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银、石正丽、李放、邬开朗再次上榜,李放与MERS是啥关系

撰稿:喜马拉雅的肉夹馍;审核:喜马拉雅的馍夹肉;校对:Maarago

Dr. Lawrence [email protected]下午11:42 · 2021年4月6日·Twitter Web App发布的推文——

·Kailang Wu, Wuhan University, near the #COVID19 outbreak epicenter & research collaborator of Deyin Guo & Fang Li, coronavirus human binding expert and collaborator with bat woman Zheng-Li Shi, identified (hat tip to @Hlu28849973) #Corona #UnrestrictedBioweapon #OriginOfCOVID19

中文大意:[邬开朗,武汉大学,靠近中共病毒爆发中心&郭德银和李放的合作研究者,与蝙蝠女巫石正丽同为人类冠状病毒合作专家,(小费福利送给@Hlu28849973#冠状病毒 #超限生物武器 #中共冠状病毒起源

Lawrence Sellin博士在这则推文里点出了郭德银、石正丽、李放、邬开朗四个中共毒王,我们重点看一下李放,李放博士应该是已经被惊着了,据冠军的亲爹(冠博士)@Guan_PhD上午11:26 · 2021年4月7日·Twitter for iPad发布的推文——

2020年四月,李放的主页教育经历还有北大的本科和哈佛的博士后,2020年九月李放在主页删除了自己的照片同时也删去了这两段教育经历,只留下耶鲁博士。 是否这两段经历有他认为敏感的? 李放和高福的博士后都是在哈佛的Stephen Harrison实验室做的。高福2001年离开,李放2002年毕业后加入,前后脚差一年。

李放与高福是脚前脚后的关系,那么李放与邬开朗是什么关系呢?据[email protected]上午7:26 · 2021年4月7日·Twitter for Android发布的推文——

李放,是谁? 2007年起,他与邬开朗在合作。 ■“故意投毒”的概念开始推进。既然现在Lawrence Sellin博士已经把郭德银、石正丽、李放、邬开朗在中共制造和投放冠状病毒超限生物武器的角色进行了界定,那么此前的MERS病毒是不是也是中共故意投放的呢?

为了更多搜集一下李放的论文,我们发现了华人学者首次发现MERS病毒从蝙蝠到人类传播机制(时间:2014年08月14日 来源:生物通):

[生物通报道:最近,研究人员确定了致命的MERS病毒用以从蝙蝠到人类的传播机制。蝙蝠是MERS的一种原始宿主,这一研究成果对于了解该病毒的动物起源,以及预防和控制MERS及相关病毒在人类的传播,是至关重要的。

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最近的《PNAS》杂志。本研究的通讯作者分别是明尼苏达大学医学院药理学副教授李放(Fang Li)博士和复旦大学“****”特聘专家、纽约血液中心的姜世勃(Shibo Jiang)教授。李放教授实验室的研究生Yang Yang和Chang Liu参与了这项研究。纽约血液中心Lanying Du博士和北卡罗来纳大学的Ralph Baric也参与了这项研究工作。

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在2012年被首次诊断,从那以后在全球已经引起800多人感染。大约40%的这类感染者都死于这种疾病。研究已经将MERS与流行性SARS病毒这样的冠状病毒家族联系在一起。这两种病毒被认为都起源于蝙蝠。]

这篇论文又牵出了李放博士与[复旦大学“****”特聘专家、纽约血液中心的姜世勃(Shibo Jiang)教授],且慢,为什么特聘专家前要加“****”呢,看来中共也被打草惊蛇了,连“千人计划”都要用“****”代替,那么我们再来看看这篇论文原文——Receptor usage and cell entry of bat coronavirus HKU4 provide insight into bat-to-human transmission of MERS coronavirus(蝙蝠冠状病毒用HKU4通过受体进入细胞以从蝙蝠到人类的传播机制),在这篇论文里我们看到了李放与中共千人计划引进的军人出身的姜世勃,在这篇论文里我们看到了已经被心脏病死的中共毒王周育森的妻子杜兰英,对于李放教授实验室的研究生Yang Yang和Chang Liu我们暂时还不知道更多的信息。

但是作为反人类的科学家的李放和杜兰英和姜世勃,他们难道只是在中共冠状病毒COVID-19的时候才开始反人类了吗?我是不相信的,既然SARS病毒是中共的生物武器,那么自SARS以来的各种病毒尤其是冠状病毒中共能逃得了干系吗?也许中共没有任何研究成果的病毒是无辜的,那么只要是中共的毒王研究过的或者出过“研究成果”的,我相信中共都脱不了干系,路德社已经在4/6/2021路德时评(路博冠谈):Sellin博士提到类似于二战研究图灵机的布莱奇利公园的SIXTA神秘机构正在全面解密….?SIXTA机构到底是干什么的?美正联合全球西方国家抵制北京冬奥会;里对Dr. Lawrence [email protected]下午10:13 · 2021年4月6日·Twitter Web App发布的推文进行了解读,

美国的一个神秘机构正在破译中共病毒的密码,我相信在未来不仅仅是中共病毒COVID-19,包括MERS,包括此前的禽流感,再包括此前的SARS,所有的秘密都会浮出水面,自2003年以来所有为中共从事反人类超限生物武器的罪犯都跑不掉,而现在李放已经慌了,姜世勃的千人计划已经用****代替了,再接下来呢?还有那些暂时还未上Lawrence Sellin博士榜单的中共反人类科学家们,还要加把劲儿才行,既然已经做了,这要是不上榜,那可不行!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8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ixinge88
12 天 之前

这四位现在是朝不保夕,随时会被,心欢死,灭囗的

0

NewFOC

4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