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责调查的大卫·阿舍称病毒来自中共实验室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仰望七星

编辑上传 水星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战友原创

大卫·阿舍(David Asher),哈德森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资深研究员,他的工作重点是着眼于美国的亚洲政策,美国对手的经济和金融政策,(为政府的)战略执法以及高科技发展(提供咨询)。阿舍博士曾就反洗钱、资助恐怖主义、逃避制裁计划以及打击民族国家和恐怖主义对手的活动为美国政府提供咨询。他制定和实施了对涉及核武器、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发展和扩散的国际问题的全面的政府调查。在过去25年中,他在涉及恐怖组织、贩毒集团和武器扩散网络的经济和金融压力运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1】

英国《每日邮报》发表文章,题目“‘实验室泄漏并非百分之百确定,但似乎是唯一符合逻辑的病毒来源’:负责调查病毒原因的华盛顿专家透露,三名武汉实验室科学家在2019年11月就曾患病”。【2】


文章摘要:

大卫·阿舍说,科学家们据信在2019年11月患病

他说,很难下结论说这是确凿的证据,但似乎“很有可能”

阿舍补充说,根据一个关系密切的外国政府提供的“可信”信息,一名研究人员的妻子在当月晚些时候去世

全文如下:

据一位负责调查疫情开始的美国研究人员说,中共国秘密的武汉实验室的一组研究人员在北京政府承认一种新病毒在他们的城市爆发至少六周前,就出现了“类冠状病毒”症状。

负责美国国务院调查中共来历的大卫·阿舍(David Asher)周日对英国《每日邮报》说,据信有三名科学家在2019年11月的第二周患上了这种神秘的呼吸系统疾病。

他说,有充分的理由怀疑,11月份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发现了一个最初的集群,人们开始住院治疗。

很难确定是中共病毒干的,但可能性很大。

阿舍还说,根据一个关系密切的外国政府提供的“可信”信息,一名研究人员的妻子在当月晚些时候去世。

这是人类传播的一个明显迹象–然而北京直到去年1月中旬才向世界卫生组织证实这一关键事实,那时中共病毒已经在中共国蔓延,然后开始在地球上扩散。

说,到了12月,如果不是更早的话,中共国人必须知道他们手上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武汉有一种神秘的病毒在传播,他还补充说,早期可能还有一些不明的病毒群。

原文此处插文一篇,“这张地图揭示了一条诱人的新线索吗?”

这张刊登在《自然》杂志上的地图,能让我们深入了解中共病毒的起源吗?

该报告显示了去年5月对武汉市近1000万名6岁以上居民的检测结果(武汉解除封锁一个月后),并显示了发现的无症状病例的数量。

最高水平的区域是红色,毫不奇怪地主要集中在长江边人口稠密的市中心区,对岸是海鲜市场,那里原本是疾病爆发的怀疑中心,橙色和黄色的比率较低。

然而,这张来自中英科学家论文的地图显示,一个孤立的红色袋状区域,感染程度至少是湖北省境内周边区域的三倍。

这是武汉病毒学研究所,一个研究冠状病毒的实验室。

一位怀疑实验室泄漏的疫苗专家说,这可能就是“每个人都能猜测出来的、(病毒)来源的、有着华丽装饰的(武汉病毒研究所)”。

但也有人建议谨慎,认为附近的一家大医院也可能出现高感染的水平。

(插文完)

他说,作为世界级的冠状病毒专家,中共“肯定知道”这不是正常的流感。他还说,如果他们没有掩盖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全世界数百万人就不会死亡。

阿舍曾在民主党和共和党总统手下任职,此前曾领导美国调查伊朗、朝鲜和巴基斯坦的生物、化学和核扩散,并追踪伊斯兰国和贩毒集团头目的财务状况。

他还说,如果中共不说出真相,或者我们不理清这场灾难,那是人类社会史上最大的失败之一。

“他们在武汉从事了一系列危险的实验,对高致病性、人造版本的中共病毒进行实验。实验室泄漏并非百分之百确定,但现阶段似乎是唯一合乎逻辑的源头。”

“如果发生事故,并不意味着你要结束与中共的关系,但我们必须了解让这种情况发生的中共国社会的性质,,并对生物技术实施新的控制,因为我们已经看到了它对世界的危险。”

阿舍的言论加剧了人们对中共国可能掩盖实验室事故的担忧,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呼吁认真对待这一建议。

最初,许多顶尖科学家将这一想法视为“阴谋论”,指出某种自然的动物传播。

但直到今年年初,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病毒学家兼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在接受《今晚美国》广播的60分钟纪录片中表示,他认为最可能的起因是2019年秋季的实验室泄露。

他说,“在实验室研究呼吸道病原体的工作人员受到感染(的情况)并不罕见。”他认为,这种(经过完全处理的)变种疾病的自然传播推理,在生物学上没有什么意义。“我不相信这是从蝙蝠到人类的,在那个时候,病毒……成为我们所知道的人传人的最具传染力的病毒之一。”

武汉是几个重要实验室的所在地,其中包括中共国唯一一个具有顶级生物安全性的研究中心,专家们在那里对蝙蝠冠状病毒进行了风险试验,批评人士长期以来担心这可能引发一场流行病。

阿舍还提到了在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的工作,该研究所是武汉病毒研究所与国药集团(Sino Pharm)联合经营的一个相邻实验室,这家国有企业被认为一直在研究一种对抗所有冠状病毒的疫苗。

耐人寻味的是,国药集团首席执行官余清明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去年2月25日,中共国是如何批准其公司疫苗的“有条件销售”的,(他们的)高级管理人员在3月份接受了(疫苗)注射。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国务院发布公告称,2019年秋季,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几名研究人员出现了与中共病毒和常见季节性疾病一致的症状。

该文件还指责该中心“至少从2017年起”代表共军开展“秘密军事活动”和秘密研究,包括动物实验。

(全文完)

这是继美国前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博士之后,又一个顶级人士对中共病毒的揭露,距离“中共病毒白皮书”的发布不远了!这里再强调一下大卫·阿舍的几个关键点:

“如果他们没有掩盖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全世界数百万人就不会死亡。”

“如果中共不说出真相,或者我们不理清这场灾难,那将是人类社会史上最大的失败之一。”

“我们必须了解让这种情况发生的中共国社会的性质,并对生物技术实施新的控制,因为我们已经看到了它对世界的危险。”

参考链接:

【1】https://www.hudson.org/experts/1299-david-asher

【2】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9410163/US-State-Department-expert-David-Asher-says-lab-leak-logical-explanation-Covid-source.html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