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评】互联网时代中共国的“审查制度”与必然的“文字狱”

作者:纽约香草山 文帝   

中共的“洗脑教育”中,最常批评历朝历代的“文字狱”,以此来说明在中共治下,人民当家做了主人,再无荒谬的“文字狱”。这些显而易见的“谎言”,非常容易被人们忽视。今天,和大家一起来聊聊新世纪红朝的“文字狱”现象,拆穿中共洗脑的宣传谎言。

在中共的洗脑教育下,大多数人都以为现在中共的治下“岁月静好”,只听得批评前朝历代的残酷统治。大部分人没有意识到,中共国内正在经历比教科书中所描绘的“文字狱”更残酷百倍万倍的“现代化文字狱”。

文字狱,是中国专制统治者对文人的一种政治迫害。(来源:维基百科)

文字狱,旧时谓统治者为迫害知识分子,故意从其著作中摘取字句,罗织成罪。(来源:《汉语大词典》)

文字狱,是“明清时因文字犯禁或藉文字罗织罪名清除异己而设置的刑狱。” (来源:《中国大百科全书》)

根据目前的中文解释,文字狱就是专制体制下,当权者对人进行“话语”审查而治罪。而在中共的专制统治之下,也有无数人因言获罪,或开除职务,或判刑监禁。根据公开数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整理了近年在中共国部分的“文字狱”事件,(链接:中国近年文字狱事件盘点 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s/d/1CQBeBpP2-A45lw-zr6mneDuPtSBNWg_8KqgXpWMLcbo/edit#gid=0),记录了实实在在发生的“文字狱”案列。

大家都知道中共有“审查制度”,这个审查制度体现在现代社会的方方面面,经由社交媒体和大型互联网公司的严格执行后,在中共国境内,形成了事实上的“白色恐怖”。古时的文字狱,来自人们遵循祖制的“避讳”行为。在科技高速发展的现代社会,经由“审查制度”和互联网以及互联网公司,从前的“避讳行为”被无限放大,以至于中共能够控制国内互联网能触及的每一个角落。

最让人熟知与领导人相关联的“审查”关键词,应当是“习”“刁”“维尼熊”“翠”(寓意习“卒”,即习亡)、习包子等。笔者经历的最夸张的一次,是在某次重要会议期间,通过微信发送“今天学习了XXX”,也无法发送,直至将“学习了”中的“习”字删除,才成功发送。事实上,这一现象也表明了在中共体制下的科技公司,只会将中共的恶无限扩大,加强他的统治。现代科技,如果没有法律的制约,只会成为独裁政府的帮凶。

目前,“审查”在中共国内的日常生活中已经无处不在,并通过互联网以及科技公司的帮助,使中共国的人民无处可逃。无论谁想说点真相,都逃不出那些“关键词审查”。而不得已需要用中共国社交媒体进行交流,大多数的网友都像是在“互相对暗号”。如“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等。这比古代的“避讳行为”,广度和深度都要严重无数倍。而“审查制度”带来的,必然是“文字狱”。

为什么在中共国生活会感觉非常“压抑”,移民之后的人们普遍说“终于可以呼吸新鲜空气了”。远离了“文字狱”的恐惧,人不再接受“审查”,就是一种精神上的自由。

愿我们能迅速实现我们心中的喜马拉雅,让每个人都能远离这样的白色恐怖!

校对/发稿:飞虹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