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评】左派精英对亚裔的两张面孔——袭亚暴力犯罪追踪之四

香草山写作组 文荷

“种族主义才是病毒,亚裔不是!”“停止仇亚暴力!”“谴责白人至上主义!”上周六,全美多个城市举行了美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亚裔反种族歧视游行。主流媒体一改往日对歧视亚裔问题轻描淡写的态度,大篇幅全面深入地进行了报道,包括希拉里在内的多位民主党领袖也在社交媒体发声呼应,支持者中还出现了BLM、LGBT等左派组织。在铺天盖地的宣传中,组织和发起此次活动的左派团体以“亚裔之友”的形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而支持川普的保守派被描绘为白人至上主义的大本营和攻击亚裔的主要力量。

每一个来到美国的亚裔,都希望自己所扎根的土地,能够带给自己带来安全、尊重和公平。面对任何种族歧视,亚裔不但需要舆论的支持,更需要拿起法律的武器,将罪犯绳之以法,无论是什么肤色和地位,都应依法受到严惩。但这个浅显的道理,却不是“亚裔之友”们所努力传递的理念。他们想告诉亚裔,美国是一个种族仇恨无处不在的国家,要想安全就追随民主党的大政府理念,获得权威的庇护,像Antifa、BLM那样用暴力而不是依靠法律去反击。如果以暴制暴真的能解决美国的种族矛盾,为什么同样以反种族仇恨为核心,在去年蔓延全美的BLM运动中,我们没能看到种族暴力的减少和美丽新世界的诞生,反而是一个被暴力仇恨取消文化控制下分裂加剧的美国。

就在很多人对“亚裔之友”们感激涕零之际,笔者想提醒亚裔们保持冷静清醒的头脑,关注以下事实,发现隐藏在温情外表之下的另一副面孔。

一、由民主党推动的平权法案对亚裔的伤害

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 简称AA), 源于民主党两位总统1961、1965年签署的两项行政令,最初旨在消除政府机关雇佣关系中的种族歧视,但此后被民主党修改为不按成绩和能力,而按种族和信仰平均分配社会资源。AA法案是亚裔而言,是典型的让你自废武功靠领导赏饭吃的法案,由于种族分类指标掌握在少数精英手中,而实施AA的范围和行业也掌握在少数精英手中,原来靠merit base能够脱引而出的华人反而因为指标配比的不合理,反而因此受到限制,看上去很美的公平法案成了看得见却吃不到的大饼。以亚裔最擅长的科技领域为例,由于用人单位实行AA,在同样的履历资质下,亚裔录用的机会远低于非裔、拉丁裔。这种远输其他少数族裔,甚至连公平都无法保证的制度,被共和党多次提议取消,却在民主党治下大行其道,令许多亚裔和白人族裔十分反感。

二、亚裔细分法案加剧了人们对华裔被“特殊化”的担心。

这一法案又称AB1726号法案,于2016年由加州民主党提出。细分亚裔的目的自然是为了方便按更细分的种族去分配资源。根据以往在AA分配资源中受到排挤的先例,和其他受益于AA法案的少数族裔却不推行细分的背景,很多华人非常警惕,这一细分也许对华人更为不利,一来是华人比其他亚裔人数更多,如果平均分配可分到资源的几率就会更低。尽管支持该法案的左派,以有利于分类管理来做借口,但其目的显然仍旧是用种族区分为不公平打开方便之门。值得注意的是,面对这样一个毫无公平意义的提案,所有民主党都投了YES,所有共和党都投了NO,而发起反病毒仇亚运动的亲共花人团体华人促进会,则公开支持亚裔细分法案,并因其姐妹组织华人进步会捐助支持BLM组织,而备受质疑。

三、学生公平录取组织诉哈佛大学招生歧视案件被高院判决败诉的背后。

不久前,美国最高法院做出了一个对亚裔族群有全面性伤害的判决。该判决无视学生公平录取组织(SFFA)三年来通过大量调查提交的事实证据,认为哈佛大学根据种族限制亚裔的入学比例的做法,不是有意的种族歧视。该判决的偏颇在亚裔中引起强烈不满,在华人走上街头游行抗议时,主流媒体却对这个事关亚裔未来命运的重要案件不闻不问,一些左派领袖还为此大唱赞歌。很难让人相信为华裔被暴力发声的人,与支持AA法案损害华裔公平教育和工作权的精英是同一批人。

在哈佛招生规定中,亚裔明明是有色少数族裔,但录取机会却最低。在同等条件下,亚裔的录取机会只有25%,而黑人达到95%,拉丁裔为75%,白人为35%。全美41所名牌大学都在参照这一标准。也就是说种族平权法案(AA法案)不但没有帮助华人获得和其他少数族裔一样的优先权,反而破坏了本来可以靠勤奋努力获胜的华人失去了自身的优势,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亚裔会在心理情感上更支持law and order,支持color blind的机会公平政策。我们都知道,美国的高校是左派势力的大本营,而最高法院在2020年大选中的表现也让很多人看清了左派势力对司法系统公平性的染指。在亚裔的教育、工作等权利受到侵犯时,左派精英不但没有挺身而出,反而是始作俑者。显然如果亚裔得到了公正的对待,另一些少数族裔能分的蛋糕就少了。在掌握话语权的左派精英眼里,亚裔和其他少数族裔的待遇显然是不同的。

有人可能要反驳说,面对华裔生命权受到侵害,教育权可以忽略不计,我们应该放下前嫌,与掌握话语权的民主党合作,借势提高华人的影响力。这个建议听上去有一定道理,但这种想法的实现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左派真心想找出仇华暴力的根源并切实有效的对策。但事实上,和台面上义正辞严不同,只要一触碰到核心问题,左派的声音就消失了。比如在发生执法和审判上,有许多人质疑地方政策对暴徒过于纵容,执法不严、抓了又放的现象屡见不鲜,司法量刑上也存在为暴力罪犯开绿灯的问题。

以全国仇亚犯罪发生比例最高的加州为例,洛杉矶总检察长居然把在自己上任的100天内为罪犯减刑8000多天作为政绩宣扬。一些华人为此游行要求这位总检察长下台,却连一个官方的答复都没有。另外,针对亚裔的袭击,并不像主流媒体说的是白人至上主义的病毒仇恨,因为这些案件的施暴者不限种族和肤色,且许多还是多次犯罪的惯犯,没有川普主持者的直接证据,如果不尊重这个事实,而把所有焦点只放在病毒和种族仇恨上,也许真相反而被掩盖掉了。

其实针对亚裔的暴力犯罪并不是突然出现的,过去也一定程度的存在。一组数据来自司法部2018年对针对亚裔的暴力犯罪统计。针对亚裔的所有暴力犯罪中有 27.5% 是黑人所为。白人罪犯和亚裔罪犯各占所有袭击的 24.1%。白人对亚裔的犯罪比例远低于其人口所占比例,黑人对亚裔的犯罪反而远高于其所占的人口比例,可见并不存在白人天生仇恨亚裔的种族基因。即便在2019年,白人对亚裔的犯罪有所增加,但也并没有高于其人口所占比例。另外在白人男性中也有40%的比例在2020年投票给了拜登,加上极左翼Antifa组织中也有许多白人,仅凭施暴者的肤色就去判断他是否是白人至上主义者其实是没有根据的。

根据网上流露出的一些案件的罪犯照片,有许多还是黑人和少数族裔。每当暴徒是黑人时,左派媒体就似乎有意把焦点对准受害者而不是施暴者。有一首黑人歌手创作的鼓励黑人抢劫华裔的流行歌曲,常年挂在youtube网站上,尽管华裔采取了很多途径投诉举报该歌曲涉及仇视华裔和煽动暴力,却始终没有被YouTube撤下来,直到现在还能正常浏览。这与左倾的社媒对川普和其支持者一点不符合政治正确的言论就被封杀的网络生态形成鲜明对比。

综上所述,华人歧视问题的根源不是来自底层民众,而是左派精英的种族政策。这些政策,对守法勤劳的华裔有百害而无一利。但为何在亚裔遭受暴力时,左派又似乎变成了亚裔最亲密的战友了呢?原因是多方面的。以去年的BLM运动为例,民主党在这场运动中因为打种族牌收获了大量的捐款,并获得了大量同情少数族裔的选民的支持票,可以说是嘴皮一打,黄金万两。而此次反对仇亚暴力运动,对左派而言没有任何利益损失,只有好处:一来是用病毒打击川普和他支持的保守主义,为中共病毒来源洗地,二来是利用这个噱头获得社会捐款,三来是在纽约、加州等民主党官员换届之际拿到亚裔选票。更高明之处就在于又一次利用自己掌握的舆论工具,把政治正确推上了舆论前台,让社会对拜登政府处理边境问题、疫情问题上频频爆出负面新闻的焦点被成功转移。

在许多暴力事件的真相还未水落石出之时,在左派前后矛盾的两张面具之下,我们要睁大双眼,梳理出这背后可能的陷阱。谎言还是真相,需要时间和事实去验证,我们绝不能因为从左派媒体那里获得了一些口头安慰,就放弃了对暴力事件背后动机的调查,就忽略了民主党正在推行的许多阻碍公正执法,有利于罪犯多次犯罪的政策,是否正在毁掉美国人得以安全生存的法制基础,而那些猖狂叫嚣”Go back China”的暴徒,有多少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职业惯犯,又有多少是民主党政策下被被抓了又放的罪犯。

作为亚裔,我们强调法治与秩序,也相信靠自己的双手和社会公义的伸张,才能获得安全、自由和发展。如果我们像左派说的放弃天赋的人权,把法律当成一张废纸,民众只能向当权者祈求施舍的时候,我们离做奴隶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资料来源:

阻止细分网:驳斥AA和亚裔细分法案的四大谎言

英国广播公司:哈佛大学招生案:法院裁定“歧视亚裔”不成立

司法部公布的2018年针对亚裔的暴力犯罪的种族比例报告

审核/发稿:正义的小新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中文推特账号

英文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英文推特账号

更多视频,欢迎关注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YouTube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ukongMOS
17 天 之前

深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