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墙”或许被关3年,“不翻墙”则会被困一辈子

作者:台湾准农场 快慢机

新闻链接

“Great Firewall”——中共局域网的数字围城!

“Great Firewall”——缩写为“GFW”,即“防火长城”之意。一般特指中共的国家级“网络防火墙”。也就是被大陆民间所俗称之“墙”的一种网络过滤、审查系统。

该系统的关键核心环节设计者,是被素有“中共防火墙之父”头衔称谓的,中共工程院“方滨兴”院士一手负责创建的。

中共防火墙系统在设计之初,便被蓄意打造成一种圆形闭环式性质的,集全方位过滤、分析、监控、审查以及强制介入干预等功能于一身的,360度无死角防控型数字监狱。

“GFW”属于典型的中共“军民一体化协作模式”下,所诞生的巨型数字信息管制系统产物。其作用于中共大陆与全球互联接入的,几个主要骨干国际网关接口处位置,对途径此处的一切进出类通讯信息,展开无差别式扫描,并通过一系列监控、过滤、分析、审查等技术手段,甄别出涉嫌有悖于中共当局所严禁的“敏感”内容,即时予以强制性介入干预阻断或屏蔽。

至此,大陆网民若要通过互联网获取真实讯息,便不得不被迫采用搭载“VPN”等技术手段,绕过中共网络防火墙的数字过滤及审查。而此类蓄意规避“GFW”监控体系的技术性动作,一律被中共当局定性为“非法翻墙”之罪行。

“翻墙”被定罪,中共却否认“墙”的存在!

2020年5月,中共党媒喉舌《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网络上公开撰文批驳,反对将“翻墙”定为“违法”行为。其在肯定了“中共防火墙”存在必要性的同时,也表示社会确实需要一定强度的管控,但应适当伸缩弹性,以保持必要的平衡。绝对不能一刀切式的一概而论!胡锡进”的这番言论,其实明眼人一见便知,他是在为自己的日常“翻墙”工作进行“辩解”与“开脱”。

众所周知,中共当局对外界一直否认其国家级“防火墙”的存在。而“胡锡进”的这篇批文,正从侧面印证了“GFW”确实存在的既定事实。

无独有偶,早在2016年4月,“中共防火墙之父”方滨兴院士,在其母校哈工大所进行的,一场关于《定义网络空间安全》的专题讲座现场,由于其文内所涉论证观点的相关数据,需要访问大陆境外的韩国网站才能获取。但由于“GFW”系统的屏蔽,无法实现正常登录。随即,这位“中共网络防火长城”的首席核心设计者,便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使用“VPN”技术,绕过“GFW”系统,成功链接境外网站,那场讲座方才得以继续进行。

无论是“方滨兴”的现场演示,还是“胡锡进”的自我开脱,都毫无疑问的向外界传递了一个,“中共网络防火墙”的确存在的既定事实。彻底戳穿了中共当局为隐瞒“GFW”系统存在,而对外宣称的一切谎言。

若“翻墙”可能被关三年,“不翻墙”则被困一辈子,您选哪个?

随着网络信息技术的不断更迭与普及,中共当局的“网络防火长城”也不再是那堵“密不透风”的赤色围墙。日益增长的网络流量,以及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的“VPN”软件,令不堪负重的“GFW”系统,渐渐漏洞百出。

既然“GFW”系统已大白于天下,便无再隐瞒下去的必要。那么索性顺水推舟,调转口径。假借防止境外反华势力,依托互联网特殊渠道,不断蛊惑及煽动大陆网民持续聚集。通过无中生有、颠倒黑白等诸多抹黑中共政府的手段,试图动摇大陆民众对北京当局的信心等云云。

因此,中共政府为净化大陆网络环境,保障网民不被境外“垃圾信息”所“污染”,才“出此下策”对互联网展开政策性介入干预。

如果说中共当局担心所谓海外反华势力大量聚集,形成非法组织力量。那么,中共自身的党组织内部,竟高达9200余万人的一众党员、及党费存缴记录!难道不是非法聚集大量信众的最好不过之例么?要说非法组织规模,全球之最非中共莫属。

中共眼下由于受国际社会的全球性制裁,尤其是科技领域的芯片环节最为严重,“GFW”系统的更新周期必定有所延迟乃至被迫终止。在面对互联网海量信息传输的今天,无法有效保障网络软硬件设施的更新前提下,“GFW”系统的运转效率势必将大打折扣。

中共此时将“非法翻墙”定性为严重犯罪,足见其“GFW”系统已经出现捉襟见肘之态。水滴石穿的道理,中共当局自然明白。用其流氓的法律条款,强势高压打击“翻墙”群体,以此填补“GFW”系统,由于外界制裁而凸显的,技术漏洞之客观现实。维稳的终极目标,就是封锁大陆民众获取真实讯息的渠道。

“翻墙”或许被关三年,“不翻墙”则可能被困一辈子!就算因“翻墙”而定罪,也无法阻挡我们挥动向往自由的翅膀!

点击此处阅读更多台湾农场精彩文章

点击此处观看更多台湾农场精彩直播影片

点击此处加入「台湾宝岛农场」Discord伺服器

文章审核:zhong

文章发布:Little Liu

+1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