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手足集气系列(十)香港人写给葵青石荫区议员尹兆坚的信

搜集整理:阿恩 / 封面合成:文粤

港人写给葵青石荫区议员尹兆坚的信

阿尹,没有红牛喝习惯吗?

与阿尹相识十多年,直至近年才有机会与他天天共事,之前认识的阿尹是一位平易近人的政界前辈,愿意聆听不同声音。及至与他共事后,对他才有更深一层了解,知道他喜欢喝红牛,知道他很想天天健身但无时间,知道他经常请同事吃饭(请我比较少,哈哈),知道他比较喜欢当社工而非议员,知道他不承认自己是「肥佬」。

如果问一个立法会议员最花时间是否就是出席立法会会议,我会说对于一个懒的议员答案可能「是」。我身边的议员日常除了开立法会,还要与市民、团体、屋苑法团、官员会面,处理个案,花时间研究政府的档,而阿尹作为房委会委员,更有不少关注本港房屋问题的学者、压力团体都经常找他讨论相关政策。有时看到他难得抽到时间健身,笑容如同中了六合彩一样。

忙碌归忙碌,相信市民对于这位议员就是印象模糊,阿尹在新一批议员中,无疑认知度明显低了一点。有时同事们会不禁对他说「现在是资讯爆炸的年代,你的工作要让人看见,否则市民会觉得你没做事」,他通常都笑说「我比较老派,抢镁光灯的事我不懂做」。

印象中,有次某局长大锣大鼓宣布「创新政策」学校、工厦改建成过渡性房屋,我想这个不就是尹的倡议吗!记得数年前尹大力倡议政府应大量收回棕地建屋,其间兴建公屋若赶不上进度,就先运用闲置土地、废弃学校和工厦改建大量过渡性房屋「止渴」,更可借此压抑劏房的租金。他自己还去了英国、荷兰实地考察如何建过渡性房屋,以及如何管理这种小社区。换着是保皇党,当天就会高调喊叫「成功争取」,他却只说﹕「房屋beat的记者会知道的,有需要会找我啦。」

虽然很多人都会预期政权会用尽一切技俩打压异见人士,但眼看尹失去自由,特别是要与家人分离,伤心及无力感顿时压得透不过气。记得尹有次很紧张的问我哪天是「last day」,我还在想什么「last day」时,他就说趁还是立法会议员,要提醒同事尽量安排多些公务探访在囚人士。听说探监可以让高墙内的人在刻板苦闷的生活中带来一点色彩,我就先排着队,希望等家人律师探望后,可以见他15分钟。

临别一天尹在立法会收拾物品,他送了一个平日开会时烧热水的水壶给我,我当时还打趣说「中共打过来了,很快可能不能见面了,拍张照片留念吧」,遗憾却一语成真。

前同事 细辉

人物介绍:


尹兆坚(英语:Andrew Wan Siu-kin,1969年6月7日生),英国雅息士大学社会学学士及社会学文学硕士,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的兼职导师。曾任民主党副主席和香港新界西选区立法会议员,现为香港葵青区议会石荫选区区议员。 2021年1月6日因涉嫌干犯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现被羁押中。

资料来源:苹果日报

封面素材:明报

审核:卡西欧 /上传:天网灰灰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