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三条海外洗钱和藏钱路线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文永

【编者按】 中共通过几十年经营,在海外布下了一个复杂的资金网络。本文结合路德直播内容和相关司法文件,分析其中的三条线路,让读者对中共的洗钱、藏钱手法有所了解

英文里有句话,叫做Follow the money,就是说只要盯住钱的流向,就能找到真相。中共在海外的蓝金黄和一系列运作,都离不开洗钱、藏钱、以及资金的运作。了解这些资金的流向,对于分析中共在海外超限战的相关信息至关重要。

路德在2020年8月22日节目中讲到[1],中共在美国经过几十年的渗透、经营,布下了一张非常大的资金网络。这样一张网,不仅方便中共洗钱、藏钱,还可以支持它影响美国政治、司法等等体系的一系列运作行为。郭文贵先生是为数不多的,知道这个网如何布局、有哪些关键节点的人。郭先生正是通过爆料,迫使中共启用这张网的力量,从而暴露它在美国的布局。

可能新战友会有疑问:要实现资金转移,可以通过银行转账体系,直接从银行转过去就好了嘛。为什么要洗钱、藏钱呢?

这里有两个原因:

第一,中共的有些钱可能来路不明,无法直接进入银行系统。举个例子,比如你去银行存钱,一般现金超过一定数额,银行都会问你钱的来源。对于大额的资金,如果不能证明资金,就无法在银行系统转账流通和使用。银行这样做,是为了防止非法资金流入银行系统。而中共的非法资金,可能来源于和伊朗、北朝鲜这样的被制裁国的交易,或者受贿、毒品等其他非法交易。把这些非法资金通过某些手段合法化,能够进入银行系统流通,这就是“洗钱”。

第二,中共不希望第三方追溯到资金的来源。比如中共在美国买通的一些政客,他们可能平时在美国政府正常工作,但是关键时刻会站出来替中共说话。这些人就成了中共在美国的“沉默的力量”。中共不希望这些政客暴露以后,司法机关查到钱的来源,最终找到中共头上。所以和这些政客之间的金钱往来必须尽量保证无法追查。这就是“藏钱”。

郭文贵先生在2017年开始爆料时就暗示中共有很多洗钱、藏钱的途径。比如在2017年9月10日直播中讲到[2]

“还有孟建柱书记,我告诉你,你整个赌场,… 你安排的黑社会赌场的事情,澳门赌场的事情,你和孙力军掌控的澳门赌场洗钱的事情,包括网上赌球的事情 …

孟建柱、孙立军、傅政华,你们控制着中国的金融,地下钱庄洗钱…

傅政华控制整个专案组,铲除异己,铲除知情者,贪污所有的赃款赃物,控制公检法,所有跟他办案相关的人,同时让他弟弟傅老三傅卫华向海外洗钱…”

在9月19日直播中讲到盛京银行时说到[3]:

“这个盛京银行的贷款,存款户很多当地驻沈阳的部队,还有事业机构在那里存款,有关系。他当时大概在2013到2015之间,(存款)大概在8000亿左右,现在大概一万多亿吧。这些存款绝大多数都是国营的账号和机构。还有当地政府的机构。但是他也是公检法,纪委所谓的一块肥肉。贷款啊,洗钱啊,换外汇啊,担保啊,几乎都是盛京银行。”

遗憾的是,这些线索涉及到的背景信息,大部分都是非公开信息,所以普通战友很难进一步追踪。

幸运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相关的美国司法调查文件逐渐浮出水面,路德节目在点评这些文件时也透露了一些相关细节,给我们提供了更多的参考信息。本文就根据路德节目中提到的信息,以及相关美国司法文件来分析一下中共的三条海外洗钱、藏钱的路线。

路线一 :通过澳门赌场洗钱

路德在2020年9月25日直播中讲到[4]

“昨天我们说有一个协议是3000万美元啊… 第一次见面就给了100万,后来总共合同额是3000万美元的一个合同,拜登跟某某签的… 这个钱中共怎么(转)出来的,钱怎么走的?这个合同就是David Boise的律师事务所去签了这个合同… 但是我要告诉大家,这(只)是最后一个环节… (那么)到律师事务所的钱,中共如何(转)出来的?…

(我告诉大家,)80%都是通过澳门!那个安德森(Adelson) — 就是我们之前说过的,给川普总统第一捐款人… 就是拉斯维加斯的世界赌王、金沙集团的老总; 澳门威尼斯人、威尼斯人的酒店的老板 — (中共)基本上都是通过他,通过他洗钱。洗完以后,然后律师事务所到了这种华信,比如说叶简明这种(白手套)… 然后通过外包的方式3000万几千万几个亿啊,然后呢给律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呢,是不是?那就很简单了,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因为到他账上,他就是合法的,合法的钱… 然后通过合法的他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政治献金啊等等一系列啊,各种方式都可以、都可以操作,这是一个(转钱的途径)。”

这里面提到的安德森,是指Sheldon Adelson。根据维基百科显示,Adelson是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的老总,刚刚于2021年1月17日病逝[5]。美国《News Week》报道,他曾于2016年出资2000万美金支持川普竞选,成为川普2016年总统竞选最大的私人资助者[6]

这段里提到的另外一个人物David Boise(本文简称鲍伊斯),是美国知名的律师,曾代表美国政府起诉微软垄断市场,并最终获得庭外和解[7]。郭先生也曾经请他做代理律师。

回到这条资金线路,通俗地讲,就是中共把来路不明的资金,通过澳门赌场来洗白,转为合法资金,然后通过华信能源转到美国,如图中线路1所示。

第一条路线-华信能源
图1,第一条路线:从澳门赌场、华信能源到律师事务所

这里顺便提一下,为甚么中共喜欢用赌场来洗钱呢?因为赌场每天的现金进账量非常大,如果混入一些额外的现金(比如每天5%的额外现金)也不容易察觉。而赌场把这些现金做为营收入账以后,这些钱就可以正常进入银行系统流通了。

有了这些“合法”现金在赌场的账上,中共可以利用其白手套叶简明控制的华信能源这种公司,和赌场签一个服务合同。比如说,华信能源提出,给赌场的供电,安保提供咨询服务。这样赌场可以合法地把这部分钱,以服务费的形式转给华信能源。

华信能源拿到这些“合法收入”,就可以“请”美国鲍伊斯的律师事务所给它做法律咨询服务,把钱以律师费等理由,合法合理地转到鲍伊斯的律师事务所名下。

整个路线在表面看来,都是通过合法的合同,进行资金转移,所以隐蔽性很高。

路德在这次直播中也讲到,郭先生也曾请鲍伊斯做他的代理律师。这很可能这又是郭先生“知蒋干,用蒋干”的一种策略。

当然给中共当白手套最后也难逃卸磨杀驴的下场。华信集团最终于2019年宣告破产[8]。而路德在2020年10月21日的直播中也提到,曾经的华信能源的CEO叶简明,也已经被灭口,而且死前也是饱受折磨[9]

“我们之前说叶简明心脏病,他有一次心脏病直接就送到停尸间,然后他又活过来了,然后又把他搬回看守所、很惨。据说在上海死的,直接就心脏病,尸体都扔到河里去了,在河里被淹死的。”

路线二:通过刘特佐以及美国律师事务所转钱

第二条路线是通过刘特佐,以及中间人,把钱转给布罗伊迪。更准确地说,是转给布罗伊迪的妻子罗宾 罗森茨维格(Robin Rosenzweig)的律师事务所Colfax Law Office。如图中线路2所示。

图2,第二条路线:从刘特佐、戴维斯到布罗伊迪

这条路线中涉及到爆料革命中经常提到的几个关键人物。

其中之一就是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马来西亚的私生子刘特佐(Jho Low) [10]。刘特佐是震惊世界的一马发展银行(1MDB)诈骗案的主要涉案人之一。该案件中,涉案人挪用一马发展银行(相当于马来西亚的主权基金)金额达45亿美金,其中有超过10亿美金被转到美国,部分资金转至好莱坞电影公司Red Granite,以及部分被用来拍摄电影《华尔街之狼》,而其他资金被刘特佐用来购置大量房产,以及其他挥霍,其中包括送给维秘名模Miranda Kerr的价值八百万的首饰[11]

到了2016年7月,美国政府已经开始起诉刘特佐[12],并查封他在美国的资产。为了解决这个案子,刘特佐通过中间人普拉斯∙米歇尔和尼基∙戴维斯,找到布罗伊迪(Elliott Broidy)。

布罗伊迪是川普2016年竞选委员会(Trump Victory Committee)的副主席[13],在美国政界也有相当大的关系网,和川普总统的关系也很密切。

普拉斯∙米歇尔是(曾经)著名的黑人乐队Fugees的成员之一。熟悉音乐的战友可能知道。

尼基∙戴维斯是夏威夷人,曾经在好莱坞发展,参与制片和导演多部电视剧[14]。根据路德节目在2020年8月23日直播中内容推测,戴维斯很可能是中共在美国埋下的暗线之一[15]

大致了解了相关人物以后,我们来看事件的经过。

在2017年初,刘特佐请布罗伊迪妻子的公司Colfax Law为他做法律咨询,并签订了一份金额巨大的法律咨询合同。在司法部尼基戴维斯文件中[16],给出了这一份合同签订的前后经过:

“第17条:2017年3月左右,戴维斯和布罗伊迪提到,有个马来西亚的客人想要让他帮忙解决一个资产查封的案子。

第21条:2017年3月13日左右,在布罗伊迪的要求下,戴维斯转发给普拉斯 米歇尔一份Colfax Law公司和刘特佐之间的“起诉服务费用协议”。该协议中规定,刘特佐预付800万美金,另外如果案件在180天内解决,额外支付7500万美金。如果在356天内解决,则支付5000万美金。协议中包含附件A指出该案件是指1MDB的资产查封案件。而实际上,普拉斯∙米歇尔、布罗伊迪、Colfax Law、戴维斯和布罗伊迪的妻子都没有给刘特佐提供任何法律顾问和起诉服务。该协议的真正目的就是让布罗伊迪动用他的关系为刘特佐在司法部和政府里进行游说。”

在郭先生2018年11月20日新闻发布会文件中(Elliott Broidy.pdf),公布了这份顾问合同的具体内容[17]

图3,刘特佐和Colfax Law签订的顾问合同(图片来源:布罗伊迪文件第6页)

在该文件第七页中明确显示了费用金额,以及付款方式。其金额与司法部公开的尼基∙戴维斯文件中所述完全吻合。

图4,刘特佐和Colfax Law签订的顾问合同(图片来源:布罗伊迪文件第7页)

另外在合同的附件1中显示,刘特佐想要解决的这个案件就是《华尔街之狼》电影涉及洗钱的案子。

图5,刘特佐和Colfax Law签订的顾问合同附件A(图片来源:布罗伊迪文件第10页)

在司法部起诉尼基∙戴维斯的文件中第33条则更加明确地写出了资金的分配和流向:

“第33条: 在2017年5月2日左右,戴维斯、普拉斯∙米歇尔和布罗伊迪来到泰国,在泰国之行中,他们和刘特佐在酒店了见面… 在谈到付款问题时,布罗伊迪要求资金不要从刘特佐直接转过来,(钱的来源)应该且必须干净。… 布罗伊迪、普拉斯∙米歇尔和戴维斯最终同意,先把钱汇给普拉斯,然后汇到Colfax Law,再由Colfax Law付给布罗伊迪。布罗伊迪同意把他收到的30%给戴维斯。普拉斯∙米歇尔也会把他收到的一部分给戴维斯。…”

而该文件的34-40条中进一步详细列出了刘特佐转账的金额、时间等内容。由于篇幅原因,不再赘述。有兴趣的战友可以自行阅读。

结合上面两条路线来看,通过中间人和律师事务所签订合同,然后转账给律师事务所,是中共惯用的一种转钱、藏钱方式。

路线三:通过前司法部官员转钱

第三条路线-司法部官员
图6,第三条路线:从刘特佐到司法部官员

2018年10月份左右,美国司法部公开了一份前司法部员工的起诉书[18]。该起诉书指控其前员工乔治∙希金鲍塞姆(George Higginbotham,下文简称“希金”)在司法部供职期间,帮助刘特佐向美国转移资金并隐瞒资金来源。这些资金被用来游说美国政府官员,以帮助解决刘特佐1mdb资产查封案件。另外还有部分资金被用来游说遣返郭文贵先生。

该文件侧面验证了中共渗透美国司法体系的事实。在经历过2020年美国大选的今天,我们已经都看到了中共渗透美国司法体系的影子,所以这份文件在今天看来,并不算是多大的意外。但是在2018年,这样的事实被公开,还是非常让人震惊的。

根据该文件第四条,2017年3月份,在希金于司法部任职期间,刘特佐通过米歇尔找到希金,想让他给介绍一些能够在政府影响判决1MDB洗钱案的人。希金推荐了两家律师事务所,但是刘特佐并没有接受,而是另外选择了布罗伊迪。

第五条显示,布罗伊迪不想让刘特佐直接把钱转给他,所以希金在其中做了几个咨询和服务合同,来掩盖刘特佐和布罗伊迪之间的交易。

这些合同应该就是包含前面提到的与Colfax Law公司签订的7500万美金的合同。

根据第六、七条,在2017年5月左右,米歇尔找到希金,想让他协助遣返郭文贵先生。说这个项目比前面1mdb案子的钱还要多。在7月份左右,希金进入华盛顿的中国大使馆,面见中国大使(应该是崔天凯),说近期会有遣返郭先生的进一步消息。

这里面插一句:中国驻华盛顿大使亲自出面,可见对司法部官员的渗透,不是单单某个人的个人行为,而是一个国家级层面的行动。也就是说,对希金的渗透行为,实际上是中共超限战的一部分。

第十、十一条显示, 到了2017年9月,希金在米歇尔的要求下,去中国见了刘特佐。三个人在一起讨论如何把更多的刘特佐的钱转到美国,来加快游说进程。他们还讲到美国在911以后银行系统加紧资金审查的现状。刘特佐决定,以后要把钱以小笔、多笔的形式汇入美国,希望这样可以逃过监管。刘特佐提出个建议:让希金做一家中国公司的法人代表,一旦布罗伊迪游说成功,希金可以把这家公司的资产转给布罗伊迪和米歇尔。随后,希金签下一些法律文件,正式成为这家中国公司的法人代表。

有意思的是,第十二、十三条显示,布罗伊迪得知这个安排以后很不满意。布罗伊迪要在看到钱安全到了美国以后才愿意开始干活。所以后来米歇尔和希金决定,让刘特佐把钱打到希金的律师代管账户(当时希金做为律师,有资格代为管理其客户的资金)。在10月末,刘特佐将4100万美金汇进账。希金把其中几百万打入普拉斯∙米歇尔的公司,做为中介费。在这前后,相关银行多次询问资金的来源,希金为掩盖来源,提供了伪造的文件和资金来源证明。

所以在这条线路中,希金主要起了帮助转钱和掩盖资金来源的作用。

这里要提一句,战友们都知道,一般公开了的文件,都已经把敏感内容删掉了。而且司法部的这份文件在开头也明确说明,该起诉书不包含全部犯罪事实,所以这位希金雇员有可能还泄露了更为敏感的内容给中共,甚至可能触犯更严重的法律。作者推测,希金很可能通过和司法部合作,比如交代同伙和上线,得以从轻处罚,最终司法部同仅以协助洗钱和掩盖资金来源罪起诉。这个罪行相对来说还是比较轻的,因为仅以面见中国驻华盛顿大使一项来看,所犯罪行应该远超这些。

郭先生在2018年4月19日直播中也提到[19]:

“最重要的事情,也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这些(和遣返相关的)文件来往于美国的司法部, 就是说塞申斯(指 Jefferson Sessions,时任司法部长)的办公室 ,那么这个文件就证明了在美国的司法部有很多盗国贼的间谍为他们工作着。”

所以其实郭先生对中共在美国的整个布局很了解。

小结:本文通过法律文件和路德直播内容,分析了中共在海外洗钱、藏钱的三条线路。当然中共在海外布下的是一个复杂的资金网络,所以这三条线路也只是冰山一角,但是通过分析这三条路线,可以让读者对中共的洗钱、藏钱手法有所了解。

爆料革命在灭共的过程中,也要把这些暗线逐一暴露出来,并一起消除,这样才能彻底斩断中共在海外布下的暗线势力。

+1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文永

4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