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闫丽梦博士发布的第三份报告

作者:洛杉矶天使农场 – 烟波浩淼,雨山溪桥客
审核:洛杉矶天使农场 – V

第三份闫报告发布了!
两次不请自来的“同行评议”的失败进一步证明了SARS-CoV-2武汉实验室的起源和闫报告的有效性。
关联: https://zenodo.org/record/4650821#.YGR0_uT3aEd
#新冠肺炎
#不受限制的生物武器
#不受限制的科学错误信息

闫博士在第三份报告中指出:“自中共病毒大流行首次爆发以来已经过去了一年。迄今为止,其破坏力令人震惊:1.27亿人被感染,其中278万人死亡。这些数字继续以显著的速度增长,表明这一大流行还远远没有结束。此外,突变病毒株继续出现,并且没有任何公共政策或治疗策略足以有效阻断中共病毒。而且似乎已经达成共识,即在可预见的将来,这种病毒不会根除,人类将继续在中共病毒的影响下生活。”  

报告还指出:“中共病毒击败人类的原因有两个。首先,SARS-CoV-2(中共病毒的病原体)不是自然存在的病原体,而是 不受限制的生物武器。它已被设计并显著增强了功能,因此无法使用通常适用于天然病原体的策略来轻易地控制。它是中共政府生物武器计划的产物,该网络不仅包括中共科学家,而且还包括某些海外科学家和组织。 SARS-CoV-2是基于模板病毒ZC45和ZXC21创建的,模板病毒最初是由中国人民解放军(PLA)的科学家在蝙蝠中发现的。随后的实验室修改,使其具有感染人类的​​能力,并增强了病毒的致病性,传播性和致死性。 ” 

闫博士认为,失败的第二个根本原因是:这个世界远离了SARS-CoV-2的真实面目,因此在多个方面和场合做出的回应不足。中共政府开展了大规模的虚假信息传播活动,掩盖了SARS-CoV-2的起源真相,其中涉及销毁数据和样本,在顶级科学期刊上发布虚构病毒,通过贿赂的顶尖科学家和组织控制起源辩论,通过控制媒体扩大了虚假的自然起源理论,将所有其他起源理论标记为“阴谋论”,并诽谤揭露SARS-CoV-2真相的个人。由于中共在此反面的努力,SARS-CoV-2的真正武器化性质被掩盖,不为大多数公众所知。

2020年9月14日,闫博士发布了第一份报告,提供了丰富的科学证据和分析,证明SARS-CoV-2一定不是自然进化的产物,而是实验室创造的产物。

2020年10月8日,闫博士发布了第二份报告指出:“报告中使用科学证据和逻辑分析揭露了由中共实验室实施并由中共政府精心策划的大规模,有组织的科学欺诈行为,以掩盖SARS-CoV-2不是自然产生的病毒,也不是实验室偶然泄露的简单的功能获得的产品。相反,它是中共政权制造的具有欺骗性的非传统生物武器。我们还驳斥了有关该病毒是来自云南墨江一矿山的病毒的说法。”  

下面是闫博士2020年12月推特,包含了她的第一份和第二份报告:

链接在这里:
闫博士第一份报告链接:
https://zenodo.org/record/4028830#.X8gwD-Q8KEc
闫博士第二份报告链接
https://zenodo.org/record/4073131#.X8gweeQ8KEc
此外,对CNN发布的虚假新闻的回应 @CNN
https://zenodo.org/record/4283480#.X8gw6OQ8KEc

闫博士的两个报告已发表在 zenodo.org上作为预印本。闫博士说:“我们选择此站点和这种格式是因为我们完全了解该领域的顶尖科学家对SARS-CoV-2进行实验室调查的依据–同行评审,不会及时或根本不会发表我们的报告。然而,zenodo提供的透明度和快速出版过程在这种情况下是必要和适当的—Yan博士和她的团队希望世界其他地区尽早知道SARS-CoV-2的真相。闫博士指出:“同行评审并不能保证科学质量或真实性,这是许多专家的观点,包括安东尼·福奇博士。”

第三份报告中回顾了闫博士回顾了她至中共病毒大流行以来的历程以及对中共病毒起源的早期 “辩论”。

随后闫博士点对点地回应了自她的第一份报告发布后的十天内,两名不请自来的“同行评论人”的评论。闫博士说:“正如在第三篇报告所展示的那样,这些评论完全是错误的,并且是有意误导的。但是,它们是在知名平台上发布的,并由具有较高学术水平并隶属于著名机构的“审阅者制作。它很好地显示了参与中共科学错误信息的人员和组织的状况。”  

闫博士的点对点回应首先针对《麻省理工学院新闻》“评论人员”的观点。闫博士指出:“评论人员提出的论据没有坚实的基础,他们使用的所谓证据已经被证明是欺诈。评审人员在对冠状病毒生物学和进化的理解上也显示出严重的缺陷。他们的评论毫无根据,粗心大意,而且误导。因此,他们的鲁莽行为损害了世界揭露中共病毒起源真相的努力。他们才是缺乏科学诚信的人,而不是闫博士报告的作者。事实上,闫博士的报告之所以能够继续站得住脚,是因为它们是建立在确凿的事实基础上的,合乎逻辑的分析以及对科学的诚信。”

闫博士在第三份报告同时对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评论人员” 的评论进行了点对点回应。闫博士指出:“仔细看看 “评论者”的背景表明,实际上,这四位科学家都没有从事过冠状病毒的研究或病毒学方面的背景。然而他们反复歪曲我们的描述,然后插入他们原本不合理的批评。他们试图误导公众对SARS-CoV-2真正来源的清楚认识。”

闫博士在报告中致谢史蒂文·奎伊博士的亲切建议以及反对科学错误信息做出贡献并继续做出贡献并向世界展示中共病毒真正起源的每个人。 

史蒂文·奎伊博士用统计学方法得出结论SARS-CoV-2来源于实验室的概率为99.8%,相应的来自于自然的概率为0.2%,支持了闫博士的中共病毒实验室起源的结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参考资料:
[1] 史蒂芬·奎博士贝叶斯分析得出结论:SARS_CoV-2不是来自于自然,而是实验室衍生物 – GNEWS

+1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