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报道中共病毒是“功能增强性”研究的产物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仰望七星

编辑上传  水星

raptureforums.com

下午笔者转发、稍加点评了《戴维哈里斯》有关病毒的文章【1】,《门道专家》也发文报道了中共病毒,如此节奏,进一步加剧了笔者的猜测,那就是文贵先生爆料的“中共病毒白皮书”即将问世。

《门道专家》文章题目,“突发独家报道:确定了中共病毒疫情的起源地——在武汉的两个中共国生物战设施之间”。【2】

全文如下:

根据中共国自己的数据,中共病毒感染的最初热点发生在“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和“中共生物科技集团公司生物制剂研究所”之间四英里范围内的一个居民区。

这两个机构都与中共国的生物战计划有关联,而且在疫情爆发之前和之后,它们一直在合作开发疫苗。

在2019年12月疫情开始后的几个月里,中共国在科学文献中充斥着似是而非的信息,有时并不是很明显地支持其说法的信息,即中共病毒是一种自然发生的疾病,从武汉海鲜市场的动物“跳”到人身上的。

2020年5月26日,《华尔街日报》报道说,中共国终于被迫承认中共病毒并非源自武汉海鲜市场,这一理论现在甚至被中共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完全推翻。

尽管如此,中共掩盖中共病毒来源的企图仍在继续。

就在今年2月,中共还拒绝向世界卫生组织(WHO)的一个研究小组提供早期中共病毒病例的原始数据。世卫组织小组要求提供中共国从2019年12月武汉市疫情早期阶段发现的174例病例以及其他病例的原始患者数据。

与此同时,北京方面试图对中共病毒起源于中共国的说法提出质疑,指出进口冷冻食品是一个渠道。

最终,世卫组织的研究小组在中共国的压力下,要求在其报告中纳入关于疫情起源的可疑解释。

然而,根据中共国自己的数据,对病毒的起源有一个更简单、更准确的解释。

武汉市卫生委员会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武昌区在疫情初期被诊断为中共病毒患者人数最多。在同一时期,武昌也有最高密度的无症状感染者。同样的情况是,中共病毒的早期国际传播发生在2020年1月上半月去过武昌区,但没有去过武汉海鲜市场的人身上。

武汉市武昌区卫生局公布的数据显示,疫情早期感染最集中的地区是黄鹤楼和紫阳街道沿线的居民区,这两个街道都位于武汉病毒研究所和生物制剂研究所之间的4英里范围内。这些观察结果在时间和地点上与新浪微博平台上获得的社交媒体数据非常吻合,新浪微博是为那些认为可能被感染的人寻求帮助的渠道。

一幅公开发布的图示,稍作调整,显示了武汉病毒研究所(WIV,黑星)和生物制剂研究所(BPI,黄色广场)的位置, 也显示出,在2020年1月18日之前,寻求帮助者的最高密度在这两个研究机构之间的地区。请注意,该地区以外的求助者较少,包括武汉海鲜市场(红圈)。

根据现有的科学证据,中共病毒是“功能增强性”研究的产物,而不是从动物宿主向人类的自然传播。

“功能增强性”研究的定义是,当一种自然发生的病毒被基因或其他方式操纵,使其更具传染性,更具杀伤力,或两者兼而有之。

进行“功能增强性”研究的原因只有两个,(a)了解病毒的结构特征和作用,以在潜在传染病爆发前制造疫苗;(b)制造生物武器,或两者兼而有之。

中共国很可能是在生物战计划的框架内,同时开发了一种独特的基因工程中共病毒病原体和一种治疗中共病毒的解药。(原文完)

看来《门道专家》撰文者认真学习了闫博士的论文,明白了中共病毒的基理,更清楚了邪恶中共的手段和目的。

恶魔中共,你死期已到!    

参考链接:

【1】https://gnews.org/zh-hans/1015058/

【2】https://www.thegatewaypundit.com/2021/03/breaking-exclusive-location-origin-covid-19-pandemic-identified-two-chinas-biological-warfare-facilities-wuhan/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