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危机】 14: 手把手教你制作超限生物武器(上)

作者:纽约香草山 Tiffany的早餐

https://gnews.org/zh-hans/618646/2020年4月28日,世界顶级冠状病毒专家闫丽梦摆脱重重跟踪,从香港飞往洛杉矶,开始了她流亡美国的生活(生化危机 5: 闫博士的发现, 生化危机 6: 逃离香港 )。

2020年7月10日,万众期待中,FOX台播出了对闫博士专访的13分钟独白剪辑。

EXCLUSIVE: Chinese virologist accuses Beijing of coronavirus cover-up, flees Hong Kong: ‘I know how they treat whistleblowers’ (独家:中国病毒学家指控北京对冠状病毒真相的掩盖,逃离香港:“我知道他们怎样对待爆料者”

之后,闫博士多次接受保守派媒体专访,包括America’s Voice News(班农旗下)、Newsmax电视台、英国第二大报每日邮报(Daily Mail)。2020年下半年,闫博士多次接受FOX台诸位名嘴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鲁道博(Lou Dobbs)等人的专访,她在卡尔森节目受访的片段已有千万浏览,覆盖到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

闫博士来到美国,没有像流亡民运人士一样做自己的自媒体,募捐打赏,到处混脸熟。除了接受重要的采访以及和爆料革命相关人士连线外,大多数时间她在不为人知的地方低调地工作——做科研。在一年的时间里,闫博士以第一作者身份公开发表了三篇学术论文(报告)。

这三篇报告被称为闫报告(The Yan Reports),均发表在预印本(preprint)平台Zenodo。所谓预印本,指的是学术论文的发表往往有冗长的同行评议(peer review)过程,学术界为了抢研究的头功和知识产权,并且加快新发现的传播,通过预印本平台这种“学术自媒体”,让研究成果及早面世。闫报告发表在预印本平台,意味着报告没有被官方学术界所承认,说这是“民间科学家”的成果也不过分——毕竟大名鼎鼎如爱因斯坦,成名前也只是上班摸鱼做科研的瑞士伯尔尼专利局公务员。

被CCP和跨国腐败集团深度绑架的冠状病毒科学界把持着学术机构和学术期刊,在顶级科学期刊可以随意大字报式地发文抨击政治人物的当今时代,闫报告当然无法通过同行评议——从某种意义上,被利益捆绑的科学界的同行评议已经带有了新闻出版业政治审查的色彩。

有趣的是,闫博士的报告在学术自媒体上首次展示,即得到了一百多万的浏览量和七十多万的下载量。当今世界冠状病毒研究领域能叫出名字的区区数十人,算上大大小小的教职人员和研究生、研究助理,也并没有太多人。充满学术术语,外人看如同天书的闫报告一时间火遍全球,成为当代社会现象级的奇观,也反应了世界各地的同行和外行们对CCP病毒大流行真相的渴求。

自从闫博士出逃,CCP就乱成一锅粥。CCP的宣传机器“严防死守”,非常刻意地避免在媒体上讨论她,防止对她的讨论形成舆论热点。闫博士在FOX台初次亮相,走向美国公众视野后,CCP再也无法装作闫博士的不存在。闫博士人不在CCP手上,没法让她上CCAV认罪,CCP只能用老一套下三滥的手法来抹黑她,比如把闫博士描绘为身心不健康的,言下之意身心不健康的人的科学观点也是身心不健康的;把闫博士描述为在实验室里的工作只是养仓鼠,言下之意她只是低水平的外围工作人员,没有接触核心技术,科学上无足轻重。

CCP进一步发动世界各地同流合污的学阀,一时间各路生物科学领域的大佬们纷纷出来用科普的方式维护CCP的立场。CCP动用世界各地的资源,试图给闫博士造成只会空谈、没有科学水平的形象。

中共控制的媒体几乎已经把闫丽梦描绘为不学无术的“反共社会活动家”“阴谋论倡导者”,不停地用科学来挑衅。而闫博士安顿好,万事俱备后,开通了自己的推特账号,立即引来大批关注。不久后,她发推写到:

“你们要谈科学,我就和你们谈科学!”

不久后的2020年9月14日,闫博士流亡美国几个月的科研成果汇集为第1篇闫报告,发布于Zenodo,题为:

Unusual Features of the SARS-CoV-2 Genome Suggesting Sophisticated Laboratory Modification Rather Than Natural Evolution and Delineation of Its Probable Synthetic Route (SARS-CoV-2基因组的不寻常特征表明其复杂的实验室改造而非自然进化,并确定其可能的合成途径) DOI: 10.5281/zenodo.4028830

2020年CCP冠状病毒生物武器被投放全球后,CCP和WHO、世界各地的政府专业管理部门(CDC)、媒体、学术机构、学阀们紧密合谋,基本上已经把CCP冠状病毒自然起源论办成了铁案,并不遗余力地打压其他的声音。被广泛掩盖的真相终究会在细节上露出马脚,认真做一线科研的科学家发现了实验室的人工痕迹,但这样的声音在同行评审的科学期刊上被严格审查。

针对当时的情况,第一篇闫报告提出:

  1. 自然起源论缺乏实质性的支持;
  2. CCP冠状病毒表现出的生物学特征与自然发生的人畜共患病毒不一致,展示了对从自然界传染到人的中间宿主的质疑;
  3. CCP冠状病毒的基因组、结构、医学和文献证据与自然起源理论相矛盾;
  4. 有证据表明,CCP冠状病毒是以蝙蝠冠状病毒ZC45/ZXC21为模板/骨干创建的实验室产物。

更重要的是,作为实验室起源论的理论支持,闫博士和她的合作者们,以自身深厚的研究背景为基础,以极大的科学自信,给出了一种可能的CCP冠状病毒合成路线。可谓“手把手教你制作超限生物武器”。过去郭先生和路德常常谈到,闫博士作为冠状病毒全球顶级专家,可以轻松地在六个月内制作出超限生物武器。在第一篇闫报告中,给出了确实的合成路径,证明CCO冠状病毒这类人工产物的确可以在大约六个月内在实验室合成。

(未完待续)

校对/发稿:飞虹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