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流行时代的新医疗对策DOMANE

Dvidshub 2月23日发表了Revell Phillips博士和Dale Taylor的这篇文章, 摘录翻译后共飨如下。

图片来源Dvidshub

国防威胁减少局的化学和生物技术部作为联合科学技术办公室,正在开发一个名为DOMANE的系统中的系统 — — 发现针对新型实体的医疗对策 — — 这是一项跨学科工作,小组成员的专长包括计算机科学、物理学和医学。国防威胁减少局认为,一种药物可能不足以对抗威胁,因此它正在开发DOMANE,以快速识别药物组合,从多个目标上影响新型生物威胁,这可能被证明可以有效地促进疾病改变效果,以对抗生物威胁。

DOMANE内的系统包括机器学习、高通量筛选、硅片预测工具、低温电子显微镜(cryo-EM)、片上器官等新兴技术。机器学习算法大大减少了搜索海量药物和疾病数据所需的时间。这些研究的结果是在全球范围内提供了大量关于生物威胁如何影响人体的实验室和临床数据(”大数据”)库。

COVID-19大流行以及由此造成的国家人员和经济损失表明,美国对新出现的和未知的传染性疾病的脆弱性是明确的和现实的。对于战场上的联合部队来说,由于新出现的生物威胁而生病的可能性会影响他们的任务。理想情况下,他们应该配备所需的医疗对策,以减少新出现的生物威胁的影响。

DOMANE从2019年开始,在目前的大流行之前,目标是缩短传统的,多年的时间来开发医疗对策来治疗新型疾病。利用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已经批准的药物,DOMANE将评估将其重新用作医疗对策以对抗新兴威胁的可行性。使用FDA批准的药物的一些优势是,它们已经可以制造,具有众所周知的毒理学特征,并且可以直接进行人类疗效或动物规则研究。这可以减少或消除耗费时间的动物毒理学和人类安全研究,并加强当前的良好制造实践,以扩大工艺和持续稳定性评估。

国防威胁减少局-联合科学技术办公室正在使用COVID-19测试DOMANE作为概念验证,以评估DOMANE概念是否能够识别出有效治疗疾病的药物。DOMANE已经确定了几种FDA批准的药物,可以重新用于治疗COVID-19,这些药物在许多案例研究中已经显示出潜在的疗效。

下一步是建立随机临床试验,充分证明这些再利用药物的有效性。例如,如果一种药物及其批准的剂量无效或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那么临床医生可以改变剂量或在组合中添加另一种药物,以追求另一种治疗方案。

DOMANE确定的COVID-19药物的疗效将通过两项住院患者临床试验和一项计划中的虚拟临床试验来测试。其中一项住院试验是评估DOMANE鉴定的药物对严重的晚期COVID-19患者的疗效,另一项住院试验是评估药物对新入院的COVID-19患者的疗效。

目前的COVID-19大流行已经证明了生物疾病对国家安全和日常生活的影响,这可能为国家和非国家行为者故意实施生物攻击以造成大流行级破坏的时代奠定了基础。DOMANE的成功开发将产生一个发现和验证引擎,用于识别新兴生物威胁的医疗对策。该引擎将在数月而非数十年内产生可用于临床前和临床开发的医疗对策,以保护联合部队和国家免受生物威胁。有了DOMANE,国防部不仅有能力对抗COVID-19,而且有能力对抗尚未浮出水面的疾病,从而确保维持一支强大的杀伤力部队。

小议,科学界对于中共冠状病毒COVID-19大流行的存在,已经充分认知了生物战争的可能性和存在性,即科学家闫丽梦博士所称的超限生物战。无数先进领域聪明的人正在集结,把科学和现代化用于对抗极权主义中共制造的病毒生物武器。诚然这种研究在短期内的成功能够大大提高现代社会应对疾病、乃至超限生物病毒战争等威胁的防治能力,也能极大增强军队作战能力,从而有效对抗毫无人类生存底线、制造各种危机的中共,然而要想从根本上解决病毒问题、让人类获得生存安全,只有消灭中共、消灭独裁体制、消灭社会主义思潮,从而再也不会产生中共生物病毒以及中共各种病毒对人类的压迫。

(文章观点部分仅代表作者本人。)

原文链接

欢迎关注 当日美国政要等新闻、资讯、美国社会思潮等讯息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馬拉雅的文雅 Wenya Himalaya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爆料革命让我用它找到了光明和自由。The night gave me dark eyes, and the Whistleblower Movement find me the brightness and freedom. 欢迎深入探讨[email protected] 3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