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史

撰稿: 舒平风

审核: pv0, 慧心

图片: 昆仑竹

早在1998年,人民解放军的两位空军上校‎乔良和王湘穗关于如何对美国发动不对称战争构筑了超限战的战法理论。超限战的原则有两条:一是组合,第二就是错位。你若打我的软肋,我则打你的心脏,打你其他地方同样让你经受不起。超限战包含金融超限战、贸易超限战、生态超限战、新恐怖超限战、网络超限战、经济超限战、文化超限战、外交超限战等。次年,在美国空军轰炸了中共国驻塞尔维亚的贝尔格莱德大使馆的几天后,中共中央政治局批准了这两位上校有关中共国发动非武力战争对付美国的全面方案,并将其作为中共军方的正式战略,这一政策持续至今。

自1995年9月至2003年3月担任中共军委副主席的迟浩田,离任后的2005年曾发表《战争离我们不远,它是中华世纪的产婆》这一内部讲话。其中提到:“只有用非常手段把美国‘清场’,才能把中国人民带领过去。这是唯一的一条道路,而不是我们愿意不愿意的问题。用什么非常手段才能把美国‘清场’呢?飞机大炮导弹军舰之类的常规武器不行,核武器之类的高破坏性武器也不行,我们不会傻得真要用核武器与美国同归于尽,虽然我们高喊为了台湾问题不惜一切代价。只有非破坏性的大规模杀人武器才能把美国完好地保留下来。现代生物科技发展突飞猛进,新的生物武器层出不穷。当然我们也没有闲着,这些年来我们抢时间掌握了这类杀手锏,我们已经有能力达到突然把美国‘清场’的目的。小平同志还健在时,中央就高瞻远瞩地做出了正确决策:不发展航母战斗群,而集中力量搞灭绝敌人人口的杀手锏。从人道主义考虑,我们应该先向美国人民发出警告,劝他们离开美洲而把他们现在生活的土地让给中国人民,或者至少把半个美国让给中国殖民,因为美洲最早是中国人发现的么。但这行得通吗?如果这行不通,那就只有一条路可走:用果断手段在美国‘清场’,以迅雷不及掩儿之势把美国这块土地腾出来!我们的历史经验证明,只要我们造成了既成事实,世界上谁都不能把我们怎么样,何况美国这个为首的敌人被消灭了,其它敌人只好向我们低头。生物武器是无比残酷的。但是不死美国人就死中国人,如果中国人民被困死在这现有国土上发生社会大崩溃,根据‘黄祸’作者的计算,中国人要死掉一大半,八亿多人口!我们这片黄土地在解放初时承载了近五亿人口,现在的公开人口就超过十三亿,这片黄土地的承载能力已经达到极限,说不定到哪一天,说崩溃就崩溃,人口死掉一大半。我们要有两手准备。如果生物武器偷袭成功,中国人民将在对美斗争中付出最小牺牲代价。但是如果不成功或引发美国的核报复,中国恐怕就要遭受损失过半人口的灾难,所以我们要做好大中城市的空防准备。但不管怎样,为了党和国家及民族的前途,我们只能大胆往前走!不管有多少艰难险阻,不管要作出多大牺牲!人口即使死了过半,还能再生出来,而共产党一旦垮台,就一切都完了!永远完了!”这个讲话里,迟浩田表明,邓小平于1989年的天安门大屠杀后,确定了“集中力量研发灭绝敌人人口的杀手锏的新的生物武器”这一战略,并且中共的新的生物武器于2005年之前已经有能力达到突然把美国‘清场’的目的。

2003年,中共小试牛刀。非典病毒SARS肆虐全球,在SARS爆发初期中共隐瞒了疫情,导致蔓延速度加剧。SARS的全名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症”,是一种非典型肺炎。首个公开的SARS病例出现在2002年11月的广东省。当时一名染病的医师将病毒带到香港,当地随后爆发大规模疫情。时值中共换届,当局对媒体的控管更为严格。中共隐瞒了此类危险疾病,并且试图淡化疫情。除SARS外,中共还钟情于禽流感病毒的生物武器化。从1996年至2018年,人类发现的新型甲型流感病毒,五例都起源于中(共)国,另外两例也不排除中共在海外投放的可能性。2010年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教授的郭继伟写了一本《生物主导战》手册。其基本论点是,如果中国失去1亿人口,那将仅占中国人口的12%。如果加拿大或澳大利亚失去那麽多人,这些国家将不复存在。 郭博士警告说:“美国将有1亿人死亡。”这是一个明确意图的警告吗?还是“中共病毒”这场大瘟疫的“预言”呢?

第四军医大学军队流行病学教研室主任的徐德忠和总后勤部卫生部防疫局副局长的李 锋主编了《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该书以流行病学、传染病学、分子病毒学、分子生物学和分子进化等证据判定SARS-CoV为非自然起源,即人为起源。他们用中共“贼喊捉贼”的一贯手法,将其定为恐怖主义者所研制的新型(当代)基因武器, 并提出了当代基因武器的主要特点:战剂超现代、武器化方式多样且前所未有、施放工具和方式千变万化、使用目的已超越军事、实施的影响因素和后果严重而难测。他们甚至主张:“若采用当代基因武器,则隐蔽,难于取证;即使提供学术证据甚至病毒和动物等实证,亦可百般抵赖,阻止和压制,使国际组织和正义人士无可奈何。”这充分暴露了他们的狼子野心。然而,他们不得不承认,“人制人新种病原体在人群内之进化规律及其所致传染病之流行过程,将和同类或相似传染病、甚至所有人类传染病虽有许多相似之外,但必然具某些本质的区别,经艰苦而细致、复杂而曲折的多学科协作研究,最终必然为正义的学者和人们所识破。”

2015年武汉病毒所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P4实验室竣工。法国总统希拉克于2004年访华期间签署了合作协议,协助建设P4病毒中心,但法国情报部门当时向政府提出警告。2017年法国总理卡泽纳夫为武汉P4实验室剪彩并发表讲话。在P4实验室,需强制性地穿戴独立供氧的正压防护衣。生物实验室的四个出入口将配置多个淋浴设备。同时有真空室与紫外线光室,及其他旨在摧毁所有的生物危害的痕迹之安全防范措施。同时,所有出入口都为气密式,并且被以电脑控制上锁,以防止在同一时间打开两个门。所有的废气及废水的排放,均使用生物安全4级(或P4)实验室进行类似的消毒程序,以减少意外释放的可能性。以上特点排除了“中共病毒”从P4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

在2019年10月,在武汉举行了世界第七届军人运动会。借此良机,习近平亲自指挥亲自部署而释放出了“中共病毒”?这一人类历史上最大浩劫的起因,其解密的日子还会远么?以毒灭共,中共必然灭亡!中共灭亡之日就是“中共病毒”真相彻底大白于天下之时!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发布: 法国巴黎七星编辑组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巴黎七星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我們: Discord 群: discord.gg/mM4pXyJJAx 電報群: t.me/parissevenstars t.me/himalayaparis 3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