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正在将CCP病毒来源栽赃美国实验室

向真

本周二被中共完全操纵的世卫武汉病毒溯源调查报告出炉, 该报告认为,人类从自然界的源性动物那里感染了SARS-CoV-2(中共病毒),在分析基因组后,参与调查的科学家将SARS-CoV-2来自实验室的假说排除在外。该报告还费尽心机地阐述“中国可能不是起源”,为嫁祸美国事先埋下伏笔。

本周三,闫丽梦博士出台了反击中共及其海外代理人在SARS-CoV-2起源问题上颠倒黑白的第三份报告,标题为《两次不请自来的”同行评议”失败,进一步证明了SARS-CoV-2的武汉实验室起源和闫丽梦博士报告的有效性”》,在报告中闫博士指出:“疫情真相之所以迟迟不为大多数人所知,是因为很多所谓的科学家出于利益刻意的隐瞒和掩盖,将实验室起源理论标记为阴谋论”。此前她的第一份报告证实了SARS-CoV-2是中共军方实验室的产物,并被中共故意释放;第二份报告揭示了SARS-CoV-2就是中共的超限生物武器。

闫博士三份报告的威力对于中共而言,就如被孙行者用金箍棒追打的小妖怪,毫无还手之力。但妄想掩盖病毒真相的中共,在确凿的罪证面前,仍然不放弃逃脱巨大罪责的幻想。

在闫博士第三份报告出台的同一天,中(共)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首席流行病学家曾光接受中共喉舌《环球时报》釆访时谎称,世卫的调查报告“是由在武汉进行真实调查的科学家汇编的,如果有人纯粹出于政治目的对这份报告泼泥,那将是可悲的,甚至是对科学的亵渎”。针对美国、英国等14个国家质疑世卫报告的联合声明,曾光使出了中共贼喊捉贼的手法,指“他们不是在为真正的科学说话”。
此前一天,在病毒问题上曾经极力包庇中共的世卫负责人谭德赛,在宣布SARS-CoV-2起源报告的新闻发布会上称,世卫本次武汉调查组“无法访问原始数据”,并希望在下一次调查时不再受到数据釆集的阻挠;谭德赛表示,世卫将对实验室泄漏作为病毒起源的可能性进行更多研究。这说明谭书记也胆怯了,因而变成了两头观望的骑墙派。

更为疯狂的是,曾光“呼吁”世卫前往美国调查SARS-CoV-2的“真实起源”,他认为中(共)国的冠状病毒起源可能来自美国实验室的一次泄漏,他甚至建议从美国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陆军实验室开始调查。几个月以来中共外交部的几位发言人曾经无端指责SARS-CoV-2来自美国。

作为策应,本周三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扬言,世卫专家组应检查世界各地的实验室,武汉实验室已经进行了检查,什么时候美国的德特里克堡实验室也敞开大门接受检查?去年她曾经说SARS-CoV-2可能来自美国的该实验室。时任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迈克尔·雷德菲尔德一度用事实驳斥了来自中共毫无依据的指控
从中共的外交部发言人、国家疾控中心主任、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南华早报等同时出动来看,中共已经惶恐到了极点。中共当然明白,国际社会对中共发动超限生物战的认定乃至追责是任何人都无法阻挡的。那么中共为什么还如些决绝地甩祸和栽赃美国呢?第一是为了愚弄和欺骗墙内人民,煽动仇美情绪,为绑架14亿中国人充当炮灰创造条件;二是为了逃脱罪责,对西方进行战争恫吓做铺垫,最近习近平曾叫嚣要“以战逼和”,就是用“我是流氓我怕谁”这样的耍赖和威胁,来吓阻全世界对其发动超限生物战的清算。

在中共的逻辑中,70多年的暴政害死大几千万中国人,在越南战争、朝鲜战争中直接或间接导致超过11万美国及其盟友军人死亡,在中东、阿富汗支持恐怖组织攻击美军及其盟军,操纵美国的大选等等,哪一件不是罪恶滔天的战争罪或反人类罪?但中共这样的邪恶政权不仅不被推翻,而且还越来越强大。当前习近平仗着手中握有核武等毁灭性武器,只认力不认理,延续了强权+暴政即真理的中共邪恶的思维定式,因此才会发生放毒等这样的罪恶。习近平这一次打错了算盘,他毒死的三百多万人分属近两百个国家,等于对全人类开战,因此,中共无论是欺瞒、恐吓或挑起战争,都改变不了被彻底歼灭的结局!

新闻来源


发稿 文锦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