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疫苗外交再陷困境

新闻来源:《华盛顿邮报》| 作者:Eva Dou和Shibani Mahtani | 发布时间: 2021年3月24日

翻译/简评:葡萄树 | 校对:SilverSpurs7 | 审核:万人往 | Page:拱卒

网络图片

简评:

《华盛顿邮报》在3月22日的一篇报道中指出,由于中共国科兴公司疫苗缺乏足够的临床试验数据,新加坡政府暂时不考虑其疫苗。辉瑞和莫德纳于12月在同行评议的期刊上发布了它们3期临床试验的细节,而中共国的疫苗公司科兴以及国药仍未发布基础试验数据,再加上在香港已有7人在注射科兴疫苗后死亡,致使人们对中共国的疫苗信任度猛降。文章中同时也指出,尽管如此,仍然有超过60个发展中国家批准了中共国疫苗的紧急使用。

在造假、山寨盛行的中共国,疫苗的生产也不例外。过去的几年,常常传出问题疫苗致儿童残疾、死亡的事件。即使是常规儿童疫苗,中共国都不能生产出高质量、无问题的疫苗,更何况具有强变异特性的新冠病毒的疫苗,国人对此多不抱希望。

郭文贵先生在直播中也多次爆料,中共的疫苗就是人尸丸,中共通过推广其疫苗,向世界输出它的共产主义,分裂它眼中的上等国家,收买控制中下等国家。而疫苗经济的背后,就是灭白计划,不单单是白人,而是白人所代表的有信仰的文明。一场正义与邪恶的终极之战即将展开,疫苗的选择只是开始,接下来,每个国家、每个人都需要选边站。善良的人们,不要再躲藏,擦亮眼,勇敢站出来,选择正义的一方,因为正义必胜!

原文翻译:

由于缺乏临床试验数据,中共国的疫苗外交陷入困境

周日,在曼谷的尼曼诺拉迪寺,医护人员施打中国科兴研发的CoronaVac疫苗。(Andre Malerba/彭博社新闻)

上个月,一批科兴(Sinovac)冠状病毒疫苗从中国运抵新加坡,没有引起任何轰动。

如今,这批疫苗被闲置在一间仓库里。这个富裕的城市国家正在推进其冠状病毒免疫计划中的辉瑞生物技术(Pfizer-BioNTech)和莫德纳(Moderna)疫苗,官员们表示,科兴需要提供更多数据,然后才会考虑接种该疫苗。

此案凸显了北京疫苗外交的局限性。中共国在临床试验中缺乏透明度,已经损害了公众的信心,即使从印尼到塞拉利昂的国家领导人已经注射了该疫苗,以动员他们的国民也这样做。

中共国冠状病毒疫苗制造商科兴和国药集团是去年全球最早开始临床试验的企业之一。目前仍不清楚为什么即使在几十个国家的政府已经批准他们的疫苗紧急使用之后,他们仍然没有公布研究数据。

“这是极不寻常的,”在谈到这些疫苗在同行评审数据公布之前就被广泛使用时,英国传染病控制专家彼得•英格利(Peter English)说,“这留下了很多问题。”

有迹象表明,科兴和国药集团的疫苗效果不尽人意,即使中共国政府正在推动外国人使用这些疫苗,并享受恢复来华旅行的简便手续。本周,国药集团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经销商表示,由于前两剂疫苗的抗体反应不足,正在邀请“极少数”人接种第三剂疫苗。

3月16日,在巴西戈亚斯州卡瓦坎特郊区的家中,一名医护人员给一名男子注射第一针科兴冠状病毒疫苗。(Eraldo Peres/美联社)

国有制药巨头国药集团自我报告的有效率为79%。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科兴在试验中的有效率从巴西的50.4%——勉强高于政府认可的50%门槛——到土耳其的80%以上不等。

中共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国药集团和科兴公司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中共国的冠状病毒疫苗仍然被发展中国家超额认购,因为较富裕的国家囤积了美国生物技术公司莫德纳和美国制药公司辉瑞与其德国合作伙伴生物技术(BioNTech)生产的最有效的疫苗。

以新加坡为例,政府足以为570万的小规模人口提供免疫,手头还有更有效的疫苗。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学副教授Chong Ja Ian说,新加坡政府没有拒绝科兴疫苗,因为这对北京而言是一种冒犯,但监管机构也不能基于如此有限的数据批准使用科兴疫苗。

Chong说:“新加坡有选择的余地,不像一些其他接受了科兴疫苗的国家。”其他人口较多、选择较少的国家接受了中共国的疫苗,有时是在最高领导人提出相当大的抱怨之后。

南美洲人口最多的国家巴西,最初在遭到总统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抵制后,采用了科兴疫苗。据路透社报道,尽管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表示,他个人希望接受不同的中共国疫苗,但菲律宾上个月还是接受了中共国捐赠的科兴疫苗。

在疫苗获得监管部门批准之前,疫苗制造商通常会在同行评议的期刊上发布其3期临床试验的细节。辉瑞-生物技术和莫德纳于12月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他们的(3期临床试验细节)。

3月8日,民众到访新加坡一家疫苗接种中心。新加坡政府没有推出科兴公司的疫苗,称该公司没有提供足够的信息来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Wei Leng Tay/彭博社新闻)

国药集团和科兴已经自我报告了一些关键结果,但他们没有在期刊上发表基础数据,这需要第三方专家的审核。

中共国政府官员和行业高管在很大程度上回避了关于他们何时公布数据的问题。中共国疾控中心的疫苗专家邵一鸣本月在接受国营小报《环球时报》采访时声称,必须由科兴和国药集团疫苗进行试验的国家——包括巴西和阿联酋——来发布临床数据。

“是否公布临床试验数据,何时公布,如何公布,必须由国外机构来决定。”邵一鸣说。“中国没有权力决定。”

在3月15日的北京新闻发布会上,根据笔录,卫生监管部门忽略了关于何时公布数据的问题。国药集团和科兴公司的高管也没有就这个问题发表言论。

根据中共国国际开发合作署的数据,目前已有60多个国家批准一种中共国国产冠状病毒疫苗的上市使用或应急使用。

在辉瑞-生物技术公司和英国-瑞典阿斯利康公司(在与牛津大学合作开发了一种疫苗)提供的疫苗供应有限的情况下,马来西亚本月开始使用科兴公司的疫苗。马来西亚科学部长Khairy Jamaluddin打了第一针科兴疫苗,以提升民众信心。

“我想说,它是安全的,”他在接受第一针后在推特上用中文写道,“我感觉很好。而且我的中文突然变好了。”

中共国领导人习近平尚未公开打疫苗。国药集团表示,本月有超过5000名参加该国年度人代会的高级官员接种了疫苗。

在香港,7人在接种科兴疫苗后死亡,1人在接种辉瑞-生物技术疫苗后死亡,尽管尚未确定因果关系,但对疫苗的不信任度已经猛增。

在优先考虑人群不愿接种疫苗后,中共国境内已将疫苗计划扩大到30岁以上的人,他们可以选择辉瑞Bio¬NTech疫苗或科兴Sinovac疫苗。专家说,这是新加坡正在努力避免的情况,因为它可能会推迟边境和经济的重新开放。

英国传染病专家说,疫苗制造商通常会透明公开临床试验结果,以建立公众信任。这在大流行期间尤为关键,因为公众对是否接种疫苗的犹豫不决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新加坡卫生部表示,2月23日收到了第一批科兴疫苗。该国卫生科学局本周表示,已开始审查科兴公司提交的数据,但需要该公司提供更多信息。

监管机构“仍在等待该公司提交数据。”卫生科学局表示。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3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