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谴责中共不要“害怕”

翻译:康州盘古农场 — Layka
校对:康州盘古农场 — 树人
编辑:康州盘古农场 — 轰炸机

据《国家观察》记者吉米·奎因(Jimmy Quinn) 在2021年3月22日 下午4:08报道:

新疆喀什地区恩吉萨尔县维吾尔族人拘留场所的铁丝网后面的中国国旗(格雷格·贝克(Greg Baker) /撰稿人/盖蒂图片社)

据专栏作家彼得·贝纳特(Peter Beinart)在最新一期的Substack通讯中指出,对中国共产党在世界上的行动的“恐慌”加剧了美国的反亚裔暴力行为:

    显然,唐纳德·川普为此承担了一些责备,通过使用“功夫流感”之类的语言,他不仅将COVID与同中共政府联系在一起,而且与中国人联系在一起。其他杰出的共和党人继续暗示,中国文化本身构成了威胁。去年12月,田纳西州参议员玛莎·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在发推说,“中国有五千年的作弊和偷窃历史。 有些东西永远不会改变。” 令人沮丧的是,她没有受到她的同事的谴责…

    今天的教训是,如果美国的领导人认真对待打击反亚裔的暴力行为,他们所要做的不只是谴责它。他们必须停止夸大中共政府构成的危险。理性的人可能会不同意美国应如何回应中共国的崛起。但是当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宣称中共国对美国构成“生存”威胁时,或众议员罗伯·威特曼(Rob Wittman)说:“中共国的目标无非是彻底摧毁美国”,或迈克 •庞佩奥(Mike Pompeo)声称,中共正在寻求“洗脑我们的人民”,他们不仅仅是在发       出鹰派论调,他们是在散播偏执…

    美国的政客担心中共国的经济上和军事上野心是没有错的。美国的政客注意到中共国有时会霸凌它的邻国是没有错的。美国的政客们为在新疆,香港和其他地方遭受中共残酷统治之苦的人们大声疾呼,这绝对没有错的。但是,如果美国政客只谈论中共国的实力和好战而 又不提醒美国人,中共的军事预算只是美国的一小部分,中共国与主要民主国家有着良好的关系,而且最近几十年来,中共国发动的战争远远少于美国,他们将加剧这种情绪化的恐惧,这种恐惧在上个世纪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了脆弱的美国人。

贝纳特似乎没有将针对亚裔美国人的暴力行为与对中共政客无可辩驳的行为的批评直接联系起来。如果对中共的明确谴责与今天针对亚裔美国人的暴力行为有联系,贝纳特并没有明确地在他的公告里建立起这样的联系,反而是把这种联系建立在9/11后美国对伊斯兰的恐惧,冷战时期对红色苏联的恐慌,以及对日裔美国人的拘禁上面。

另一方面,中共的侵犯人权行为与其在美国领土上对美国人及其他人的骚扰之间存在更明确的联系,而贝纳特则忽略了这一点。

在一个例子中,中共根据其新的国家安全法,将香港血统的美国人塞缪尔·朱(Samuel Chu)作为了目标。如果他涉足香港,中共国大陆,甚至与中共有引渡条约的国家,他可能会 因为他在美国的激进主义的罪行而被捕。除了对朱的指控之外,美国大学校园里的香港人也因为支持香港民主运动的活动而受到骚扰和袭击。

还有维吾尔族妇女图尔苏奈·兹阿杜顿(Tursunay Ziawudun),她在新疆集中营中遭受着难以形容的可怕折磨。她现在定居美国,面临共产党及其爪牙的人身攻击。这些攻击包括共产党官员披露齐亚乌敦的健康记录的详细信息,里面充斥着通奸和性传播疾病的指控,这是一场全方位的的诽谤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特别针对已经出来大声疾呼的维吾尔族妇女。。而兹阿杜顿并非个案:正如《华盛顿邮报》最近的报告,中共官员已通过被拘留的家庭成员的社交媒体帐户与其他在美国诉说真相的维吾尔人进行了联系,要求他们保持沉默。

中共国最严厉的批评者们彷佛拥有治外法权般的骚扰,恰恰切入了贝纳特的论点的核心问题。中共认为必须在世界舞台上否认或以其他方式辩护的侵犯人权的行为,,要求它尝试去影响外国民主国家,并以共产党政权的反对者为攻击目标。我们可以辩论这是否是“存在的”威胁,但维护它是不合理的。

所有这些观点说明了为什么对政党国家意图的担忧并不在于我们对中共国军事预算规模防止无解的说明,以及它与某些民主国家的“良好关系”。

令人困惑的是,贝纳尔特认为该党国“近几十年来发动的战争少于美国”,这是人们对所谓的反华歇斯底里持怀疑态度的理由。除了试图使民主国家屈服的灰色地带战役之外,台湾还面临着中共国军事上的猛烈施压。大多数的分析人士预计,中共将在不久的将来加紧将该岛收复。

就中共国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关系而言,欧盟对北京的贸易协议的批准无视针对维吾尔族人的强迫劳动,应被视做本世纪的污点,而不是如贝纳特所看到的那样,一个合法的认可。不管怎样,那些“良好的关系”今天早上才大跌眼镜,欧盟制裁了那些参与了种族灭绝的中共官员和实体。

(共产党以针对研究人员和欧洲政客的制裁措施作为回应。)

换而言之,,对于犯下种族灭绝的政权要在它的家门口把民主吞并还有包括压制那些在美国本土大声疾呼其侵犯人权行为的人的全球政治影响力活动的野心,贝纳尔特似乎建议不要恐慌。

他不是唯一这样做的人 — 据报道,昨天在华盛顿的一次集会上,维吾尔族激进分子高呼“ 干灭中共国”,遭到一群抗议反亚裔种族主义的抗议者大喊为种族主义者。将反对中国共产党的活动与种族主义相结合的行动混为一谈,这是这个政党国家开始大加利用的令人沮丧的趋势。

但谴责美国恶性种族主义者的袭击,可以而且应该与中共党国的谴责并行不悖,正如其暴行所证明的那样 — 这是种族主义的核心。

原文链接:https://www.nationalreview.com/corner/no-condemning-the-ccp-is-not-panic/

康州盘古农场欢迎您加入:(或点击上方图片)

https://discord.gg/2vuvRm7z6U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