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疫苗护照”与“户籍制”

作者: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薇文

中共在2021年3月初的两会上,以“推动国际经贸活动逐步恢复”为由,提出推行“疫苗护照”,并称中共国大陆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应逐步开放国门,以“病毒检测+疫苗护照”取代入境旅客的强制隔离,以及在中共国内推行“疫苗护照”,人们在国内旅行可免检测。3月8日,一个“国际旅行健康证明”微信小程序上线,被称为中国版“疫苗护照”。

记者会上,中共外交部表示,将推出国际旅行健康证明,实现检测和疫苗接种等信息的相互验证。随后,中共外交部推出协助海外华人接种疫苗的“春苗行动”;3月15日又宣布:接种中共疫苗的外籍人员,将放宽入境签证申请要求。于是,中共国的海外宣传机构发动了“疫苗护照”的宣传攻势,引起一阵喧嚣。

回到2020年初,中共利用功能增强型新冠病毒,发动了超限战。一年多后,全球疫情非但未缓解反而因病毒变异而更加严峻,此刻迫不及待地推出“疫苗护照”,表面看似乎为经济复苏和人员流动,实则是利用中共国疫苗大量生产和输出的时机,借“疫苗护照”对他国和其国民进行管控,限制自由,控制全球资源,实现其全球霸权野心。从这个意图来看,“疫苗护照”与中共国内的“户籍制”高度相似,是全球版的“户籍制”。

“疫苗护照”与“户籍制”具有同质性

自由是国际公约赋予个人的不可剥夺的权利。在经济学范畴内,人是作为资源(本)而成为重要的生产要素,个体的自由流动,带来资源配置和生产效率的提高。哈耶克主张,在自由的价格机制里,经济体里的每个参与者,可以通过自发性的过程进行自我组织。哈耶克的这个自发性,就包含个体的自由流动。若“疫苗护照”一旦实施,预示着个体自由流动权利将丧失,而转移成为政府的公权力,这一特征,与中共国实行了63年的“户籍制”具有高度同质性,是中共使用最成功的统治手段之一。目前全世界保留严格户籍制的,只有中国、朝鲜和贝南三个国家。

户籍制度存在于中国历史上,一直是朝廷作为徭役赋税的征收依据,并非为限制人们自由居住和迁徙。1912年中华民国第一部宪法《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在法律上首次赋予公民以迁徙自由权。中共篡权后就开始对户口进行管制,1958年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臭名昭著的“户籍制”开始实施。国人被分为市民和农民二个有差异的阶层:农村人口被锁定在土地上,无法享有城市的优越资源;而市民又被街道和社区网格化管控。这两大群体中间是国家权力,像一道大坝把控和占有住两边的资源和利益。

下面我们从限制自由、产生背景和导致结果三个方面探讨“疫苗护照”与“户籍制”的同质性。

  • 两者都是限制个体自由

“疫苗护照”和“户籍制”一样,都是公权力为了管控而剥夺个体的自由。

有人认为“疫苗护照”有利于群体免疫、开放和流动,符合相关国际公约。对此,我们必须揭示病毒真相,认清“疫苗护照”后面公权力的野心。

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ICESCR)第三部分第十二条:缔约国为实现人人有权享有可达到的最高身心健康标准,应采取的步骤包括:(c)预防,治疗和控制流行病、地方病、职业病和其他疾病。

很显然,公约针对的只是流行病等疾病,而中共病毒并非属于流行病学范畴,它是中共军方实验室制造的功能增强型“超限生物武器”。关于这点,科学家闫丽梦博士已有三份极其严谨的科学报告进行论证,并获得各国医学、科学和情报界的认同。报告证实中共病毒具有强变异和ADE效应等完全有别于病毒学意义上的特征。就连中共御用专家钟南山在凤凰卫视访谈节目中也承认,目前疫苗的“疗效、维持时间和能否防护突变病毒株,都是需要回答的问题,都是在(研究)进行时。” 言外之意就是疫苗无法预防变异病毒株。至于疫苗造成的ADE效应,正成为潜在的致命免疫现象。

由此可见,“疫苗护照”的互认机制是不可能达到群体开放和流动的目的。但中共推销其“绿色健康码”,抢夺“疫苗护照”的主导权,企图监督全球的“疫苗护照”制度,显然是想以病毒为抓手,借助大数据管理,为持有“疫苗护照”的个体设置数字身份并实施监控,控制住了地球上的人,也就控制住了全球。引用英国国际事务分析人士Patrick Henningson 的分析:病毒只是个由头用来封嘴的,“疫苗护照”才是个大神器(Holy Grail),可以对个体的管理达到跨国公司一样的水平,是个巨大的全球产业链。

一旦“疫苗护照”由奉行极权统治的中共监管,无异于把其臭名昭著的“户籍制”推广到各国,每个人都逃不出中共这个如来佛的手掌心。

  • 两者产生背景相似

中共1958年立法“户籍制”,是经济危机使然。 

1951年,中共以“新民主主义”之名,实行“国家资本主义”战略。没收土地、工商业国有化,采用“统收统支”财政体制,借助苏联的技术和资金帮助,推进工业化进程。

但1956年“苏共20大”后,中、苏的意识形态和国家战略出现背离,两国交恶。苏联停止对中共国有工业的投资。造成中共政府财政赤字大规模增加,1958到1960连续三年财政赤字累积约270亿(当时财政总规模不到600个亿)。此时刚起步的工业非但不具备扩大再生产能力,还将面临崩溃。此外,受朝鲜战争等地缘政治影响,中共的工业体系以军、重工业为主,这是种内生的”资本排斥劳动”的机制,必然导致就业下降,城市新增的就业也无法解决。在这双重打击下,政府强迫人们迁出城市回到农村,用“户籍制”一劳永逸地剥夺了百姓自由迁徙的权利,人为造成城乡“剪刀差”,盘剥农民创造的价值。

中共“疫苗护照”,在国内经济面临崩溃之际推出。

虽然无法准确计算病毒大流行对全球经济带来的损失,但产生严重的影响是客观事实。全球主要经济体的GDP在2020年至少损失4.5%的。这意味着在2019年全球GDP约87.55万亿美元基础上,2020年损失近3.94万亿美元的经济产出。全球股市也遭受重创。道琼斯指数在2020年3月16日创下有史以来最大单日跌幅,接近3,000点。

中共国近两年经济犹如1958年再现。大量外资撤离,产业链转移,国内产能过剩,但内需低迷,失业率高达22%(《华尔街日报》4/4/2021)。为续命,中共利用病毒打垮世界主要经济体,借机推广疫苗经济,以解国内政治经济困局。按中共计划,在2021年底生产20-30亿支,其中1/3供应国外。“疫苗护照”是实施这一战略中的重要手段。任何国家一旦引进这个计划,将会在中共蓄谋的病毒、疫苗双重攻击下,被中共这台巨大的吸血机器牢牢控制住。

  • 两者都加剧贫富分化和社会动乱

当个体把自由权让渡给公权力后,随后而来的就是不公和奴役。

谈论贫富分化问题,中共总是引导人们聚焦于财富的分配制度,却不允许突破体制障碍——户籍制度。它限制了中国人迁徙和创造财富的自由,却造就了一小批既得利益者。“滚雪球效应”使得法律、行政手段和司法都向他们倾斜,而大多数人一生都为维持温饱而打拼,“户籍制”形成的城乡壁垒,造成城乡收入的差异极大。

中共统计局2020年数据,城乡收入差距指数依然高达2.56。国际上绝大多数国家没有城乡二元制结构,人们的收入差距是基于整个社会的收入分配计算出来的。一般情况是,人均GDP为800-1000美元时,指数为1.7,最高的在2.0 左右。由于中共数据可信度低,实际的指数可能更高。

另一方面,中共国财富往少数权贵家族集中的速度和程度在世界上是极其罕见的。据《2018亿万富翁观察报告》,2017年全球新增亿万富翁199位,其中89位来自中共国,总数达373人,而2006年只有16人。中共国已取代美国,成为权贵家族创造财富速度最快的国家。中国的社会财富越快越集中于少数权贵家族,贫穷人数也在加速积累。

此外,中共对人的奴役,还表现在不允许普通人通过努力获得财富。2020年,国内外华人合法投资G系列就遭到中共疯狂的围追堵截。在中共国内的普通民众,由于个人信息被中共严密管控,因为这一投资行为,被非法打压和拘留,被迫写悔改书、保证书,许多人甚至被消失;而在海外,由于美、加等国的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屈服于中共淫威,利用公权力蛮横地冻结合法的投资账户和资金,迫使投资者持续上街抗议并诉诸于法律,历经一年未有结果,给投资者造成巨大的损失。

暂且不论“疫苗护照”本身在法律、道德和社会伦理存在的隐患,由中共这个独裁流氓政府主导“疫苗护照”,一定是各国民众噩运的开始。“疫苗护照”形成全球巨大产业链,是新的财富增长点,所有人被这一产业链驱使,为中共这个新的“沼泽地”主人创造财富,当物质财富的巨大差异无法靠突破这一框架来改变时,就会引发贫富阶层之间、贫贫阶层内的矛盾与冲突,导致全球性的社会混乱和动荡。

结语

中共病毒袭击全球一年多,全球的社会和经济生态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各国政府都渴望通过接种疫苗和使用“疫苗护照”恢复正常状态。拜登政府,英国政府、欧盟等国都在考虑可行性,澳大利亚、丹麦和瑞典已承诺实施;人均疫苗接种率居世界首位的以色列已经发放了“绿色通行证”。

但是,疫苗的研发速度远远跟不上全球一波波的病毒爆发和变异,同时,由于病毒被增强了功能,疫苗ADE效应给接种者带来的危害也越来越多地显现出来。最近德国卫生部长詹斯·斯潘(Jens Spahn)警告说,疫苗接种不能阻止第三波流行,第三波流行正在增加。

事实上,中共非常清楚各国政府的尴尬处境,明知遭受的是超限生物武器攻击,因为被中共几十年渗透腐蚀,面对一波波疫情已羸软得无力还手;此外又被国内要求开放的强烈民意炙烤,却束手无策。中共点住各国“死穴”的同时,迫使各国政府接受“疫苗护照”,使其成为领军者,把各国民众的信息纳入中共管理的大数据系统中,用“胡萝卜加大棒”的方法输出其“户籍制”的独裁管理制度,进而取代美国成为世界霸主。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梦想。

人类若要摆脱病毒这个生化武器的攻击,重新掌握自己命运,靠努力实现人生目标,唯一的办法只有四个字:消灭中共!

2021.4.6于多伦多

(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

参考资料

1.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2. 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3. 温铁军:我们是怎样失去迁徙自由的

4. Impact of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on the global economy – Statistics & Facts

5. 凤凰独家|钟南山详解:什么人不适合打新冠疫苗?打哪一种?

6. 导致我国贫富差距的的社会保障制度原因分析

7. 德国卫生部长詹斯·斯潘说接种疫苗并不能阻止第三波病毒大流行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