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鼓吹数字人民币将取代美元(二)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DongDong

编辑上传 水星

medium.com

续前文:《华尔街日报》鼓吹数字人民币将取代美元(一) – GNEWS – 2021/04/07

去年中共国人民币现金流通量爆发式增长 10%,这表明居民担心数字人民币的强制监管,因此开始从银行提现,以应对政府监管。

比特币波动性极大,一天涨幅可能会超过 10%,因此不适于做法币,只适于做交易。数字人民币的未来是法币,因此中共国央行将严格控制其波动性,全力确保它与纸币间不存在估值上的差异。

这意味着,投资者和交易员炒作数字人民币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在国家政策层面不允许它有大的波动性。数字人民币还将嵌入防伪设计,也就是只有中共国央行才能“铸造”数字人民币。

尽管中共尚未公布针对数字货币最终法律条款,但央行表示,刚开始可能会对个人保留数字人民币的数量设置上限,以此来控制数字人民币的流通频率和流通量。

中共国央行不会让数字人民币的发行变相引起基础货币的膨胀,为严格控制基础货币量,每发行一张数字人民币基本上就会取消一张以实物形式流通的纸质人民币。

当比特币在 2009 年推出时,大多数国家的宏观政策制定者几乎都对它的意义进行了淡化处理,但中共国注意到了它未来巨大的潜力。

国家权利层总是对威胁时刻保持高度警惕,担心如果加密货币一旦动摇法币地位,就可能会削弱政府的权力。2002 年至 2018 年担任中共国央行行长的周小川曾表示,比特币既让他眼花缭乱,又让他感到害怕。2014 年,在他的倡议下正式展开了对未来中共国数字货币前景的研究。

中共国看起来不像是一个货币市场的探索者。例如,中共对人民币外汇交易等实施了严格管控,这点儿与其他国际主流货币在外汇市场上的火爆交易迥异。

与此同时,中共国正在进行一场金融科技革命,阿里支付和微信应用几乎渗入到各种现金交易场景,逐渐蚕食了大部分现金交易市场。另一方面,移动支付的蓬勃发展也为创业公司提供了新的盈利增长方式。

脸书紧随其后,在 2019 年中表示将进军加密货币领域。脸书意识到,搭载他的社交平台,加密货币便可在一个远比任何国家人口都庞大的用户群体中流通,从这里人们马上认识到数字货币技术可以颠覆传统货币。

就在美国监管机构全力狙击脸书的数字币,并最终获得阶段性胜利之时,地球的另一边,中共国悄然就数字化人民币进程全面提速,抢先于 2020 年 4 月开始对数字人民币进行内测。

突然间,关注中共国的资金动向让人觉得索然无味了。来自美国和其他西方经济体的央行行长们担心,脸书谋划的数字货币帝国,现在即将由中共国这个强权政府打造起来了。

“有一种类似对 Uber 的恐惧,” 一位曾与西方同行交谈过的欧洲央行行长说,他指的是当打车公司到达全球各城市时,出租车系统承受了前所未有巨大的竞争压力。“任何政府都不希望另一个国家的货币在您的公民群体中大范围畅通无阻地流通,”这位银行家说。

美国作为全球 21000 多家银行开展业务所需的美元发行方,长期以来一直要求各方实时监测大额跨境货币流动情况。华盛顿通过禁止银行与涉嫌犯罪的个人和机构进行交易,有能力将违反法律之人或机构踢出全球金融体系,但外界借机批评此举为 “美元武器化”。

美国对朝鲜和伊朗核计划的制裁使得两国经济发展举步维艰。瑞士银行在8年前(2013)宣布放弃了著名的银行保密制度,以力避与华盛顿在税收问题上正面对决。缅甸 2 月政变后,美国利用制裁权冻结了缅甸军方高官的金融资产的流动。财政部的受制裁个人和公司数据库,即《特别指定国民和被封锁人员》名单(Specially Designated Nationals and Blocked Persons),又称《SDN 黑名单》,长达 1500 页,几乎涉及世界上所有国家的重大违法人员。

北京当局对 SDN 制裁名单中新加入大量中共高官名愤愤不平,其中涉及了 250 多个中共党员的名字。例如,被美国指责对新疆维族实施暴行或在香港打压自由民主人士的高级官员。制裁让中共国驻港高官林郑月娥(Carrie Lam)在家中被动囤积了大量现金,因为银行担心接受她的业务请求会让银行自身也面临被美国冻结的风险。

数字化人民币为那些被美国惩罚的人提供了一种在美国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自由兑换货币的方式。此时,交易所将不需要借助由美国政府监控的 SWIFT 即可完成汇兑业务,这样便可逃脱美国“长臂管辖”。

“数字人民币能削弱美国制裁威力”,围绕此核心意义,北京当局不遗余力地向各国政府推销数字人民币并广结宵小之辈齐力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在上个月的一个论坛上,中共国央行官员穆长春多次表示,数字人民币旨在保护中共国的 “货币主权”,还能协助摆脱全球对美元的依赖。

2019 年 11 月哈佛大学在国家安全会议的实验《数字法币战争:国家安全危机模拟》中,美国老牌政策制定者们争相制定应对朝鲜用秘密资助的数字人民币扩大核武器研发的方案。由于这种货币具有削弱经济制裁的力量,与会者以及几位现任拜登政府的官员,一致认同数字人民币比核武器对美国国家安全来说更具威慑力。

长期担任美国外交官和北京大使的热门人选尼古拉斯·伯恩斯(Nicholas Burns)告诉与会者,“中共拿走了我们制裁筹码的同时,还甩给美国一个大麻烦。”

随着中共国对数字人民币铺天盖地的宣传,党媒国家广播公司(CGTN)在网上发布了一个寓意深刻的动画,一枚代表着数字人民币的金币将一名身穿美国国旗衬衫的男子击倒在地。

“数字人民币是中共国加强世界贸易地位、夺取全球经济框架制定话语权的一个重要砝码。”旁白这样说道。

刚开始,数字人民币只是对货币在中共国金融体系中的流通方式略有影响、无关痛痒。在央行的统一指挥下,六大国营银行会把数字人民币分发给较小的商业银行以及移动支付阿里和微信,通过它们管理数字人民币消费者和商家之间的互动。

与今天银行间转账不同的是,通过数字人民币汇款是即刻到账,至少在理论上银行和金融服务行业从转账交接过程中获利的方式将不复存在,央行自然而然地成为唯一法定中间人。穆先生表示,数字人民币因为是国家支持的,将减少中共国占主导地位的私营公司的数字支付平台对国家金融系统构成的潜在风险。

当全球电视观众将目光转向明年 2 月北京冬奥会上的滑冰运动员和雪橇运动员时,北京当局或许会通过向来访的运动员提供数字人民币扩大国际影响力,让运动员们在聚光灯下消费数字人民币,起到的宣传效果事半功倍,中共不断膨胀的野心已经超过了大洋彼岸的西方政府。

北京业已加入一项倡议,与国际清算银行以及香港、泰国、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央行合作,为数字货币的跨境支付制定相关政策和协议。

前美联储理事、现任职于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凯文·沃什(Kevin Warsh)表示,中共国货币数字化的长足发展,让人们不禁开始关切到美国的想法,华府究竟打算如何建设现代化的金融基础设施?“如果我们拖上 5 或 10 年,届时再推出的政策方针很可能会非常被动”。

根据研究组织央行数字货币追踪者(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Tracker)的数据,有超过 60 个国家正处于深入研究或全力开发数字货币的某个阶段。对于世界银行所说的全球 17 亿缺乏银行账户的人来说,数字货币拥有最大的潜力。巴哈马已经发行了一种数字货币来解决为金融服务无法企及的人群提供金融服务。一些央行表示,对于那些希望进行小额资金汇兑的移民家庭来说,这种货币十分便捷。因为对这些家庭来说,跨境资金汇兑不但繁琐,而且服务价格高昂。

这位欧洲资深央行行长指出,因跨境个人资金汇兑可能需耗费数天,所以担心随着各国与中共国金融往来深度合作,传统银行的跨境业务的低效率和高延时最终会迫使各国公民和企业汇款时首选数字人民币。

随着工作模式的成熟,中共国打算按既定方案管理数字人民币。习近平去年呼吁中共国抓住机遇,为数字货币制定国际规则,这和北京当局曾试图影响和主导一系列类似于 5G 电信、无人驾驶汽车和面部识别等高科技技术标准的做法一样。

在美联储的鲍威尔(Powell)先生最近出席参议院会议时,当被问及美元是否可以数字化帮助美国捍卫其霸主地位时,他表示研究此问题是一个 “优先级极高的计划”。

“我们不需要成为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国家)”,他说,“但我们需要把它(数字货币的研究和开发)做好”。

参考链接:

[1] China Creates its Own Digital Currency, a First for Major Economy –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 2021/04/05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