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发生了什么?冠状病毒的来源为何仍有疑问?

翻译:康州盘古农场 – Mike Li
校对:康州盘古农场 – TrueSky
编辑:康州盘古农场 – 山东老爷们

据《CBSnews》 采访者:莱斯利-斯塔尔(Lesley Stahl),2021年3月28日报道:

Jamie Metzls

中共国官员缺乏透明度和迫在眉睫的地缘政治后果破坏了由世卫组织领导的对导致COVID-19病毒起源调查的可信度。莱斯利-斯塔尔报道。

上周五,世界卫生组织一份期待已久–也是备受争议的–报告再次被推迟。它本应是世界卫生组织领导的国际科学家团队今年早些时候进行的中国之行的一种事后总结。

问题是:引起COVID-19的SARS-CoV-2病毒是如何起源的?在被研究的主要理论中:它是意外地从武汉的一个实验室中泄露出来的,还是来自那里的一个海鲜农贸市场的受感染动物?

世卫组织的调查很不全面,因为自疫情爆发之初,中共国政府就一直隐瞒信息。

杰米-梅兹尔(Jamie Metzl): 我不会真的称现在发生的事情为调查。这本质上是一次高度陪同、高度策划的学习之旅。

Lesley Stahl:学习之旅?

Jamie Metzl: 学习之旅。世界各地的每个人都在想象这是某种形式的全面调查。它不是。这群专家只看到了中共国政府希望他们看到的东西。

杰米-梅兹尔–克林顿政府的前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和世卫组织基因工程咨询委员会的成员–是包括病毒学家在内的二十多位专家之一,他们在本月早些时候签署了一封公开信,呼吁进行新的国际调查,并返回中国。信中说,世卫组织小组没有独立性或准入权,无法”进行全面和不受限制的调查”,特别是对发生第一次疫情的武汉市病毒学研究所实验室可能发生的意外泄漏事件进行调查。

杰米-梅兹尔:我们得问”那么,为什么在武汉?” 引用汉弗莱-鲍嘉的一句话:”在全世界所有城镇的所有杜松子酒酒馆中,为什么是武汉?” 武汉拥有的是中国的四级病毒学研究所,拥有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蝙蝠病毒收藏库,包括蝙蝠冠状病毒。 

莱斯利-斯塔尔:我曾看到世界卫生组织的团队在实验室只待了3个小时。

杰米-梅兹尔:他们并没有要求调查记录和样本以及关键人员。这是因为中共国与世卫组织制定的基本规则,而世卫组织从来没有权力提出要求或执行国际协议。

杰米-梅兹尔:其次,对于能参加这次任务的名单,中共国拥有否决权

莱斯利-斯塔尔:世卫组织也同意了。

杰米-梅兹尔: 世卫组织同意这一点。最重要的是世卫组织同意在大多数情况下由中共国进行初步调查,然后分享其调查结果

莱斯利-斯塔尔:没有。

杰米-梅兹尔:–与这些国际专家。所以这些国际专家不允许做他们自己的初步调查。

莱斯利-斯塔尔:等等,你是说中国做了调查,并将结果展示给委员会,仅此而已?

Jamie Metzl: 差不多就是这样。

莱斯利-斯塔尔:哇哦。

杰米-梅兹尔:–是这样的。不完全是。但几乎就是这样。 – 想象一下,如果我们要求苏联做切尔诺贝利的共同调查。这根本说不通。

早在1月14日世卫组织团队抵达武汉机场之前,中共国就已经排除了实验室事故的可能,迎接他们的是穿着全套个人防护装备的人们。 

团队中包括一些世界上研究病毒如何从动物传染给人类的顶尖专家。但尽管过去中共国曾发生过实验室意外泄漏病毒的事件,感染了人,并造成至少一人死亡,但团队中没有人接受过如何正式调查实验室泄漏病毒的培训。 

他们在那里执行了为期四周的任务,但其中有两个星期是躲在酒店的隔离区度过的。隔离结束后,他们与中共国专家团队进行了一些紧张的交流,而中方拒绝提供原始数据。

如果说病毒来源于动物,那么其中一个谜团就是:病毒是如何从中国南方的蝙蝠洞千里迢迢来到武汉的?世卫组织团队认为找到了答案。 

彼得-达扎克:作为此次世卫组织来华考察的一部分,我们发现的是有一条途径。

彼得-达扎克是世卫组织团队成员之一,也是动物病毒如何传染到人类身上的专家,他曾研究过世界上之前的病毒爆发,包括在中共国。 

他说,这条途径不是通往武汉的实验室,而是从中国南方的野生动物养殖场直接通往武汉的农贸市场–华南海鲜市场。

彼得-达扎克:理论上说,不知何故,这种病毒从一只蝙蝠身上传到了这些野生动物养殖场中。然后这些动物被运进了市场。而当他们处理它们,切碎它们,杀了它们,任何你在煮一个动物之前做的什么的时候被感染了。 

莱斯利-斯塔尔:野生动物?

彼得-达扎克:是的,这些…

莱斯利-斯塔尔:像什么?

彼得-达扎克:它们是一种传统食物。狸猫,这些就像雪貂。还有一种动物叫雪貂獾。兔子,我们知道它可以携带病毒。这些动物从1000多英里外的农场进入市场。 

莱斯利-斯塔尔:你是否能对武汉市场上发现的动物进行病毒检测?

彼得-达扎克

彼得-达扎克:中国团队已经做了,他们发现了一些留在冰柜里的动物。他们对它们进行了检测,是阴性的。但事实上,这些动物在那里就是线索。

莱斯利-斯塔尔:但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表明这些动物真的感染了蝙蝠病毒?

彼得-达斯扎克: 是的,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去那些农场调查。和农场主谈谈,和他们的亲戚谈谈,对他们进行测试,先看看是否在那里已经开始有病毒的爆发。

莱斯利-斯塔尔:所以,团队并不真正知道有任何农民或卡车司机曾经被感染?

彼得-达扎克:还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去过那里。没有人问过他们。没有人测试过他们。那是要做的。 

尽管有这些未解之谜,但世卫组织团队和他们的中国同行都一致认为,这种途径的假设–从蝙蝠洞到像他描述的屠宰场–是最有可能的解释。 

彼得-达扎克:大约75%的新出现的疾病都是从动物传到人身上的。我们以前也见过这种情况。我们在中国的非典型肺炎中也见过这种情况。

莱斯利-斯塔尔:实验室泄漏理论是否比你的途径更多或更少的推测?

彼得-达扎克: 如果是实验室泄漏导致了COVID的发生,COVID的病毒需要在实验室中出现,他们从来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实验室里有COVID这种病毒。

莱斯利-斯塔尔:他们从来没有COVID -19病毒的证据… 

彼得-达扎克:在-

莱斯利-斯塔尔:在那个实验室里?

彼得-达扎克:-对在爆发之前,不。绝对没有,没有证据证明这一点。

杰米-梅兹尔不敢苟同,指着实验室自己的报告说,它派了实地研究人员到蝙蝠洞里去,他们带回了携有病毒的样本

杰米-梅兹尔: 其中一种病毒与SARS -CoV -2病毒的基因关系最为密切。

莱斯利-斯塔尔:但最相近的,但是不一样,对吗?

杰米-梅兹尔:是的,没错。但我们确实知道至少有9种病毒被带回来。而且极有可能在这些病毒中,有一种病毒与SARS-CoV-2病毒的关系更为密切。当我把所有这些碎片在一起,我说,”嘿,等一下,这是一个真正的可能性。我们需要调查它。”

莱斯利-斯塔尔: 彼得-达扎克和团队已经拿出的病毒爆发路径 – 现在,这听起来是可信的。

杰米-梅兹尔: 哦,这当然是可信的。

莱斯利-斯塔尔:非常可信。

杰米-梅兹尔: 不,这是可信的。让我们假设该理论是正确的。你会有一个爆发, 也许在中国南方,因为他们有那些动物养殖场。你可能应该已经看到了某种爆发的证据。

莱斯利-斯塔尔:并没有?

杰米-梅兹尔:没有。

莱斯利-斯塔尔:但你的理论也充满了漏洞。

杰米-梅兹尔:我不会说这是充满了漏洞,但它是不完整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获得数据,以便为另一个假设佐证。

杰米-梅兹尔说,彼得-达扎克有利益冲突,因为他与武汉实验室长期合作。

武汉海鲜市场

彼得-达扎克:我能在世卫组织团队中是有原因的。如果你要在中国研究冠状病毒,并试图了解它们的起源,你应该让最了解它们的人参与进来。不管是好是坏,我都参与其中。

他说,团队确实在与实验室科学家的访问中研究了泄漏理论,并认为它”极不可能”。

彼得-达扎克:我们和他们见面了。我们说:”你们会对实验室进行审计吗?” 他们说,”每年都审计”,”病毒爆发后审计了吗?” ,”是的。”, “什么发现?”,”没有”,”你测试工作人员吗?”,”有” ,没有人…

莱斯利-斯塔尔:但你只是相信他们所说的话。

彼得-达扎克:好吧,我们还能怎么做? 

你能做的事情是有限度的,我们就到了那个限度。我们问了他们一些棘手的问题,事先没有经过审查的问题。而他们给出的答案,我们认为是可信的、正确的、令人信服的。 

莱斯利-斯塔尔:但中国人不是在掩盖事实吗?他们销毁了证据,惩罚了那些试图在起源问题上提供证据的科学家。

彼得-达扎克:好吧,那不是我们的任务,我们的任务是找出中国是否掩盖了起源问题。

莱斯利-斯塔尔:是,我知道。我只是说难道这不会让你怀疑吗?

彼得-达扎克:我们在中国所做的工作中没有看到任何虚假报告或掩盖的证据。

莱斯利-斯塔尔:你们每次提问时,房间里都有中国政府的监督人员吗? 

彼得-达扎克:在我们逗留期间,房间里一直有外交部的工作人员。当然,他们在那里确保一切顺利。他们在那里确保中国方面的一切顺利进行。

莱斯利-斯塔尔:或者是为了确保他们没有告诉你全部的真相,或是说谎-

皮特-达扎克:你和身为科学家的人坐在一个房间里,你知道什么是科学声明,也知道什么是政治声明,我们在区分两者之间没有问题。

说到政治声明…

地缘政治笼罩着整个调查,有些针锋相对。北京称COVID -19源自美国,川普政府指责中共国掩盖事实。 

马特-波廷格:他们也没有自愿分享基因序列。

时任国家安全副顾问的马特-波廷格(Matt Pottinger)引用解密的情报信息说,北京还隐瞒了武汉实验室的几名研究人员出现了类似COVID的症状,而且中国军方在与实验室秘密合作。 

马特-波廷格:中共军方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合作进行的研究,尚未得到中共国政府的承认。我们已经看到了数据。我个人已经看到了这些数据。 

莱斯利-斯塔尔:为什么是军方?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实验室里?

马特・波廷格:我们不知道。这是一条重要的线索,需要媒体,当然也需要世界卫生组织去追查。北京根本没有兴趣让我们找到这些非常相关问题的答案。

他说,美国政府确实知道的是,武汉实验室主任发表了关于操纵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使其对人类更具传染性,而且有报道称实验室的安全标准不严。

马特・波廷格:他们在研究能附着在人类肺部的ACE2受体上的冠状病毒,就像COVID-19病毒一样。

莱斯利-斯塔尔:这是个确凿证据吗?

马特-波廷格:不是,这是间接证据。不,这是间接证据。但当你考虑到这次疫情出现的地方离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只有几公里远时,这是一个颇有分量间接证据。

由于缺乏透明度,世卫组织因同意中共国的要求而受到广泛批评。

马特-波廷格:我希望世卫组织可以拿起他们的扩音器开始大喊大叫,要求中共国提高透明度,允许美国疾控中心官员和其他世卫组织以及世界各地的专家前来调查并提供帮助。

经过15个月,全球有270多万人死亡,本来希望团队能对COVID-19的来源进行一些澄清。但这次“学习之旅”的结果,反而比调查开始之前的问题更多。

由Richard Bonin制作。副制片人,Mirella Brussani。广播助理,Wren Woodson。编辑: Daniel J. Glucksman.

原文链接:https://www.cbsnews.com/news/covid-19-wuhan-origins-60-minutes-2021-03-28/

康州盘古农场欢迎您加入:(或点击上方图片)

https://discord.gg/2vuvRm7z6U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