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评】中共病毒爆发点位于武汉市两个病毒研究所之间

翻译/评论:纽约香草山农场 Billwilliam

近日,保守媒体《门户专家》(Gateway Pundit)刊登了一篇退役美军医学专家劳伦斯·赛林(Lawrence Sellin)的文章,当中直接指出,中共病毒疫情的爆发点位于武汉的两个病毒研究所之间的地区。中共很难反驳该文,因为它引用的是中共国武汉市卫健委的数据。

该文指认,武汉病毒所和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第二个实验室)都与中共的生物战项目有关——他们在中共病毒疫苗的研发上有合作。

自疫情出现以来,中共一直如洪水般发布大量的科学论文,用以推广虚假的宣传,强调病毒的自然起源——在华南海鲜市场由动物传染给人。

《华尔街日报》2020年5月26日的一篇文章报道,中共国被迫承认中共病毒不是起源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甚至中共国的疾控中心也不得不承认。所以,病毒来源于海鲜市场的假说被彻底否定。然而,中共国继续掩盖疫情起源。

世卫组织调查组曾要求中共国提供武汉2019年12月的174个病例数据以及其它相关病例数据。直到今年2月,中共国仍然拒绝向世卫组织病毒溯源的调查组提供疫情早期的病例原始数据。

同时,中共试图质疑病毒源自中共国的说法,企图甩锅给进口冷冻食品。在中共施压下,世卫组织被迫将这个荒诞的解释加入病毒溯源的报告中。

根据中共国自己的数据,其实有一个更简单、更准确的病毒溯源解释,那就是病毒来自生物武器实验室。

武汉市卫健委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在中共病毒疫情早期,武汉市武昌区的确诊病人最多。同时,武昌区也集中了最多的无症状感染者。还有,中共病毒国际传播源于2020年1月初去过武昌区的旅行者。这些人都没有去过华南海鲜市场。

武汉武昌区卫生局发布的统计数据称,在疫情爆发早期,最高密度的感染病例集中在黄鹤楼和子扬路沿线的居民区——这两个地区均位于武汉病毒所和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之间方圆4英里之内。

在时间和地理位置上,这些观察数据同新浪微博平台上获得的社交媒体数据一致。微博被设计成一个渠道,怀疑受感染者可以在上面寻求帮助。

公布文件中的一幅武汉地图:标识武汉病毒所(用黑五星标注)和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用黄方块标注)的地理位置。在2020年1月18日以前,寻求帮助者最高密度(阴影部分)集中在这两个实验室之间。在这个区域以外,寻求帮助者数量比较少,包括华南海鲜市场(用红点标注)。

根据已有的科学证据,中共病毒是功能增强实验的产物,而不是自然的动物传染给人。功能增强实验的定义是,利用基因工程或其他手段改造天然病毒,使它更具传染性,或增加死亡率,或者两者兼备。

进行功能增强实验只有两个原因:(1)研究病毒的结构和致病机理,预先在疾病爆发前研发疫苗;(2)研制生物武器。或二者兼有。

中共国最有可能在其生物武器项目中平行地研发基因改造的冠状病毒病原体以及治疗它的疫苗。


评论:

这篇文章从疫情初始爆发的地理位置入手,揭示了中共病毒疫情最早的爆发点位于武汉的两所病毒实验室之间,所以病毒很可能就来自这两所实验室。而且,塞林博士明确指出,中共有生物战项目,而且两所实验室均参与了项目研发。这更加证明中共病毒是人造的生物武器。

另外,世卫组织的病毒溯源调查组也不只是被动地被中共施压。路德节目爆料说,世卫组织主动配合中共,在武汉根本没有进行任何实质性的调查。国立卫生院(NIH)的福奇曾拨过一笔科研款项给彼得·达扎克的基金会,该基金会再把资金发放给武汉病毒所——花美国纳税人的钱,资助中共的功能获得实验。因为存在利益冲突,彼得·达扎克没有担任世卫组织调查员的资格。

郭文贵先生说,美国将公布两本白皮书,关于中共在香港的暴行和病毒的真相。在2021以毒灭共年中,西方国家正在觉醒并意识到共产党的邪恶。当中共释放生物武器的铁证公布时,离推翻中共非法政权也就不远了。

原文参考:

Breaking Exclusive: Location of Origin of COVID-19 Pandemic Identified—Between Two of China’s Biological Warfare Facilities in Wuhan,” Sellin, Lawrence, Gateway Pundit, March 24, 2021.

编辑/校对/发稿:Irene木木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中文推特账号

英文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英文推特账号

更多视频,欢迎关注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YouTube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