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对欧洲言论自由的威胁

翻译:洛杉矶天使农场Jessi/詹茜
校对:洛杉矶天使农场Feihua
审核:洛杉矶天使农场断播

中共国对二十多名欧洲和英国的立法者、学者和智库实施了制裁。中共国此举紧随欧盟和英国对在新疆地区侵犯人权的中共国官员实施制裁之后。

中共国辩称此举是以牙还牙是道德上的一报还一报是对其官员被西方国家实施制裁的回应,这完全是错误的。欧洲国家对中共国官员实施制裁是因为其反人类罪行,而中共国对欧洲国家以上人员的制裁是妄图压制欧洲对中共的批评。

当前的僵局本质上关系到欧洲言论自由的未来。如果臭名昭著的无能的欧洲官员在中共国日益加大的压力之下不能站稳立场,那么可以预见的到,未来敢于公开批评中共的欧洲人将会为此举付出愈来愈高的个人代价。

3月22日,欧盟和英国宣布(这里 和 这里)对四名中共官员实施制裁,这四人被控在中共国西北偏远的新疆自治区虐待维吾尔穆斯林。

人权专家说,至少有100万穆斯林被 拘留 在380个拘留营中,在那里他们遭受 酷刑, 大规模强奸, 强迫劳动 和 绝育。在最初否认难民营的存在之后,中共国现在又辩称他们提供职业教育和培训。

被欧盟制裁的其中一人是新疆公安局(XPSB)局长陈明国(Chen Mingguo),欧盟在其《官方公报》(Official Journal)中 指出

 “作为”新疆公安局局长,陈明国在新疆安全机构中身居要职,并且直接参与实施了针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大规模的监控、拘留和教化计划。特别一提的是,新疆公安局开展了“综合联合作战平台”(IJOP),用于追踪新疆地区几百万维吾尔人和标记那些认定有‘潜在威胁的’、要送去拘留营的人的大型数据计划。因此,陈明国应对中共国的严重侵犯人权负责,特别是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任意拘留、侮辱其人格以及有计划地侵犯他们的宗教和信仰自由。”

欧盟的制裁包括旅行禁令和资产冻结,显然将新疆的最高官员陈全国(Chen Quanguo)排除在外了,陈从2020年7月一直是美国制裁的目标。自欧盟此举很明显试图表现出克制,企图阻止中共国的升级报复。中共国政府在欧盟制裁几分钟后作出了回应,宣布 对14名欧洲个人和实体的制裁。禁止个人和他们的家属进入中国共大陆、香港和澳门。限制他们和与他们有关的企业和机构与中共国做生意。

禁止进入中共国或做生意的有担任欧洲议会驻华代表团团长的德国政治家莱因哈德·比蒂科弗(ReinhardBütikofer)、迈克尔·加勒(Michael Gahler),拉斐尔·格卢克斯曼(RaphaëlGlucksmann),伊尔汗·久乔克(Ilhan Kyuchyuk)和米里亚姆·莱克斯曼(Miriam Lexmann),所有欧洲议会(the European Parliamen)成员,荷兰议会的舍尔德·维默·舍尔德马( Sjoerd Wiemer Sjoerdsma ),比利时议会的塞缪尔·科戈拉蒂(Samuel Cogolati)、立陶宛塞马斯(Seimas of Lithuania)的多维尔·萨卡林恩( Dovilė Šakalienė),德国学者阿德里安·曾兹(Adrian Zenz)和瑞典学者比约恩·耶尔登(BjörnJerdén)。

这十个人都公开批评过中共政府侵犯人权。例如,约瑟姆最近 呼吁 抵制北京2022年冬奥会。科戈拉蒂和萨卡林恩起草了种族灭绝的立法文件,而曾兹写了大量 有关新疆拘留营的报道。

中共国也制裁了欧盟的主要外交政策决策机构–政治和安全委员会(the Political and Security Committee),以及欧洲议会人权小组委员会(the European Parliament’s Subcommittee on Human Rights),位于柏林的墨卡托中共国研究所(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和民主联盟基金会(the Alliance of Democracies Foundation),该联盟是由前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秘书长安德斯·福格·拉斯穆森(Anders Fogh Rasmussen)创建的丹麦智库。

在3月22日的一份声明中,中共国外交部的 表示:

 “中共方敦促欧方反思自己,直视错误的严重性并纠正错误。必须停止对别国的人权问题指手画脚,停止干涉别国内政。必须停止双重标准的虚伪做法,停止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否则,中共方将坚决做出进一步反应。

几天后,于3月26日,中共国 宣布 对九名英国人和四个实体实施制裁。这九个人包括汤姆·图根哈特(Tom Tugendhat),伊恩·邓肯·史密斯(Iain Duncan Smith),尼尔·奥布赖恩(Neil O’Brien),大卫·奥尔顿(David Alton),蒂姆·洛顿(Nurat Ghani),海伦娜·肯尼迪(Helena Kennedy),杰弗里·尼斯(Geoffrey Nice),乔安妮·尼古拉·史密斯·芬利(Joanne Nicola Smith Finley)。四个实体包括中共国研究小组( China Research Group),保守党人权委员会(Conservative Party Human Rights Commission),维吾尔法庭和艾塞克斯法庭(Uyghur Tribunal and the Essex Court Chambers)。

3月27日,中共国 宣布 对美国和加拿大个人和实体实施更多的制裁。中共国外交部 警告 加拿大和美国“停止政治操纵”,否则“他们将自讨苦吃。”

中欧投资协议
欧盟针对中共国官员的制裁,是从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被镇压后,欧盟对中共施加武器禁运以来首个针对中共国的惩罚性措施,似乎表明欧盟和英国都打算紧跟美国,对中共国政府侵犯人权行为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经济一直是欧中关系的基础,而且欧洲领导者们长期以来为了保护欧洲在中共国的商业利益而对中共国的侵犯人权轻描淡写而备受指责。

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法国总统伊曼纽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欧盟委员会主席(the European Commission)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和欧洲理事会主席查尔斯·米歇尔(Charles Michel)最近与中共国中国达成了一项有争议的贸易协议。12月30日双方经过了匆忙的谈判达成了这个所谓的《全面投资协议》(CAI)。据报道面对 来自中共国和德国工业界的压力, 默克尔想不惜一切代价在德国为期六个月的欧盟轮期主席国任期于2020年12月31 日结束前达成该协议。

这个不平衡的协议,表面上旨在为欧洲企业提供更好地进入中共国市场的机会,从而创造公平的经济和金融竞争环境,实际上允许中共国继续 限制欧洲欧洲企业在很多战略领域的投资机会。

该协议签署一周后,中共国对香港的民主活动人士发动了大规模的镇压。

既然中共国已经对欧洲的国会议员们实施了制裁,该协议或许永远见不到天日了。欧洲议会议员兼中欧协定的议会负责人玛丽-皮埃尔·韦德伦(Marie-Pierre Vedrenne)表示:“当我们的会员和其中一个委员会受到制裁的时候,我们的议会甚至会有批准一份协议的想法,这看起来太不可思议了,”

欧洲的回应
奇怪的是,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一直对有关中共国的制裁保持沉默。其他人已经直言不讳地批评了:

“我们制裁侵犯人权的人,而不是像现在中共国方面做的那样,制裁国会议员,”德国外长海科·马斯(Heiko Maas)表示:“对我们来说这是即不可理解也是不可接受的。”

被列入了中共国的制裁名单之后,荷兰的国会议员舍尔德·舍尔德玛(Sjoerd Sjoerdsma)发了一条 推文

只要人权被侵犯,我就不能保持沉默。这些制裁证明中共国对压力特别敏感。这是对所有的欧洲同事的鼓励:大声说出来吧!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邀请了几个被中共国制裁的欧盟议会议员到康宁街。他 发推说

 “今天上午,我同几个一直在揭露中共国严重侵犯维吾尔穆斯林人权罪行的人交谈。我坚定地与他们及其他被中共国制裁的英国公民站在一起。

约翰逊  这些议会议员为“为言论自由而战的勇士”,他“全力支持”他们,他还对北京的“荒谬”行动表示不解。

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补充道

“当英国加入国际社会制裁那些犯下侵犯人权罪行的人,而中共国政府却在制裁它的批评者,这充分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如果北京想令人信服地反驳有关新疆侵犯人权的指控,它应该允许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the UN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有充分的机会来核实真相。”

前保守党领袖伊恩·邓肯·史密斯(Iain Duncan Smith) 发推说:

“我们有责任大声疾呼中共国政府在香港的侵犯人权罪和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大屠杀。自由生活在法治社会中的我们必须为那些无法发声的人说话。如果这会使中共国迁怒于我,那么我会将此视为一枚荣誉勋章。”

工党议员丽莎.南迪(Lisa Nandy)在接受BBC采访时 ::

 “这是相当严重的。这完全是企图压制和恐吓那些批评中共国政府行为的人。如果中共国认为这样做会让批评者噤声,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 

“中共国的这种做法只会加强我们的决心,更坚决地大声疾呼和挑战我们目睹的中共国在新疆的残暴侵犯人权行为,以及在香港镇压民主运动的行为。我们英国议员决不会在此问题上有分歧。无论我们来自何种政治传统,我们首先是民主主义者,我们将捍卫这些价值观,特别是当这些价值观遭到攻击的时候。”

国会议员兼外事委员会(th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主席的汤姆·冯克特(Tom Tugendhat,) 在接受BBC采访时 

 “目前我们见到的是一个脆弱不堪的中共国,它在与该地区国家的民主接触中失败了,它未能削弱捍卫人权的国家联盟,未能破坏英国、美国甚至欧洲之间的联系,所以他们现在所做的就是猛烈抨击。”

 可悲的是,这是软弱的表现,而不是强大的表现,表明习近平主席辜负了中共国人民,辜负了中共,甚至辜负了整个世界。

英国学者乔·史密斯·芬利(Jo Smith Finley) 发推说:

 “看起来我要被中共国政府制裁了,因为我讲出了新疆维吾尔人悲剧的真相,因为我有良心。好吧,随它的便吧。我不后悔说出了真相,而且我不会保持沉默。”

受到中共国制裁的德国学者阿德里安·曾兹(Adrian Zenz发推说::

 “北京关于新疆的战略正在发生根本转变。他们的目标主要不是为了抹掉证据,尽管他们确实这样做了。现在也主要不是否认上述的证据,尽管他们仍然这样做了。不如说,他们现在觉得所有这一切都是不能批评的。”

 北京的策略仅仅是征服或打压地球上任何反对其暴行的声音,对任何大声疾呼的人实施严厉的惩罚措施。这是非常令人担忧的发展态势。

一群英国保守党议员建立的中共国研究小组,旨在推动有关英国如何应对中共国的崛起的辩论和新思维,该小组总结道:

 “这让人情不自禁地对这一外交撒泼一笑了之。但是事实上,这是非常邪恶的,恰恰明确地体现了我们提出的很多担忧,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共国要走向何处。其他主流欧洲智库本周也受到了制裁,表明中共国现在即使对温和的批评也实施制裁;而不是试图为其在香港和新疆的行动进行辩护。”

民主联盟基金会(the Alliance of Democracies Foundation)的创始人安德斯·福格·拉斯穆森(Anders Fogh Rasmussen) 

“我们永远不会屈服于独裁国家的流氓行为。我们会继续在全球推动自由、民主和人权。中共国的行为再一次强调,民主国家迫切需要联合起来遏止全球的独裁潮流。”

精选评论
《金融时报》(the Financial Times )的一篇社论中写道 ,欧盟对中共国的制裁标志着西方对抗中共国的决心。

  “作为对欧盟制裁报复,中共国惩罚了几名国会议员、分析人士和以审慎分析而著称的柏林智库墨卡托中共国研究所。它还制裁了由27个成员国大使组成的监督外国和安全政策的委员会。在最近几年来,中共国通过国家资本,利用分而治之的方法破坏欧盟的共同战线。根据其在新疆的侵犯人权行为和对制裁的过度反映,中共国已经成功地使欧盟在外交政策问题上结成了同盟。”

“通过制裁批评其行为和拒绝顺从它的人,中共国展示了其极权主义思维。惩罚欧洲议会成员,使立法机关批准上述投资协议变得几乎不可能了。议会议员们已经强烈要求中共国方面做出更多的让步,即采用国际标准禁止强迫劳动。中共国需要一退再退才能使投资协议重新回到谈判轨道上来,而这看起来不可能。利用欧中投资协议达到了离间华盛顿和布鲁塞尔的目的,中共国认为现在可以用不着该协议了。”

《卫报》(The Guardian)的一篇社论里写道

 “中共国此次制裁极大地减少了欧盟议会批准中共国与欧盟在12月份达成的协议的可能性,该协议使美国大为恼火。中共国可能认为该协议对它的用处没有欧盟的大(尽管很多欧洲人的看法与此相反)。但是该措施迫使欧洲与美国结盟,这比乔•拜登(Joe Biden)政府所能提供的任何措施所起到的作用都要大,中共国一度也离间美国的其他盟友,尤其是澳大利亚……” 

“中共国对英国对其制裁的延迟反应表明这在其预料之外,这或许并不令人意外,因为综合评估表明,我们应该设法获得贸易和投资,同时也采取更强硬的措施。但是首相和外交大臣正确地表明了他们的态度,支持被制裁的个人及对新疆恶劣的侵犯人权的行为的担忧。学者和政客家、大学和其他机构应该效仿他们,支持被制裁的同事和公司。中共国已经明确表明了其立场,民主社会也应该如此。”

《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 Zeitung)驻中共国记者莉亚·杜伯(Lea Deuber写道

“作为对欧洲制裁那些在新疆侵犯人权罪行人的回应,中共国正制裁欧洲的政治家、学者和研究机构。切不可将这种制裁理解为对个人的威胁。这是对整个欧盟的基本价值和自由的攻击。”

 “北京谴责欧盟质疑其主权。实际上,该政权正试图通过暴力和操纵强迫欧盟在美国和中共国之间的争端中选边站。事态的升级必然敲响警钟。”

欧盟长久以来一直幻想中立。鉴于中共国在新疆的暴行,布鲁塞尔等待了多年,只是再三地呼吁裁决。即使对于制裁,布鲁塞尔也只是寻求了一种软化的解决办法,无视中共国在该地区的重要角色。”

《法兰克福汇报》(The Frankfurter Allgemeine)一篇题为任何不为中共国唱赞歌的人将受到惩罚的文章里 写道说白了就是:中共国想决定欧洲谁能谈论或书写它的事情。

英国国会议员努斯拉特. 加尼(Nusrat Ghani)在《观察家》(the Spectator)上 指出

“所有这一切都有积极的一面。中共的反应表明国会里进行的一些工作正在产生影响—而且正传到北京的重要人士的耳朵里。12个月前,中共国在新疆对维吾尔人的暴行在国会里还只能私下说一说。感觉不到英国的供应链会受到影响,或者我们会带来真正的改变。现在商业,能源和产业战略委员会(the Business, Energy and Industrial Strategy Committee)(我是其中一员)已经进行调查英国价值链的强迫劳动问题了,而且我们已经发现了中共国的奴隶劳动与各大品牌有联系的“令人信服的证据。”

“中共当局应该认识到,今天他们的行动已经对国会发起了挑战。他们实质上已经告诉国会议员们停止提问题,管好自己的事。纵观我们国会的历史,它从来就不喜欢这种态度。我向中共保证我和其他议员们会继续曝光他们的活动,而且国会会比以往更加支持我们。”

英国广播公司(BBC)驻上海记者罗宾·勃兰特(Robin Brandt写道

 “中共国攻击对鲍里斯•约翰逊施加最大压力对它强硬的人。它攻击那些说出发生在新疆的‘种族灭绝大屠杀’的人。”

“这些制裁措施实际上只是做做样子-这些人或实体不太可能同中共国公司或个人有任何商业往来。”

“制裁尼尔·奥布赖恩(Neil O’Brien)对英国首相来说只是私事。这位国会议员负责英国政府的主要政策。”

“关注一下埃塞克斯法庭(Essex Court Chambers)(一群自由执业律师)提出的法律意见书,也表明了中共国如何看待独立的司法体系,它根本不相信这一切。”

《电讯报》(the Telegraph)驻中共国记者索菲亚.严(Sophia Yan),分析道

 “北京针对英国和欧盟的国会议员、学者、甚至法律团体的制裁表明,习近平的政权不会容忍来自任何人任何地方的不同意见……”

“在平等相待的外交活动中,中共国正在秀肌肉,挑战由西方建立的基于规则的世界秩序。它这一招在其国内用的很溜。”

“但是很多人质疑其展示武力是否明智。北京的举动当然没有赢得人心,相反,好像正在损害它的国际地位。”

“长久以来北京一直在押注,绝大多数国家会追求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获得丰厚利益的合作机会。”

“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还有待观察。就英国本身而言,不可能从批评新疆侵犯人权的立场上让步,而且很难看到中共国会如何缓和紧张局势,如果它愿意的话……”

“北京是否能够如此肆意妄为而不受处罚的关键考验是,欧盟是否会批准与它的投资协议。这一协议已经酝酿了7年了,但是欧盟官员甚至在被制裁前仍在表示怀疑。”

“该协议是否会得到批准、重新谈判或者完全取消,将彻底向北京发送这样的信号—要么它确实能随心所欲,要么它已经越界了。”

前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马特·波廷格(Matt Pottinger)为《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撰文得出的结论是

 “北京发出的信息很明显:你们必须做出选择。如果你想在中共国内做生意,就必须以牺牲美国价值观为代价。你必须完全忽视中共国境内的种族和宗教少数民族的种族灭绝大屠杀;你必须无视中共国违背其主要承诺的事实—包括保证香港‘高度自治’的国际条约;你必须停止与首都有安全意识的官员打交道,除非为了北京的利益去游说他们。”

“北京方式中另一个重要的元素是它的明确的目标,那就是使世界永久地依赖中共国,利用这种依赖达到政治目的。习先生已经发布了指令,本月通过其橡皮图章式的人大会议使其制度化,他正寻求伟大的战略,使中共国独立于工业化国家的高端进口,而使那些国家高度依赖中共国的高科技供应和原材料市场。换言之,脱钩恰恰是北京的策略—只要符合北京的条件。”

“更值得注意的是,共产党不再隐瞒其推行这一战略的原因了。去年年初习先生发表的一次讲话中……他说道,中共国‘必须紧缩国际产品链’对中共国的依赖,目的是‘形成强大的反制和威慑能力’。”

“‘强大的反制和威慑能力’,这个词语是中共的进攻手段的行话。北京的伟大战略是积累和运用经济手段达到其在世界各地的政治目的。”

“首席执行官们会发现同时取悦于华盛顿和北京越来越困难……上面提到的中共国的领袖们,正发出严厉警告,跨国公司们要在中共国内进行商业贸易,必须以放弃自己的价值观为代价。就像船员们脚踏两条船,美国企业很可能会全身淋湿。”

“北京正试图从一个领袖的大脑中精密策化胜利;像我们这样的自由社会驾驭着人类的精神,这是我们的最大优势。共产党的领袖们有一件事儿是正确的:美国的首席执行官们、他们的董事会和投资者们必须做出决定,他们想帮助哪一方获胜。”

原文作者:泰勒.德登 (TYLER DURDEN)
发布时间:2021年4月1日
原文链接:https://www.zerohedge.com/geopolitical/chinas-threat-free-speech-europe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