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灭白计划的传递者

作者:美东香草山农场写作组 木香

  《白虎》是网飞最新的印度犯罪片,由伊朗裔美国导演拉敏·巴哈尼执导。单从表面看,这部影片讲述了一个低种姓仆人逆袭为企业家的故事,但在两个多小时里,电影实际上却鼓吹了“打土豪分田地”的老调。不仅如此,这部电影更是赤裸裸地宣扬中共的“灭白计划”,传递着“这个世界的未来,掌握在黄色人种和棕色人种手里”的价值观,成为新的国际形势下中共大外宣的工具。

   电影借由“功成名就”的男主的回忆,向我们讲述他的故事。

   男主巴拉姆在读书时颇有些天赋,还得了老师的赏识,也是在老师那里,他知道了白虎的存在:同辈中仅出一只的、罕见的动物。他还被夸为白虎。但和家里其他人一样,巴拉姆很快辍学去了茶水坊打工,像哥哥那样把钱都交给奶奶,巴拉姆的父亲因为奶奶的压迫和剥削,患上了肺结核,而村庄里呼喊着社会主义的政客们,从未在这里建立起一家医院,所以父亲死了。

   当熊熊火焰燃烧时,巴拉姆看到了父亲微微动弹的脚趾,第一次意识到,他要改变人生轨迹,必须走出这个愚昧、吃人的村子。他立志成为地主家小少爷的司机,但他仅仅是一个不受重视的二号司机。为了和一号司机竞争,获得主人的赏识,他窥探一号司机的秘密,成功上位。

   一次,被主人阿肖克少爷的妻子平姬当面指出衣衫肮脏、牙齿泛黄、异味、抓档……之后,巴拉姆开始意识到自己和富人之间的差距,并对自身的处境有了强烈的羞耻感,并照着主人那样做,打扮得更得体,更注意自己的举止。

   打破平静的是一起车祸事故,醉酒的平姬夫人驾驶时撞死了一个小孩,巴拉姆自以为 “机智地”带走了主人们,保护了主人,但却被主人家要求顶罪。虽然小少爷阿肖克和妻子平姬心怀内疚,但也不得不最终认可了家人让巴拉姆顶罪一事。所幸,最后由于没有目击者指证,巴拉姆免于为主人顶罪。

   阿肖克少爷的妻子平姬无法面对内心的指责和印度的等级制度,悄然返回纽约,阿肖克少爷将一腔怒火发泄在开车送平姬夫人去机场的巴拉姆身上。

   而此时,农村的奶奶又派家人追踪到城市,试图继续剥削巴拉姆的工资,掌控住他的未来。所有这些,似乎都让巴拉姆的人生走入了绝境。

   面对贫富悬殊和生活困境,电影不止一处地宣称:“穷人只有两种爬到社会顶层的方法:犯罪或从政”,对他们而言,前者毫无成本,后者难于登天。正是在这种观念的主宰下,男主选择了犯罪。在一个雨夜,男主杀死了主人,带走了钱袋,获得了自由和财富,成为了影片开头功成名就的企业家。

   整部影片就是以成为企业家后的巴拉姆写给中国总理温家宝的信贯穿的,巴拉姆在信中不无得意地写道:“美国已经是明日黄花了,印度和中国才代表着未来,我相信这个世界的未来,掌握在黄色人种和棕色人种手中……”

  《白虎》中鼓吹的所谓 “觉醒”,实际是对私欲这一人性之恶的激发,因此面对生活的种种不幸,巴拉姆的解决之道只能是杀人越货。熟悉土改口号“打土豪、分田地” 的人们,想必对此不会陌生。 “打土豪、分田地” 的暴力规则所唤起的是人性之恶,而恶的激发者和始作俑者中共,如今却试图用这种暴力规则给全世界洗脑,借助影片公然叫嚣自己比美国适合制定世界的规则,并将成为世界未来的主宰者。

   很讽刺的是,影片多处提到的“鸡笼效应”:鸡贩子刻意地在鸡笼旁边把要杀的鸡拔毛放血,让一旁的笼中鸡对自己同类的死亡感到麻木,不敢也无意反抗。其实,这正是当下中共对老百姓的控制手段。可以看到,巴拉姆成为企业家之后,和之前压榨过他的主人一样,他对自己的工人——鸡笼中的鸡群也同样磨刀霍霍,还自以为仁慈。这也正是中共所做的:不但要灭白,还要更狠地压榨自己的同胞,因为他们关心的唯有自己和以自己为核心的少数家族的利益。如同文贵先生所说的那样:“跟着共产党,走进火葬场”。新中国联邦人愿帮助更多的中国人和世界人民走出中国共产党的洗脑,成为真正的觉醒者。唯此,我们才能拥有一个更好的未来。

2021.3.30

编辑/审核/发稿: 浪迹天涯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