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故事】龌龊副厂长升职记

五月花写作组 | 作者:老枪6 | 编辑:文合 | 美工、发稿:灭共小宇宙

小的时候,隔壁老王家有一个小伙伴,与我同龄,我们常在一起玩耍。文革还没有开始时,我们刚上小学,在老师的教育下,我们都把自己当成了共产主义的接班人,立志将来一定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

至于问到什么是共产主义?我们各有自己的理解。我说,到了共产主义社会,我们都不用劳动了,想吃什么好吃的就有什么好吃的;而他却说,到了共产主义社会,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没有了,完全现代化,人人平等,谁都不会欺负谁,谁都有大房子住,天天吃大鱼大肉,手一按开关,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我问他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他轻声地说是他爸爸。我心想,连老师都没有办法形容共产主义社会究竟是个啥样子,可他的父亲却知道得这么多,说得我恨不得明天就想去共产主义社会看看逛逛,让我好长一段时间脑子里全是共产主义社会那如同梦幻般的样子。除此之外,我们的小脑袋瓜里再没有别的什么美梦了。

后来我们上了初中。有一天,我见小伙伴低着头不说话。于是追问他究竟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由于我们是哥们儿,平时有啥说啥,一颗糖都可以掰成两半。他见旁边没别人,故意放低声音对我说,我父亲出事了,被打成了走资派。啊?啥是走资派?他解释说,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他接着说,我爸没有被开除,党籍也保住了。我很是纳闷,他父亲不是知道那么多共产主义的道理嘛,怎么就给打倒了?

一时间,学校里到处都是:打倒反动权威、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等标语。我问老师,地主资本家不是都没有了么,怎么还有阶级斗争?老师斩钉截铁地告诉我,现在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还有阶级敌人隐藏在我们革命的队伍里。还有阶级敌人?于是我左顾右盼,也许老师说的阶级敌人就隐藏在身边呢。那个时候,我脑子里完全乱成了一锅粥,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还这么复杂?到处都是坏人!难怪人与人之间说话都要特别小心,见人说人话 ,见鬼说鬼话。难怪在各行各业中揪出了那么多“牛鬼蛇神”!

小伙伴父亲的党籍确实保住了,也被平反恢复了原来的工作。后来,在我们刚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有一次他父亲对我们说,一定要尽快入党,这个党籍太重要了,将来提干就要看你是不是党员。CCP党员不怕犯错误,只要能保住党藉,哪怕是留党查看也行,就证明党还没有抛弃你,你就不是普通群众,就有机会继续干。如果被开除了党籍,就什么都完了。这话怎么让我听起来觉得有点怪怪的,越嚼越不是滋味。

小伙伴的父亲是某厂的副厂长,当时也是被专政的对象,挨过斗,脖子上挂过牌子。本以为一切前途就此结束了,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厂里的走资派中他第一个获得了“解放”。但是听说在他平反沒多久,又因为有党员检举他,再次被带走了,弄了个二进宫。可是进去没多久,小伙伴的父亲却很快夹着包又回家了……

文革过后,小伙伴的父亲还步步高升,调到某市当了副市长。 终于小伙伴也跟着他父亲搬到了市里,住进了市领导待遇的大房子。由于他们家身份的变化,我们之间也渐行渐远了。

有一次,厂里在文革时期当过工宣队队长、现在看守厂大门的老刘头与朋友聊天,说了这样一番话:王副厂长,文革时要不是党性强,大义灭亲,两次主动捡举郑厂长的右倾言论,他哪里还有今天,早就被批倒、批臭了。听到这,我一时无语了。原来他父亲是这样保住党藉的!干出了出卖同事、出卖灵魂的事儿。我越想越愤慨!无耻、叛徒、阴谋家,这几个词儿不停地在我脑子里浮现,CCP真的可以把人变成鬼。真为老厂长打抱不平,他太冤枉了。

在CCP生态体系,靠出卖同事、检举领导获得升迁的情况稀松平常,而这种风气也助推了民间告密文化。社会各个阶层普遍缺乏诚信体系,甚至内斗和互害。爆料革命所信仰的唯真不破、正道主义,一定会将人性和诚信带回中华大地。


更多文章欢迎浏览波士顿五月花GNEWS官方号

更多直播欢迎关注GTV官方号五月花之声五月花讲堂

欢迎加入波士顿五月花农场,订阅我们的官方推特账号官方油管账号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