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德·乌索博士 在节目中谈论了中共病毒mRNA疫苗的安全性有效性和免疫性

作者:洛杉矶天使农场-Arthur文徐 & 雨山溪桥客
校对:洛杉矶天使农场-雨山溪桥客
审核:洛杉矶天使农场-黎明的光芒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理查德·乌索博士(Dr. Orchard Urso)在接受《亮点新闻》(Bright Light News)金·伊利亚斯(Kim ELias)节目采访时谈论了中共病毒疫苗的安全性,有效性和免疫性。

乌索博士认为目前的疫苗运用的是基因疗法,同时也是实验性疫苗。它是利用一种称之为mRNA技术开发的疫苗。但是目前利用mRNA做疫苗的成功案例不多。中共病毒疫苗是一个利用mRNA做疫苗的尝试。中共病毒通过其表面刺突蛋白进入健康人体细胞。中共病毒疫苗就是基于信使RNA的疫苗(信使RNA也称为mRNA),它的遗传物质链条类似于DNA,细胞内核糖体利用mRNA来制造蛋白。mRNA疫苗包含了编码帮助病毒进入细胞的刺突蛋白的信息,疫苗包裹在脂质体中使它可以进入细胞,一旦进入细胞,mRNA就会被释放,然后细胞内核糖体就会读取信息,合成病毒刺突蛋白,接着把它释放出去,然后人体免疫系统就会像机体被中共病毒感染一样识别出这些东西,作为应对,人体免疫系统会产生针对中共病毒的抗体。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在人体被中共病毒感染后,这些抗体可以通过和病毒刺突结合,阻止病毒进入健康人类细胞,以此获得对病毒的免疫力。但单链RNA病毒最大的问题是,当人们接种疫苗来对付这种病毒后,接种疫苗的人被野生病毒感染后反而比从来没有接种过疫苗的人更糟糕!

乌索博士引述了历史上单链RNA病毒,像登革热病毒,RSV病毒,冠状病毒都有这个问题。接种疫苗不仅没有产生中和抗体,反而产生了类似于特洛伊木马一样的抗体,使得病毒可以自由进入人体,而不被人体免疫系统检测到,最终打了疫苗后会有更大范围的感染,因为抗体仅仅是结合在病毒上却不起作用,这个叫做病原体激活,分子模拟,也叫抗体依赖增强现象等几个不同的名字,最终结果就是,疫苗产生一个使得人更加容易受病毒感染的环境,而不是对病毒免疫,这就是ADE(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增强效应!

根据《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的报道,ADE效应在1960年代就已经被发现,该发现应该作为研究中共病毒疫苗的一个可能存在的陷阱被重视 。一些动物和人接种疫苗后, 如果再度接触病毒,会比没有接触过病毒的个体产生更为严重的症状。疫苗可以提前激活免疫系统,在一些情况下,似乎可以对自然感染产生一些狡猾的反应,但假如病毒有了ADE增强效应,一旦你接种疫苗,机体更加容易感染病毒。

2020年9月,《自然微生物》杂志的一篇文章得出结论,ADE已经在SARS,MERS,这两种冠状病毒,也包括RSV,Measles这些病毒感染中被发现。中共病毒疫苗和抗体介入存在的ADE威胁是真实存在的!疫苗生产商说这个疫苗有95%的有效性,但是如果你真的仔细研究这些数据,这些数据是很不真实的。有一篇英国医学杂志的文章对此有好的解释,这篇文章作者根据辉瑞公开的原始数据判断中共病毒疫苗有效性大概接近于19%-29%,离所宣称的95%差的很远,并且我们并没有见过原始数据,真实情况可能更糟糕。

在佛罗里达州有一个退休公寓,大概有140人接种疫苗,从那之后已经有24个人去世,而另一个地方也有类似的案例,我们可以看到,接种疫苗的人依然在死于中共病毒。

这个病毒疫苗大家要意识到完全是实验性的,辉瑞疫苗要求被接种人签一个知情表格,基本意思是这是实验性的,如果不好的事情发生了,他们不会赔偿你。通常在美国或加拿大会有一些疫苗致残基金来支持那些由于接种疫苗致残的人。这样的事确实有可能发生在所有疫苗上,乌索博士:“但是,这个实验性的疫苗是不会受到补偿的,因为他们担心接种实验性疫苗可能出现伤残,所以如果你受到损害了,祝你好运。”

疫苗生产者并不是在所有国家都对疫苗造成的可能损伤和死亡负责,然而,根据一些法律专家的说法,疫苗制造商,就像辉瑞都在滥用这个权利。据印度国际英语新闻电视(WION)报道,在阿根廷,辉瑞要求他们买国际保险来应对未来可能反对辉瑞公司的诉讼。阿根廷同意了。 然而,在2020年12月,辉瑞又要求阿根廷以几种财产作为连带责任抵押,这是什么意思? 辉瑞要求阿根廷把银行储备,军事基地和使馆建筑,作为连带责抵押。辉瑞要求阿根廷把自己主权压上是为什么?就是为了避免疫苗出问题遭到诉讼!

乌索博士继续说:“我并不反对打疫苗,但是前提一定是这个疫苗是可靠的才会去打,我们并没有见过原始数据,目前我们能看到的仅仅是他们对原始数据的评估,真实性存在很大的疑虑,过去的RNA病毒历史告诉我们,在RNA病毒疫苗上,我们从来都不是成功者!”

【注:乌索博士([email protected],Gab@Richardursomd)治疗了超过30万病人,做过3万多台手术,并成功治好了超过250名CCP病毒感染者】

+1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