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危机】 14: 手把手教你制作超限生物武器(下)

作者:纽约香草山 Tiffany的早餐

第一篇闫报告发布后的几天里,论文的阅读量和下载量迅速达到惊人的数十万,之后更攀升到百万,作为高度专业的科学研究论文,这样的阅读量已经远超普通意义上的畅销书,可见对科学界和公众的冲击之大。

以CCP为首的利益集团真正感受到了压力。闫报告的专业性和深度、报告受到的重视程度充分表明,CCP过去试图把闫博士描绘为“身心不健康的、在实验室只是养仓鼠的低水平外围工作人员”这样的抹黑失败了。闫博士也不是通常意义的民运、愤青,不是为了政治庇护来美国耸人听闻。现在,靠坑蒙拐骗近百年的CCP,必须要面临用科学的干货来面对闫报告的质疑。

CCP还在混乱中试图组织反击,一个月后的10月8日,第二篇闫报告发布:

SARS-CoV-2 Is an Unrestricted Bioweapon: A Truth Revealed through Uncovering a Large-Scale, Organized Scientific Fraud [SARS-CoV-2是一种超限生物武器:通过揭露大规模有组织科学欺诈行为,揭示了真相] DOI: 10.5281/zenodo.4073131 https://zenodo.org/record/4073131#.YGSGKpgzb3E

报告提出:

  1. CCP冠状病毒是一种超限生物武器;
  2. 科学界仍然淡化回避实验室人工理论;
  3. 疫情爆发后公布的几种新型冠状病毒(RaTG13蝙蝠冠状病毒、穿山甲冠状病毒、RmYN02蝙蝠冠状病毒)与SARS-CoV-2有很高的序列同源性,成为自然起源的证据。报告指出这些新型动物冠状病毒在自然界中并不存在,其序列是被制造出来的;
  4. 对石正丽亲自参与的云南矿洞的蝙蝠起源论的质疑;
  5. 共军拥有的模板病毒,可以在大约六个月内合成CCP冠状病毒;

这次闫博士以一己之力,对整个科学界提出挑战。报告提出,科学界用伪造的数据来掩盖病毒的起源,显示大规模的、有组织的科学欺骗。并且,报告提出了所有当权派避讳的问题:CCP冠状病毒的性质已经超越了过去人类对生物武器的认识和定义,是超限生物武器。

如果说第一篇闫报告是善意地提醒科学界,自然起源说是一种误解,那么第二篇闫报告就明确点出了CCP控制的冠状病毒研究是邪恶的对立面。

这两篇闫报告发表后,闫博士和她的合作者继续进行幕后的工作。而CCP方面则开始安排可能的科学辩护。2020年9月22日、24日,第一篇闫报告发布数日后,来自约翰霍普金斯的研究团队,以及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MIT Press)汇集的数位科学家的意见,先后给出两份“不请自来(uninvited)”的同行评议,试图用科学的方式来辩驳闫报告的内容。之后有又许多著名的机构和学者以论文方式攻击闫博士的报告。

转眼到了2021年2月,CCP冠状病毒肆虐全球一年,WHO才开始装模做样地去共产中国“考察学习、莅临指导”。当CCP冠状病毒的起源问题再次成为热点时,路德开始在节目中连续数日讨论一本奇书:

《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主编:徐德忠,李峰;军事医学科学出版社2015年出版。

这本书的主编徐德忠为第四军医大学流行病学教研室教授,李锋为总后勤部卫生部防疫局副局长,均为CCP军方的生物武器专家。这本公开出版的教材,实质上就是中共军方的“手把手教你制作超限生物武器”,用于培训共军未来的生物武器专家。(详细解读:https://www.gnews.org/zh-hans/900971/)

这本奇书明面上在讨论SARS病毒,界定各种生物武器的概念,讲解SARS相关的生物科学和技术问题。暗面上,就是在说明,如何通过人工干预的方式发展生物武器,以及如何存储、释放生物武器。这本书体现出CCP和共军对于生物武器的理解已经远远超出人类的认知框架。

通常,各国对生物武器的理解为战争状态下,通过导弹、包裹等方式进行投放,具有短时间大规模杀伤性。而CCP早已谋划刻意避免战争状态,不与假想敌国家发生表面的敌对关系,而是通过平民进行人际传播。CCP的超限生物武器不追求战争时期的短时间大规模杀伤性,而是可以持续多年的广泛传染性,可以深刻地改变疫区的政治、经济、生活面貌。通过动物群体传代适应性实验制造病毒,以便在类似这次的大流行一样,有自然来源的舆论和科学操作预案。

一个月后,2021年3月31日,闫博士的团队发布了第三篇报告:

The Wuhan Laboratory Origin of SARS-CoV-2 and the Validity of the Yan Reports Are Further Proved by the Failure of Two Uninvited “Peer Reviews” (两次不请自来的 “同行评议 “失败,进一步证明了SARS-CoV-2起源于武汉实验室起源,以及闫报告的有效性]) DOI: 10.5281/zenodo.4650821 https://zenodo.org/record/4650821#.YGSHFJgzb3E

第三篇闫报告直接用科学方法回应两次同行评议,并且把主战场直接拉到了武汉的实验室。报告一开始直接给出了学术化的声明,指出:

  1. CCP冠状病毒是共军的生物武器,腐败的科学界一直在误导;
  2. 两篇不请自来的同行评议,评议者并非来自冠状病毒研究领域。虽然评议者有显赫的地位,但评议内容本身的科学性不足,并且掺杂了政治化的倾向;
  3. 论证了中共和共军长期以来在超限生物武器方面的研究,这种研究不同于通常人类社会对于生物武器的认知。

报告的第一部分,对MIT Press的评议进行了详细辩驳,包括对四位评议人Takahiko Koyama、Adam Lauring、Robert Gallo、Marvin Reitz的逐条评议意见的逐点辩驳。报告的第二部分,对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团队的评议意见进行了逐点辩驳。

虽千万人吾往矣。闫博士只身逃遁美国,和爆料革命中的同行合作,以几个人的力量引战黑幕重重的冠状病毒科学界。CCP的利益共同体人多势众,发动各路大佬攻击闫博士,试图用学术的口水淹没不一样的声音。而第三篇闫报告则抓住了两个评议、诸多科学家、林林总总的论点,一一详细回击。

第一波抢CCP头功的伪冠状病毒专家们,尝到了被第三篇闫报告反驳得体无完肤的滋味,如果不能有力地回击,这些所谓的专家将带着这些污点被学术界贻笑终生。第三篇闫报告出路后,素来爱惜羽毛的学术界,会不会“竟无一人是男儿”呢?

(待续)

校对/发稿:飞虹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