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CDC掌门人称中共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仰望七星

编辑上传  水星

vanityfair.com

中共大外宣分支CNN是在与邪恶划清界限,还是对邪恶有了新的认知?今天发布的这则消息可谓重磅!披露了鲜为人知的消息,来自美国顶级专家、前CDC掌门人对中共病毒的确认,结合文贵先生早先的提示,笔者认为,这是中共病毒白皮书发布的前奏。

文章中引人注目的字句:

“我们将仔细剖析和讨论美国是如何成为地球上最严重的中共病毒爆发地的。”

“在这里,医生们再一次达成了一致——虽然中共病毒是一种严重的疾病,但在美国,绝大多数的死亡是可以避免的。”

“无论是川普总统对习近平的呼吁,还是亚历克斯·阿扎尔(Alex Azar)部长对中共国卫生部长的恳求,都不能让他们进入(中共国)……为什么?”

“他的职业生涯一直是病毒学家,他告诉我,‘我不相信这是从蝙蝠传到人身上的’。”

“是什么导致这么多美国人可预防的死亡的?”

文章题目,“这场大疫情的剖析:美国6名权威医生对中共病毒的回应”。

同时预告,3月28日,星期天晚上9点,CNN将播出《病毒战:大疫情医生们如是说》。

全文如下:

(CNN)在刚刚过去的1月份,就在拜登就职后几天,负责前政府调查中共病毒反应的六位医生同意坐下来——严格保密地——和我谈论过去一年的事件。

在几个星期的时间里,在休斯顿、华盛顿特区和巴尔的摩,我们的团队找到了一个不显眼的大型酒店的宴会厅,有足够的空间和通风,让我们能够与黛博拉·伯克斯博士(Deborah Birx)、安东尼·福奇博士(Anthony Fauci)、布雷特·吉罗(Brett Giroir)博士、史蒂芬·哈恩博士(Stephen Hahn)、罗伯特·卡德拉克博士(Robert Kadlec)和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博士(Robert Redfield),进行了这些非凡的一对一对话。

考虑到我们共同的医学背景,我向每一位医生解释说,我将以一种艰难但又熟悉的方式来构建讨论的框架:解剖。

我们将仔细剖析和讨论美国是如何成为地球上最严重的中共病毒爆发地的。

毫无疑问,解剖或事后剖析对证人来说是痛苦和可怕的,而且,它对解剖台上死去的病人没有任何帮助——在本例中,是近55万死于中共病毒的美国人。然而,我们这样做是因为我们经常要吸取重要的教训,这些教训仍然可以在当前的疫情和未来的疫情中应用,所有医生都同意这是不可避免的,如果死亡被认为是可以预防的,解剖就显得尤为重要。

在这里,医生们再一次达成了一致——虽然中共病毒是一种严重的疾病,但在美国,绝大多数的死亡是可以避免的。

我采访的大多数医生现在都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但你以前可能只听过他们的声音,或者在白宫简报室的讲台上见过他们。现在,除了一个医生以外,所有的医生都是没有行政职务的公民,他们不受白宫的监视、不受约束,他们有很多话要说。我们开诚布公地讨论了数个小时,涵盖了广泛的话题,有时所透露的内容令人震惊。

解剖第一刀

2月里当我在巴尔的摩一个下雪的日子遇到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博士时,他的心情是深思熟虑和坚定的,作为一名训练有素的病毒学家,雷德菲尔德在公共卫生领域长期工作后,于2018年被川普总统任命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的负责人。在这场疫情之前,新任主任主要集中在另外两种流行病上,类阿片和艾滋病毒/艾滋病,与他的同事福奇和伯克斯一起,雷德菲尔德数十年来以其作为世界领先的艾滋病研究者之一而闻名。

与他担任CDC主任的任期一样,雷德菲尔德早期的职业生涯也并非没有争议,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作为军队最顶尖的艾滋病研究人员之一,他被指控夸大了一种可能的艾滋病疫苗的有效性。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间,批评人士认为,雷德菲尔德未能保护他负责领导的大型科学机构的信誉,并被行政部门发现是在干预以科学为基础的CDC涉及学校关闭和宗教集会的指导。然而,雷德菲尔德否认了这些担忧。当我问他是否为这份工作做好了准备时,他告诉我,“我想我这辈子都在为此而训练。”

就在他的继任者罗谢尔·瓦伦斯基博士(Rochelle Walensky)执掌CDC几天后,我们坐下来谈了谈,雷德菲尔德一开始就要从这个话题开始——中共国。

虽然每个医生都对最初来自中共国的信息怀有深深的怀疑,但雷德菲尔德对此最为直言不讳,他认为,目前的疫情始于2019年9月或10月的武汉局部爆发,比官方公布的时间线要早得多,然后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蔓延到中共国的每个省份,美国直到2019年12月31日才正式接到“神秘肺炎患者群”的通知,这是世界各国本可以准备的关键的几周和几个月。

在我和雷德菲尔德坐下来之前的几天,卡德拉克肯定地说“所以他们有大约30天的先机。”

卡德拉克是卫生和公众服务部负责防疫和应对的助理部长,那儿也被称为备灾和应对助理部长办公室(ASPR)。中共早在我们之前就在市场上买东西了,”他告诉我即使是在美国制造的东西,我们也发现,由于外国的购买,国内的供应正在枯竭。”

尽管世界上其他国家被告知,中共国仅有的、最初的中共病毒病例来自武汉的一个海鲜市场,但雷德菲尔德相信,证据表明情况并非如此,据雷德菲尔德说,就连他在中共国疾控中心的同事高福博士(George Gao)一开始也对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一无所知,直到1月初,他描述了他在2020年1月初与高福的一个私人电话,当时高福在没有去过海鲜市场的个体中发现“很多病例”后,变得心烦意乱,开始哭泣,雷德菲尔德说,高“得出的结论是,这事儿严重了。”

雷德菲尔德告诉我,中共国的初始死亡率在“5%-10%之间”“我知道,我可能也会哭。”他补充道。

他告诉我,早些时候,“影响我们在这场疫情中取得成功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不被允许进入中共国”。当我问福奇这件事时,他也有类似的看法。

“我认为这会有一个很大的不同。”福奇说,“我想,如果我们派我们的人去武汉,能够和中共国科学家进行一个可能持续一个小时的对话,你可以从一开始就得到这么多信息,他们会告诉我们,不要相信你读到的什么,这是无症状传播,它的传播效率很高,而且会杀人。”

根据雷德菲尔德的说法,无论是川普总统对习近平的呼吁,还是亚历克斯·阿扎尔(Alex Azar)部长对中共国卫生部长的恳求,都没有让他们获许进入。

解剖第一刀后暴露出的问题是,为什么?

最早的症状

如果美国调查人员获许进入中国,他们可能还发现另外一件事,病毒的起源。对这次爆发地点和方式调查不仅仅是出于好奇,也不是试图推卸责任,全世界的科学家和公共卫生专家都要通过这个来设法阻止其流行。

到目前为止,官方的说法是,当中共病毒通过中间宿主引入或者直接从蝙蝠身上跳到人类身上时,这场疫情就开始了,美国CDC前负责人雷德菲尔德认为,这一点没有“生物学意义”。

他提醒我,他的职业生涯一直是病毒学家,他告诉我,“我不相信这是从蝙蝠跳到人类的,在那一刻,病毒来到了人类中间,成为我们所知道的人类中最具传染性的病毒之一,并在人与人之间传播……通常情况下,当病原体从动物传播到人类时,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弄清楚如何变得越来越有效。”

雷德菲尔德没有说明意图,他告诉我,他认为疫情起源于中共国的一个实验室,该实验室已经在研究这种病毒,将其暴露在人类细胞培养物中。

“我们大多数人在实验室里,当试图培育一种病毒时,我们试图帮助它生长得更好,更好,更好,更好,更好,这样我们就可以做实验,弄清楚它,我就是这么想的。”

这是一个有争议的、充满政治色彩的理论——世界卫生组织称之为“极不可能”,而且还没有明确的证据支持这一“实验室泄漏”理论。

在疫情爆发一年多后,世卫组织在武汉的一个科学家小组仍然无法确定病毒的确切来源,目前,尚不清楚他们是否会这样做。

拜登政府呼吁中共国提高疫情爆发初期数据的透明度,对此,中共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发表声明,称美国现在“在指责其他国家”,与此同时,中共国官员和官方媒体越来越多地宣扬一种未经证实的所谓“多源”理论,认为这场疫情可能是从世界各地开始的,甚至是来自美国的一个军事实验室。

最终死因

在将近20个小时的采访中,我问了每一位医生一个结束时都问的解剖问题——他们认为最后的死因是什么?是什么导致这么多美国人的可预防的死亡?

从领导的角色和毫无准备的代价,到公民相互照顾的义务,雷德菲尔德和医生们分享了他们从我们一生中最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中得到的痛苦教训。

他们的回答为我们提供了启示和令人恐惧的回眸,让我们了解过去的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为如何应对下一次危机提供了一个计划。

“情况很糟,”卡德拉克告诉我,“但情况可能更糟,可以保证还会有另一场大瘟疫。” (全文完)

是的,情况可能更糟,如果邪恶的中共不除,“保证还会有另一场大瘟疫。”

邪共,你死期已到!

原文链接:

https://www.cnn.com/2021/03/26/health/covid-war-doctors-sanjay-gupta/index.html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