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时讯2021.03.29:部分德国联邦参议员被病毒应用程序警告,需要隔离

《德意志时讯》发表的译文和报道不代表我们认同原文作者的观点,仅供读者了解德国媒体的走向及德国社会状况

拉梅洛和特申策尔被应用程序警告,需要隔离

在周五召开的联邦参议院会议三天后,病毒预警应用报告说,在场的一些人中接触到了中共病毒病例。现在有六位以上的政治家在国内隔离–包括图林根州长博多·拉梅洛。

在病毒预警应用的提示下,汉堡市长彼得·特申策尔和图林根州长博多·拉梅洛被隔离。参议院发言人马塞尔·施韦泽表示,这一提示显然与上次联邦参议院会议有关。会后,会议大厅内的众多与会人员都收到了一条提示。根据拉梅洛的声明,他在周五也参加了联邦参议院的会议。

这位左翼政治家说,萨勒-奥拉区的医务人员已经要求他停止所有接触。拉梅洛在东东图林根地区有一个度假别墅。他目前没有离开自己的房子,因此不能参加州议会的会议。据报道,两位部长本杰明·伊曼纽尔·霍夫和德克·亚当斯也因为病毒警告应用程序的报告而禁止接触。拉梅洛想在周三做一次核酸检测,来确定是否感染。

在汉堡,除了特申策尔之外,司法参议员安娜·加里纳、参议院驻联邦政府和欧盟的外交事务代表阿尔穆特·默勒国务委员也将在国内自愿隔离。参议院表示,他们目前正在居家办公,并将在周三进行核酸测试。萨克森-安哈尔特州的经济部长阿明·威林曼,今天也在应用程序发出警告后进行居家隔离。他的部下推测,这可能与之前的联邦参议院会议有关。发言人说,威林曼将在本周内接受测试,而他将通过居家办公的方式参加之后的所有活动。

评论:本人对于德国研发的病毒警告应用程序的具体推算规则并不了解,但通过我们的常识来分析,如果像报道中所说,在联邦参议院会议后有7位与会者收到了隔离提示,那么在会议大厅这个相对封闭的空间中,其他参会者没有处于感染病毒的风险中吗?为什么其他人没有收到隔离提示?是该程序运算不准确?还是他们感染的7个人又开了个小会?而且会议期间,参会人员如果遵守防疫规范大部分时间应该都是戴着口罩的,风险应该是被控制的比较低的。
其实参会者人数有限,根据应用程序的警告应该是可以找到最初引发这警告提示的人的,然后再顺藤摸瓜,看看他之前接触的人,这不应该是这个应用的正确使用方法吗?那为什么只停留在居家隔离这最初的一步呢?
而如果后面的核酸检测证明几位被程序提示者都是阴性,那么这个病毒警告应用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