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五)

五月花写作组 | 作者:跟随战神 | 编辑、美工、发稿:灭共小宇宙

往期链接: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一)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二)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三)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四)


短短的几年时间,大山迅速做大,成了当地第一号的黑社会头子,就是在县里也是排上号的。渐渐地,大山不再满足于打打杀杀、收保护费了。这样的事情虽然能获得一些利益,但是伴随着很大的风险。

大山的机会又来了。当地政府开始实施“村村通公路”工程。这样的工程表面上是“造福村民”,实则是为了政府官员搞政绩、中饱私囊。众所周知,中共国对GDP的追求达到了疯狂的程度。GDP纳入了地方政府官员的主要考核指标。所以各地方政府疯狂搞基建,“铁公基”成了支柱产业。中共国成了一个巨大的建筑工地,到处是塔吊林立。同时,在工程建设中,滋生了大量的腐败,因工程建设贪腐的事件频频发生。中共媒体曾报道,河南省3任建设厅长连续落马,可谓是在因贪入狱的路上前赴后继、层出不穷。

虽然“村村通公路”不是大工程,但在当地农村也算是一件大事。水泥路要修到每家的门口,涉及到了每个家庭,所以需要每户村民的配合。大山闻讯后找到了村长,表明了自己的意图。两人一拍即合,当然少不了村长的好处。其实,由于层层盘剥,到了村里的时候,修路的价格已经很低了,但是大山并不担心。大山的胃口很大,十几个村子的路都被他拿下了,为此大山还注册了个劳务公司。万事俱备,只差东风,这个东风就是干活的。

农村的水泥道路修起来很简单,首先将原来的泥土路面铲平,然后铺上搅拌好的混凝土,再后就是工人师傅将路面轧光,最后等待混凝土凝固就OK了。虽然很简单,但是大山知道他的兄弟们是做不来的。

在中共国有这样一类人,专门从事建筑施工,说白了就是卖苦力。他们没有任何的生产资料,有的只是充满老茧的手和一颗对金钱渴望的心。他们绝大多数来自农村。家乡几分贫瘠的土地已经无法满足生存所需。他们被迫告别父母、别离妻子、丢下孩子,远赴他乡。对于放下心爱孩子的年轻父母们,有一句话很贴切的形容了他们的无奈:放下砖头不能养活你,搬起砖头不能拥抱你。这就是中共国农民工的真实写照,令人心酸!心痛!他们生活在中共国的最底层。下至十几岁的少年,上至七十多岁的老者,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农民工”。

几个农民工队伍蜂拥而至,大山与包工头谈好了价格,然后开始施工。水泥是从镇上佘来的,沙子是从附近挖来的,大山几乎没有多少投入。经过几个月的忙碌,十几个村子的道路终于修好了。几个包工头找大山要钱来了。本来谈好的是按月支付人工费,在施工期间包工头找过大山几次,大山均以种种借口推脱。完工了,大山没法拖延了,他也没必要拖延了。大山亮出了他的獠牙。

讲好的人工费大山直接砍掉了一半,理由听起来十分冠冕堂皇:修路影响村民的生活,给村民补偿。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即使影响村民也是承包商负责赔偿,也就是你大山应该赔偿,和干活的工人有半毛钱关系吗?纯粹的流氓逻辑。况且这个理由完全是大山杜撰的,根本就没有村民要求补偿一事。更有甚者,大山居然派来几个小弟冒充村民,揪住包工头的领子不放,要求赔钱。还记得在西藏发生的事情吗,中共军人脱下军装,换上僧侣的服饰,上街打、砸、烧。然后中共宣布西藏僧侣是暴乱份子,公然出兵镇压。八九六四那场屠杀,也是以“平爆”为由开始。几个军人换上便装,在广场烧毁军车,嫁祸市民,然后开始镇压百姓、屠杀学生。

有人报警,警察来了。警察煞有介事的问明了情况,警告包工头“村民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好,不要造成村民群体事件”。简直是赤裸裸的威胁。原来,大山早已经和派出所长勾兑好,警察来了就是为他站台。自从上次夜里去村民家里打砸,在村长的牵线下,大山已经和派出所长勾搭上了。表面上是警民、背地里是哥们,表面上是猫鼠,背地里是狼狈。

公安局是个非常特殊的地方,它既是权力的交汇点,又是信息的集散地。它是当地合法施展权力的机构,当地政府要推行某项工作,就需要公安的保驾护航。而社会的各方势力要顺利活动,也要借助公安的力量。说它是信息集散地,是因为公安局是可以接触社会各个角落的机构,它本身就是一个情报中心。记得王力军在春风得意时说过这样的话:十几分钟可以将全国人查一遍。所有人的信息都在公安局的掌握中,当然,中南坑里的人除外。这里的所有人是指普通百姓。大山的情况公安局早就了如指掌,但是,公安局也需要他、利用他。比如,每临所谓“重大节日”或“重要活动”,公安局必定通知大山:管好自己的人,在此期间不能出任何事情。那么大山团伙就会消停些日子。再比如,遇到拆迁、占地等不好解决,公安局不便出头的情况下,大山成了最佳人选。他可以随心所欲、大打出手。大山和当地公安局各取所需、狼狈为奸。

农民工们来自迢迢千里的南方,又有公安局的沆瀣一气,包工头最后忍气吞声。但是,苦的可是那些干活的工人人,辛苦了几个月,拿到手的是少得可怜的钱。而每个人的背后站着是年迈的父母、待哺的孩童。

这就是农村黑社会的可恶之处,他们欺负的永远是最底层的人。中共利用基层黑社会的暴力手段,完美的威吓、奴役、统治百姓,而又让百姓浑然不觉,这是中共对内的“完美犯罪”手段。

(未完待续)


更多文章欢迎浏览波士顿五月花GNEWS官方号

更多直播欢迎关注GTV官方号五月花之声五月花讲堂

欢迎加入波士顿五月花农场,订阅我们的官方推特账号官方油管账号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