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是如何毁掉邮轮行业的

翻译:洛杉矶天使农场Jessi/詹茜
校对:洛杉矶天使农场Feihua
审核:洛杉矶天使农场 断播

“我从未想过我会排队几个小时领取食物,真是落泊潦倒。你会自言自语,‘呀,我竟然落魄到如此境地。”50岁的邮轮行业的搬运工詹姆斯·考克斯(James Cox)对《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的朱莉.拜罗维茨(Byrowicz)和泰德·曼恩(Ted Mann)这样说道。

考克斯过去每小时工资为27美元,但是自从去年封城开始以来,他被剥夺了在自己选择的职业中的挣钱能力。正如拜罗维茨和曼恩所解释的,“邮轮业正着急地等待着华盛顿的再次批准航行。”为避免读者们忘记起见,国家政客们赋予了他们自己权力,决定哪些行业在中共病毒肆虐期间可以继续营业,哪些行业不可以。邮轮业没有得到允许继续营业,因此考克斯要排队领取食物。

关于这一切滑稽又可悲的是,拜罗维兹和曼恩正在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港( Port Canaveral, FL),更具体点儿说是从“耗资1.35亿美元、为嘉年华邮轮建造的巨型三号航站楼上(Terminal Three)”进行的本报道。

希望前面的细节能够提醒人们,在政客们惊慌失措之前,邮轮行业是多么的繁荣。换句话说,在吸引顾客方面,邮轮行业中最优秀和最聪明的人已经开发出了非凡的技术,并且已经做到了这一切,满足了这些客户的需求。

上述事实对邮轮行业的遭遇有着至关重要的关系。重要人物们从未得到调整的机会。尽管非常了解庞大客户群体的需求,但是他们从未有权力在病毒肆虐的时候调整工作方向。

相反,给予了我们邮政局(the Post Office)、美国铁路公司( Amtrak)、社会安全(Social Security)和其他没有纳税人的、即将破产的实体的政治阶层自己决定了,不应该允许邮轮业主们适应一个表面上的中共病毒的现实。这是多么可悲啊!

确实,在一个令人忧心忡忡的时期,一个特别繁荣的行业不被允许展示它会如何满足客户的需求,这对其所有的业务部门来说是多么的可悲啊!

商业急速发展产生的信息对经济发展至关重要,企业过去和现在都急需市场催生的有关后中共病毒的未来的信息,但是一些最优秀的企业永远没有机会服务他们的客户了,因此我们对未来或多或少都有些盲目,政客们似乎知道什么对我们最好。

某些持怀疑态度的人或许会回击说,且不论联邦政府采取的病态的行为,邮轮业已经完蛋了。他们会说普罗大众害怕接触肆虐的病毒是邮轮业完蛋的原因,所以不要谴责政客们。抱歉,但是这样的回答是不够的,而且真的有点儿无脑。

我们是从上述拜罗维兹和曼恩写的报告中得知这一切的,正如他们指出的“邮轮业正着急地等待着”重新营业的权利。如果他们觉得自己没有客户或者觉得不能适应新的现实,那么他们不会“着急地等待着”回去为客户们服务。

他们明确希望他们的邮轮能够重新营业,将乘客们运送到世界各地,相信如果被允许为客户服务,他们现在已经在服务客户了。

那么他们如何做到这一切呢?这儿给出的推测是,就像百货商店和别的零售业一样,只要他们限制进店购物的人数,他们就被“允许”继续营业,所以邮轮公司也可以以有限的方式营业。前面的要求中重要的是他们不需要法律或其他政府力量来分隔顾客。恰恰因为2020年的客户与2019年的大不相同了,邮轮公司会根据对其客户群的深刻了解而调节运输能力。

这种情况下,一些邮轮公司可能会向更少的顾客收取更高的费用(读者们看到了过去一年豪华酒店和度假胜地的天价收费了吗?),

一些公司在客户需求旺盛的时期就像优步( Uber)一样会制定“峰时价格”,一些公司会通过要求每天进行病毒测试而限制运输能力,与此同时其他公司可能设置严格的年龄限制,着眼于保护身体比较脆弱的群体避免与人群在一起。

关于邮轮公司可能会做些什么,必须明确的是,以上这些只不过是一个局外人的推测,这个局外人了解一点儿各家邮轮公司拥有的客服常识。有人猜测,在这么多潜在的乘客紧张不安的时期,如果被允许炫耀的话,嘉年华(Carnival)、水晶(Crystal)和世鹏邮轮(Seabourn)以及其他公司能以亲顾客和亲健康的方式有效地进行运营,这一定会让我们大吃一惊。

唉,可惜他们又一次不被允许这样做。醉心于权力的政客们和缺乏任何客服常识的专家们替他们做出了决定,他们不被允许进行尝试。

这让我们又想起了了像詹姆斯.考克斯这样的人和他此前工作过的那些邮轮经营商。一瞬间,他们的尊严被剥夺了。考克斯没想到自己会去排队领食物,或可能会失业,但是封城的破坏速度是空前绝后的。

同样,自负的人们大概从未想过政府会关掉他们的企业,仅仅因为这同一个政府成为了太多企业唯一的融资来源。长话短说,尽管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使某些企业得以生存,这是多么糟糕!这不是他们想要的:政府的帮助。如果政府没有对他们的企业采取强制关闭的措施的话,他们本不需要这种强制措施。有一个词描写了针对企业和工人们所做的事情,但是在这儿不会说,读者们可以猜测。

希望读者们也能记住,政客们破坏事物的速度有多快,而且这种破坏多么快地剥夺了人们和企业的尊严。此时此刻,昔日蓬勃发展的邮轮业再一次“着急地等待着华盛顿再次批准航行。”请考虑一下,这是多么的荒谬。

原文作者:约翰·坦尼(John Tamny),美国经济研究院(AIER)的研究员,《真正的清晰市场》(RealClearMarkets)的编者。他的关于当前意识形态趋向的书名为《他们都错了》((They Are Both Wrong )AIER,2019)。
发布时间:2021年3月25日
原文链接:https://www.aier.org/article/how-lockdowns-devastated-the-cruise-industry/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