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今钩】从苏格拉底与耶稣之死-浅谈哲学与宗教意义上的为真理献身,兼谈粉红为党效忠的愚昧

作者:香草山写作组 Kathy(文艺)

现藏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由18世纪法国新古典主义画派奠基人–雅克·大卫创作的油画–“苏格拉底之死”,以艺术的视角生动地再现了苏格拉底的学生柏拉图所记载的哲学家为真理而献身的震撼画面,让人不得不冷静的思考,何谓真理?为何苏格拉底可以为了真理而献身?

稍有点哲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苏格拉底生活在公元前400多年(与中国春秋时期几乎同时代)的古希腊雅典民主城邦,作为哲学大师的苏格拉底以对话的方式教化人们何为真理,从而奠定了以其学说为基础的灿烂的古希腊哲学。他把对世界本源的研究从万物的起源扩展到研究人的心灵道德等。他有句名言:“认识你自己”。这也是中世纪启蒙运动与文艺复兴所追求的主题。

当时的雅典实行的是城邦民主制,但绝对不是今天意义上的民主体制,由于先天性的理性不足而带有个体的情绪感觉或体验的,以多数意见为真理的权力泛滥的暴政专制民主。这对于后来的西方民主制度有着深远的影响。从苏格拉底自己被议会判处死可以清楚地看出其民主制度的缺陷。

苏格拉底被城邦控告的理由是腐蚀青年人的心灵,不认可城邦认可的诸神信仰,对城邦制以多数人意见为准的毫无理性的法制质疑和不认可,提出以德行高尚的精英组成的民主制度代替它。苏格拉底的言行正是为了城邦的安危,他没有任何职权,只有坚持真理的大无畏精神。但就是这样一位为了真理而毫不顾虑个人利益甚至生命的人,却被当时的城邦检察官们以及500人组成的陪审团,以轻慢诸神带坏年轻人为由判处他死刑。

今天看来,苏格拉底提出的人性的思考等问题是人类社会所必须面对的问题,尤其生活在自由世界的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们,比如虔诚,正义,真理,国家,政治,政府,统治者。这些问题也许只有少数精英们才会研究,但作为一个民主性的社会的个人,这些也是必须了解并实行的品格,否则你就不配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写的人。

但问题是,这样一个走在时代前列的智者,被当时的统治阶层以人民的意见为准绳,500公民所组成的陪审团,以多数通过判处死刑时,完全有权利为自己申诉,辩解,甚至以自己的威望拉拢检察官,但他放弃各种使自己活下去的无谓挣扎,而选择喝毒酒从容赴死。这里不去讨论当时的检察官所遵循的法律条文的民主性(显然是有严重缺陷),仅就捍卫真理,坚持独立思考,维护自由与尊严而献身的勇气,以及坚信人类追求真理的本性,苏格拉底做出了榜样。

苏格拉底的死给了我们一个重要的启示,即使是多数人的民主或公意的统治,也必要接受法律的约束,而不是按照统治者或检察官以人民民意上的意志来取代法律。18世纪法国政治学家托克维尔说过:这种不受法律制约的无限权威永远是一个“坏而危险的东西”,只有上帝的智慧和公正才能享有无限的权威,人世间是没有无上权威的,否则就会给暴政播下种子。雅典的民主制度无疑证明了一个真理:不受制约的民主无异于多数人的暴政。

苏格拉底之死以一个哲学家启蒙家的角度,给我们树立了一个为了追求自由和真理,而敢于挑战传统与现行体制缺陷,为了完善民主制度而献身的人的高尚无私的品格,值得我们好好思考与借鉴。

基督徒们都熟悉基督教新约《圣经》,讲述神的独子为了拯救人类遵父命,为担当人类的罪被罗马教廷以及民众唾弃被判死刑而受死,但三天后复活的过程。从宗教信仰的角度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人类从出生就是带有原罪的,即使现成的律法也救不了你脱离“罪行”的处罚,即使是心灵上的罪想。上帝愿意舍去其儿子的生命,而让世人借着耶稣的死一同埋葬自己的罪身得以重生,这个过程就是成全神的律法,即世人借着信仰神而遵循公义,正直,普世价值观念的基本要求,从而完善现存的法律道德体系的约束,做一个真正自由民主的公民。

基督耶稣为人类而死的意义,在心灵更深的信仰层面给人以更大的自由思考空间。什么是真理?自由?人生到底应该追求什么?耶稣死而复生的意义就在于告诉世人,人在上帝面前是平等的,唯神才是世间一切真理的本源。根据这个信仰所建立起来的西方民主法律体制,才让其文明走上今天世界的前列。

中共一直以来靠着帝王权术,扭曲的儒家等级观念,加马列大棒维护其独裁统治。今天,更利用高科技的防火墙等愚民手段,加强对老百姓思想独立性的钳制与防控,让老百姓完全失去了判断能力,思考能力。什么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教育,都只是忠于中共一党统治的借口。小粉红们老粉红们完全被其驭民术、愚民教育耍得团团转,还以为自己是多么的爱国。试问,宋朝的所谓民族英雄岳飞大将军是怎么死的?他虽抗金有功,但他忠于的只是宋王朝的一家,甚至只是宋王朝的一君赵构、宋徽宗而已。当他声势如虹而被宋徽宗担心他功高盖主时,被宋徽宗假借奸臣秦桧之手杀害。虽然得到一个忠君爱国的民族英雄牌匾,却死得不明不白,这就是愚忠独裁暴君的极好典范。

今天,中共的粉红们连历史上的皇权愚忠者还不如。他们只是在键盘上打口炮,愚蠢地反美、反日、反文明、反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观念,追随一个邪恶到危及世界民主自由潮流的、信仰撒旦教的马列主义政党,眼下面临即将被文明世界大家庭所抛弃而不自知,还在自淫嗨喝。不用说具有神的为人类赎罪而牺牲的信仰,哲学家苏格拉底为真理而献身的品格,就连历史上的所谓民族英雄也免谈。不得不说,粉红们,当你真正平视世界时,用自己的脑子独立思考一下,你姓赵吗?有资格,配吗?你真的在爱国为民吗?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审核/校对/发稿:雪梨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中文推特账号

英文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英文推特账号

更多视频,欢迎关注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YouTube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