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说历史:揭露中共世纪骗局史1956~1960:“大跃进”

  • 作者:一颗星星
  • 制图:透明的遮羞布

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3月30日电/西喜社——

毛在“双百运动”失败之后,并未停止保卫自己独裁统治的步伐。(本来是想借助高知清党整风,没想到弄成高知反党,最后迫不得已发动“反右”。)已经把“斗争”这一本质写进了血液里的毛,心中十分清楚,只有不断的发动运动,“与天斗、于地斗、与人斗”,在斗争中才能把自己的对手一个个清除。于是,依旧是中共“伟大领袖”的他,开始计划“大乱中求大治”。

毛首先推翻了周恩来、陈云等带领经济专家制定的前途看好的“第二个五年计划”。(1953年~1957年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在国家百废待兴的情况下,经济的发展与增长还是非常引人注目的。而“第二个五年计划”才是真正的经济建设的开始。)

事情缘于1957年,苏联科学家放出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颗人造卫星,世界瞩目。而赫鲁晓夫同志也在毛面前大放厥词,扬言苏联要在十五年内超越美国。(1957年,毛访苏参加庆祝十月革命四十周年。)

一向好大喜功的毛,本就对周所制定的“二五计划”有所不满,一听此言顿时来了精神,于是便信口雌黄的吹出“中国要十五年超越英国”的“伟大目标”。借此机会,毛也正可以砸乱一切后“乱中取胜”。(亲爱的读者朋友们,但凡有一些经济知识的朋友们都知道,一个国家经济的增长与目标,需要根据经济的发展规律,经过科学的论证、计划与实施,可不是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吹出来的。脚踏实地、实事求是的发展是世界上每一个正常国家的运作方式。无奈今天的中国,我们依旧能看到这种“冒进”,“假大空”现象的存在。)

回国后的毛先是在南宁会议中以“反对‘冒进’就是反革命、反马克思主义”为由要罢官周恩来。之后又竖起“三面红旗”,即“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南宁会议后,周恩来亲书“检讨书”以检讨“反冒进”的错误,并主动请辞总理职务。周的“以退为进”并没有让他失去总理的职位,最终他在总理的职位直至去世。)

所谓“大跃进”反映在城市的工商业中,便是“以钢为纲”的“土法大炼钢”。1957年中国的钢产量已经达到535万吨,国务院把1958年的钢产量订为650万吨。但是相对于毛所号召的“十五年赶超英国”,这一指标显然太慢。所以,在毛的心中,这一目标应该“翻一番”。但是650万吨的目标相对于当时中国的工业基础已属于超额,而毛提出的“翻一番”便属于绝对不可能完成的神话。

不可一世的毛坚信群众的力量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老蒋的四百万军队都被中共打得丢盔卸甲,凶狠美帝都在朝鲜战场上被英勇的志愿军“打败”。区区百万钢铁又算什么?中共向来都是“外行领导内行”,对于那些专家的意见更是不屑一顾了。所以在毛的“圣旨”下,1958年的钢产量被订在了“翻一番”的1070万吨。根据薄一波的回忆,及其它官方记录,1959年的钢产量被订在了更加荒唐的3000万吨;1962年则被订为8千万到1亿吨……

指标订的太高了,全国的钢厂根本办不到怎么办?为了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为了完成生产指标,从秋季开始,全国各地便搞起了“全民大炼钢”。全国各省的省委书记也在主席面前夸下海口,使毛“龙心大悦”。

为了博得“圣心”,于是乎各省市自治区的“土皇帝”们蜂拥而起,大炼钢铁。终于,老百姓们家中的铁锅、铁窗、铁床、铁门、铁锁、铁钉……凡是铁的东西统统上缴,全部被投进了土质小高炉。

上至大部长、大教授、大将军,下至贩夫走卒、毛头小孩,总之农民不下田,学生不入校,“夫妻不上床”,九千万人披挂上阵,没日没夜的大炼钢铁,最终炼出了几百万吨在工业上毫无用处的“铁疙瘩”……

而“大跃进”反映在乡村与农业方面,便是“以粮为纲”的“人民公社”了。在全国“土法大炼钢”,百万座“小高炉”的熊熊烈火照耀之下,中国农村就在党的要求下,百万个“初、高级合作社”在数周之内就被合并成26425个“人民公社”了。

“吃饭不要钱”这种“共产主义生活”也确确实实的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实现了。有了“赶超英国”的目标,钢产量要翻番,粮产量自然也不能落后。毛号召大家“破除迷信,解放思想,发扬敢想、敢说、敢干的精神。”总共中央也提出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口号。于是全国各地又掀起了粮食大跃进的高潮。这一“号角”吹响不久,各地便开始“放卫星”,捷报频传。

《人民日报》从1958年6月开始陆续刊登全国各县书记们报来的“喜报”。先是河南遂平县卫星人民公社爆出小麦亩产二千一百零五斤的新闻,算是放了第一颗“高产卫星”。

以后各地逐渐加码,到第29颗卫星出现在《人民日报》时,亩产已达七千三百二十斤。以后连地处高原的青海,也参加了这场“卫星”大合唱,打出八千五百八十五斤的牌子,镇住了各路“好汉”。

水稻就更神了,报上的数字一个比一个惊人,七千、一万、一万五,乃至湖北蹦出了三万七、安徽蹦了四万三的“奇迹”。到了九月份,一行特大铅字赫然出现在《人民日报》上:“广东穷山出奇迹,一亩中稻六万斤”。

为了说明此数字之不虚,那篇报导特地强调,省委秘书长在场验收,决非胡吹乱说。至于整个大跃进运动的头号冠军则属广西环江县,中稻亩产十三万斤!

8月间,湖北麻城县稻子亩产三万六千九百五十六斤的消息见报时,《人民日报》特别发布了一幅新闻照片,显示四个小孩站立在田间的稻穗上,照片下的说明是:“孩子们站在上面就像站在沙发上似的。”不过,这个奇迹很快又落伍了。一个月之后,又一幅照片问世,其说明为:“三个人站在上面也压不倒。”

制造新闻的不光是报纸,还有党的宣传部控制的电影制片厂,尤其是党的一大喉舌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该厂在大跃进闹得最红火的时候制造了一系列荒唐透顶的消息,比《人民日报》有过之而无不及。

它拍摄了一部《沸腾的广西》。这是一部纪录片,里面有这么一个镜头:一群头戴草帽的农民在割稻子,右边沉甸甸的稻穗上散乱地放著几迭茶碗,一只显然盛满开水的大木桶,桶上写著两个大字:“请茶”。字幕上出现这个镜头的同时,画外的解说词是:“罗城县创造了稻子亩产十三万斤的高产卫星。”

这部纪录片还有一个同样惊人的新闻:某人民公社“放射了震惊全国的日产铁二十万吨的大卫星”。后来这部片子的摄制者还撰文介绍这个公社:“这是多么了不起啊!他们一天的干劲,等于完成全广西1958年全年的产铁任务。” (《电影画报》一九五九年第二期)

亲爱的读者们,就算在科技如此发展的今天,纵观全世界,又有哪个国家的能达到当时“人民日报”所报的亩产数量呢?中共的宣传主媒竟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厚颜无耻的向全国人民,向全世界编造谎言吹牛皮……(至今未改)悲哉!那一段时期的《人民日报》和党媒的纪录片新闻必将在历史中成为让后人怡笑千载的笑柄……

可能有的读者心中会有疑问:为何没有说真话的记者、公知、干部站出来?读过前面的小节,再略加思考,您就会很清楚:谁敢站出来?

一场“双百运动”之后的“反右”把数以万计肯说真话的党内外新闻工作者及高知打成“右派”,全部去“蹲牛棚”劳动改造去了。剩下的不是秋后寒蝉,便是“墙头草”,不可能指望这些人挺身而出做批评,说真话。

就连身居高位的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等都跟着配合鼓吹,其他人又有何本事“扭转乾坤”呢?中共就是用这种“斗争”的高压方式,把党内、党外,从上到下治理的服服帖帖。(时至今日的中共,依旧在走这条“斗争”的老路。)

当时中共对农村粮食征集的政策美其名曰“统购统销”:粮、油、棉、麻等主要农产品,除了政府规定的可以留给农民自己食用的份额之外的部份,全部由国家统一收购、统一经销。

名曰“卖余粮”,其实是国家先预订一个全国的收购总指标,分配到各省各地,这是“国家任务”,必须完成的。各地“县官老爷们”为了向中央献媚讨好表忠心,“放卫星”、“亩产万斤粮”的牛皮吹的震天响,“国家的任务”可是要根据吹出的“牛皮”实额上缴的。

粮库的粮食不够怎么办?缴口粮,甚至是种籽粮也要凑数上缴。再加上“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在全国各地的全面铺开,全国各行业的人力、物力、财力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这种影响在以后的两年中直接造成了几千万人的死亡。这,便是中共口中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

编辑:蚂蚁兄弟;校对:阿伯塔;发稿:神奇四侠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