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毒所的功能增强研究如何绕过美国政府的监督

新闻来源:《零对冲(ZeroHedge)》| 作者:泰勒·杜登 (TYLER DURDEN)| 发布时间:福奇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屏蔽了美国政府对武汉蝙蝠研究基金的审查监督2021年4月6日

翻译/简评:wmorpho | 校对/审核:万人往 | Page:Daoiii

简评:

从中共病毒爆发以来,彼得·达扎克不断地在各种媒体为武汉病毒研究所站台与脱责,言之凿凿地说病毒来自于自然,并同时污蔑我们英雄科学家闫丽梦博士,称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的说法为“阴谋论”。彼得·达扎克那超出科学家思维的奇谈怪论终于有了答案,原来他作为机构主席的生态健康联盟是武汉病毒研究所蝙蝠冠状病毒功能增强研究项目的参与者和资助者,其资金来源于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

NIAID是福奇领导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一个分支机构,该款项并没有通报由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召集的跨学科小组P3CO审查委员会来审批。生态健康联盟的《了解蝙蝠冠状病毒的风险》项目获得了370万美元NIH的资助款。2014年6月,第一期666442美元付款到账,直至2019年5月,每年都获得类似的付款。这就合理地解释了为什么在中共病毒刚刚开始传播的时候,福奇在电视上对中共病毒是那样地轻描淡写,并建议大家不用带口罩,一再否定羟氯喹对病毒的防御和治疗作用,致使无数美国人被中共病毒侵害以至丧命。

福奇的画皮终于被撕裂,他和彼得·达扎克要讲清楚他们与中共的关系和金钱往来,并要对全世界被病毒伤害的人负责,他们是中共在美国成功“蓝金黄”的典型案例。除他们之外,在美国的各个领域,还有无数个“福奇”,如果没有郭文贵先生和闫丽梦博士对中共和中共病毒真相的揭露,中共对美国的“灭白计划”可能已经实现。我们要感谢郭文贵先生和闫丽梦博士勇敢与无私的付出,并持续呐喊与行动,直到中共被赶出人类的舞台!

原文翻译:

福奇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屏蔽了美国政府对武汉蝙蝠研究基金的审查监督

据《每日电讯报》报道,2017年,由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领导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一个分支机构,恢复了一项有争议的、对中共国武汉蝙蝠冠状病毒进行基因改造项目的资助,该款项未经美国政府监督机构批准。

就前后关系而言,2014年,奥巴马政府暂时中止了联邦政府对功能增强研究的资助,该研究旨在人工编辑蝙蝠冠状病毒,使其更易于传播给人类。在做出此决定的四个月前,NIH通过将此款项拨给由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领导的非营利组织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的(间接资助)方式,将这项研究有效地转移到了武汉病毒研究所(WIV)。

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扎克。

生态健康联盟的“了解蝙蝠冠状病毒的风险”项目获得了370万美元的NIH资助款,2014年6月,第一期666442美元付款到账,直至2019年5月,每年都获得类似的付款。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华盛顿邮报》的乔希·罗金(Josh Rogin)的说法,在“蝙蝠女”石正丽博士领导下的武毒所“与美国大学和机构合作的情况下,公开参与了功能增强研究”已有数年之久。

在2017年,“卫生与公共服务部(HHS)成立了潜在大流行病原体控制和监督(P3CO)框架”,其任务是在发放“功能增强”或类似有风险的研究资助之前,对增强性危险病原体进行危险评估,并确认是否有相应的安全保障措施。

NIH发言人告诉《每日电讯报》,福奇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是资助生态健康联盟的分支机构,认为该资助款无需进行审查,在没有通报P3CO委员会审批的情况下恢复了与达扎克的(拨款资助)关系。

 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扎克向武毒所的“蝙蝠女”石正丽敬酒

罗格斯大学化学生物学教授理查德·H·埃布赖特(Richard H. Ebright)说:“这是一个系统性问题。”他指出了审查过程中的漏洞(并补充说,NIAID和NIH“通过拒绝标记和提交审查提案,系统性地阻挠),实际上是系统性地否决了HHS的P3CO框架。”

NIH说,这笔款项没有被标记以进行审查,是因为“ NIAID确定所资助的研究不是功能增强性研究,因为它不涉及所研究病毒的致病性或传播性的提高,”这位发言人告诉《每日电讯报》,“我们不会提交不符合定义的研究计划,否则我们将需要提交所有内容。”

我们不得不听取他们的话,比如P3CO框架没有要求HHS审查委员会对NIAID的说法(生态健康联盟资助的研究不包括功能增强性)进行重新审查。

联邦对功能增强研究的监督是如何被绕过的

武毒所处于被广泛推测的中心,即COVID-19可能意外地从实验室泄漏到了人群中。生态健康联盟在中共国研究蝙蝠冠状病毒的款项中包括向武毒所转入60万美元。

如果将生态健康联盟授予的款项接受P3CO的审查,那么HHS小组将独立评估该笔款项,并在必要时建议采取其他生物防护措施,以防止潜在的实验室泄漏——甚至会建议完全拒绝该资助款。

武毒所是生物安全级别4的实验室,是最高级别的生物防护认证,但美国大使馆官员在2018年访问该实验室后发布了两条外交电报,警告该实验室的安全性不足。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其中一条电​​报警告说,该实验室正在研究蝙蝠型冠状病毒,这代表了类似SARS的新大流行的潜在风险。

世界卫生组织周二发布的COVID-19起源报告的附件描述了武毒所在涉及蝙蝠冠状病毒的测试中使用“重组病毒”的工作,埃布赖特说,这是对功能增强研究的描述。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实验室工作人员被疾病控制中心意外暴露于炭疽病之后,美国政府于2014年暂停了对功能增强研究的资助。该决定是在2011年引起科学界强烈抗议之后发生的,当时有消息显示,威斯康星州和荷兰的实验室正在有意修饰H5N1禽流感病毒,以便使该病毒更有效地在雪貂之间传播。

实施新的监督程序后,2017年恢复了联邦资助的功能增强研究。审查框架将监督职责划分为两个小组,一个是资助机构(例如NIAID向生态健康联盟提供资助),另一个是由HHS召集的跨学科小组P3CO审查委员会。

HHS发言人告诉DCNF,该委员会负责建议涉及获得资助的功能增强研究是否需要降低风险的安全措施。但是委员会对所有资助款项一无所知,除非资助机构通报该资助并供其审查。

P3CO框架不要求HHS审核委员会对NIAID的拨款决定进行第二次审查,因为它确定生态健康联盟资助款不涉及功能增强研究。

NIH发言人表示,建议要求NIAID将其拨款决定通知HHS审查委员会是“误导和不正确的”。

HHS的一位发言人证实,该部门的P3CO审核委员会仅审核由像NIAID一样提供资金的机构通报要求进行进一步审核的研究补助金。当被问及审查委员会是否了解生态健康联盟资助款时,发言人没有回答。

生态健康联盟已有操纵蝙蝠型冠状病毒的历史。该组织的主席彼得·达扎克2019年12月在武汉首次报道的COVID-19病例数周前在新加坡进行的广播采访中就曾说过。

“你可以在实验室中轻松地操作它们,”达扎克说,“刺突蛋白驱动了冠状病毒的发生,有人畜共患病的风险。因此,你可以获得序列,可以构建蛋白(我们与北卡罗莱纳大学的拉尔夫·巴里克合作进行此操作)插入另一种病毒的骨架,并在实验室中进行一些工作。”

埃布赖特(Ebright)告诉DCNF,NIAID认为确定给予生态健康联盟的款项不涉及提高中共国蝙蝠型冠状病毒的可传播性是错误的。他说,该项目的2019财年摘要引用了冠状病毒的“体外和体内感染实验”,“ *明确*要求要在HHS的P3CO框架下进行风险收益评估。”

其他科学家早已表示,NIH资助的生态健康联盟在中共国开展的工作涉及蝙蝠冠状病毒的功能增强研究。

乔纳森·拉瑟姆(Jonathan Latham)博士和艾莉森·威尔逊(Allison Wilson)博士于去年6月写到:“很难过分强调,该款项的中心逻辑是通过基因工程或传代或同时使二者来让病毒大流行,从而测试与SARS相关的蝙蝠冠状病毒的大流行潜力。”

NIH于2020年4月终止了给生态健康联盟的拨款。NIH负责外部研究的副主任迈克尔·劳尔(Michael Lauer)在一封信中告诉该组织,NIH“不相信当前的项目成果与计划目的和机构优先事项相符。”

福奇在去年6月众议院能源与商业委员会(House Energy&Commerce Committee)举行的听证会上表示,给生态健康联盟的拨款已经取消了,“因为NIH被告知要取消它”。

“我不知道原因,但我们被告知要取消它。”福奇说。

在听证会上,福奇告诉Politico新闻,前总统唐纳德·川普的白宫曾下令NIH取消该拨款。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4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