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评论】美军生物专家:COVID-19是中共的生物攻击

翻译: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Porsche


图片链接 

在2020年12月出版的《印度防务评论》上的一篇必读文章中,Sharad S Chauhan博士将“投机的生物恐怖主义”定义为:隐瞒生物剂、病原体或疾病的出现,明知某种行为会伤害或杀害人类的动物或植物的情况下,通过作为或不作为,来恐吓或胁迫政府或平民,以促进政治或社会目标,或利用某种情况获得权力或优势。

这个“机会”就是COVID-19——这个中共政策和行动的产物。

首先,大家要明白,在中共国,研究中心没有军用和民用之分。中共“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第78章写得清清楚楚,军民融合研究,包括“合成生物学”领域。即使在该规划公布之前,中共的普遍做法是将军事研究中心的名称,改成听起来更像民用的名称,以此掩盖中国科学家与军方的关系。

中共军民融合工作的第二个组成部分是将在国外工作的中国科学家纳入网络的一部分。甚至某些已成为美国公民的中国科学家,却是中共项目的积极成员。这样一来,外国机构和外国资金来源就成了中共研究计划中、事实上的合作伙伴,也成了中共国军事和经济实力的贡献者。

这种美国“有用的白痴”参与中共军民融合研究项目的例子有很多,最明显的是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他所在的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通过中共的长期研究合作者、生态健康联盟领头人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资助了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冠状病毒研究。

中共军民病毒研究一体化由军事医学科学院牵头,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病毒学家陈薇博士是该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据推测是中共国生物战项目的负责人。2020年1月,中共派出陈薇少将到武汉负责应对日益严重的疫情,她还负责中共国COVID-19疫苗的研发工作。陈薇少将自身的经历和研究关系,为COVID-19的诞生提供了背景。

以下只是代表遍及国内外的、非常深入的、中共军民融合研究项目网络的一个缩影。

2004年和2005年,陈薇少将在军事医学科学院的微生物与流行病学研究所工作时,利用一种叫做“能够静默病毒基因表达的RNA干扰技术”,研究了首例SARS冠状病毒的刺突蛋白,并分析了SARS患者的免疫治疗。根据她的发文记录,2008年至2013年,陈薇少将在重庆第三军医大学微生物系进行登革热病毒的实验。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爆料人闫丽梦博士称,COVID-19病毒的骨架——蝙蝠冠状病毒ZC45和/或ZXC21,是在重庆第三军医大学的指导下进行定性和基因编辑的。2014年前后,陈薇少将回到军事医学科学院担任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指导了在非洲进行的基因改造的埃博拉病毒载体疫苗的人体试验。

周育森博士是中国军方科学家之一,与陈薇少将合作应对COVID-19疫情。他接受了军医训练,2004年与陈薇少将在同一个研究中心——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与流行病学研究所工作时,研究了第一例SARS冠状病毒的刺突蛋白。

姜世勃博士,是周育森在2004年的那篇科学文章《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冠状病毒刺突蛋白上免疫优势位点的鉴定:对非典诊断和疫苗开发的影响》的合著者。他同样毕业于军医大学,在纽约血液中心的Lindsley F. Kimball研究所工作了近二十年,获得了1700多万美元的美国研究经费,其中绝大部分来自福奇所在的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

在此期间,姜世勃与美国其他病毒研究实验室建立了广泛的合作研究网络,这个网络成为连接中共军民研究项目与美国同行的纽带。姜世勃、周育森和几个解放军实验室之间都保持着研究合作,姜世勃还同时邀请其他中共国科学家进入他在美国的实验室。其中一位是杜兰英博士,据称是周育森的妻子,她现在仍然是纽约Lindsley F. Kimball研究所的雇员,最近从福奇的NIAID那里得到了一笔为期5年、总额410万美元的资助。

姜世勃在美国的病毒研究网络,由进行最前沿冠状病毒研究的实验室组成,包括有争议的“功能增益”实验,研究成员包括:

·      Ralph Baric博士,北卡罗来纳大学,北卡罗来纳州教堂山。

·      李芳博士,明尼苏达大学医学院,明尼阿波利斯,明尼苏达。

·      王林发,新加坡的“杜克大学-新加坡国立医学院”新发传染病项目主任。

·      曾建德,德克萨斯大学加尔维斯顿医学分院,国防部资助的“生物防御和新发传染病中心和高病毒BL-4隔离设施”的所在地。

以上这些,都是通过周育森或“蝙蝠女”——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博士,与中共的军民融合科研项目联系在一起。

另一位与中共军方和美国最高级别研究项目都有联系的中共科学家是高福博士,又名George F. Gao,他是一位病毒学家和免疫学家,曾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CDC)主任。2019年,他当选为美国国家科学院和美国国家医学科学院外籍院士。高福是中国军方的长期研究伙伴,双方一起在2002年、2005年、2006年、2007年、2008年aw、2008年b、2010年、2011年、2013年、2014年a、2014年b、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发表过论文。高福在CCDC的同事谭文杰博士,不仅与姜世勃、周育森有联系,而且是在武汉的解放军中部战区总医院胡振红博士的亲密合作者。胡振红在第三军医大学进行病毒研究,据称COVID-19病毒的蝙蝠骨架就来自这里。第三军医大学也是陈薇少将工作5年的地方。

据患者资料显示,疫情最初的爆发中心是解放军中部战区总医院(地图坐标30.53148,114.34356),这或许不是巧合。该地点距离湖北病毒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武汉病毒研究所P-3级实验室(地图坐标30.53941,114.35085)不足一里。这一信息也与武汉市武昌区卫生局公布的数据相吻合,即疫情初期感染最集中的地方是距离医院一里左右的居民区。这些观察结果在时间和地点上,与从新浪微博平台获得的社交媒体数据相吻合,新浪微博在当时被疑似COVID-19患者们用作对外寻求帮助的渠道。

有意思的是,2020年5月期间,美国国家科学院发起了一系列中美科学家电话会议,交流正在发生的COVID-19疫情。参加这些电话会议的三位中方人员是高福、谭文杰和武毒所的“蝙蝠女”石正丽。可以说,这些电话就是事实上的中共军方简报。

关于COVID-19的来源我们还有很多未知,这主要是由中共领导、并在西方科学界、一些美国政府官员和顺从的媒体一起配合下所促成的掩盖行动所导致。可以说,他们都是“生物恐怖投机主义”的共谋者。

劳伦斯-塞林博士(Lawrence Sellin)从国际商业和医学研究领域退休,在美国陆军预备役服役29年,是阿富汗和伊拉克的老兵。他是国家安全公民委员会的成员。他的电子邮件地址是:[email protected]

新闻来源:

Gateway Pundit

免责申明: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网站无关。

校对: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東洋武士
责任编辑: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文小白
发布: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煙火1095

0402C016fa

+8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okyosamurai
13 天 之前

这篇很长,译者辛苦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