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是中共的一次生物袭击之(一):中共病毒的起源背景

劳伦斯·塞林 (Lawrence Sellin)博士是COVID-19 (中共病毒)主题专家,并且还专注于国际网络科技和制药行业、医学研究。他从美国陆军预备役上校退休。他发表了“COVID-19是中共的一次生物袭击” 在美国的门户网站上,下面是全文的部分翻译内容。

萨哈得 (Sharad S Chauhan)博士在2020年12月的《印度国防评论》上必读的文章中将“机会生物恐怖主义”定义为:“通过故意或不作为行为隐瞒生物制剂、病原体或疾病的出现,而且知道这种行为会损害或杀死人类的动植物,以恐吓或胁迫政府或平民而达到进一步政治上的或社会上的目的,或利用情况来获得其权力或优势。”

那个“机会”就是中共采取的政策和行动的产物—COVID-19 (中共病毒)。

首先,至关重要的是,每个人都必须了解,在中共国,军事研究中心和民用研究中心之间没有区别。

中共“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第78章描述了军事和民用研究的融合,包括“合成生物学”领域。

甚至在该计划公布之前,中共就将军事研究中心的名称改为更平民化的名称,而中共国的科学家掩饰其军事联系是惯例。

中共军民融合工作的第二个组成部分是将在国外工作的中国科学家纳入网络,甚至在中国科学家已成为美国公民但仍是中共计划的积极成员。

这样,外国机构和外国资金来源实际上成为了中共研究计划的合作伙伴,并为中共国的军事和经济实力做出了贡献。

美国中共军民研究计划中最明显但不是唯一的“有用的白痴” 参与者,是安东尼·福奇博士。他的 “美国过敏反应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 在武汉资助了冠状病毒研究病毒学研究所通过长期的中共研究合作伙伴Peter Daszak (生态健康联盟的负责人)。

中共的军民融合病毒研究是由军事医学科学院领导的,也就是中共解放军少将陈薇兼病毒学家博士和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所在的科学院,她并认定为中共国生物战计划的负责人。

2020年1月,中共派遣陈薇少将前往武汉,负责应对日益严重的大流行病,她还负责中共国的COVID-19疫苗开发。陈薇她自己的经历和研究脉络就是COVID-19的起源背景。

新闻来源链接

翻译/整理:阿娜;校对:旦旦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请使用官方DISCORD链接 : https://discord.gg/77fCxw5mFv 官方联络邮箱: [email protected] 4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