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N特别报道:中共病毒战—博士如是说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仰望七星
编辑上传 水星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文宣

3月28日晚黄金时段CNN按时播放了它的特别报道,“中共病毒战:疫情博士如是说”,两个小时的内容,涉及中共国部分已经通过对前CDC主任雷德菲尔德博士的报道作了“剧透”。笔者还是更想知道其他人的态度,尤其是老贼福奇,在CNN的这篇报道中没有发现其它媒体宣传的那样,老贼对雷德菲尔德博士的观点相左,反而在不少观点迎合了雷德菲尔德博士,且对中共有批评的言论。
现将CNN的报道涉及中共病毒的部分摘译,供战友参考。【1】

[21:20:09]
古普塔:要了解任何疾病,尤其是一种新奇的疾病,一种科学家从未见过的疾病,关键是要回到它的起源,回答最基本的问题,它最初是在哪里发现的,以及如何发现的?

雷德菲尔德:中共国疾控中心的一个官方说法是,人与人之间不会传播,我和我在中共国的同事高福进行了多次讨论,我想让我们在北京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办公室的人,你知道,在那里提供帮助,我想增加20到30人,进入武汉,试着解决几个问题。这是人传人吗?是,还是不是?这是只在有症状时传播还是无症状时传播?

我告诉他,我关心的是人传人的问题,我对高福说,你知道吗,你真地不相信母亲、父亲和女儿都是同时从一只动物身上得到这个病毒传染的,是吗?他说,鲍勃,没有人传人的证据。

古普塔:但那是人传人的证据。

雷德菲尔德:是的。我会说,可能是在1月5日,4号或5号,你知道,我真地告诉他,他必须到社区去寻找那些没有去C区的不明肺部疾病患者,他做到了。那天晚上,他告诉我,他们显然发现了很多病例,那天晚上,他非常心烦意乱,因为他得出的结论是,你知道,这事儿严重了。

古普塔:当他打电话给你时,他在电话里非常不安、哭泣、心烦意乱,那是一个警告,不是吗?他当时真地担心了。

雷德菲尔德:因为你还记得中共国的早期死亡率,大概在5%到10%之间,如果是我我也可能要哭。

男子画外音:武汉是一座庞大的城市,人口1100万,它基本上是封闭的,它被封城了,他们不会让任何人通过机场、火车站出去。

古普塔:你能相信多少,最初从中共国传来的信息?

福奇:对此我一直持怀疑态度,因为我们经历了非典,你知道,人们忘记了,但是在非典中,中共说,哦,这是流感,这是流行性感冒。接下来你会发现SARS传遍全球,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有,到处都有。所以,他们在过去不是很透明的,撒谎是糟糕的,他们没有给你所有正确的信息。

古普塔:如果我们自己的调查人员在中共国实地调查,会有多大的不同?

福奇:我想这会有巨大的不同。

雷德菲尔德:我想我们很快就会知道,我们面对的是一种不同于所有人兜售给我们的怪兽,他们兜售给我们的就像非典,就像流感,当非典和流感爆发时,你可以去寻找有症状的病例,因为它们会导致有症状的病。不幸的是,这种病毒,可能其传播的大部分发生在无症状阶段。

中共报告说,传播和无症状阶段的证据均基于他们审查过的数据,但(我们的)CDC没有机会审查这些数据。

古普塔:中共国科学家在1月24日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之后,证实最坏的情况已经到来,人们对来自中共国的数据的怀疑已经变得如此之深,他们第一次确认有无症状感染患者,美国的雷德菲尔德、福奇等人仍然需要看到数据才能相信。

福奇:正如鲍勃所说,我同意我们非常希望看到数据。

古普塔:你当时相信这是真的吗?我是说,你是从中共国听到的,但是1月28日,你在呼吸系统疾病史上说–

福奇:在任何类型的呼吸道传播病毒的历史中,无症状传播从来都不是暴发的驱动因素。
为什么呢,我说这是真的,我是说,我觉得这很有趣。人们在9、10个月前引用你的话,他们说,啊,你在呼吸系统疾病史上说的,这是绝对正确的说法,但这次是不同的,这就是重点,我们一直在争辩,这有什么不同?

古普塔:事实证明,这种新型病毒确实是不同的,至少与最近爆发的SARS和MERS相比,后者没有明显的无症状传播,有了中共病毒,超过一半的感染者从没有任何症状的人那里感染了病毒,这使得诊断和控制变得更加困难。问题是,为什么美国要等到3月下旬才能最终弄清楚这一点?

[21:25:12]

福奇:我想,如果我们派我们的人去武汉,能够和中共国科学家进行一个可能的持续一个小时的对话,你可能会得到这么多信息。从一开始,他们就会告诉我们不要相信你所读到的,这是无症状传播,传播效率很高,而且会杀人。

古普塔:你知道现在回想起来你为什么没有进去吗?

雷德菲尔德:嗯,我想中共国疾控中心,我的朋友高福,他也不知道。

古普塔:你——你什么意思?

雷德菲尔德:高福真地很想工作,利用所有力量与他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合作来完成这项工作,但他没能做到。这家伙显然在中共国国内出于某种原因,受到了更高的政治层面上的制约。我知道总统打电话给中共主席要求让我们进去,你知道,我知道阿扎尔部长打电话给中共卫生部要求让我们进去,但底线是我们不能进去。

古普塔:一年后,你知道原因是什么吗?

雷德菲尔德:我的意思是,桑杰,你相信谁,在这种病原体产生一年后,科学家们现在正在对它的来源进行批判性分析。只是有点,有点耽搁,好吗?我的意思是,在我看来,有些信息是人们不透明的,你知道,我可以用“掩盖”这个词,但我不知道,所以,我不打算猜测。

男子画外音:今天早上,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人员发现,中共国武汉首次爆发的中共病毒比之前想象得要大。

女子画外音:在获取增加的数据(方面出现了)更多的问题,更少的答案(的情况),中共国对世界卫生组织(玩起了)游戏。

古普塔:越来越明显的是,这种病毒的传播比我们得到警告的要早得多。

雷德菲尔德:高福一旦明白,我们就明白了,但我要告诉你的是,我想武汉早在秋天就明白了。

古普塔:中共国坚决否认任何隐瞒,坚持以透明和负责任的方式应对疫情,它的驻华盛顿大使馆发表声明说,美国现在正在指责其他国家。

现在,我们几乎不可能确切地知道,如果我们的专家早些时候被允许进入武汉,会有什么不同,或者我们能挽救多少生命,但我们知道的是,这耗费了我们宝贵的时间。

雷德菲尔德:我们说过,你知道,我想我们需要做的是关闭来自中共国的旅行航班,因为我们不知道谁感染了病毒,谁没有。

古普塔:当我在2020年2月与雷德菲尔德博士交谈时,美国刚刚开始承认病毒的社区传播是不可避免的。据卫生部负责防备和应对的助理部长罗伯特·卡德拉克博士(Robert Kadlec)说,相比之下,中共国一直在为这场百年一遇的疫情做好准备,速度超乎寻常地建设了全新的医院,并积累了应急物资。

卡德拉克:他们意识到在12月初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他们在12月31日公开宣布他们患上了这种神秘的肺炎时,已经提前了大约30天。所以,他们早在我们到达之前就已经在市场上买物资了。他们制造了很多个人用品所需的材料,但即使是在美国制造的东西,我们发现由于外国的购买,国内的供应也正在枯竭。

古普塔:中共国是故意悄悄地购买物资,而不是提醒世界其他国家发生了什么?你的印象如何?

卡德拉克:我不想为他们辩护,因为老实说,我认为他们在1月份不够透明,但我想部分原因是,这是一场在武汉爆发的战争,原因我还不清楚,基本上充斥着的都是他们自己的话语。

武汉发生的事情在30天内传播到中共国的每个省。

雷德菲尔德:如果我猜的话,这种病毒是前一年的9月,10月在武汉某地开始传播的。

古普塔:9月,10月?

雷德菲尔德:这是我自己的观点,这只是意见,我现在可以发表意见了。

你知道的,我的观点是,我仍然认为这种病原体最有可能从武汉的一个实验室,你知道,泄露。其他人不相信,没关系,科学最终会找到答案的,在呼吸道病原体实验室工作的工作人员被感染并不罕见。

[21:30:05]

古普塔:这种类型的研究在武汉也很常见,该市是中共国著名的病毒研究中心,包括武汉病毒研究所,该研究所对蝙蝠冠状病毒进行了广泛的实验。

我觉得我们在这里进行的是一次非同寻常的谈话,因为你是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前主任,而你在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是主任。

这位前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首次公开表示,他相信这场疫情比我们所知道的要早几个月开始,而且它不是起源于一个海鲜市场,而是起源于中共国的一个实验室。

这是雷德菲尔德博士要说的两件重要的事情。

雷德菲尔德:这并不意味着任何意向性,你知道,这是我的意见,正确的?但我是一个病毒学家,我在病毒学上度过了我的一生,我不相信这是蝙蝠传给人类的,在那一刻,感染人类的病毒变成了我们所知道的人类中最具传染性的病毒之一,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通常情况下,当一种病原体从人畜共患的传染病传播到人类时,它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弄清楚如何在人传人的传播中变得越来越有效,我只是觉得这在生物学上没有意义。

古普塔:那么在实验室里,你认为提高效率的过程正在发生吗?这就是你的建议吗?

雷德菲尔德:是的,假设我正在研究冠状病毒,我们大多数人在实验室里,我们试图培育病毒,我们试图帮助它生长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好,越来越好,这样我们就可以做实验,弄清楚它,我就是这么想的。

古普塔:中共国官员和官方媒体越来越多地宣传一种未经证实的所谓多起源理论,这表明这种流行病可能是从世界各地开始的,甚至是美国军事实验室和世界卫生组织。

它被称为,任何实验室事故理论极不可能存在。但他们的一个科学家小组在疫情爆发一年多后获准进入武汉,至今无法确定病毒的确切来源,也许在这一点上,许多人想知道他们是否会质疑他们的结论。

福奇:因此,展望未来,我们需要世界卫生组织,世界需要一个协调全球卫生问题的组织。但他们需要进行改革,这样他们就可以进去告诉会员国中共国,你绝对需要给我们这些信息,但他们没有。
中国人说,不,我们不会给你的。就这样,没有任何后果。那是,那是不行的,这必须改变。
……
节目接近尾声时,吉里尔说了这样一句话:我可能会在最上面一行写道,中共国早期缺乏透明度是导致死亡的原因。(摘译完)

的确没有发现老贼福奇袒护中共的言论,或者被CNN给删掉了?还是笔者没有找到?

通读全文后发现,这两个小时的节目,大都是在指责川普总统,难怪今天川普总统的幕僚长对CNN的这篇报道给予了猛烈抨击(另文转发)。

无论怎样,CNN在对待中共病毒问题上,至少有两个主持人有了明确的态度,站在了明智和公正的一边。(参见笔者昨日文章【2】)。

相关链接:
【1】http://transcripts.cnn.com/TRANSCRIPTS/2103/28/csr.02.html
【2】https://gnews.org/zh-hans/1033531/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