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护照的本质是玩美国人

西班牙巴塞罗那喜悦农场 wenwu

据3月26日《纽约邮报》的报道,纽约长库默在周五宣布一项疫苗护照计划,被称为“优秀通行证”。该应用程序的目的是分开打疫苗和没有打疫苗的人群,通过人们遵循公共卫生指南达到在疫情下经济安全重启的工具。当然,人们必须要适应它。

在中共病毒的疫情下,疫苗护照只是用来收集打疫苗的数据统计工具,对预防感染并没有任何的帮忙。除非美国大量推行羟氯喹,否则都是假的,对经济也没有任何的帮助。人们的生活习惯已经被改变,不是一本疫苗护照就可以把病毒收回到武汉“潘多拉”实验室,所以美国人心里是知道在被政府玩。

再者,闫丽梦科学家宣称病毒溯源才是打开疫苗大门的钥匙。

拉希姆·卡萨姆:屡获殊荣的生物学家抨击彼得·达扎克和世卫组织调查中共病毒的同事在兜售中国共产党的“虚假信息”

2021年3月27日,闫丽梦科学家转推《国家脉动》主编的推特,附新闻链接。在该新闻中,分子生物学家理查德·埃尔布赖特博士在采访时明确表示,WHO团队在“武毒所”的中共病毒真相报告是不能被采用的,因为两者之间有利益来往。没有人会相信他们所说的。

秘密翻译组:中共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

今日秘密翻译组在推特上分享,劳伦斯·塞林博士肯定美国前CDC主任的说法,也就是说基本上科学界已经是定调了,没有人可以挑战“中共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这结论。

闫丽梦科学家转推并评论史蒂文·莫舍尔的推文:中共国对中共病毒起源的欺骗越来越离谱

大意内容:(史蒂文)我在《纽约邮报》上的最新报道:作为勇敢者@DrLiMengYAN1一直以来,中共病毒是武汉实验室的生物武器。荣誉给@mikepompeo的国务院说出这一点。中共撒谎人类死亡,中共必须赔偿。(闫)“中国爆料革命战友闫丽梦博士第一个指出,该病毒的近亲是最初由解放军分离出来的蝙蝠冠状病毒,但对其进行增强以使其更具传染性。实验室起源理论得到了其他科学家的支持,包括史蒂文·奎伊博士”。

附,该报道原文翻译

中共国对中共病毒起源的欺骗每天都越来越离谱

新闻来源:《纽约邮报》|作者:史蒂文·W.莫舍尔|发布时间:2021年3月27日

中共国少将生物武器负责人陈薇于2019年秋季,赶赴武汉应对首批新冠肺炎病例。为什么?中共病毒可能从那个城市的实验室逃脱了。

美国国务院调查中共病毒起源的工作组前负责人不仅认为该病毒从武汉病毒研究所逃脱,而且认为这是生物武器研究的结果。

大卫·阿什:“武汉病毒研究所不是国家卫生研究院。”“它正在运营一个秘密的机密项目。在我看来,我只是一个人,我的观点是这是一个生物武器计划。”

鉴于中共病毒导致数百万人死亡,更不用说封锁造成的数万亿美元的经济损失,这是一个爆炸性指控。

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阿什可能正在研究一些事情。以下是一些关键点:

  • 中共国确实有一个生物武器计划:北京于1984年加入了《生物武器公约》,但后来——就像它签署的几乎所有其他国际条约一样——开始违约。

    自2007年以来,中共政府研究人员一直在公开撰写关于使用有争议的“功能增强”研究来开发生物武器的文章,以使病毒更具杀伤力。

    事实上,中共国国防大学前校长在2017年出版的《战争的新高地》一书中写道,生物技术将促成“针对特定种族的基因工程病原体”的发展成为可能。

    同年,正如阿什指出的那样,中国顶级国家电视评论员透露,使用病毒进行生物战是习近平指导下国家安全政策的最新优先事项。
  • 武汉实验室从事此类生物武器研究:迈克·蓬佩奥领导下的美国国务院得出结论,武汉病毒研究所——中国最先进的实验室——“至少自2017年以来,就代表中共国军方从事分类研究,包括实验室动物实验。”

    阿什报告说,第一批“病例组”发生在2019年秋季的实验室人员中。而解放军生物武器研究项目负责人陈薇少将本人也赶到武汉进行处理。为什么?原因只能想到是陈薇少将认为武汉肺炎的病原体是从实验室逃逸出来。
  • 中共病毒并非来自自然:过去一年,北京讲述一个又一个关于中共病毒自然起源的故事。我们听说过蝙蝠和穿山甲、洞穴和海鲜市场的故事。中共国当局甚至指责美军将病毒带到了武汉。许多西方科学家在同行之间的密切关系下,最初接受他们与中共国的实验室同行提供的自然起源的解释。

所有这些费尽周折都是为了掩盖显而易见的事实:中共病毒本质上不是自然起源。

去年4月逃离中国的闫丽梦科学家是第一个指出,中共病毒最接近的是最初由中共国人民解放军分离出来的蝙蝠冠状病毒,但对其进行了修补以使其更具传染性。实验室起源理论得到了其他科学家的支持,包括在斯坦福医学院任教的史蒂文·奎伊博士,“毫无疑问”得出结论,病毒不是来自自然,而是“实验室演化出来的”。

武汉病毒研究所以其冠状病毒研究而闻名。

如何做到的?事实证明,冠状病毒使用一种名为“FURIN酶切位点”的特殊工具钻入人体细胞。

一份新的科学报告显示,在自然里最接近导致中共病毒的1000种冠状病毒中,没有一种拥有类似的“FURIN酶切位点”。

这表明这个特殊工具不是自然进化的产物,而是插入的。

在武汉实验室。

就连疾病控制中心前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周五也表示,他认为中共病毒是从实验室泄漏的,并表示该疾病的快速传播没有“生物学现象”。

为什么中共病毒起源来自实验室现在才出来?过去15个月,中共国进行了大规模掩盖,而且还有别的势力帮助掩盖病毒溯源真相。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一直淡化病毒来自实验室的可能性。

今年1月,世卫组织科学家代表团终于获准访问武汉,但他们还不如呆在家里。正如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智库大西洋理事会的杰米·梅茨尔后来所说:“这不仅不是真正的调查,而且更像是为期两周的有监护人考察旅行,在那里他们得到了精心策划的信息。”

太平洋这边资助过武汉实验室的人,如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扎克,也急于摒弃实验室起源理论。(奇怪的是,达扎克是世卫组织调查团队中唯一的美国人。)

换句话说,很多人在病毒溯源问题上表现出有东西要隐藏。

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扎克与武汉实验室关系密切,他急于驳斥新冠病毒从实验室逃脱的理论。

在法律中,这被称为“有罪意识”。这就像警察出现在你的前门时,你却从你家的后门跑出。或者,以中共国为例子,封锁实验室,销毁证据,并指责无辜的蝙蝠。

这种行为应该会引起每个人的怀疑。

当然,上述任何一项都不是绝对、言之凿凿、无可辩驳的证据,来证明中共病毒是武汉实验室正在开发的生物武器。

但这一切都指向了那个方向,不是吗?

史蒂文·W.莫舍尔是《亚洲霸凌:为什么中国梦是对世界秩序的新威胁》的作者。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无关)

+7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wu

3月 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