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时评2021.3.27早间(安墨冠谈):怎么看基辛格所说的美需与中共达成谅解,否则世界将进入一战前的危险时刻?

文字整理:(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G-Talent技术社区)茅屎坑、hone_modaosi(文强)、熊嘟嘟、edsartop、爱丽丝Alice、蓉儿(文蓉)、四十而立
编辑: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原标题

  •  3/27/2021路德时评(安墨冠谈)怎么看基辛格所说的美需与中共达成谅解,否则世界将进入一战前的危险时刻?

摘要

1.民主党参议员梅嫩德斯在美国之音表示拜登政府回应美中关系已经回不到过去了,苏利文说中共国的崛起同时也一直等待着美国国内的撕裂导致衰落的发生,中共超限战的本质释放出病毒,在美国制造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包括种族问题大选问题希望于美国的撕裂;但美国已形成两党联合灭共。

2.基辛格发表文章喊美国需与中国达成谅解,否则世界将进入如一战前的危险时刻,中共种族灭绝和病毒制定中美的关系已经到非常危机的时刻,基辛格主义这种政策或者思想对美国的影响力证明实际已经失败了;美国现这种沼泽地传统政客的一种战略去配合基辛格,如果中共不愿意和解要硬到底,很可能从一战前的状态就直接到了二战前的状态,进入彻底撕破脸的敌对关系。

3.CNN民主党左派的官方的宣传机构开始报道病毒的事情来自实验室的实际上就是代表了拜登政府的一个正式表态

事情本质就是美国两党现在合作灭共,代表着中共想打的这个who的这张牌,彻底被废掉了;中共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想办法用实验室泄漏,然后拿钱去摆平,第二死不认账,被认定是投毒和生物战,都是死路只是时间问题。

4.库默代表民主党极左纽约州政府正式推出与IBM合作开发“极致通行码”,利用这加密区块链技术确认民众已经完成疫苗接种或者是近期的检测结果为阴性,这和中共的健康码类似,根据这个APP的通行码扩大政府权力管控权利决定你能不能去活动场宴会活动,政治疫苗会出现打过疫苗会另眼相看没有注射疫苗的人,会造成一种疫苗的冷暴力和歧视。

 

视频

音频

 

文字

 

安红(00:00:21)

各位观众大家好,今天是美国时间2021年3月27日,那在我们悉尼已经是3月28日的,那今天是周末,我们给路德继续去实现他的重磅实锤的这个研究和探索,那今天是由我、冠博士和墨博士来给大家再一次做一期欢乐周末的总结,那么我可以请冠博士在先,墨博士在后微点评一下,或者说有什么可以给大家先分享的,谢谢。

冠博士(00:00:58)

好,大家好。跟大家分享几条新闻。

第一条是《美国之音》周五出了一份报道,那报道是说,国会两党议员都表示美中之间的关系回不到过去的状态。那他们在这采访中给这阿拉斯加的首次会晤定了一个调,那就叫做漫长而艰辛的交涉的开端,那这个是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新泽西州的民主党参议员梅嫩德斯就告诉美国之音,说拜登政府对于中共的回应就是美中关系已经回不到过去了。那么这个是最关键的一个事情。

那另外一个就是阿拉斯加州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苏利文也说中共国的崛起,同时也一直看着自由世界国家不断上演着国内的分列,并希望借此等待着美国国内的撕裂,导致衰落的发生。实际上这个也就说出了中共超限战的本质,释放出病毒,然后就在美国搞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包括种族问题,包括这大选问题,然后希望于美国的撕裂。但是我们讲说11月30号之后到1月20号最关键的几个月没有出现这种严重的撕裂情况,反而现在是两党合在一起去灭共了。所以说现在这个美国政治呢确实也知道了,解决美国问题的核心就是解决病毒的问题,解决中共的问题。而从这个采访我们看出来,这和我们昨天说的这个CNN开始报道病毒的事情,来自实验室的事情是一脉相承的,这个本质就是美国两党现在合作灭共。

第2个要说的是网络上曝光了一个重庆企业的内部文件,说中共把疫苗政治化,那变相强制接种。这个文件是来自重庆的一个叫做小康集团,那就是说各单位要站在政治的高度,按照应接尽接的原则落实责任,实际上就是把这个问题政治化。在前两天也有战友私信我,说他们工作的地方也是要求说,如果你可以打疫苗的话,你必须要打疫苗,否则就要让你这个..,它当然是说得比较好听,但实际意思就是你会丢工作。所以现在这是中共把这个中共疫苗政治化的这个问题,是非常非常的非常非常地严重了。那么我们也希望在墙内的各位战友都尽量的注意自己的安全。

第3个要跟大家讨论的事情是这个美国的事情。首先第1个就是说,CDC提醒了接种疫苗后记录卡不可丢,你要把它和所有的重要文件都放在一起。也是说,未来美国可能会出台一些政策,就比如说“你打了疫苗能去哪,不打疫苗不能去哪”等等这样的。那另外一个就是,纽约州实际上已经开始在做这件事情,纽约州长库莫,我们知道库莫是美国民主党极左的一个人,那么他就说纽约州政府正式推出与IBM合作开发的极致通行码,那利用加密区块链技术确认民众已经完成疫苗接种,或者是近期的检测结果为阴性,那就和中共健康码的搞法,实际上已经是开始有点类似了。只不过它是不会去追踪你的这些地理位置,它只是说你有没有接种疫苗,只是说有没有这个测试结果阴性,然后根据这个APP的通行码以后会决定你能不能去什么体育馆啊,能不能去活动场宴会活动等等。所以也可以看到的是,这种美国左派在纽约州搞相当于是利用疫情这事扩大政府权力,管控权力,用APP这种方式的一种做法。那我想问问大家,想问问墨博士,就是您觉得美国像这种健康码(通行码)的这种搞法,那最后能搞到什么程度呢?最后也会像中共国一样呢?还是最后是停在一个地方,面临跟国内巨大的反对声音的情况下就会搞不下去呢?

墨博士(00:05:43)

这个疫苗的话,我觉得特别是政治化疫苗,实际上并不是很确切的行为,这个现在大家接种疫苗的形式。大家是否觉得在各个国家,特别是在中共国,其实也包括中共国,大家会有一个形式,打过疫苗的人会另眼相看没有注射疫苗的人,这就会造成一种叫做我认为是一种疫苗的冷暴力,甚至会未来会发展成一种疫苗的歧视,这个方式就是为最终的这种健康护照和疫苗的通行护照是做一个铺垫。就是如果你有了这个护照,就像中国最早的时候你有了什么上海北京的户口,你在北京就很自如,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是现在问题是这种情况会让你变得非常得被动,大家会在这种冷暴力的情况下,不得不加入到注射疫苗的这种行列。这个时候实际对未来会有很多的未知的风险,但具体到什么地步,我觉得以这个病,还是回到这个病毒,病毒的根源什么时候解决了,我觉得疫苗的后续问题就解决了;如果病毒的根源不解决,疫苗的事情还会发酵和扩散。嗯,这疫苗的话题我基本上就是分享到这里。安红女士有什么看法?

安红(00:07:18)

我是觉得我同意墨博士的这个观点,就是说,直到找到真正的这个溯源,找到到底这个病毒从哪来的,我们才能真正谈其他的一切问题。那个我不知道墨博士还有什么要分享的?

墨博士(00:07:33)

就是这两天,就是整个上个月周末,就是上一周我们国内战友很多关心的就是棉花事件导致了很多企业、明星抵制新疆棉,然后造成了这种感觉,是像民间的义和团的兴起的运动。我在这个上面有一点点感触,就是我跟安红女士大家说过,我们小时候面对的那种都是大家穿统一的衣服,穿统一颜色,那时候我上学背的是一个军用的绿书包,拿的是个军用水壶,所有都是清一色的,甚至还穿过解放鞋上学。最后好点的待遇就是你能买到一个军用皮带那个东西很开心。我不知道冠博士可能没有接触过,就是打球穿的那时候叫做双星啊,还有三球的那种,最好还穿回力的运动鞋去打球,但是已经很开心了。我当时最开心的一件事情就是第1次穿到了一双阿迪达斯,非常贵的鞋。我那双鞋穿完以后,突然对鞋的概念就完全变了,你知道吗?我没有想到一双鞋可以穿着它这么舒服,打球可以跳那么高,可以跑那么快,不用担心崴脚,不用担心有些东西做不出来,就突然感觉那双鞋就是为自己设计的,鞋可以做到如此体谅自己的人。那时候我穿的那双鞋,我记得我穿了将近快两年时间,一直穿到它破了以后,我才发现它的鞋底是蜂窝气垫的。那时候我是完全改观了我对这种鞋的概念和运动的概念。但现在大家知道没有,中国现在所有的这些品牌,其实为什么能发展到今天?很多都是靠代工这些国家的鞋,走到今天;代工国家的衣服走到今天的;很多的理念和技术仍然是偷窃的。这个如果抵制的话,你就知道,新疆棉真的不是给老百姓穿的,所以说老百姓抵制这个东西,真的是有一点叫做什么,打错位置了。

特别是我觉得中共的企业,纺织企业和老百姓在抵制过程中是最大的受害者,因为你会失去了很多品牌价值带给你的先进意识。因为大家知道,为什么很多人喜欢欧美品牌?主要不仅是贵,其实它里面有很多的这种品牌设计师、创始人在附加很多意识的价值,和你对审美和社会进步的一些看法在里面。当中国人再回到的话,我就很难想象中国人再穿那种军绿,服背着军书包的那种样子。我不知道冠博士,你年轻,如果只让你只穿单一的衣服,只有一种运动鞋,或只有一种衣服和样式给你的话,你是否还能受得了?好的。

冠博士(00:10:29)

这个是绝对回不到过去的。因为说以前没有嘛,你说只穿这种双星、回力,那大家没有接触过别的,穿这个就习惯了;但是后面随着中共加入WTO啊,这当然了和西方接触,你中共把中国人圈起来给西方跪下嘛,那在这个过程中虽然是给西方输送利益,但是确实呢,西方的这种代表人类文明,我们说相对先进的文明,这种文化、这种理念那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传到中共国内。那当中国人开始穿上耐克,穿上西方各种品牌的时候,他实际上穿的东西不仅仅是你一个在中共国制造的商品,画了一个勾就叫耐克,而是说就像刚才墨博士说的背后这种设计理念,还有它的文化,包括这些耐克、阿迪达斯这些公司他们在做广告宣传的时候,他们宣传这理念,这广告标语等等,都是深入人心的。也是建立了中国人,特别是比较年轻的这一代人他们成长文化的基础。那如果说在这个时候中共国它要搞这种意识形态的收缩的话呢,强行的做这种抵制,强行的去不让人穿,那这个会导致很大的这种抵抗力,或者说这种推进是很难的。

就像我昨天在这个节目里分享说的,那我们看到现在网上APP,这耐克鞋该抢得还是在抢购,那人们一点也没有因为说这件事情,就不去买耐克了,或者怎么样。所以说现在到这个程度呢,如果说是中共政府想回到像这个文革1.0的时候,我觉得已经是不可能了,你不可能说不让人穿这些。但是另外一个方面呢,它现在在搞的是他也许会利用这一些的这种事情去做一些这种,比如说民族主义意识形态收缩,然后搞一个现代的科技版的文革2.0,我觉得这个倒是有可能的。墨博士。

墨博士(00:12:48)

安红女士有什么看法?我估计因为你是女士,肯定是希望有更多的品牌去穿和去适应。如果中共真的这样的话,我觉得实际上是把很多女性的这种审美和美的追求会阉割掉。

安红(00:13:05)

谢谢墨博士和冠博士。我那个年代就是跟那个墨博士说的差不多哈,就是有一个军挎,有一个军用水壶,然后有一个“八一”标志的板带,那还不是说是后来那个军用皮带,然后穿一双那个平片的胶皮那是最好的胶皮,那就很牛了。我有一双鞋可能一直穿到高二,应该说很那个惊诧啊,因为毕竟以前被洗脑过,不爱红妆,爱武装,爱红装是太骄娇二气,是无产阶级资产阶级臭思想。所以呢,都是被洗过的,那么还有曾经一度我还穿过“安踏”,我不是直接到阿迪达斯,我是先穿了安踏,才是回力,然后是安踏,然后才是阿迪达斯,是这么调过来的,一度还觉得应该穿民族品牌。

昨天节目里也说过,真没想到那个“李宁”其实是外资注入,他本人那算是这个外国投资,所以真的还不算是纯民族。那么当我们知道真相的时候,这个只能对自己那时候的年轻幼稚还有无知,莞尔一笑。

好,下面我就把话题谈到今天很重磅的话题,就是说焦点话题,基辛格说,美国需要与中国达成谅解,否则世界将进入一战前的危机时刻,而不是二战前,这是基辛格说的。基辛格大家可能已经很知晓了,上个世纪70年代是他旅行的一个破冰之旅,成功地让这个中、美可以重新坐在一起,握手言谈,小球推动大球,用这种方式掩盖了他曾经是数度,早就在这个之前飞赴北京,然后跟中共来勾兑,或者是来谈。那么为什么他说:这个世界,希望美国还再次和中国达成协议,然后进入到一战之前。我不知道两位在初次听到这个话题的时候有什么感触?我们还是从冠博士开始。谢谢

冠博士(00:15:03)

是的,因为我们知道基辛格他的基辛格主义嘛,就是通过经济开放和中共国开始做生意,然后就能让中共慢慢地去变好,去民主化。这相当于是指导了美国对中共思想从一九七几年开始一直到2017年的爆料革命开始之前,他的这种政策,或者思想对美国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然而目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证明了,实际上就是基辛格主义的失败。那他不是希望经济的开放导致中共内部的变化嘛,现在反过来,是经济的开放让中共导致了美国内部的变化,然后,之前不是拉中共打苏联嘛,现在拉中把苏联打掉了之后,中共变成了比苏联更大的一个敌人。我先从这个表面上的意思解读,那一会儿请墨博士和安红女士从这个背后的深意再解读一下。

说表面上来看,他这话什么意思?就是美国需要与中国达成谅解,否则世界将进入一战前的危险时刻。如果只看这话本身那一战好像是在说给中共洗地,为什么呢?一战的本质是这就是世界资本主义国家去抢殖民地,分赃不均,殖民地一开始都被你英国、法国抢走了,那我德国、奥匈帝国这些国家怎么办?我也需要有这些过剩产能去要拿资源,要拿市场,那所以这就打,打了之后呢,这就是全球的一个这个秩序的重新分配。然后后面又到二战,一战、二战这背后是有一个本质的区别,就是一战是这种完完全全是资本主义之间抢钱的大战,就好像一一群穿着西装的流氓,那基本上也都是讲同样的规则,就是为钱打来打去。那二战呢,出现了这个希特勒,那这里面就涉及到意识形态之战,也就是说相当于是之前不是一帮穿着西装在打嘛,现在还是一帮穿着西装的和这个穿着短裤背心,不讲穿着西装这些人的规则比这些穿着西装流氓还坏的这种土匪流氓去这样打,就这么一个战争。所以说它说成一战呢,表面上看是说把美国和中共国的这样的一种战争说成是利益之战,或者是就像拜登所说的这个战略竞争对手还没有完全的上升到这样的一种敌人的地步,那么他说的这个全球新秩序这里面意思就是说,那现在这个中共国实力非常强大,那美国在面对中共国威胁的时候要怎么办?因为很明显中共现在不想遵守你美国秩序,而且看起来中共实力也非常强大,那使得美国对于他来说不能一下子把他消灭掉,所以说他的表面上意思好像是说看美国好像应该去和中共做一个妥协。

我觉得最有意思的就是说,他在讲说,去与中共国达成谅解,那现在的问题是中共放出了病毒,中共把世界秩序全部破坏,如果说美国想要谅解中共的话,那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病毒的问题。我觉得他这个暗含的意思就是说,如果说你中共能在病毒的事情上,我们现在不是说实验室泄漏嘛,如果说你中共根据实验室泄露问题的赔偿,那把这个给美国利益给到位的话,那么我们就暂时还能把你定成一个一战之前的这样的一种利益之战,还能把你算成穿西装的,那如果说你病毒的事情,你现在还是不想妥协还是无法和美国就赔偿事宜达成一致的话,那在接下来的情况中我就不一定能把你认成穿西装了,那该把你认成穿背心短裤的就是穿背心短裤了,安红。

安红(00:19:44)

谢谢冠博士。其实等于是基辛格用这种方式给中共递了一个台阶,就希望中共干脆你就承认你病毒是泄露的,或者说你病毒从实验室溜出来的,那么,你干脆掏钱,然后用这个钱来买断,希望能用足够的钱能够让美国认可,说你这是实验室泄露或者其他原因,起码这个原因必须是美国能接受的,给他一个台阶下,让他等个台子下来,那么真正会否是这种意义,或者说这种意义能不能实现,就是基辛格这种主张能否实现,我不知道那个墨博士你怎么看?

墨博士(00:20:21)

首先我觉得一看这个东西,我就觉得完了,沼泽地的这个百年老妖又出来了,这个出来的话这个分量还是比较足。大家知道基辛格在美国的这种左派,还有在这个跟特别是中美关系里面,他绝对属于那种太上皇的级别,就是资历最老的一个了。那首先我想想一下,就基辛格这么资历高97岁,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上会出来为中美关系做这么一个缓和的举动?

第1点就是说,首先就是中美的关系已经到了一个形势非常危机的时候,才需要这种最重量级的人,他有点像底牌的那种大王一样的级别的人物要出现。第2种就是说,中美关系完全还有一丝缓和的迹象,如果彻底是开战,那基辛格出不出来,没有什么用,那么说明仍然中美和中国和美国政府之间仍然有一丝缓解的可能,所以说基辛格在这个时间点他会出来。但是大家知道现在美国跟全世界已经联盟达到这个地步,特别是现在只是说人权问题已经让中共已经非常的焦头烂额了,这还有大招病毒还没有出来,那么这个时候病毒就很可能变成一个可以让中共缓和下来的一个借口,但是我这里会想到一点,就是说中国实际上像一个多足之虫,也是一个狡兔多窟的一个这种生物,它一定是有很多的地方,如果美国要作为一个大国,要彻底的把中国毒死或打死的话,安红女士和冠博士觉得是一次重磅的直接出击好呢?还是用其他的招数,更有效的才能斩草除根?好的

安红(00:22:20)

我先来一句啊,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真的是不可能一下子能把它打死的,所以很可能另外一个术语叫做这个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但一定要打的时候,一定要打到最关键的地方。那么现在这个基辛格真是97岁,97岁多了,照中国的这个传统的算呢,还得往上去虚两岁,都已经99了,并且他曾经访问过中国,这个王岐山,还曾经这个屈膝半蹲半就的来为他系鞋带,你就可想而知这里面的关系。

那两个问题我再问回冠博士啊,就是说第一他这种表态是否意味着美国就是以基辛格为代表的,真的是愿意跟中共彻底的区分中共勾兑,还只是说依旧站在美国励志这个这一方,只是用他的这个既往的将近50年的这种世界,就是他这个历史人物或者是政治家一样的人物来影响一下中共,给中共一个机会。

第二基辛格这样做会否意味着最终这个实权重棒一定要落下来,只不过让中国稍微缓和一下,不是一棒子把中国直接打死,还给中共一个机会,就是您到底怎么看?一个是他这个人会否是彻底还得倒向中国,还是依旧要维护美国的利益?第二就是说这种方式运作是一棒子直接打死还是说给中国一个机会,一旦中共不从,继续作威作福的话,那么美国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冠博士谢谢。

冠博士(00:23:53)

首先我觉得第1个问题他不会是彻底倒向中共,那他代表的是美国之前的这种基辛格主义,或者是亲共派在新的国际形势下,就是说在新的有种族灭绝和病毒制定的中美关系的这个大方向已经定了,回不到过去情况下的一个表态。也就是说他在这个时候替他这一派的人出来说话,那也是站在美国的这样的一个角度。因为毕竟我们可以看到总加速师和中共他们之前就一直有错觉,觉得好像是这个美国的亲共派,美国的左派,在这个蓝金黄之下,在这巨大利益勾兑之下,他们好像是和中共完完全全站在一起了,特别是在11月3号之前,这个病毒的事情放出来,包括媒体的配合,包括这后面大选的事情,包括这一系列的这种对于美国的什么种族问题啊,这一系列配合看起来好像他们一直都是和中共站在一起的。但是1月20号的拜登政府上台,这个形势立马就逆转,所以在这里面就可以看到这个我们讲说美国的,它的这种不同的政治势力,它完完全全在这个时候都是在之前都是利用中共去为自己拿经济和这个政治利益。

那就像当年这个二战的时候,共产党利用日本纳粹的侵略,去打国民党,以外打内。所以在美国它也是之前的事情,也是以外打内,好像跟你站在一起,但实际上只是利用你。所以基辛格他们这一派人,在不管在之前表现怎么样,现在大的历史趋势已经定的情况下,不能回头的情况下,那他出来说着话呢,就是实际上就是代表他们如何在新的大的历史的这样的一个方向下,在这种情况下去赚钱。那之前亲共也是为了去拿你中共的利益,因为毕竟你是这个14亿的市场呢,你又是一个这样的集权政府,去把14亿的人民都奴役了起来,它这里面是有巨大的利益的,那亲共有亲共的玩法,但是现在反过来反共灭共的时候也有反共和灭共时候的玩法,那就比如说就现在美国,我一方面这个经济制裁,一方面这个科技制裁,把你这个经济堵死了,然后台湾第一岛链封死又把你出路封死了,然后最后就拿个病毒,拿个病毒套在那套一下,软一下,硬一下,软一下,硬一下,为什么这样,只有软一下,硬一下,一上一下,才能让这习近平把通过内斗把这些上海帮的钱或者其他人的钱通过这个方式弄出来,去给美国现在这沼泽地主人也好,这个美国政府也好,把这个利益分出来。所以我觉得美国他现在这样的一种形式就是有一派人唱红脸,一派人唱白脸,然后这样给你中共一个好像是有一个这种机会,总给你一个机会,给你一个沟通渠道,让你觉得这个没有破灭,还是有谈的机会。那另一方面加压那,两手一上一下来这么去拿中共的这样的利益。所以说在接下来这情况中,我觉得如果说美国内部的这种形式还是可控的话,一个就是民意对于这个病毒的愤怒还没有达到沸点。另一个就是这个经济的问题,你1.9万亿的纾困方案最后没有导致经济泡沫,那在这如果说这两个雷 没有爆的话,那这个现在是美国政府,美国政治就还有一定的空间去和中共玩这个游戏,去弄钱。

当然如果说就是美国内部的危机到了这个爆发的时候,包括美国现在有的这种宪政危机,那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那最后没办法,那美国在一定用病毒灭共的时候,他也就会用病毒灭共了。所以我觉得基辛格这个整体的话呢,看下来他还是说在和这个中共喊话,就是说你要达成谅解嘛,那毕竟你放出来病毒,你得让步才能让我谅解,所以还是要让中共去给美国现在沼泽地主人输送利益的这个意思在里面,安红。

安红(00:28:36)

谢谢冠博士。这个习近平曾经在会上应该是数次谈到过这么意思,就是说中国人民是不好惹的,把中国人民惹翻了是不好收拾的,就说他的话语呢,包括以前曾经说过,这个大海不会掀翻三小池塘,大概是这个意思,就是说怎么来看一下就是有基辛格这么一种表示,又习一惯以往的这种强硬态度,到底会否还是deep state或者说是蓝金黄的力量让这个老牌的政客也是应着中共的这个…,他不得必须出来嘛,毕竟中美关系这个破冰之旅啊,包括整个后来的运作一直都是基辛格在里面。我们也应该可以想象到,当这个川普总统这个2020年初这个真正签协议的时候,也是把基辛格他们请到那个现场,让他们在那看,甚至还是先一一点那个给他们讲,那么那时候他出现的时候,其实大家也可以想到一点,就是说基辛格应该还是以美国利益为主,不会完全去跟中共站在一起。但是在这个关键节口他出来说话,其实还是有一定的含义。我不知道那个墨博士你有什么补充?你有什么看法?谢谢

墨博士(00:29:48)

我同意冠博士的,就是说大家不要小看基辛格出来,这么大年纪他一定是乱说话。基辛格能出来,他不是代表个人,他应该是代表美国相当一批势力和左派来说话的,也就是说它这里面会代表着美国一个非常强大的声音。为什么这个强大的声音要给中共要留一条后路呢,因为这些人其实是有政治智慧的,当然你可以看到它里面也可以说是有政治阴谋的。就是一战以前实际是帝国主义或者说资本主义的利益分配不均导致的敌对,那么现在如果中美是利益分配不均的话,那相当于基辛格代表左派给中共伸出了一只手说,我们在利益上仍然还有共同商讨的余地,那这个很简单,就是伸手要钱。中共这个时候美国人伸手中共愿不愿意给钱呢?我相信按照中共的现在的话,它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他一定大很大的程度上,会把利益会输送给基辛格。因为这是他可能唯一的一个机会了,这个就是一种就是说为什么说基辛格这一块还是有智慧,就是他想仍然利用中美之间的危机赚钱。大家知道吗?危险是个赚钱,这些人并不是很傻,而且相当有政治智慧的人,那么给了这次钱的话,中美的硬脱钩对两国经济都是巨大的创伤,甚至对世界都是巨大创伤,如果能缓和,甚至从里面拿回巨大的利益,就是一个非常高的姿势。我相信基辛格是为他整个所代表的这个派系,在向中共就是要拿保护费,那么我相信中共会一定,而且这是保护费的这个额度绝对不会低,我觉得甚至可能要达到中共能给到一个极限值,才有可能把这个视频。其实基辛格实际上是让中共一个大出血的一个状态,那么我现在就是以基辛格的态度想,如果中共是这次上钩了,愿意跟基辛格的势力进行勾兑,愿意把大部分的利益和让出让给基辛格的话,我觉得安红女士,冠博士我觉得美国还会在接下来的手段对中共继续出手呢,还是拿到利益就有可能真的缓和了,我觉得可能很多听众对这个是比较关心的,听听你们俩的意见,安红女士。

安红(00:32:28)

我也谈一下啊,就是说我先讲一个故事啊,我应该是少年跨入青年时期的时候,读到一本这个以色列人或者犹太人如何给他们的孩子进行这种教育。一方面他们强调让孩子们去读经,就是大段大段背诵这个这个旧约背诵圣经,这样的练毅力练智力练这个那个记忆力。第二在这个言传身教中的家长,尤其是父亲都要给孩子讲怎么样来做生意,其中有个故事呢,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也就是说父亲让孩子,顺着梯子爬到楼上楼顶屋檐上,然后把梯子撤下来说跳下来,跳下来爸爸在下面接着你,这个孩子一开始肯定是害怕的,不愿意跳,但他爸爸就鼓励他说你跳下来,爸爸在下面接着你,这个孩子终于要跳了,就跳那个瞬间的时候他爸爸把脚挪开了,这个孩子自己跌倒在地上,这个孩子站起来之后父亲就告诉他,看着一个一脸幽怨儿子才说,在商场上不要相信任何人,这个故事我迄今读起来,因为这个犹太人的这种教育啊。我们知道这个世界上改变世界的犹太人基辛格先生,其实在里面是可以占到绝对可以占到一席之地的,那就是说他这个时候伸出橄榄枝,作为我来说,我同意墨博士的多半说法,就是说他有可能以他为代表的背后那群也是要跟中共要这块利益的,你尽可能拿点钱,花钱消灾。但是如果能够满足了基辛格这一波的利益,但是并没有满足另外一波利益的话,那一波人是坚决要追责,让中共彻底赔偿的同时,要赔偿得很公平。

那为什么基辛格说要回到一战状态,一站状态就是因为整个这个地球也好,世界也好,利益瓜分不均,老牌的那些殖民地国家几乎占据了所有它能占有的殖民地,那新生的国家最后都分不了一杯羹,所以才会这个大战开始,那这种前提下,所以基辛格才一下子就一针见血的点出了回到那个地方有那个时候的危险。

那换言之那如果说两厢权衡两个派别或者两个这个互相,可能趋利一点的这些派别,它真正都要这个利益化,中共满足不了怎么办?难道会陷入战争吗?还是说基辛格还有另外一个后手,就是中共一旦给不够钱,或者是不愿意给或者说给的没有满足的话,那真对不起,基辛格还有一个圈,就直接像那个父亲一样,挪开了让你掉下来,然后我再该怎么做怎么做,所以我这么看,所以这里面呢,我们大家那个战友们观众朋友们都可以自己开下脑洞,留在留言区,我们看最终事态如何,然后然后我把这个提问还提出给冠博士,不知道冠博士你怎么看?

冠博士(00:35:15)

嗯,是的,因为现在的这样的一种情况,美国施加了巨大的压力吗?那就是给中共内部的这样的一个内斗,那中共如果说内斗的话,那它一定是会有这个利益的抢钱吗?那就是最后就是总加速,是习近平抢钱的时候把钱分给美国这些沼泽地,主人就算了,所以说是这样的一种态势,那至于说会不会最后导致不灭共呢,那是肯定不会的。因为中共的这样的一个态势,当你所有的经济的三驾马车,一个外面的投资,一个你自己的外贸,还有一个是房地产,那两个已经没了,房地产的泡沫肯定迟早要破。所以说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

那中共的这种危机它是一个必然的,只不过是说在你死之前去把你最后的利益去拿走,因为现在大的方向已经定了,那几个制裁不撤那几个,最关键是中共打击的重锤不撤,那中共就没有任何活的这种空间。就像我们讲说基本上,就是美国和中共之间你就可以想象成这个总加速师习近平,他已经被这些制裁都围起来了,然后围起来了呢,美国又把第一岛链封锁了,相当于把你这个房间的后门也堵死了,美国把这个习近平总加速师围到这个封死的房间里,然后这个时候贺锦丽就进来了,拿了一个绳子,绳子上写着病毒两个字就套在这总加速师的头上了,总加速师就着急了说,我拜登大哥呢,你赶紧把他叫过来,我们之前说好的,贺锦丽说的是拜登大哥,老年痴呆他听不见,现在我来负责,那习近平说,那这个怎么办呀?你给我留点机会吧,贺锦丽说没机会了,然后把这个绳子一紧。然后这是习近平又开始叫了,你轻点儿,轻点儿,我还有东西给你啊,这时候就把上海帮的这个钱包掏出来了,然后再过两天又把曾庆红的钻石又掏出来了,最后就全给贺锦丽、美国了。那给完了之后她说,那好吧,我给你松一点松一点,让你喘两口气,再过了几分钟又紧了说,不行啊,你这刚才给的钱包和钻石,虽然是给了,但是我那边内部的压力,那川普总统那边还是在逼我,我没办法只能这么勒你。所以就在这么来回搞几下的话,就把中共最后钱全吐出来了么。这个就是美国现在这种沼泽地传统政客他们的这样一种战略,所以基辛格在这里面出来说这话呢,主要还是代表着这一派人去和美国的这种沼泽的主人的整体的这种战略去配合吧。我就最后想说,这个灭共确实是要靠中国人自己,因为你说美国他会不会灭共,美国当然不会灭共,但是美国可以做的事,他给中共施加于最大的压力极限施压,让中共去给他利益,所以美国现在这种灭共的政策也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而不是为了中国人民。所以说如果说真的要让这个中国人民能真正解套的话,那一定是最后中国人自己灭共了,这个时候这个利益才是属于中国人的。否则的话,如果说真正搞到当年那种像希特勒一样彻底打烂这种情况,那最后西方在这种情况下也是冲着中共的钱和利益去的,那也不是说为了解救中国人民,这个真的是中国人一定要自己站起来,安红女士。

安红(00:39:14)

谢谢冠博士,因此我们从这一点可以往下延伸一下,就是说新中国联邦的成立有多么的重要,一个这样堂堂正正站在海外的国际舞台上,能够随时随地给所有正义力量输送情报,同时能够让他们得到验证,再者真正来挺身而出爆料爆出真相的全都是华裔,全都是我们中国人,所以真正这一点才最终能够成为一个力量。

第二这种力量最终也可以最大限度的遏制所有这些盗国贼利益,不至于被deep state或者是所谓这些华尔街跟中共长久以往勾兑的这些个人或者集团利益再一次掠夺。那为什么呢?那我们能够站出来,能够跟随爆料革命,就是希望这些财富能够最终(不一定)是100%了,因为还要按照国际这个程序法律走,就是大多部分能够最终还给中国人民。那这样的话才是真正我们最终的一个目的。

第三想说一下,我刚才想了半天还有一些变数,谅解本身其实是在给希望,或者说给一个过渡的阶段,但是如果说最终像习近平一意孤行下去的话,那最终有可能还是三条路,第一个一意孤行继续强硬对抗,那也倒逼着美国不得不最后强硬出手。第二就是说有没有可能这个习也学拜登,这个毕竟40多年老谋深算的一个老政治家,老政客,他的应对方式真的可以说是炉火纯青,让人捏不到把柄,那么他有没有可能就是彻底根本就不搭理基辛格这一套。第三个,会否半推半就,完成基辛格递给他这个人的友善,所谓的这个半支橄榄枝,把这个钱真正乖乖的交给这个基辛格代表这方面力量。另一方面他就又陷于一种博弈或者危险状态,就说你川普总统为首这一方和其他的那几方,依旧有可能也要从这个最正义的立场上,中共赔偿美国乃至于由此引起的这个全世界的国家都要求中共来赔偿。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真的像120年前那个辛丑条约,再一次把这个中共盗国贼从14 亿韭菜身上掠夺的这个民脂民膏,分给这些所谓海外的这些势力,那我不知道这种未来的趋势。墨博士您怎么看?有什么见解?谢谢。

墨博士(00:41:41)

安红女士说得对,其实我也想到,就是说会有两种趋势,第一种就是习根本不理基辛格,对基辛格的这伸出来的话,就是感觉基辛格的这个老狐狸要价太高,简直是贪心不足,他根本不理解。那大家知道吗,如果贪心不足,然后不再理解,甚至说一毛不拔不输出利益的话,那么基辛格就很简单,基辛格就会回去跟其他的这个左派和他的幕后势力说,没有办法,我现在搞不定中共,中共不愿意跟我们和解,要硬到底,那么就像很可能就是从一战前的状态回到了二战前的状态,大家就成了什么?彻底撕破脸的敌对关系。那这个时候就是说基辛格就很简单,你们还想要钱吗?中共有钱那他不愿意给,不愿意妥协,那只有怎么办,那只有硬抢了,你们如果不想把自己的钱跟中共这么多勾兑的钱砸在中共,那只有一个办法去抢过来,那个时候其实就是有可能真的是美国所有的势力,所有的跟中共不管勾不勾兑都要从中共身上刮一刀,那就是全面反共,甚至中美的战争都会可能开始的一个局面。这个我相信应该是中国这边,特别是中共习应该看得到。基辛格基本上应该是软化的,最后的投机的机会之一了,应该不会太多了,如果放弃的话,中共的这个中美关系会急剧之下,甚至跟世界脱钩会变得更加地加快。

还有另一种的话,我觉得这个事情就比较微妙,因为这个事情就很简单,要看美国就是我想的,刚才冠博士说的那个笑话,我也接一个。我突然想起了郭德纲有一个相声说,先问他这个亿万富翁来了,你怎么不给点面子,然后郭德纲就说那个亿万富翁那个钱是他,又不是我的,我为什么要给他面子,他说我把钱给你了,你不就可以有面子的吗?钱都是我的,我成亿万富翁了,那我还需要给他面子吗?这个时候又会出现一种情况,基辛格如果大量的或者基辛格背后的势力,大量榨取了中共的利益,中共变成了一个一穷二白的时候,这个时候中共勾兑全世界的底气和资本已经失去的时候。大家看看就像一个突然被人抢走了金砖的穷人的时候,这个时候打他是不是非常非常的容易,这个时候中共甚至说一个指头就可以把他碾死的时候,是不是非常的简单。你现在还有钱,当你钱都没有的时候,基本上就会变成什么任人宰割这个,我觉得这个如果是这一招的话,我觉得基辛格跟左派太黑了,简直比川普总统还要阴险,大家想过没有,这个绝对是中国的绝户计,就有点像中共里面先欲擒故纵,网开一面,随后是一网打尽这一招,我觉得对中共的这个斩草除根,绝对是更加狠毒。

墨博士(00:45:00)

我觉得对中共的这个斩草除根,绝对是更加狠毒,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觉得左派这边比右派的形式更加的这个极端。好的安红女士。

安红(00:45:12)

想起了钓鱼的一种钓法,就是当细竿碰上了大鱼或者钩子不够大,但是正好那一天钓了一条大鱼的时候,你是要溜鱼的,你不可以直接去拽它,因为这个收杆的过程中,就会发现这条鱼可能很大,然后你要慢慢的溜,要拉紧收一收,然后再放一放,让鱼自己再游一游,然后再拉紧,收一收放一放。就跟刚才墨博士同理,就说那个套在绞索上的绳子要稍微松一松,再紧一紧,真的是一直拉的话可能容易折,还有一种,你放的太松,松的太远,鱼就跑了,所以就说这里面蛮微妙的。我也琢磨出这个门道来了,就说真正为什么我们当时在1月20号之后那几期节目一直在说民主党上来的话,往往有可能把中共玩得更绝。这个90多岁高龄的基辛格真是不亏为一位老谋深算的老政客,那他潜在这里面的很多含义是字面上未必能够读懂和看清的。

那中共到底会怎么走?习到底选择什么样的方法?习自己就像是那条直接被收网的鱼,他是直接挣断鱼钩跑掉,即以一种局部地区,台海冲突或者是战争冲突来化解局部危机,但是最终还是难逃被灭掉的命运,还是说最终当一切经济泡沫都破碎了,整个这个民生凋敝,失业人数倍增,最后导致很多人民上街抗议的状况出现.他真的是无论如何也按不住的时候的话,有没有可能从中共内部发生其他的一种裂变或者哗变。还有就是说有没有可能习包子在这个地方最终会认怂,很多方式我不知道冠博士你怎么看?谢谢。

冠博士(00:46:59)

如果我们去看这个阿拉斯加会谈,包括现在中共在欧洲的大使和欧洲的政客演的这出戏,不就是互相对骂吗。我们首先说他们这个里面有个默契,最重要的默契就是不提病毒追责,这是双方的一个默契,那在这个默契下各取所需。那欧洲和美国政客呢?现在站在了道德制高点说中共在种族灭绝和人权的问题,可之前在香港死这么多人,他们这些政客都不说话,现在过了这么长时间才开始说,我们要想想在中共国内受苦的人民。当然我们也不说他这话说的有错儿,只是说他们是不是说的稍微晚了一点。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个演戏就代表着灭共是代表政治正确的大潮,那么所有这些欧洲和西方的议员都在用这个来捞取政治利益,那这个是西方这边的默契。

那中共这边的默契就是打造一种战狼外交啊,然后抵制耐克,抵制H&M,用这种民族主义去把一部分人的这种情绪给勾起来,之后这种反美的大背景,或者说是反西方的大背景一定是为它的内部政治斗争所服务的,因为现在我们看到这个总加速师之前在1月22日不是被逼宫了么,几派都希望让他下去,所以那个时候我想他肯定就意识到了要加紧夺权,现在内部也是啊,我们看这蚂蚁金服被他折腾了这么长的时间呢,现在习近平他肯定是在全面抢蚂蚁金服的钱,那前两天不是一个墙内的新闻也爆出来,把蚂蚁金服背后的这几个股东关系全说清楚了吗,什么四大资本派系后面基本上都是上海帮的人,这就是习近平要动手的一个信号。所以最后这么搞来搞去,他的核心就是我要反美,反西方得要有民主民族情绪,那么如果人民的这个道德制高点被我占据了,那我要怎么抢你上海帮的钱呢,你上海帮什么江啊、曾啊这些人是和西方勾兑的势力,这话没错啊,他们这些人确实是和西方资本有直接勾兑,那我习近平现在就说因为你们和西方勾兑了,所以我要抢你们的钱,我还有道德制高点,我还有这些民族情绪,帮我一起来打所谓的人民战争,然后打造了这样一个氛围,把他们这些钱都抢了,抢完了之后,那不就是自己拿一部分,西方拿一部分,把这些钱分走了,分走了之后西方也很高兴,因为也拿了钱了,也拿了政治利益,它自己的内部也会高兴,也拿了钱和政治利益。所以这个就是达成一个默契,所以现在看来短时间内习近平和西方是有一定的默契的,但是这个他能维持多久?因为首先你要这么想,因为抢钱不是一个可持续的发展的过程,上海帮被抢了一次就完了,那你如果再需要钱的时候,你还要继续抢别人,总有抢完的那一天,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来自内部的抵抗压力也是越来越大的,毕竟上海帮再怎么说也耕耘了20多年的时间,觉得本来习近平是我们安排的一个傀儡,结果你现在要去掀桌子把我们的钱都抢了,那他们之间的这种较量在接下来的过程中也是会越来越激烈了。但是灭共本身就是让中共各派系发生内斗吗,那不管这个结果是怎么样?双方只要互相有损耗,我觉得在目前的情况下从灭共的角度来说都是好的,所以说最后就像之前文贵先生说过的,新中国联邦一定是打扫战场的那一个。

但是另外一方面呢,我们绝对也不希望中共在灭亡之前因为他的疯狂带走更多的人,所以在接下来的过程中短时间的默契很快就会被打破,然后新的来自美国国内的宪政危机,经济危机和病毒的压力,最后还会导致新一轮对中共的出手和讨伐。所以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中共的灭亡是注定的,只是形式和时间的问题,那我相信最后也许是一个比较意外的脆断,然后中共就结束了,安红。

安红(00:51:47)

谢谢冠博士啊,圣经上有这么一段预言,就是说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世界到了末日,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世界进入一种癫狂一种疯狂,就是当国家攻打国家,民族攻打民族的时候,各地可能出现灾荒,然后频发火山喷发和地震这种大的自然现象。那这个基辛格为什么说世界要进入一战前的状态,第一次世界大战可以说是国家和民族被卷入最多的一场大战,然后就是二战,真正人类在这一波有史以来在上个世纪从1914年开始一直到现在为止,整个世界都没有消停。所以我们可以从已经过去的历史中能够看到这里面各中的变化,现在其实就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之中,中共国直接袭击了美国,而且美国本身遭受了重创。在这个重创的过程中美国的人民逐渐醒悟了,美国的党派也逐渐醒悟了,美国的政客们也逐渐领悟到了很多,在这个时候我不知道墨博士这边还有什么补充,从您这个发散性的拓展思维再看看关于这个话题还有什么补充,谢谢。

墨博士(00:53:12)

其实这个话题刚才冠博士说的很清楚,但是我注意到一点冠博士说的很对,就是说这里面最终会把中共订死或者最终把中共推到悬崖边上的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揭露病毒来源问题,但是大家知道最近在病毒问题上一直出现了很多奇怪的声音,甚至现在网络上还出现这种说是实验室泄漏,我甚至在国内的论坛上还能看到有人检索出网易的这个新闻出来,也就是说很可能中共的这种实验室泄漏,如果被美国利用的话,就会得出基辛格给出来的这个关于一战也可以被谅解的这种可能性,因为实验室泄露可以被理解是误伤,如果是误伤你只要赔款取得受害者的谅解,那么你们就可以息事宁人,只是一个价格和筹码的问题。那么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不是实验室泄露,因为基本上实验室已经定了,那么只能是另外一种说法,那就是实验室制造和定点投毒,这样就会是二战的那种敌对状态。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说中共在病毒上面就非常的微妙,在病毒起源的定义上绝对是中美之间的一个新的战场,请导播切到我们一直关注的一直没有出来的世界卫生组织的这个报告,难产的报告据说是很快要出来了,但是问题是,这个难产的报告出来的比较滑稽,你可以看到世界卫生组织的说法是什么呢,需要在成员国之间的讨论后才能发表,我们看一下安红女士跟冠博士有什么看法。

安红(00:55:07)

我先过渡一下,小串场啊。其实我们都知道这个真相是什么,对吧,因为闫博士已经挺身而出向全世界告知,并且路德社节目是在去年119就已经告诉给全世界了,但是我们也分析过了,两次世界卫生组织的小组分别前往武汉,最终一次是以唱卡啦OK,喝白酒,然后有美女献果盘而终,至于他们三更半夜干什么咱们真的不难想象。但是后来我们发现这样一份报告竟然如此之难产,那在现在这种半推半就马上就曝光的时候,竟然又来了一种说法,要所有这些成员国通过讨论同意后。那换言之,这个球在内部踢来踢去,完全有可能内部难产还是出不来,或者勉强的被催产出来,被切了一刀直接拿产钳子给夹出来,就已经不是我们原来期待的一个正常的临产状态了,新生婴儿恐怕也要让人大吃一惊,为什么呢?因为他完全不知道是经过了怎么样的一种状态,或者基因已经被修改了,或者说其他状态已经被改变了,那么这么一份报告最终能否让世界信服,能否像当时这个红衣大主教所说的整个世界的军方都知道他们的那个内部事实真相是什么,只是不敢说和不愿意说。那么这样一个迟迟而来,到现在还没让我们窥见庐山真面目的报告,到底能否有足够的说服力,或者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跟说服力,从而还不能以自然来源,或者其他的方式向全世界来解释病毒并不是来自实验室产品,所以这里面其实也蛮微妙的,我不知道这个冠博士怎么看,谢谢。

冠博士(00:57:04)

对我来说呢,这个报告他实际上一直是在为政治服务的,因为世界卫生组织本来是要在1月20号之后就要开始调查的,那个时候中共已经准备好用世界卫生组织和拜登政府演戏了,因为你拜登政府不是指责川普总统随意退群吗,不是说要川普听科学家的吗?那我中共也说我也听科学家的,那我也听这个世界卫生组织的,那这个时候如果说拜登政府接了这个盘的话和中共达成一个默契的话,就是美国认可了世界卫生组织的这份报告,那病毒是不是就来自于自然了呢,所以说中共他是打着这样一个算盘的,所以当时新闻也是很多,有调查啊什么的,那个打杂客又出来接受采访,说武汉的科学家很配合啊,没有什么这样那样的事情等等。但是在那个时候拜登政府一上来,他就把中共手上世界卫生组织这张牌基本上就打掉了,因为那个时候他就说我们知道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国有各种这样的关系,所以我们不认这个报告,如果真正想知道病毒真相是怎么样,我们需要美国科学家独立的进去调查,然后有什么样的结论等等,所以在那个时候我们就认为拜登政府在病毒来源的这件事情上是在拖,我既不承认中共的说法,我也没有很强烈的意愿马上就推进说病毒来自实验室,那有可能是因为他在审核川普前任政府的所有情报和证据,那也有可能是他在这里面试探,在看哪一边的利益更大一些。

但是不管怎么样,两个月过去之后,昨天晚上我们讲到CNN报道病毒真相的事情,这个就代表了拜登政府的一个表态,虽然不是官方人员出来正式表态,但是他找了一个前任卫生部的官员,而且人家自己说我就代表我自己,但CNN的几个主持人说不他不代表他自己,我同意他不代表他自己,有这么多证据他一定背后代表是一群人,所以当你左派民主党的官方宣传机构,其实大媒体就是宣传机构,在说这样的事情的时候,再用主动的口吻去说他不代表自己,并代表上任美国政府的时候,这个实际上就是拜登政府的一个正式表态。拜登政府不方便说的话由CNN这样的官方宣传平台借前任官员的口说出来,所以说拜登政府正式表态病毒来自实验室,现在就让中共和世界卫生组织的这场戏很难演下去了,那么现在世界卫生组织官员现在这个时候强调说,该项调查并非独立调查,而是世卫组织与中国的合作项目。那就非常有意思了,那首先他们面临来自中共国的巨大的压力,那当然了,这是中共让他们去写,是来自自然,他们也不敢去写来自实验室,而且之前不是这个吵来吵去。说了嘛,说极不可能来自实验室,我们都不要考虑这样的一种这样的一种可能性了;那现在又要求是和所有的国家都要同意报告,所有专家都要同意,我们还要中英双语版本什么审核定稿,所以这里面意思就是说他实际上是世卫组织是在告诉外界说,那这报告就是中共国政府控制的。

另外一个他说是和中共国的合作项目,意思就是说,那我们这个报告出来的结果,那到时候如果说不被世界认可了,那你别怪我们世卫组织,因为它是和中共合作的,那言下之意就是都被中共控制。所以现在世卫组织它已经开始甩锅了,世卫组织它已经开始准备给自己这个一些理由去跳船,去洗脱了,所以我觉得这里面的这样的情况呢,接下来就可以看到这个报告最后出来呢,它应该是一个滑稽的报告。但是不会被西方政府,包括美国包括北约这些国家之前通过证据情报都认定了病毒是生化武器,这些国家他绝对不会认WHO的这个报告;而WHO它在这个时候也是有一个跳船的意思。所以基本上我觉得总结来说,这件事情就代表着中共想打WHO的这张牌彻底被废掉了。

安红(01:01:52)

新疆棉其实是属于很贵的棉花,这个新疆产量也仅仅次于印度,真正国民能穿上新疆棉的其实真的不多。就像泰坦尼克号撞冰山的时候,这个头等舱二等舱上面一层,他们看见这个船装冰山了,他们已经意识到了,可是底仓的人可能很多人还不明就里,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其实现在这个世界状态非常像这样。

好,我们从明线暗线能看见三条线,一方面是WHO已经早早的开始为自己出溜脚底板抹油,抹上西瓜皮也好,抹上什么这个花生油也好,它已经准备开溜了。

第2点同时它开溜的时候,它真正把这个锅一方面甩给中共,也甩给中共,我是跟你合作的。另外一方面甩给了这个世界,我们都不认定,都不认为是自然产品。第2条主线就是在这个节目中虽然不是非常滑稽,就说那个前政府底下的官员,他还说我代表我个人,结果恰恰主持人说NO,他是代表前政府。恰恰迎合到我们之前所有的分析,就是说整个大的这些国家的政府,主要国家,正义国家其实都已经知道,这样的它就是一个实验室产品,同时它就是一个是生物武器。

基辛格这个时候呢,关键时候下台来抹稀泥啊,来说一套圆滑的东西,最好是我也不碰你,你也不碰我,但是给中共伸出了半支橄榄枝,就说如果你愿意达成谅解的话,可能现在来说就更明朗了,就说你干脆别说来自然,你就承认了吧,是你实验室泄漏。可是我们美丽的这个双牌博士闫丽梦博士早就说过了,没有任何理由泄露。应该是北京台在2018年2月份19年2月份还做了一期节目,说P3实验室都绝对不可能有任何泄露,更遑论P4。所以这三条路线,让我们归结在一起,我们突然发现习近平习包子没有余地可以再走。这种境地下他现在陷入一种尴尬的时候,我们真的不太清楚,这条船最终是彻底直接就撞下就沉下去了,还是说它还有回寰的余地?还这个比例到底还能占到多少?如果它一味继续这么强硬下去的话。我不知道这个墨博士还有什么补充,谢谢?

墨博士(01:04:14)

安红女士说的对。就是病毒武器,特别是这个病毒的定义,实际上现在中共左右为难、进退为难的一个选项,它一定想把连实验室都抹去,但是现在由于整个爆料革命,还有我们闫博士的各种推动,很多的科学家也加入进来。这个也可以看出,为什么WHO的这个报告可以一再难产,难产到最后都要改产的这个地步,就是说连剖腹产都不敢用的时候,就说明这个报告已经基本上就是错落。

这里面我觉得WHO的措辞,冠博士分享的,它是要抹油,为什么抹油?它其中有一句话就是说,中共合作项目以及是跟中国政府的这件事,就说它说的这个报告是由中国政府定制报告,就在科学界,就是你拿了项目的钱参加了合作项目,你做的这个报告最终是要交给项目的赞助方,资金(funding)的来源和组织者,那么这个报告实际上真正的根本不是一个独立的科学报告。世卫组织说,实际上我只是组织了一批专家,完成了一个中国定制的一个合作项目,那么这个报告的这个成分实际上就已经大大降低了,这是一个WHO逃脱责任的一个很大的方法。就很简单,以前大家都很重视这个合作报告,这就相当于一个大考,它现在说这不是考试,这只是测验,现在测试也不是了,现在这个是作业,最后到作业也不是,只是课外活动,没有无关紧要。WHO先把这个报告再降低可信度,也说明什么?整个在病毒来源上全世界科学家的正确认识和质疑。但WHO已经觉得再帮中共擦地都擦不及了,这个时候就是一个很明确的,这个时候就相当于安红女士说的,中共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想办法用实验室泄漏把这个罪担下来,然后去摆平,拿钱去摆平;再来一条就是死不认账,但是最终被全世界认定你是投毒和生物战,让它死得会更惨。所以说现在中共虽然感觉是喘了一口气,还等着死亡的状态,实际上它已经走到了两条都是死路的这个路口,只是选择一个早死和晚死。看到西方国家这个派系的斗争,有的人希望干脆利落,有的希望是什么?叫做什么请习入瓮,慢慢的把你搜刮完再整死你。这方面我觉得习是一个比较艰难的选择,因为这个报告再拖也拖不了,再过几天一定会出来的。好的,安红。

安红(01:07:20)

我觉得这个话题应该是说,我不知道战友们还有什么互动的,我觉得我们应该分析的相当清楚了,我就是说还有什么可以继续开脑洞的,我不知道那个冠博士还有其他的什么发散性思维,你觉得这个这个话题还有什么再继续补充的?谢谢。

冠博士(01:07:36)

我举得中共病毒的事情真的是没办法,就像刚才墨博士说的,你前后进退都都已经走不通了,那么如果说你要真的要承认泄露的话,那首先面对的是这些巨额的赔款。巨额赔款,你内部就需要你的这些极权,包括把这些上海帮什么派系,几个其他派系都搞定,而且需要找这个负责人,要演一整套戏出来。这个是非常难的。

第2个呢,即使说你中共敢说是泄露,那美国的拜登政府他敢不敢就把你这个泄漏就接了,后面的事情就不追究了,这也要画一个巨大的问号。因为美国他现在的这1.9万亿美元的事情,包括之前大选的事情,这都是给现在这拜登政府埋了个雷。那一旦经济泡沫泡沫破了怎么办?那一旦说内部宪政危机要爆发了怎么办?他必须拿中共去负责。那如果说你在这儿泄露,你就敢只承认一个泄漏,后面把自己路堵死的话,那么对于这拜登政府他肯定也不会这么做。所以他最后的情况下,一定是要从这个实质的推进上,不管是内部还是对外也好,一定是要走到这个生化武器或者超限生化武器这一步的。不管用不用,他一定要把这个东西拿在手上,他自己才能安全。因为这个拜登他是怎么上来的,所有人都知道你特别是沼泽地主人,那反过来呢,沼泽地主人就最后一直可以拿着这个去可以说鞭策他也好,说好听叫鞭策,说不好听叫威胁。那不管怎么样,这个最后呢拜登他一定是要把这所有的这个美国内部压力全都甩到中共上。那一个实验室泄露呢,我觉得不一定能把这个压力全部泄出来。

那么另外一点呢,我觉得从WTO这个态度就可以看到,那如果说这些东西最后真的是泄露,那WHO我拿了中共的钱,我说是来自自然的,我也没排除泄漏。我说可能性很小,但是最后发现是泄露,那这个时候WHO最多就说一句说,啊我们的判断不准确,在科学上我们可能被某些证据误导了,他还是有台阶可以下的。那拿了钱拿了台阶下,我觉得这个对于他来说未必是一个特别坏的选择,但这个时候他急于甩锅啊,说是和什么中共国合作的项目。所以WHO这些人他们现在也意识到了,如果说这事情最后真的在西方被定成生化武器或者超限生化武器,那他们就参与调查的人包括WHO,他是要上审判台的。所以对于这个时候,我觉得他们也非常清楚的意识到,现在这个国际形势是什么,所以这最后就看到了这个中共生态圈的崩塌。

中共不是用蓝金黄在这个世界建了这么大的亲共生态圈吗?所以说,但是现在就面临全球的灭共大潮的时候,他用钱,而不是说用另外一种什么信仰宗教等等那样的一种比较高级别的组织方式组织起来的这种组织,在这种全球灭共的大潮面前呢,它这个钱绝对是靠不住的,最后这个崩塌的也很快。

当然也很正常,比如说西方文明啊,这个高级文明啊,他的这种对人类有效组织形式的文明,比如说像宗教信仰这种等等,都是经历过千年的考验呢,那他建立的时间很漫长,所以它稳定。中共这完全拿钱买的,就这么加入WTO这是10年20年的时间,你建得快最后散得也快。所以这是WHO的事情。包括我相信后面这个一系列的这个国际组织,越来越多的人都会慢慢的去和中共切割。安红。

安红(01:11:39)

谢谢冠博士。讲三条吧。第1条就是说,今天路德都不在,没准说我们路德社忽悠。不得不再说安冠墨谈有没人在乎,但是永远让时间去说话和证明,一一可以得到验证。

第二呢,我们真的不再去寄望预期说到底是哪一年?哪月?哪日能够灭共,但是我自己今年的感觉,尤其是从1.20之后,哪怕很多战友当时看见那个川普总统没能如愿以偿连任,哪怕是觉得,唉呀,好像这个拜登上他就如何如何?但是今天两个月多一点的时间,我们真正看到的是:这个世界格局一点也没有减弱,它灭共的速度反而是,有一种感觉也就有一种冥冥之中的注定,让它一定是按照一个既定的轨道往前继续。

第3个,拜登上台之后呢,其实美国的媒体也在诟病他。两个多月了,他这个白宫他都没怎么住,昨天节目还说每个星期一中午他都回他特拉华老家,然后去遛狗,那么白宫本身静悄悄,或者说失去了以往的生机,甚至新入驻的这个夫人都没有再去做任何装修的,大家从这一点也能也能否剖析出,拜登的心态到底是什么?说白了呢,他自己也惶惶不可终日,他可能自己也不认为自己能够很长久的能够住在白宫。一方面呢毕竟年龄大了,也那个上舷梯还跌了跌倒三次;另外一方面还是有多少有点心虚;第三,他可能真的是作为一个总统,上台之后看到了更多的例证,才恍然大悟,原来中国也把我给涮了。

所以这个时候呢,他的这个炉火纯青的这种搞外交搞政治这种策略跟技巧,在这个时候真的是帮了他很大的忙。所以就说我不知道,这个墨博士有没有从这个一些这个蛛丝马迹中,或者一些这个平时他的这种表现中,能够稍稍分析出拜登的这种心态,他到底是如何比较圆滑来面对中共的这种动不动就隔着洋或者是喷17分钟,说这个拜登是小人?拜登没有按照除夕之夜的这种谈话,如何如何继续按照他的承诺去做事情?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方面的稍稍的小例子?谢谢墨博士。

墨博士(01:13:59)

我觉得,特别是昨天听到中共环球时报攻击拜登是小人。我觉得这个没用,说拜登是小人的时候,其实是无话可骂的一种境地,包括基辛格和拜登,在中共眼里都是老赖,老赖的意思是,拿别人的钱不干事,不做声,不还钱,这种就是老赖。但是这两个老赖的段位绝对是最高级别的,其实我觉得,骂和攻击对这两个人其实不但没有影响,反倒会对这两个人有一种助力。因为他会很清楚的看到中共的弱点。但是这两个人仍然为什么愿意给中共现在还开一道门,愿意唱这个红脸?第一, 他们仍然有一定的把柄在中共手里,当然也不急于翻脸,对他们都没有好处。

第二,既然中共现在还有如此大的利益,为什么不从中国身上再刮一点肉下来呢?中共再小的肉也是肉,大家知道为什么说清朝更不一样,清朝那时候八国联军打下来,有市场,有白银,中国的各种物资都是值钱的东西,可以拿走,但是中共现在没有,你把中共产的粮食卖,外国人要吗?外国人能从中共购买和拿走的东西少之又少,白银也不要,什么都没有,那只有中共手里的美元,这些资产才是他们想要的东西。所以说这里面就出现一个问题,这些人又不想跟中共撕破脸,又想要中国的东西,那最简单的东西就是给中共和习下套,这个是最好的方法,要骗完你,再杀你,这种事叫做什么?最高级斩草除根方式。我相信拜登包括基辛格他们后面的势力,现在的推手,绝对是往这个方面走。好的,安红。

安红(01:16:00)

我们再三强调了,中共是一种完美犯罪,他认为这蛮完美的,构思得完美无瑕,它也运作经营这么多年,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啊,它完美犯罪,你只要是犯罪,老天爷这个监督之下,或者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之下你一定会露出各种破绽,一旦一个破绽露出来就会牵扯到另一面的,所以真正它误以为的完美犯罪其实是破绽百出。

第2我想说什么呢,是这个华春莹,她一再强调说,这个张口人权、闭口追责,中间其实过渡的还有脱钩,现在还多了一直在旁边重磅实锤的就是这个病毒真相,时时刻刻敲打着中共,那中共可以说是无处可逃。那今天我们就差不多时间到了啊,我们就请冠博士再给我们稍稍小结一下,谢谢冠博士,

冠博士(01:17:09)

是的,今天我们说了几件事情,第一个基辛格发表文章喊话说,美国需与中国达成谅解,否则世界将进入如一战前的这个危险时刻。那么他这话实际上表面上是在向中共示好,实际上我们说,现在这种病毒种族灭绝等等这个大的方向不可逆的情况下,对于美国之前的亲共派,对于他自己利益最大化的这样一种方式,那就是在利用中共最后这样一上一下,去把钱给榨干了。因为就像刚才墨博士说得非常对,因为你这些人跟中共之间的种种勾兑,那就是身上都有把柄,所以我表面上我不把话说绝,我不把真正灭共的话说出来,因为这个不是我要说的,我也不想说,所以我就用这种方式,那就是和美国国内的唱红脸,唱白脸的这么一配合,最后就把中国的钱全部都拿走了,当然这里面是利用中国的内斗。实际上另外一个我们看拜登的反应也是一样的,之前拜登不是这个硬盘的事情也都会报出来么,也是和中共这个什么勾兑嘛,虽然说这个在华盛顿,就像之前路德说,文贵先生说,这拜登在华盛顿可能是排1000名都排不到,那说明华盛顿现在有这么大这种亲共的,以前亲共圈子,那东西都被中共拿在手上,那怎么办呢?那就是说,我在这个时候玩政治,我也不把话说绝了,那你要对我做绝了,我没办法,那我就只能出击了。但是我不把话说绝,并不代表我不行动,你就看拜登,他是表面上不说话,那表面上和习近平也不说病毒,口风都非常死。但是他桌子底下这些像什么布林肯啊、苏利文啊,他们和中共之间的这样的一个关系,包括在北约的运作,实际上是政策上全面继承了川普总统之前做的这么一盘大菜。所以就是说,在这样的趋势面前的,那就是实际上推进这种强硬的灭政策,包括病毒的事情。

另一方面最后榨干中共最后的利益,包括今天说到WHO的事情也是一样的,WHO现在在这个时候,也看到说,我这个报告来来去去说了这么多次,一直难产,现在最后看到,昨天美国CNN开始说病毒来自实验室了,那WHO这个时候就干脆说,是和中共国政府合作形成的这个报告。一方面是中共他死不认来自实验室,因为他即使泄露,他也承担不了这后面的后果。那另一个,WHO他现在也要准备开始跳船了,因为如果说最后真的到生物武器那一步,WHO还说是来自实验室,那他最后就是和中共一样,要一起上审判台的下场,所以这些人也都很聪明。

那么归根结底还是爆料革命前4年的运作,川普总统4年打得这个基础和这些大菜,那同时我们可以看到在上个月的共和党大会结束之后,就是统一思想的大会吗?不是说在这个之后也促进了美国的拜登政府只有去走一条灭共路。因为现在不管拜登政府做什么,他即使是想在收尸之前,再把中共的尸体上最后的钱再摸走,那这个共和党保守派这一边他都不同意,那我们就看是川普总统前两天在接受采访的时候。直接说了,如果是我的话,这杨洁篪、王毅这么嚣张跟我说话,那我不跟他谈了,我就直接转身就走,所以你拜登在那里还跟他谈,被他羞辱,是绝对不可接受的。对于美国来说也是非常非常失态,和这个耻辱的一件事情。那么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呢,共和党现在这边,他是逼着左派,你连这个最后演戏你都不能掩,你连最后弄钱你都不能弄,你就是赶紧给我把这个中共给灭了,所以这个共和党保守派这边已经态度很明确了,那民主党这边他权衡一下利益,权衡一下政治,那最后现在也是利用病毒在往灭共这条路上走,所以这个大的趋势,他是一定不会变的。那当然了,这过程中会有人唱红脸,会有人唱白脸,但是都是为了中共的钱。好的那我就总结到这儿,安红。

安红(01:21:57) 你们收看的是路德社节目,希望大家点赞,订阅,传播,分享,谢谢大家,祝大家周末愉快,我们明天见,谢谢。 

更多路德文字版请看:GwinsGnews

发布:GLC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3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