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V真人真事之专访路德先生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文雪

编辑上传    银河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文宣

熟悉的面孔,新鲜的话题,精彩的碰撞,老朋友,新认识。

3月27日,GTV真人真事第二期节目火热播出,玛莎和长岛哥携手路德先生进行了一期没有“重磅”的访谈。放松惬意的氛围、倾心吐意的交流、生动真实的描述,挖掘出了路德先生真实不同的一面。

在灭共的路上,路德先生是一个先锋式的人物,爆料革命的开启者之一。在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的进程中,我们看到了路德先生的坚持,见证了路德先生的蜕变,目睹了路德先生的“减磅 ”,同时也验证了一个个重磅中的重磅变成事实。站在未来说历史是路德访谈的标志性话语,今天我们的节目揭示给未来一个真实、鲜活的路德。

相信今天访谈会给战友们很多启发,以下是今天访谈中提到问题的文字记录,希望能让更多的战友和同胞从不同的角度去认识中共对我们的洗脑和伤害,通过路德先生的视角带给大家更多思考的碰撞。笔者猜测很多战友对路德先生的健身方法很感兴趣,文中对这部分也做了详细记录。

问题1:节目中的路德和生活中的路德有什么不同?

路德:首先,路德社一天两期节目都是直播并且是真实自我的展现,不像CCTV那样有编导、有文案。人都是通过思想、行为、习惯和社交等来展示自己,我是和嘉宾博士军团一起通过独创的方式——时事的方式来表达和传递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而我们平时营养的来源是郭先生、闫博士、郝海东先生、我们的战友,就像长岛和玛莎;还有我们的生活,比如社交、教会、教堂等,我们吸收和消化这些营养,最后奉献、呈现给大家的就是节目。这一切的根本是时事,方向是灭共,依托的支点是增加不同的敏感度,杠杆是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这一整套系统是节目一直持续并且持久的原因。

我的社交很窄,交往的都是爆料革命的战友,更多的是进行思考。没有回复战友信息的原因,一是很多时候没看到,二是有的战友提的意见和我没有一个共同认知的基础。

节目中播放了一段路德弹吉他的视频,可以看出路德是梦剧院乐队的忠实粉丝,路德使用的电吉他是一把MusicMan JP15梦剧院吉他手John Petrucci签名款。双摇琴桥,一对双线圈拾音器,音色温暖而表现力强。

图片源于网络

路德演奏揉弦细腻,推弦准确,音乐细节表现丰富。一段高难度吉他速弹,扫拨琶音显示路德扎实的基本功和技术技巧。可谓吉他界最“重磅“的媒体人,媒体人中最棒的吉他手。我印象中路德弹Blues也很不错,是多种演奏风格都涉猎的吉他手。

问题2:以前路德会时常抽点时间弹弹吉他,自从文贵先生的几首灭共歌曲发出来之后,路德就不怎么弹吉他了,是什么原因啊?是不是在文贵先生的音乐天赋面前有点自卑了?(三位开心大笑)

路德:哈哈是啊 !重要的原因是吉他录制的音色问题没有解决,直播中吉他的真实音色传不出去。玩音乐分很多阶段,最早是基本功阶段,第二个阶段是模仿,接下来就是弹自己的东西——即兴阶段。

困扰我的问题就是我脑子的旋律被中共的洗脑给占据,每次哼歌都离不开中共的“团结就是力量 ”旋律的框架,这是我最恨中共的一个原因,所以我们要洗中共从小教育并深入骨子和血液的毒,我承认我身上绝对很多中共的毒。对于我来说,基本功和模仿已经通过了,最根本就是清洗身上的毒。首先从思想上彻底清除中共的毒,第二就是从习性上,从日常行为上,修身。在中共体制成长下的人必须经历一番寒彻骨,否则闻不到美国的自由之香。所以我现在不弹(在公众面前),等到我有一天(完全脱去红毒),永远有没有这一天我还不知道,但是我相信突然一天等我再弹的时候不是技巧性的东西,而是真正表达自己。

吉他表达自己也和做节目表达自己一样,我发现这也是一个训练自己的结果,我通过4年的训练现在能够在节目中顺畅和合适的表达自己并且能够引起别人的共鸣,在表达的过程中能够传达很多信号。音乐也是一种表达,是更高级的一种表达方式,语言有局限性,音乐没有局限性,比如贝多芬的音乐。对音乐境界的追求暂时会分心,我先追求节目的表达。

问题3:共产党从小给我们种的毒,我们现在还脱不掉,反过来体现出来文贵先生提出的音乐灭共的作用和价值以及给中共的打击,GTV平台上也有很多音乐类的频道,您对文贵先生提出的音乐灭共怎样理解以及音乐灭共会起到哪些作用?

路德:中共所有的音乐好像包装的很随意并且好像包罗音乐的种类很多,但这些音乐的核心就是洗脑音乐。洗脑音乐的核心根本就是中共只让你唱被允许的内容。音乐灭共核心就是什么歌都可以唱,自由的歌,自由不是指歌词里说自由,音乐形式更重要。

音乐灭共首先是一个土壤,第二最终还是要有展示出来的形式。我们土壤的音乐要比中共的土壤展示出来的音乐好,灭共音乐不是体现在歌词上、技巧上和种类上,而灭共土壤上产生的音乐是更让你接受的,更多的是跨国界、跨语言和跨种族的接受。就像美国的音乐全世界都追捧,实际上就是音乐产生的共鸣引起世界的人都传播,美国土壤产生的音乐是自由的,不需要用固有哪国思维而博得欢迎。这个是很难做到的,但是我们只要走在这条路上,日拱一卒,坚持信念,一步步做是可以做到的。

语言很容易被操控,但是音乐不会,音乐是共鸣。中共环境下产生的音乐,别的国家很难产生共鸣。音乐是百花齐放,我只代表我的观点,希望音乐能真正的百花齐放。

问题4:路德先生还有一个标签是健身专家,现在和以前比起来瘦了很多,已经减重21公斤,请教路德先生是怎样减的重,是有什么详细计划吗,是主动要减的还是七哥过去直播里提到的要求你减的,除了健身房里的健身还有其他的健身活动吗?

路德:曾经是107公斤,现在86公斤,目标是76公斤、体脂率达到10%以内。之前也健身,搬到美东之后由于疫情原因体重飙升。在和郭先生和闫博士的视频中遭到郭先生严重的警告,“如果再不减肥,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在这之后我就开始分梯度和步骤进行。第一步是先恢复健身状态,买了很多健身设备,如哑铃、杠铃等。第二是一定要有一个健身计划,现在首先是减脂再增肌。生酮饮食加断食的方式,生酮就是脂肪加蛋白质,脂肪量在60%以上,不是反式脂肪而是非饱和脂肪,比如干果、牛肉、三文鱼和芝士等,基本是十几天就可以减5公斤以上。但是到了减脂瓶颈期之后就需要健身,开始是有氧,但是发现有氧会肌肉流失,就开始全面无氧健身。

恢复重量训练,如举铁,需要配合饮食,碳循环饮食加断食,即5天里有4天低碳,1天高碳。碳水平太低也会导致肌肉流失。断食是18/6即6个小时之内吃完,18个小时不吃,头天下午两点半吃完,第二天早上11点吃饭,做完节目后10点半左右到11点半之间空腹锻炼减脂,然后补充蛋白质,如鸡蛋,再加低碳燕麦,还有鸡肉之类的,下午两点再吃沙拉加牛肉。这种方式减脂速度很快还能保持肌肉。每天坚持,日拱一卒。

每天至少30分钟,做四组,其中一组是热身组——卧推和哑铃搭配(10-20下),之后马上做100个5种不同姿势的仰卧起坐,有点类似HIT的做法。然后马上加重做卧推和哑铃(8-9个),之后就是做腹肌(50个),拉单杠然后双腿起来。第三组练力量加重(2-3个),大重量少次数加递减组,再加哑铃,迅速的HIT,然后做腹肌(每天800个)。第四组是递减组再加哑铃,然后是100个仰卧起坐,每天一个部位保持45分钟,15天一个循环。已经坚持4-5个月时间,晚上不能做会让肌肉流失,并且会很疲劳,只做白天。

问题5:运动和爆料革命一样,需要坚持,耐力、技巧和技术,请问路德先生对健身和爆料革命之间的关系有没有想和大家分享的?

路德:文贵先生在国内是“北美健身教练”,2017年在国内最著名的就是“今天你健身了吗”。爆料革命和健身一样都是日拱一卒,每天都会进步;当天看不到成果,几个月就会看到成果很多,并且会拉开和别人(不健身和不参加爆料革命的人)的差距。

文贵先生说你健身了吗,实际上就是说,只要走在这条路上,一直坚持往前走,就一定能灭共成功,到达人生和灭共的彼岸。健身不需要天赋和条件,只需要每天坚持就能前进,看到效果,得益最大的是自己。灭共也是一样,得益最大的是自己。健身自己舒服,灭共也是自己舒服,思想和意识自由。健身和灭共一样不需要向任何人证明,因为你走在灭共的路上,别人就看到已经脱胎换骨了。

玛莎:爆料革命可以让人健身又建心。每天坚持两期节目准时播出,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少,郭先生也说您能走到今天,能坚持下来是因为您有个好太太。您借这个平台有什么想和您太太说的吗 ?

路德:非常感谢我太太一直以来的支持,让我没有后顾之忧。我太太看文贵先生比我还积极,看到闫博士上福克斯节目特别开心。

长岛:我的太太也是支持我,我才走到今天。灭共的路上虽然是自己在做工作,但是首先要面对的就是家人和孩子及各方面的支持,所以家人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力量。

问题6:路德先生曾经是一个商人,现在转型到自媒体的平台,您想对墙内的商人尤其是还没明白过来的中小企业家说些什么?或者在灭共的路上给他们提一些什么建议?

路德:曾经在中共的体系下也有过伟大理想,也想成为过中共编织的假的商人的典型。后来明白了,在中共的体制下要想成功,必须为他所用并和他站在一起,也就是你必须有背景和关系。在中共的体制下,一辈子一场空,是你自己的主观意志不能控制的。比如政策和黑手,不可控和不确定的因素太多,即使赚到钱了,中共也会抢走你的财产。而在美国是能够自己做决策。比如爱多VCD的总裁胡志标、兆峰陶瓷的老板李兆峰、高路华彩电的老板王世林等在中共的制度下最后的下场都很惨。

问题7:请问路德先生是什么时候成为基督徒的,信仰在您的生活、爆料革命和工作中带来什么启示和影响?

路德:首先信仰和宗教是没有关系的。信仰是约束自己的,而不是拿来要求他人的。信仰就是即使你没见过,你会相信它的存在。真正的信不是靠嘴上说,而是行,是很自然的走上这条路。信是当你做决策的时候,用正义的思维去思考时知道会损己还去做的时候就是信。比如1.19决策的时候,本能决定去相信正义和良知、相信闫博士。大航海时代,当在海上迷茫的时候,哥伦布坚信了上帝认可他的选择和决策,靠信念支撑坚持下来才发现了新大陆。

你无论碰到多少小人,你不会因为这些人改变你的信念,相信你所做的是真善,是天道,是上帝旨意,是符合自然法则,符合人类文明前进的趋势。永远不要有害人之心,永远不要为了自己去伤害他人,本着利他之心。

接近上帝的就是信自由、平等、人权。旧约讲自由意志加实践,守契约。新约讲平等和爱,美国把人权放入里面,这是更加接近自然本质的东西,是目前最好的文明。中华文化产生的文明,仁义礼智信是一种工具,中共的道德观不是约束自己,是要求他人的,形成道德谴责和审判,用道德的话语权去成为残害他人的工具。

问题8:爆料革命陆续爆出很多大咖被从爆料革命队伍清除出去,最明显的、了解最多的就是九指王,路德先生的名字实际是被绑架在凤凰农场的,路德先生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工作在这上面,路德先生也是大义凛然的揭露这个事情,路德先生从过去到现在对九指王肯定有很大认识上的改变,请问您是怎么从这个改变中走出来的?

路德:Sara从2017年开始跟随文贵先生爆料革命,但实际上我和Sara相处的并不多,更多的是她一直在说“路德和我站在一起”。开始我的节目在2018年和战友之家互动,但是越互动我越觉得有问题。我追求的价值理念和Sara是格格不入的。当时我也和北京姑娘聊天室连线,之后Sara就准备把我打成特务,说我路德夹带私货,赚取广告费。

但是当时我们一起追求同一个灭共的目标,每个人的人性不一样,求同存异。

今年年初出现凤凰农场的事情,本来是我要退出,让Sara也退出,不是解散农场,但是她把农场解散了并打包票说战友之家支持爆料革命。她以共产党思维把战友当成了个人资源。

她以为她信了基督就能超越中共的毒瘤。事实上我们做不到把中共的毒瘤全部抛弃,所以需要每天反省和否定自己。她慢慢被身边人不断的影响,慢慢往下走进入了恶性循环。Sara一直觉得自己是对的,已经沉浸在恶中。我看到文贵先生处理这件事很智慧,很讲规则,在美国的规则范围之内,如舆论及法治。

这件事也有中共的捣乱,也告诉了每个农场,如果任何人独占农场,把农场当成个人资源,都会被爆料革命清除。

长岛:农场中,不管是农场主,还是管理团队,还是爆料革命中的大咖,我们不能把战友的资源利益当成自己的,更不能据为己有,这都是属于爆料革命的,农场和所有的利益都是属于大家的。在爆料革命中,我们也学习了很多,成长了很多,得益于文贵先生提出爆料革命,并在过程当中传递了很多信息和信心。

问题9:在爆料革命过程当中,路德先生和文贵先生接触比较多,在这四年有没有发现文贵先生有什么改变?

路德:我是2017年10月4日和郭先生第一次见面。对于我来讲,第一,我从来没要求任何人是一个完人,如果你追求完人,这就是你的失败。第二,也不要要求任何人是圣人,只要知道他能不能在关键的地方,在某一方面比你强并且是你能够学习的。

文贵先生的勇气,死磕到底。他在某个时期的眼光独到,非常厉害。2017年振臂一呼就已经很厉害,到现在证明了他说的很多事情,他能够不和中共去勾兑,他当时能够站出来并看清世界大势,这一点任何人都比不上。

G系列,虽然有的产品不完美,但是他在这个点上看清楚了,未来中共灭了以后该怎么做,团队和资本的力量都有了,未来不可限量。数字货币概念的提出就很厉害了,数字货币其实是文贵先生抛的一块砖,在灭共的生态圈里引玉出来。敢想、敢提,文贵先生死磕不放弃,就能实现。

玛莎:感谢路德哥,由于时间原因,还有很多问题没问。今天节目也说了很多关于音乐、运动、家庭生活、信仰等等很多问题。今天意犹未尽,希望下次还能邀请路德先生到来。下期的嘉宾是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主席老班长,大家敬请期待。

以上是节目的主要内容,节目带给了大家愉悦和思考。吾日三省吾身,脱去中共给我们种下的毒瘤,哪怕用尽一生的时间。就像路德先生所说,我们的信仰和追求不是言语的表达,更加应该体现在行为和行动上。

行动、行动、行动!灭共没你不行,新中国联邦需要你的改变。

+9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