全的肉!

有庆

“咋们家现在也就是一只小鸡,鸡养大了就变成了鹅,鹅养大了就变成了羊,羊再养大了就变成了牛啦。”

有庆问爸爸:“牛以后呢?”

“牛以后就是共产主义了,就天天吃饺子,天天吃肉啦。”

这是父亲和儿子的最后对话,可惜有庆太累了,还来不及长大就走了。

有庆本来可以不用去,看着累坏在床沉睡中的姐弟两,家珍作为母亲心疼的不忍喊醒他们,福贵却觉得镇长刚表扬了他们家,区长又来视察学校的大炼钢运动,得响应党的号召,硬生生的喊醒沉睡的有庆,背着他去学校。

社会主义没有让大家天天吃肉吃饺子,而是让这个年幼的孩子因为大炼钢,大跃进运动连续四五天睡不好觉,本想缩在学校的墙角睡个觉,却被来视察的区长开车给撞死在睡梦中。

家珍带着刚煮好的饺子给有庆上坟,“有庆吃了20个饺子,就吃饱了,有庆吃饱了,就好好睡,踏实睡,你从小到大就没睡过一个好觉,现在你就踏实睡吧。”

这段我哭的不行,凤霞因为小时候高烧成了聋哑人,其他孩子欺负她,她有委屈都说不出口,是有庆一直勇敢的保护姐姐,因为教训欺负姐姐的小男孩而被爸爸狠揍,但是倔强的有庆不肯去道歉,甚至还赌气拒绝了爸爸邀请他去看皮影戏演出,家珍想法子让有庆送了碗醋和辣椒水给爸爸喝,福贵又气又好笑的追着有庆喊,你这小王八蛋,看我不打断你的腿,还往醋里面加辣!家珍和凤霞在一旁开怀大笑,这是整部戏中全家人最欢乐的时光。

影片最后,福贵和小馒头(凤霞儿子)重复着当年和有庆的对话:
“鸡长大以后就变成了鹅,鹅长大了就变成了羊,羊长大了就变成了牛。”
馒头问:“牛以后呢?”富贵一时语塞。
家珍笑着说:“牛以后啊,馒头就长大了。”

对,馒头就长大了,就没有共产主义了。

春生

那个虎头虎脑坐在汽车上乱按喇叭的春生,感叹着:“ 要是能让我开上汽车,死都愿意。”只是最后死的不是他,他把福贵的儿子有庆给撞死了。

跟着共产党打仗最后荣归故里,也弄得了一官半职,开上了专车,哪知文化大革命,他被打成走资派,组织上一张通知告诉他妻子自杀了。家破人亡官场失意的他深夜来到福贵家,要把存折给福贵, 家珍和福贵拒绝了。

福贵说:“你不想活也得活,咋两可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活下来不容易!”

家珍望着远去春生的背影喊:“你记着,你还欠我们家一条命呢,你得好好活着!”

在中共国,所有人都在为活着苦苦挣扎着,甚至有时候你不想活也得活。

只要共产党还在,电影 《活着》的剧本就会一直写下去。

(补充,此影评按照电影版写,小说中福贵最后孤身一人,福贵身边的亲人全都离去。我们的生活因为共产党已经够苦了,就让电影版本给我们一点点的安慰吧,福贵和家珍相伴到老,二喜还有那可爱的小馒头,便是希望。)

编辑:蚂蚁兄弟;校对:阿伯塔;初审:神奇四侠;发稿:Ranting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