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艺复兴说开来(三)——走近拉斐尔

作者:香草山写作组公平 编辑:正义的小新

“艺术”一词真正走进中国人生活恐也是近几十年的事情。因为这个时间是中国人刚吃饱饭的时间。绝大多数国人对于艺术的追求是功利的,充满了“实用主义” 色彩,换成大白话就是“艺术能不能当饭吃”。能,就学点;不能,就是“没用的东西”。比如,当下中共国许多孩子到处奔波学的所谓“兴趣爱好”;艺考生挤破头,花大钱搞关系想进所谓“艺术学院” ;社会上贯以“艺术家”之称,沽名钓誉,到处捞钱的一拨人……艺术在中共国并没有真正滋养中国人灵魂,反而成为国人追名逐利的工具。艺术在中共国不是精神和审美的需要,是名利的需要。在这样一种环境下,各位不难想象中共国的审美水平和艺术需求了。而其对于西方经典艺术的理解和品鉴能力也就更加不言而喻了。

中共的政治需求和意识形态必定要求艺术服务于其政治的宣传等。艺术鉴赏和对艺术的理解也与西方存在巨大的差异。这恰恰也要求我们爆料革命的战友站在自己的角度,以一种开放的心态和观念,不断去学习和了解西方艺术经典,尽量的摒弃深埋中共的“红色”法西斯审美。

翻开人类艺术史的画卷,必有文艺复兴时期的浓墨重彩,也自然就绕不开文艺复兴的三杰。在那样百花齐放,大师辈出的时代,总是聚焦“文艺三杰”的世界观显得如此狭小而片面。但三杰实在太耀眼了,他们的光芒足以让后世所有艺术家,尤其是画家,为之暗淡。他们的影响如此深远,他们的天赋又是那么卓越,不禁让人怀疑他们是否真是上帝挑中的使者。

让我们一起走进文艺三杰之拉斐尔(義大利語:Scuola di Atene)吧。眼前这副宏大而色彩浓烈明朗的作品叫《雅典学院》。这副作品被认为是文艺复兴最伟大的作品之一。郭先生说过战友们有条件多去博物馆,许多西方经典艺术品就在博物馆。今天我们要走进的伟大作品, 就在举世瞩目的梵蒂冈博物馆, 也就是曾经的梵蒂冈教皇皇宫内。

《雅典学院》 图片来自网络

《雅典学院》这副作品创作于1509年至1510年,从它诞生之日起,这幅画就一直驻扎在梵蒂冈教皇皇宫四个大厅的第一厅,这个大厅如今也被叫做拉斐尔大厅。这副作品尺寸巨大,纵2.794m,横6.172m,占据了整整一大面墙。它是一副湿壁画。湿壁画是文艺复兴时期主要的绘画作品。湿壁画顾名思义就是在墙壁上作画。它是一种十分耐久的壁饰绘画,泛指在铺上灰泥的墙壁及天花板上绘画的画作,14-16世纪时所形成于意大利。它优点是持久,画面宏大,易保存,不容易被盗,不会被轻易挪走。缺点是干得很快,绘图者动作必须很快,作品很难进行空间转移。相比后期的油画,湿壁画对创作者构思和绘画者技巧,对室内高空作画光线把握等等要求比较高。拉斐尔史无前例的打破了时间的界限,将许多的杰出人物画进了“雅典学院”这个拉斐尔心中的学术殿堂里。作品云集了古希腊,古罗马,古斯巴达甚至古阿拉伯的各类智慧大师,其中包括天文学,哲学,几何学,数学,修辞学,逻辑学,语法以及国王等诸多领域的先贤。而且这些先贤都是历史上有名有姓,可以查证的。

整个壁画洋溢着浓厚的学术研究和自由辩论的空气,所有的人们都是那样毫无拘束地按照自己的意志和个性进行活动。他们或在一起侃侃而谈,或是独自思考;人物或立,或坐,或缓步走动。人文主义的艺术家总是设法使画面上的人物享有充分的自由。所有这些形态各异、栩栩如生的人物群像,填补了画面的空白,把整个画面有机地联系在一起。画家还极善于利用台阶,使众多人物组合主次前后有序、真实、生动、活泼。画面将观赏者带进先哲们的行列。这宏大的场面,众多的人物,生动的姿态表情,具有肖像性人物个性的刻画,布局的和谐、变化且统一的节奏。画家对其中每个人物的神情和动作都作了精细的思考和细致的安排,使他们符合各自的身份和学术特点,其阵容之宏伟,堪与米开朗基罗的天顶壁画“创世纪” 一比高下。

《雅典学院》侧面图 图片来自网络

拉斐尔在绘画上采用了文艺复兴兴起的“透视”法。作品视平线低,所有观者似乎是匍匐在地面,仰视这样一副巨大的作品。也似乎是拉斐尔要求世人对古代先贤智者的一种尊敬。画面背景是高大的穹窿,透过穹窿是灿烂的天空,仿佛上帝赐予的“光”,或许拉斐尔要传递的就是一种先贤智慧之光。拉斐尔在年仅26岁就创作出这副后世无法超越的作品。当时拉斐尔的朋友著名的建筑师布拉曼特受教皇要求去梵蒂冈改造圣彼得大教堂。这位布拉曼特向教皇举荐了当时已经名声在外的拉斐尔。因而拉斐尔这副画作品也是以圣彼得大教堂作为背景,表其达对布拉曼特的知遇之恩的感谢。整个画面的建筑根据中心视点,像层层凯旋门一样向纵深推进,在精心描绘的六角形天花板和垂直单纯的多利克式的柱子上,借助光影的变化,引导人们的视线随着层层拱门进入画面的深处,给人们一种宏大而深远的体验。

《雅典学院》局部细节图

这副群像分11组,画面的中心人物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处于众星捧月的焦点位置。围绕这两位大哲学家有50多个学者名人。柏拉图一收指向天空,一手拿着《蒂迈欧篇》。拉斐尔用达芬奇的头像塑造了柏拉图,以表示自己对这位时代巨人的尊敬。与柏拉图辩论的是他的学生亚里士多德,他一手掌心朝向大地,一手拿着《伦理学》。这师徒二人理念的巨大差异也贯穿了整个西方思想史:即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之争。柏拉图右侧不远,一位金发蓝衣的白袍少年,是众所周知的亚历山大大帝。他是亚里士多德的学生,20岁当上国王,13年不断开疆扩土,创建了横跨欧亚非的大帝国。亚力山大旁边身着橄榄绿长袍的长者,就是西方哲学奠基者苏格拉底,他似乎在告诉别人:“在短暂的生命里寻找永恒”。

画面中心两个人物,一个是苏格拉底的学生,一个是他学生的学生。画面左侧穿白色长袍的女子是古希腊女数学家西帕提亚。她美丽而聪慧,在西方常被用来比拟智慧女神雅典娜。西帕提亚在数学和天文学方面有极高的造诣,30岁之前就完成了《几何学原本》,《代数》,等补注工作。我们可以想象在古希腊时期女子地位和身份,而西帕提亚并没有因为男女性别差异而被知识拒之门外,这甚至比近代的欧洲都先进开明。

我们再看画面右侧,红袍谢顶弯腰,手拿圆规给学生们讲课的老者。他就是被誉为几何之父的欧几里得。拉斐尔用了建筑师布拉曼特的形象来刻画这位几何之父,足见他对布拉曼特的感恩之情。挡着欧几里得的身着黄袍,手拿地球仪的是我们不陌生的地心学说创始人托勒密。台阶中央衣衫不整,袒胸露乳的是迪欧根尼,他提倡人们要恢复简朴自然的生活状态,也是犬儒主义的最有名的代表。群像左侧半跪在地埋头写字的老者是毕达哥拉斯。这个名字可能有些观众不熟悉,但只要一提勾股定理,您就不陌生了。是的,毕达哥拉斯就是勾股定律的发明者。拉斐尔也没有忘记把自己也画进这副作品,他用自己的头像表现古希腊绘画大师阿佩利斯。真是一个26岁青年的可爱。

拉斐尔出生于意大利中部乌尔比诺的拉斐尔·桑蒂, 文艺复兴早期 。 他的父亲乔瓦尼·桑蒂是费德里戈·达·蒙特费尔特罗公爵的宫廷画家,并为儿子做了第一堂绘画课。 拉斐尔十几岁时就被送往翁布里亚画派的主要画家彼得罗·佩鲁吉诺的学徒手中。 拉斐尔在1501年成为一名“大师”,完全合格且受过训练。

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他的职业生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他在翁布里亚的早年,他创作了 《斯波扎利齐奥》 , 《处女的婚姻》和《处女 的加冕典礼》等作品。 他的第二个时期是从1504年到1508年,当时他在佛罗伦萨作画,并创作了《耶穌下葬》等作品。

在弗洛伦萨时期,拉斐尔受达芬奇的作品影响。四分之三完美角度的金字塔构图的画像显然让年轻的拉斐尔学到了。

《披纱巾的少女》 意大利 拉斐尔 布上油画 纵85×横64厘米 佛罗伦萨彼蒂美术馆藏 图片来自网络

这幅女子肖像,是拉斐尔最理想的女性形象,这个形象的特征可以在《西斯廷圣母》中的玛利亚那儿找到她的影子。拉斐尔在此运用极为丰富的绘画语言,充分发挥色彩表现力,从美丽的肤色到华贵服饰上的绵密衣褶都被细致入微地描绘出来。画中少女安详而略含倩笑的脸庞,以及按在胸前的那只右手,都刻画得十分细腻。华贵衣裙上的百褶纹,采用一种浅绛、银灰色的调子来表现,与肌肤的色彩相争辉。由于拉斐尔以观察为基础,去掉了不必要的神秘色彩,增加了形象真实感。这位少女据说是拉斐尔根据自己的情人芙纳蕾娜的肖像作画的。芙纳蕾娜是一个面包师的女儿。

这就要提到拉斐尔短暂和悲惨的爱情了。我们从拉斐尔自画像可以看出拉斐尔是个温和俊美的俏公子。教皇的侄女也看上了拉斐尔,并要嫁给拉斐尔。迫于当时教皇的权势,拉斐尔只能被迫放弃自己情人芙纳蕾娜。婚后拉斐尔抑郁不得志,经常流连于烟花之地,后染病高烧,37岁就离开人世。不可不谓天妒英才。他也是文艺复兴三杰里最年轻,最短寿的。但他37年生命里留下300多幅作品,绝对也算是一位高产的大师。

拉斐尔最后的12年几乎都在罗马为两位教皇工作,无数的圣母画像。《西斯廷圣母》、《圣母的婚礼》、《椅中圣母》、《带金莺的圣母》、《草地上的圣母》、《花园中的圣母》、《福利尼奥的圣母》、《阿尔巴圣母》……不胜枚举, 各个是经典。

《西斯廷圣母》拉斐尔 德国德累斯顿茨温格博物馆 图片来自网络

这些圣母像给他带来了巨大声誉。中世纪,由于神学蒙味主义和禁欲主义的影响,宗教画中的圣母形象,都被画的神秘朦胧,苍白消瘦,僵硬呆板,给人以阴冷威严的感觉。拉斐尔在人文主义思想影响下,他笔下的“圣母”:年轻、美丽、丰润、健康、眉宇间洋溢著母亲的慈爱和幸福;耶稣也被画成天真活泼的孩子,画画给人以温暖、亲切之感。既能给人以美的感受和遐想,又能使人油然而生崇敬之情。拉斐尔描绘的“圣母”充分表现出人间母性的爱与美,也是文艺复兴时期对“人性”而非“神性”之美描绘的精彩诠释。“圣母”所体现的美,决不是神圣高贵,而是典雅。这来自画家对生活美的理想。

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艺术家只有真正的感受到美好,才能利用他的独特敏感视角表达这样一种美。经典流传千年,被全世界文明接受,对经典的品味也正是让我们品味人性之美,艺术之美,创作之美,生命之美。文革隔断了中华文脉,摧毁了中国人对美的向往和理解。改革开放,中共又以用“有钱论”,“有用论” 毒害中国人对艺术的学习,欣赏和理解。我们应学习和了解西方艺术,将这些人类经典的美好一点点输入我们内心,学习这些对赚钱或许真的“没用”,但对生而为人的精神享受有益处的艺术经典,破除中共国给我们审美灌输的毒害。

走进艺术,学习和了解人类艺术的天才!当拉斐尔借着《雅典学院》向先贤致敬的时候,让我们也借对经典的重温,向西方这些先贤学习致敬。愿人间所有的美好都会与我们同行!

发稿:正义的小新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圣经故事背景,哲学,生活,宗教,诗意,免费英语教学,美东时间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国志愿者在美东香草山农场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块和 chat-room与您相约!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Basil4

3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