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评】披着羊皮的狼:从孔子学院看中共的阴险邪恶(一)——被千杀万虐的孔夫子

作者:纽约香草山农场 霍比特人

“孔子学院:践行《世界文化多样性宣言》的东方典范。”提倡 “和为贵”、“和而不同”!听听,多么动人的句子。

图源网络

“中国历史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早在四百多年前,意大利的传教士曾将《论语》一书译为拉丁文带回欧洲,孔子的学说便随之开始在西方流传。”看看,多么悠久的历史。

“发达国家早就用不同方式在进行本国语言文化的国际推广和普及。如英国文化教育协会,法国法语联盟,德国歌德学院,意大利文化研究院,西班牙塞万提斯学院,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美国中心等。”所以发展起来的中(共)国也要与世界接轨,与时代接轨。瞧瞧,多么堂皇的理由。

看一看中共官方的文件,读一读他们的官样文章,可以说是充斥着这一类冠冕堂皇的华丽句子。借着高尚的理由,爱好和平与善良的人们是很难不被这样的好词好句打动的。于是,许多人被吸引、驻足观看,他们看到了一幅幅“美丽”的画面:或者是不同肤色,不同年龄,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男男女女齐聚一堂露出灿烂的笑容,手捧着以国际样式印制的各色精美证书展示他们的学习成果;又或者是年轻美丽、衣着入时的女性徜徉在充栋的书架前陶醉地阅读;或者是西装革履仪表堂堂的华人才俊,一脸真诚的笑容在讲台前谈吐自如地挥洒着才华;又或者是几位目光深邃头脑睿智的西方长者和中华精英围坐在一起比手画脚,契阔谈䜩;或者是万国旗帜林立、气派非凡的国际峰会;又或者是天真无邪、笑容灿烂的各国儿童在一起长袖善舞,圆扇遮面。啊!好一派世界人类大家庭和平共处、其乐融融的优美画卷,怎不令人感动,怎不令人神往!再辅之以李子柒式的中国特色艺妓风格的传统文化主播,真是好一派国粹放光、国学昌盛的景象。

图源网络

让我们就从这画面动人、词句优美的“孔子学院”开始,来好好扒一扒、看一看中共有多么阴险邪恶吧。

正如上文所述,很早之前,一些西方发达国家就开始以不同的方式成立了各种机构,用以进行本国语言文化的国际推广和普及。这确实是事实。其中,德国的“歌德学院”和“孔子学院”相类似,也是以知名学者命名的。因此,从表面上看,定义“孔子学院”是和这些机构相类似的语言文化推广普及的机构,似乎名正言顺、无可指责。但是,有心的人只要稍加调查分析,就不难看出,“孔子学院”与上述西方国家的文化交流机构之间存在着巨大差异。

比如说1883年就已经创立的“法语联盟”,今天在全世界已经有一千多家分支机构,招收了超过四万名学员。他们以教授法语和传播法国文化为主业,除了法语学习和考试之外,还进行比如介绍法国的音乐歌曲,观看法国的音乐大奖颁奖典礼,学习制作法国食品,介绍法国人怎么过妇女节,欣赏法国电影,讲解法语经典名著,欣赏绘画、雕塑艺术作品等等。简单地说,法语联盟教授的、传播的,都是法国人日常生活中学习的、引以为豪的那些东西,内外一致,名符其实。

图源网络

再来看“歌德学院”。由于二战的缘故,歌德学院成立得比较晚,时间是1951年,迄今为止,在78个国家共有144家分支结构。当然,他们也是以教授德语为主(设有相关的等级考试),同时向世界展示宛如万花筒般的开放的德国。比如,与旅游相结合,介绍德国各地不同特色的小镇与德语相关的艺术工作室,纪念男女同工同酬日,参观德国小镇的教育,介绍柏林电影节和欣赏德国电影,以及绘画、音乐、文学艺术,介绍歌德、叔本华、黑格尔、海德格尔等等伟大人物的思想、著作,内容非常丰富。

图源网络

歌德学院并不是只介绍歌德,而只是以闻名遐迩的歌德作为“代言”,作为文化符号,把丰富的德国文化浓缩在“歌德”这个名字上,让人望名而知其意而已。它实际上涉及的范围是极为宽泛的,绝不仅限于歌德。它和法语联盟一样,传播的是德国本土教授的,德国人引以为豪的国粹、文化遗产,同样也是名如其实,表里合一的。而作为“旗帜”的歌德,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都得到全德国人,甚至全世界人民的极大尊重,赢得了极高的荣誉。

那么,“孔子学院”又是怎么样的呢?

最早的孔子学院成立于2004年,到至今短短十几年的时间里,就已经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设立了超过五百家分支机构。按照中共国教育部的原计划,到2020年,要建立一千家孔子学院。其与上述西方国家文化机构的扩张速度相比,简直称得起是“一日千里”。同样是由政府出资支持的文化机构,相较之下,中共国的财大气粗和雷厉风行可见一斑。虽然有点暴发户的土豪气,倒也无可厚非,谁让人家中共有钱嘛。而且,正如本文开头所述,其传播文化的“和为贵,和而不同”的理念看起来也是十分正当的。既然是好事,办得自然是越快越好了。

但是问题来了。歌德也好,塞万提斯也罢,都是本国的文化巨匠,历来为本国和世界所尊重。可是,孔夫子不是在不久之前还被“打倒在地,踏上一万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吗?一个被本国人民所唾弃的人,一个被执政党——中共——杀了又杀,虐了又虐的人,怎么能作为本国的文化符号而推荐给全世界呢?在这一点上,孔子学院和上述西方文化机构明显不同,这不是很滑稽吗?

考察一下那些孔子学院建立的先后次序,就会发现,孔子学院是以“一带一路”的政治战略版图为主要线索,逐步建立并进而扩展到全世界的。这和其他西方国家文化机构“不参与地方政治、宗教事务”的纯文化目标的建立方式,在起点上就显然不同。它的建立带有明显的地缘政治使命,难怪它能得到那样大的资金支持和如此迅速的发展了。

图源网络

这样一个显然与政治目的挂钩的“文化”机构,它的命名是很有讲究的。借鉴歌德学院和塞万提斯学院都是以文化名人作为推广符号的做法,中共国选择用“孔夫子”,可谓用心良苦。作为向国际推广的名片,它必须具有国际知名度——孔子的《论语》早在四百多年前就被意大利传教士翻译传回欧洲,显然它符合这一条件。国际名片必须在海外有良好的群众基础——即必须为海量的海外华人所认可,孔夫子显然具有这种跨区域的被世界范围华人所接受的影响力。把孔夫子的名头打出来,就像当年把班禅的名头打出来震慑整个西藏一样,能一举震慑整个华人世界,起到“挟孔夫子而令华人”的作用。从来以反孔起家的中共,摇身一变,居然能挟持已经被虐成僵尸的孔夫子来号令全世界华人了,这一招真是高明啊。

那该怎么绕开那段绕不开的中共赖以起家的“五四”运动、打倒“孔家店”的历史呢?以及四九年之后一再被提起的“批孔”运动?中共在四九年之后对孔家的扫荡,在大陆是尽人皆知的。想必,中共在决定打出“孔夫子”的旗帜之前,在心里也做过权衡和考量。

图源网络

首先,中共自所谓改革开放之后,在表面上恢复了一些宗教场所和传统文化场所,尤其是佛教寺庙和孔府,以及以孔子为幌子的那一套犬儒腐儒的东西。中共从未在公开场合为过去的“批孔”运动翻案,但是却无需任何理由就可以一百八十度转弯地打出“国学”和“传统文化”的牌子来。中共绝口不提当年对国学和传统文化的打压,仿佛那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哇塞!这就是中共一贯的伎俩。它相信强权之下的绝对话语权,今天杀人、明天改判是家常便饭;杀错了人之后无需解释,而且一旦需要还可以再杀。中共奉行这样出尔反尔的举措,照样可以大言不惭地对全世界宣告:“中国共产党从来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为什么呢?因为中华大地的一班腐儒就这么逆来顺受地接受了,而且欣喜若狂。君不见,大陆各地儒生们一时激动,新旧儒学风起云涌,各种国学馆书院纷纷出炉,对党的歌功颂德之声甚嚣尘上,沸反盈天,简直好像终于找到了亲爹亲娘一样。中共看透了腐儒们“有奶就是娘”的没骨气的本性。他们打出“孔夫子”的名头来,是绝对不会对大陆乌泱泱的腐儒犬儒们有丝毫忌惮的。

图源网络

至于海外华人,无论是台湾、港澳和新加坡,还是美国、欧洲、澳大利亚,四九年之前跑出去的,大都思乡心切,已经到了忘记杀父之仇、杀母之恨的糊涂虫的程度,此其一。这些海外华人,在当地多少因为寄人篱下而受过些磨难,吃过些苦头,对于无国可依的苦楚是有切身体会的。中共对这一点洞若观火,打出“孔夫子”的名头来的同时,举起大中华的大旗,其实是变相地挑拨海外华人与西方人的种族矛盾。台湾、港澳那些忘祖忘宗的糊涂虫们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纷纷响应,热烈的程度比大陆有过之无不及,此其二。笔者认识的一位台商曾经为嫦娥登月而激动不已,与笔者大谈中华之伟大,美国之没落,骄傲自豪得一塌糊涂。他早将自己的父母是被中共逐出大陆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何其可悲。这就是许多海外华人的可悲可怜之处:中共对他们了如指掌,十拿九稳;稍加撩拨,他们就会如飞蛾扑火,反复被中共愚弄和利用。笔者想起十几年前曾经在网上与一位香港同胞进行了几天激烈的辩论,他当时为中共国的重提尊儒和尊传统文化而激动不已。笔者再三试图告诉他,那不过是中共再一次愚弄世人,想要搞“一言堂”、搞集权统治的手段(君臣父子那一套集权等级制度的合理合法化)。他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把孔夫子拿出来当枪使,当工具而已。而他死活不相信,其情绪之激动至今我记忆犹新。看看现在的香港,我常常想起这位素未谋面的长辈,不知他今日作何感想。“思乡”和“大中华”,有了这两条垫底,中共对海外华人也是完全不放在心上的。

最后,中共唯一需要计算的就是西方人会做何反应。这也没什么可担心的。西方人由于傲慢无知,他们对中共,尤其是对大陆发生过什么几乎一无所知。什么打倒“孔家店”,“批林批孔”,只要中共的大外宣不提,他们一概不知。极少数对中国略有所知的西方人,如基辛格之流,没有“蓝金黄”放不倒的,也不值一提。就算全中国人死一半,只要中共不说,这些西方人(达沃斯党、推特、脸书、油管、基辛格、麦康纳尔等等)是不会说的。这与他们花天酒地的日子有什么关系呢?他们只要能从中共那里赚到钱就行了,中国百姓的死活他们毫不关心,何况打倒“孔家店”和“批林批孔”这种不值一提的小事。

分析到这里就已经很清楚了。大陆的儒生只会逆来顺受,你抽他一百鞭子,然后扔他一块馒头,他也会感激涕零、磕头谢恩,谁还会计较什么打倒“孔家店”和“批林批孔”;海外华人想要叶落归根、想要大中华的自豪感都想疯了,早已经忘了是谁把他们父兄爷娘的财产剥夺得一干二净后将其赶出去的,只要手上还沾着血的中共一举起“孔”字大旗,一提“大中华”,他们就认贼作父,唯恐不及;最后,西方人只知道赚钱和猎奇,只要花点小钱,再给他们点“李子柒式”犯贱风格的长袖团扇,没有西方人不趴下的。所以,中共放心地打出“孔夫子”的名号,无往而不利。

可怜的孔夫子啊,活着的时候就流离辗转在诸侯之间,从未成功推广过任何政治主张;死后过了几百年,忽然被帝王们像宝贝似的捡了起来,把他的学说掐头去尾、中间再切上几刀,生生虐成了维护帝王统治的等级伦理(当然是只对臣民有效,而对帝王无效,没有任何约束力)和纲常制度。两千年来,无数帝王将相谁都可以在需要的时候把孔夫子的僵尸拿出来虐一把,用以维护自己的统治。到了中共要夺取政权的时候,时逢袁世凯复辟,于是乎,中共反其道而行之,把孔夫子的僵尸拿出来反着虐,“打倒孔家店”的呼喊声响彻华夏大地。从那时起直到七十年代,中共为了统治和党内斗争的需要,每每把孔圣人拿出来反虐一把,蹂躏一番,践踏一顿,各种运动层出不穷,又何止是“批林批孔”。其行为真可以说是虐了又虐,杀了又杀。到了所谓改革开放了,为了欺骗海外华人回来投资,欺骗西方国家营造虚假的开放景象,中共又想起孔夫子来了。于是,他们立马重修孔庙,复立碑匾,虚荣假誉如云盖压来,像历代的帝王一样,正着虐孔夫子一番,仿佛中共从来就是天底下最尊奉孔圣人和那套所谓传统文化的嫡子嫡孙似的。而中共的宣传也一如历代帝王,只说臣臣不谈君君,只论子子不论父父,只讲孝顺不提仁慈,一套挂羊头卖狗肉的伪造的圣人学说。中共真可以说是把孔夫子反着虐了几十年,又一转脸正着开虐孔夫子了。就这样,他们还照样能拿着被插得千疮百孔的孔夫子的僵尸到国际上去招摇撞骗。

图源网络

好可怜的孔夫子啊,被虐了两千年了,又被中共反着奸、正着虐地折腾。而那些无知的老外还津津有味地在那里学长袖起舞、毛笔生辉,浑然不觉自己已经奴性上身、贱性附体。同时,一班没骨气的海内外犬儒们在那里叫春似的为中共歌功颂德,以为儒家的春天终于来了,摇曳生姿、百般逢迎,下贱得比李子柒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相信,孔夫子是不会生中共的气的,两千年来他已经被历代帝王强奸得没脾气了。我同样相信,孔夫子是不会为海内外的犬儒们生气的,这丑恶的一幕已经在中华大地演了两千年了,他也早就没脾气了。但不知,倘若他看到今天中共要拿着他的僵尸去欺骗、奴役全世界各色皮肤的男女老少了,他孔圣人会作何感想。

编辑/校对/发稿:Irene木木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0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温哥华圆成农场🇨🇦

孔子是被后世的统治者利用了,玩坏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