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中共病毒次生危机和政府极权独裁之恶猛于病毒之害!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硫酸羟氯喹64

加拿大知名独立媒体TRUENORTH于3月22日刊登时政评论文章,就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政府和各省地政府,自中共病毒疫情于去年年初爆发至今,所采取的各种中共式强权防疫政策,和由此而导致的公共健康负面效应和所引发的社会多方面次生问题进行了深入的论述和分析。并毫不隐讳地指出,当局继续不断实行的诸如城市封锁,社区隔离和全面宵禁等严重违背加拿大宪法内容和宗旨的极权法规,不仅会造成更多,更深和更难以解决的社会矛盾和更严重的公众健康危机,而且最致命的后果将是对现存岌岌可危的民主政治体系,和几近荡然无存的自由人权至上精神的彻底破坏和瓦解。

图片来源:gisreportsonline.com

可以看出,本文作者期望通过自己在媒体上的奋力呐喊,以期唤醒更多的国民能尽快看清现政府和反对党政客们意欲独裁专政的本质面目,并同时也试图警示所有加拿大民众,政府极权统治之祸恶于中共病毒肆虐之害!

全文编译如下:

自从去年伊始(中共病毒)COVID-19开始对我们稳定有序的民主社会造成严重破坏以来,已经过去了一年多的时间。

但要知道,我们最初被政府告知要在家里闭锁大约14天以降低所谓“病毒传染上升曲线”。该曲线向公众展示了当地健康和医院系统中的(中共病毒)感染者和其重症监护患者以及因此病亡者人数的具体数。我们还被当局告知,加拿大人曾经引以为豪的牢靠医疗体系存在着因(中共病毒)COVID-19的侵袭而随时发生能力透支的高危风险。不幸的是,一向资金短缺的政府管理系统根本无法应对所预计到来的疫情最坏情况。因此,当时所有人都为了所谓的“更大社会利益”而不得已进行全面的自我隔离措施。

但事与愿违,最初政府所宣传的两个星期社交禁闭如今变成了52个星期,而且同样的情况仍在继续发生。为此,我们亲眼见证了原有和谐发展的社会所遭受的的巨大动荡和变迁。

在2020年初,几乎没有人相信政府会很快将所有民众都强行限制在各自的家中,没有人知道将有大量企业会被迫倒闭,创纪录的失业率和遭受重创的经济,并在来年累积数千亿加元的政府巨额新债务。

也没有人能想象与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美国,相互关闭边境。在寒冷的冬季,取消和禁止往来南方温暖地区的所有航班。

更没有人预料到那些已经无暇自顾的政府公务员,竟然会向公园里散步的家庭和在户外运动的人们开出天价罚款单。

也很少有人想到加拿大公民会因为越过边境返回家乡的罪行而被拘留隔离,而且是在没有得到律师的帮助下就被关押了起来。

也没有人会相信政府会对各种宗教服务活动进行武力镇压,更不会相信会有大量新闻工作者会为因此出现的这些在加拿大历史上最独裁和最限制自由的防疫政策,而极尽其掩饰之能(其实,最后一项是我可以预见的!好吧,我离题了。)

也没有人会想到群众们会互相检举揭发,以违反“宵禁法规”,或者以邀请了超过限制数量的客人参加周末家庭晚餐为由,“义正言辞”地向警察告发自己的左邻右舍。(由此可见,中共病毒COVID-19在晚上显然更为致命!)

没有人会预料到已经约定好的医疗手术会被取消,大部分病人都将被他们的医生绝决地拒之门外;也无人能想象到因封锁和隔离措施引起的自杀和药物滥用个案的激增,造成了大量加拿大人的非正常死亡。

以上发生的这一切在以前从未耳闻的荒谬之事,不仅仅要归咎于直接造成此次灾难的(中共病毒)COVID-19,更是因为我们政府利用了这次疫情危机并采取了武断措施而间接导致。

时间若回到疫情之前,我们中没有人会相信以上所发生的任何一种可能性。然而,现存事实就是如此残酷。时至今日,在安大略省,民众仍然被政府再次告知要做好准备迎接新的(中共病毒)COVID-19浪潮的席卷,去接受城市将可能再次被封锁的可能性。但为什么政府还要这么做呢?就目前状况而言,我们已经不再需要极端防疫政策以“拉平病毒感染曲线”。我们的医疗系统也许永远不会透支,即便如此,世界末日的景象也永远不会结束。

而这次,我们从政府那里得到了一种更具说服力且更通用的逻辑,那就是公众必须呆在家里以期挽救所有人危殆的命运。但是,我们这么做到底要拯救谁的生命?如果不这样,那么我们又将会扼杀谁的未来?

毋庸置疑,(中共病毒)COVID-19已经酿成了严重的公共健康灾难,但是自去年3月以来,社会各界也从中学习到了很多抗疫经验。比如,现在大家都已经知晓了该病毒的传播方式,并且也掌握了如何有效保持最脆弱人群的健康安全。

因此,现在是时候将政府讨论的重点转移到如何停止目前极权管制的策略上,这也是我们原有民主体制能逐渐摆脱这种涂炭生灵的社会主义管理模式的最有效途径。
现在,社会各界需要更多地关注和审视政府对(中共病毒)COVID-19的极端手段,以及它将给社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恶劣后果。也许这应该从独裁统治严重削弱了加拿大固有民主价值观开始。

政府目前的防疫政策,让人越来越感觉像是由那些未经资格选拔的健康技术专家们控制下的健康专政体系。现在,政府领导人往往只依靠所谓的公共卫生专家来指导自己的施政方针,从而放弃了其应该承担的基本社会责任。通常这些措施都是基于对(中共病毒)COVID-19本身单一的认知,而忽略了其次生灾难和对其他重要方面的影响,例如对公众心理健康的危害和对普通病患就医机会的降低等。

图片来源:elojodigital.com

此外,需要时时警告我们的领导人,加拿大是建立在基本人权和自由之上的国家政体。到目前为止,虽然保守党派的政客们在保护加拿大公民自由的方面进行了高调的宣扬,自由党也口口声声称自己是《权利和自由宪章》的捍卫者。

然而实际上,这两个派别的政治家们不仅都彻底放弃了所有保护其公民基本权利的信念,而且还成功诱导了许多加拿大人认同了这些无良政客们的观点,并在很大程度上也去违背了“自由至上”这一民主社会制度的基石。

(中共病毒)COVID-19的确给加拿大医疗系统和生命健康造成了严重威胁,但政府当局因此而强制采取的所有社区封锁和宵禁法规等极端行为,却对我们原有的良好民主体系带来了无可弥补的致命伤害。

有鉴于此,对于所有加拿大人的基本权益而言,当局独裁统治政府不遗余力所推行的治愈中共病毒之方,其所导致的种种恶果远甚于疫情之灾。(全文完)

图片来源:yahoo.com

简评:
加拿大自由民主恍若昨日黄花凋零 空留残香其外
特鲁多独裁弄权堪比当今习总加速 徒存败共其中

原文链接


编辑 发稿 云起时

+6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