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评】佛法与现代思想的协奏曲 (二) 解脱 VS 自由

作者:纽约香草山医疗部 云豹 

一、西方现代思想的自由观

“自由”一词在中文字面上的含义为自己、任凭;就是依照自己的意志行事,不受外力拘束或限制。在古文及佛经中都可找到“自由”一词的记载。可见,在中国及印度都有自由的概念。在西方英文中,“Freedom”与“Liberty”的中文翻译为自由。英文中的“liberty” 是从拉丁文“libertatem” 一词而来,意义是自由或自由人的身份。在德语中,自由(frei, Freiheit)的字源一方面源于古日耳曼语之“frî”,“frija”,“frijáls”或“frihals”,意似为“其颈为自由的”;另一方面是源自于古印度语之“priyá”,是“自己的、喜爱的”意思——前者指非被奴役的身份,引伸出无外力强制与独立自主的意涵;后者指涉自己客观所拥有的,私有制的状态,与自己主观所喜爱的有关,引伸出自发的意涵,甚至已隐涵自己选择的意涵。所以,不论是古希腊语或古日耳曼语均有两种语词之字源——“eleuqeroj”与“frî”,以及“ekwn”与“priyá”——分别对应于运动自由以及活动自由,乃至于隐涵地与抉择自由有关。康德特别强调自律(英语:autonomous)意义下的自由。

在哲学、法律学、社会学、政治学上对自由都有各自的解读,但是基本上可概分为积极自由与消极自由两种概念。

积极自由(英语:Positive liberty)是指去做什么的自由,亦指拥有能满足一个人自身潜能的能力和资源,此概念往往也包括从内部约束中解放出来的自由。消极自由(英语:Negative liberty)是指免于被他人干涉的自由。消极自由主要关注的是个人自由,通常是假定已经处于自由状态并要求能维持现状。如托马斯.霍布斯所说:“一个自由的人能用他的力量与才华来做他能做的事而不受到阻碍。”

图源网络

以赛亚-伯林爵士(Sir Isaiah Berlin OM)在1958年的演说《两种自由概念》(Two Concepts of Liberty)中表达捍卫消极自由的意念。他认为,消极自由的含义是指:对于一个人或一群人来说,自由的范围是表示他在不受外人干扰下可以做什么行为。他认为,积极自由是指人在“主动”意义上的自由,即作为主体的人做的决定和选择,此是基于自身的主动意志而非由任何外在力量所决定。这种自由是“主动去做……的自由”。而消极自由指的是在“被动”意义上的自由,是指人在意志上不需受到他人的强制,在行为上不需受到他人的干涉,也就是“免于被强制和干涉”的状态。

约翰-史都华-弥尔(John Stuart Mill)认为,“人类之所以有理有权地可以个别地或者集体地对其中任何分子的行动进行干涉,唯一的目的只是为了自我防卫。”
他的名着《论自由》的要义可以概括为:只要不涉及他人的利害,个人(成人)就有完全的行动自由,其他人和社会都不得干涉;只有当自己的言行危害他人利益时,个人才应接受社会的强制性惩罚。也就是他主张,只有在社会当中的某个成员的行动在事实上有证据显示可能或者已经造成对他人的危害,集体才有理由对其行动进行干涉。除此之外,任何人和任何团体在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宗教自由等方面均无权对个人加以干涉。

在法国大革命的《人权宣言》中,对自由的定义为:“自由即有权做一切无害于他人的任何事情”。

汤玛斯-杰佛逊认为, “个人的自由受制于他人的同等的自由”。

美国总统罗斯福在1941年1月6日国情咨文中提出了着名的“四大自由”宣示:“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向往并需要确保一个由人类自由构成的世界:第一、在世界上所有的地方,人们有言论与表达的自由。第二、在世界上所有的地方,民众可以自由的用自己的方式来崇拜他们的神祇。第三、在世界上所有的地方,民众有免于匮乏的自由——建设经济使每一个国家的所有居民都能享受在和平时期的健康生活。第四、免于恐惧的自由——削减全球的兵力以至于任何国家都没有对其邻邦进行武力入侵的可能。”简略来说,这四大自由便是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

图源网络

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中也重申了这四大自由的精神:“人人享有言论和信仰自由并免于恐惧和匮乏。”

综上可知,在现代思想中,自由的概念主要是定义在维护个人的言论、信仰、行为、财产、居住、安全等有关个人生活及生存上的概念。在这些事相上,个人有“主动去做……的自由”以及“免于被强制和干涉”的自由。只要不涉及他人的利害,个人(成人)就有完全的行动自由,其他人和社会都不得干涉。“个人的自由受制于他人的同等的自由。”这些事相都是以人为主体,并且只限于在人的外在行为表现及权利上的追求,并没有牵涉到生命自由解脱的深层问题的探究。所以说,现代西方自由思想是限制在当下这个时刻,以人为主体的生活,以生存的权利为内涵。

二、佛法所说的解脱

佛法上所教导的解脱与西方现代思想所探究的自由,其差异性到底在何处?佛法中所教导的解脱,是指所有具有感受、认知、及反应能力的生命体——有情众生(不只局限在人类)如何从自我的心灵及外界事相上的束缚中释出,不再因为迷恋执着于心灵中自我存在的概念及自我所拥有的人、事、物的概念,而永远被束缚在虚幻的自心幻相中,无尽期的在生死大海中沉沦,不得解脱于生死的苦痛。所以,佛法中是说“自在解脱”,并不说“自由”。佛法中所说的解脱涵盖了西方现代思想中所说的自由,但其深度及广度更甚于西方现代自由思想所探究的内涵。

简单的说,具有解脱智慧的人,必定具有解脱的功德。他在正常状况下同样拥有与他人无异的自由。除此之外,他还有不被自我妄相及自我所拥有的人、事、物所束缚的解脱功德;即使他因为受限于外在环境处在没有自由的状况下,他仍然是解脱,并不会受到外在环境的影响而失去解脱。反之,一位拥有自由但是没有解脱智慧的人,他在正常状态下拥有自由,但是他并没有解脱,仍然每天苦恼的面对所有生活中的如意或不如意事——在面对如意事时是担忧它会失去,在面对不如意事时则是分秒难挨度日如年。何况,他一旦处于失去自由的状态下,他不只是失去了自由,更不可能有解脱,一定是更加忧悽惆怅。

解脱自在是一体的两面,证得自在(自己本来就独立无所依的存在),同时也就是解脱。因为不会再受制于对自我妄相或对自己所拥有人、事、物的执着迷恋,不会再因为这些事相的拥有、失去、荣耀、衰败、称赞、讥毁而引起喜乐忧苦的情绪感受,自然就从这些事相上解脱,也就是获得心灵的自由。

既然要说解脱,那到底是要从什么束缚中解脱?简洁的说法就是,要从烦恼束缚中解脱。烦恼又是什么东西呢?烦恼可定义为,因为自己心中对自身本质、他人本质、及各种感受等的错误认知,以及伴随此所引生的不清净的想法,所造成的心中扰动、不安隐的状态。

烦恼可概略粗分为如下26种:贪、嗔、痴、慢、疑、恶见(最根本的烦恼);惛沈、掉举、不信、懈怠、放逸、失念、散乱、不正知、无惭、无愧、忿、恨、复、恼、嫉、悭、诳、谄、憍、害(其他的伴随烦恼)。烦恼是因为有情众生生存及生活在某个空间及时间中,在心理与身体的行为活动中所产生的,所以烦恼与有情众生所生存及生活的环境有相关性。

在释迦牟尼佛所教导的佛法中,所有有情众生(具有感受、认知、及反应能力的生命体)所居住存在的环境可分为三大范围:欲界、色界、无色界。界就是指范围、界限。

“欲界”的有情众生是沉浸在五种感官的感知及对这些感知的分别妄想中。这五种感官的感知包含眼睛所接触的光影,耳朵所接触的声音,鼻子所接触的香臭味,舌头所接触的酸甜苦咸鲜味,身体所接触的冷热触痛等。因为欲界的有情众生对这些感知生起喜爱(乐受),所以就现起“贪心”;如果因为贪心不能被满足,或是对这些感知产生厌恶感(苦受),就现起“嗔心”;如果对这些感知既不喜爱也不厌恶(舍受),但是沉浸于此种感知,就只显示“痴心”;因为对于自己的存在感到喜悦,以及在自己与他人相比较时生起不符合事实的评比,就现起“慢心”;在学习佛法时,对于长者或老师所教导的法义,自己不能分辨出是正确或是错误,心中就现起“疑心”;由于对自己存在的本质有错误的认知,对所有事相存在的本质有错误的认知,所以就有“恶见”(错误的见解)。“恶见”是一切烦恼存在的根源,由于恶见,才会伴随产生由于错误认知而生起的其他烦恼。

用白话的说法,欲界有情众生就是贪着财、色、名、食、睡等五种感受,所以被自己的心性局限在欲界的环境及境界中。而在欲界中最大的贪着就是对于男女间情愫欲望的贪求,如果想从欲界的烦恼中解脱,最大的障碍就是需要完全断除心中对于男女间情愫欲望的渴求贪爱。然后还要断除对其余四种欲界财、名、食、睡的渴求贪爱,这样才能解脱欲界烦恼的束缚,往生到色界。

有些教派自称可经由男女进行性行为的方式来获取男女性行为后的大乐,然后经由观想自认为证得大乐光明、轮回涅槃不二,随后自称此就是即身成佛成为活佛。我们可单纯从要解脱欲界必须断除心中对男女情愫欲望的渴求贪爱这点来做检验,此教派借由男女进行性行为的方式来修行,本身就还被局限在欲界的贪欲中,连最基本的欲界贪爱都还无法舍离,无法解脱,怎么可能达到即身成佛、成为活佛?这都只是因为对自己的恶见所造成的妄想及烦恼却不自知,从而形成的荒谬现象。

“色界”的有情众生,是沉浸在禅定的感受中,仍保有身体,但是已经没有男女身相的差别,都只是中性身。在最低阶的色界初禅天,仍保有对三种感官的感知及分别妄想,包含眼睛所接触的光影,耳朵所接触的声音,身体所接触的触感等。但是,相对于欲界有情众生来说,色界初禅天有情众生对这些感受的贪着已经非常轻微。在二禅天以上,有情众生逐步舍弃这些感官上的感受,只留下对禅定的感受,并且是越往上层天对禅定的感受及贪着越淡薄。色界有情众生必须完全舍弃对自己色身的贪着,只保留感知觉受,然后才能往生到无色界天。

“无色界”天的有情众生,只存在精神上的感知觉受,没有色身存在,且越往上层天界,对感知觉受的贪着越淡薄。在最上层天的非想非非想天,有情众生只保留最淡薄的定境感知,完全不去感受自己在定境中。

上面已经简略介绍完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的差别,以及三界有情众生所贪着事相标的的内涵差异。那么佛法中所说的解脱到底是什么?就是要完全舍弃对三界各种感知觉受的贪爱、以及对自我存在的喜悦,让自己的身体及能感知觉受的这部分自我完全消失,不再出现于三界中,只留下生命本体。此就是涅槃,也就是解脱。这还只是小乘法的解脱,成就阿罗汉果。至于大乘法的解脱,是除了要彻底舍弃自心对三界的贪爱以外,还要完全清净,对生命本体的一切无知,显现出所有的智慧,此时不但能继续在三界中生存及生活,同时也能不受三界烦恼的束缚。这样才是真正的自在解脱,才能成就大解脱、大涅槃果——成佛。

所以佛法中所说的真解脱,是指有情众生从三界烦恼的束缚中解脱,能自在的游戏人间。

三、结论

西方现代思想所探究的自由,是从维护人在生活层面上的行为权利来思惟,最终是希望能在不妨碍他人的条件下,能充分保有个人言论、信仰、行为、财产、居住、安全等有关个人生活及生存上的自主权利。在这种自由思想的启蒙下,唤醒了民众追求自己权利的欲望,并带动了民众追求自由的风潮,才形成了当代自由民主的社会型态,也直接带动了近代所有科学的发展。这对人类的发展来说,有巨大的贡献。但是,此种自由思想只解决了以前民众被国王、地主等所奴役的困境,让民众获得较公平的竞争机会及生活条件,却无法解决民众内心的所有生活烦恼。民众即使能过着富裕自由的生活,仍然是每天生活在各种担忧及烦恼中:正当处于快乐时,害怕快乐时光易逝;当快乐过去时,也只能叹息好时光不再存在。遑论是生活在困顿中的民众,就更是不如意事分秒呈现,愁忧满怀不能自己。民众并没有获得心灵上真正的自由,仍然是被一切的欲望紧密的束缚缠绕不得解脱。

佛法所教导的解脱,是针对民众心灵的束缚提出正确的教导及说明,让民众能理解自己为什么终日感觉被束缚的根本原因,并且教导民众如何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修正自己的见解及行为,最终能解脱自己心灵上的束缚,得到真解脱及真自由。

自由诚可贵,解脱实无价。如果有人想要追求得到真正的生命解脱,学习及履践佛法是唯一的道路。

(本文观点仅代表个人)

参考阅读:

  1. 《大宋宣和遗事.亨集》:“适间听谏议表章,数朕失德,此章一出,中外咸知,一举一动,天子不得自由矣!”
  2. 佛般泥洹经:“戒重沓,此非法也、彼非义矣,持此行是无违无犯。今世尊逝,吾等自由,不亦快乎。”众比丘皆共非之,因共告天,天取老比丘,捐着众外。
  3. 《自由与决定论:一种概念语言性与概念史性研究以及康德模式之诠释性省》 陆敬忠
  4. 自由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5. 第十四世达赖喇嘛《西藏佛教的修行道——乐与空》:“在实际的密续禅修中,利根行者使用各种法门,如引燃拙火、本尊相应、运气打通身上的穴轮。透过他已经生起的欲望,他就能够融化觉悟心或体内的精液,经验到大乐。不管行者是男性或女性,这方面的经验完全相同。他忆起空性的证悟,将它与大乐的经验结合在一起。大乐的经验过程如下:当觉悟心或体内的精液被融化时,就会经验到中脉的身体觉受,产生非常强烈的大乐经验,进而产生微细的心乐。行者一旦忆起空性的认识,心乐的经验就可以与之结合。那就是乐与空的结合。依据密续的解释,乐的经验得自三种状况:一是射精,二是精液在脉中移动,三是永恒不变的乐。密续修行利用后二种乐来证悟空性。因为利用乐来证悟空性的方法非常重要,所以我们发现无上瑜伽续观想的佛都是与明妃交合。正如我在前面所说的,这种乐的经验,与寻常的性交迥然不同。”
  6. 《大乘百法明门论》CBETA 电子版No. 1614
  7. 《起世经》卷8〈三十三天品 8〉:“诸比丘!于三界中,有三十八种众生种类。何等名为三十八种?诸比丘!欲界中有十二种,色界中有二十二种,无色界中复有四种。诸比丘!何者欲界十二种类?谓地狱、畜生、饿鬼、人、阿修罗、四天王天、三十三天、夜摩天、兜率陀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魔身天等,此名十二。何者色界二十二种?谓梵身天、梵辅天、梵众天、大梵天、光天、少光天、无量光天、光音天、净天、少净天、无量净天、遍净天、广天、少广天、无量广天、广果天、无想天、无烦天、无恼天、善见天、善现天、阿迦腻咤天等,此等名为二十二种。无色界中,有四种者,谓空无边天、识无边天、无所有天、非想非非想天,此名四种。”(CBETA, T01, no. 24, p. 348, b7-20)
  8. 《杂阿含经》卷17:“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拘睒弥国瞿师罗园。尔时,瞿师罗长者诣尊者阿难所,稽首礼足,于一面坐。白尊者阿难:‘所说种种界。云何为种种界?’尊者阿难告瞿师罗长者:‘有三界。云何三?谓欲界、色界、无色界。’尔时,尊者阿难即说偈言:‘晓了于欲界,色界亦复然,舍一切有馀,得无馀寂灭。于身和合界,永尽无馀证,三耶三佛说,无忧离垢句。’尊者阿难说是经已,瞿师罗长者欢喜随喜,作礼而去。”(CBETA, T02, no. 99, p. 118, a8-19)
  9. 《杂阿含经》卷17:“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拘睒弥国瞿师罗园。尔时,瞿师罗长者诣尊者阿难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白尊者阿难:‘所说种种界。云何名为种种界?’尊者阿难告瞿师罗长者:‘有三界,色界、无色界、灭界,是名三界。’即说偈言:‘若色界众生,及住无色界,不识灭界者,还复受诸有。若断于色界,不住无色界,灭界心解脱,永离于生死。’尊者阿难说是经已,瞿师罗长者欢喜随喜,作礼而去。”(CBETA, T02, no. 99, p. 118, a20-b1)

编辑/审核:雪梨

校对/发稿:Irene木木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中文推特账号

英文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英文推特账号

更多视频,欢迎关注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YouTube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