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维吾尔族的种族灭绝

【日本东京方舟农场】作者:史蒂芬·史密斯(Stephen D.Smith) 翻译:天与地的对话   校对:文小律

维吾尔族妇女于2017年6月29日在中国新疆西部遥远的喀什老城区的当地政府办公室外等候。  (照片由凯文·弗雷耶/盖蒂图片社)

中共正在对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进行缓慢而蓄意的种族灭绝。 持这种观点的既不只我一人,也不是最近才有此认同。

但是现在我们有了可证实的文件。 上周,位于DC的外交政策智囊团-战略与政策新线研究所( the Newlines Institute for Strategy and Policy)与瑞欧尔 渥伦伯格人权中心(Raoul Wallenberg Centre for Human Rights)合作,发布了第一份针对中共迫害新疆维吾尔族的独立专家报告,其中采用了1948年有关预防和惩治种族灭绝罪的联合国公约。

有33位专家参与了新线研究所(Newlines Institute)报告的起草工作,其中多数是国际律师,学者,外交官和人权倡导者。 这项工作的目的是做出法律决定:中共在新疆的行为是否符合联合国公约定义的种族灭绝行径?

中共有许多行为可以被认为违反国际法,而且报告中的答案是明确的。 我们在报告的引言中写道:“中国共产党要对维吾尔族的种族灭绝承担责任。”

我不是以律师而是以历史学家的观点来参加这个项目的。 作为一名历史学家,我知道数据对于了解种族灭绝有多么重要。 数据是公正的。 事件发生后,我们用它来构建历史。 在我们的数字时代,它也可以实时使用。 当一个群体由于其种族或宗教信仰而成为目标时,对该迫害的讨论很快就被政治化了。 我们最终陷入了政治化的舆论战。 中共将其政策称为对维吾尔族人的“再教育”,似乎为了对他们洗脑而采用监禁手段是正常的事情。 他们否认有任何伤害。

你很难与真实的数据辩驳。 中共一直热衷于使用手机跟踪,在线监视工具,本地信息提供者和生物识别数据(包括面部扫描和DNA样本)来收集信息。 每个维吾尔族家庭如果有两个以上的孩子就是违反国家法律的行为; 出国旅行和去清真寺也是如此。 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受到监控和评估。

就像希特勒的德国和斯大林的苏联一样,统计数据显示出无数政府对人民令人震惊,清晰,冷酷的摧残。维吾尔族文明在新疆已有数千年的历史了。 它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在中国大约有1200万人。 借助这些数据,我们知道其中约有100万人(接近新疆人口的10%)已被监禁,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由于数据的泄漏,我们得此信息。

多亏了这些泄漏,我们才可以看到中共是如何监视其公民。 查看这些现在已经被翻译成英文的表格和图表,我们可以了解到邻居们是如何被迫监视他们邻居的不良行为。例如出国旅行,这可能使他们在返回时丧失自由。 我们看到了强制绝育。 我们看到了“再教育”集中营内面积为2100万平方英尺的工厂里,有大量的强迫劳工。

《种族灭绝罪公约》包括两部分:预防和惩治灭绝种族罪。 作为工作的一部分,我们分析了这些数据,并将其与公约中的标准进行了比较。 回顾过去的罪行,数据分析通常使我们能够惩治种族灭绝。 例如,在大屠杀之后,1948年的Einsatzgruppen审讯,就是用纳粹在大屠杀期间杀害犹太人的数据(当时被告签过字)作为证据; 所有二十四名被告均被定罪。 该报告敦促我们使用类似的国家收集的数据来防止有罪不罚的现象。 种族灭绝公约就是为此目的而创建的。

种族灭绝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它绝不是由种族迫害或谋杀的单一行为组成。 它是经历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而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监控,监禁,绝育。 公约还要求对是否有意图地全部或部分消灭整个种族或族裔群体做出确定。 该报告可以帮助我们做到这一点。 报告指出,首先,答案是肯定的,在中国确实有一个特定的宗教和种族群体被挑出来。 然后它问:犯罪者是否正在杀害该团体的成员? 他们强行遣走孩子们了吗? 他们在降低出生人数吗? 有什么证据并且这些证据是否符合《种族灭绝罪公约》的标准?

正是这些数据(中共自己的数据),使我们可以根据种族灭绝公约的定义,确定中共正在进行种族灭绝。 当一群人在国家撰写的文件中被定义为“落后”时,这个国家已经很肯定地走在非人性化的道路上,这是种族灭绝的必要前提。

即使中共对维吾尔族人一直行使的一切迫害是在国内暗地里进行,但是它的二十世纪初的种族灭绝慢动作,现在也可以被我们快速捕捉到。种族灭绝并不总是涉及大规模谋杀。 通过减少出生率,监禁和再教育以及文化和宗教信仰的灭绝而造成的令人震惊的伤害与大规模屠杀是一样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它们将摧毁维吾尔族。 根据公约中的定义,那就是种族灭绝。

我们有数据。 我们看到了中共在灭绝维吾尔族。 我们将如何制止它?

作者简介:史蒂芬·史密斯(Stephen D.Smith)是USC Shoah基金会的Finci-Viterbi执行董事。 他还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种族灭绝教育的主席。

参考链接:https://jewishjournal.com/commentary/334256/chinas-genocide-against-the-uyghurs/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