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政治漩涡而不能讨论的实验室泄漏论【一】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温哥华战友团
翻译/评论:清平世界

最近,在Undark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实验室泄漏:一场陷入政治漩涡而未解的科学辩论(Lab Leak: A Scientific Debate Mired in Politics — and Unresolved)”的文章。作者查尔斯·施密特(Charles Schmidt)是美国国家科学作家协会社会科学新闻奖的获得者。他的文章大多发表在《科学》,《自然生物技术》,《科学美国人》,《发现》杂志和《华盛顿邮报》等著名出版物中。

虽然没有深刻谈到中共释放病毒的真相,但本篇文章中肯地采访了各方意见,对科学讨论病毒真相如何受到舆论影响提供了有价值的信息。值得介绍给读者。

文章开头评论说,进入中共病毒大流行已经一年多了,一些科学家表示,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从未得到过公正的评价。

早在2020年1月上旬,免疫学家彼得罗夫斯基(Petrovsky)在科罗拉多州基斯通(Keystone)与家人一起度假时,一则中共国武汉市出现了一系列神秘的肺炎病例的报道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很快就惊讶于对此肺炎病例的描述方式的奇怪差异。他说,中共当局和世界卫生组织都说没什么担心的,但是武汉当地人都在发布有关“尸体被从武汉的家中拉出,警察封锁公寓门” 的消息。

图片来源:newsapi.com

彼得罗夫斯基是澳大利亚弗林德斯大学(Flinders University)的教授,他还是一家名为Vaxine的公司的创始人兼董事长,公司开发用于传染病的免疫接种等项目。自2005年以来,他获得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数千万美元资助,以支持疫苗和可增强其效果的佐剂化合物的开发。在中共国科学家发布了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元凶SARS-CoV-2的基因组草图后,彼得罗夫斯基当即在科罗拉多州的度假地指示他的同事开始了病毒序列的计算机建模研究,这是设计疫苗的第一步。

研究得出了惊人的结果:SARS-CoV-2刺突蛋白与人类细胞受体(一种称为ACE2的蛋白质)的结合比其他任何靶标物种的受体都紧密结合。换句话说,SARS-CoV-2令人惊讶地很适应人类,这对于新兴病原体而言是极不寻常的。彼得罗夫斯基回忆道:“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正当彼得罗夫斯基在考虑SARS-CoV-2是否可能是在实验室里与人类细胞的培养物中出现的,或是在表达人类ACE2蛋白的基因工程改造细胞中出现的时候,一封由27位科学家联合撰写的公开信于2月19日突然出现在享有盛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上。作者们坚持认为,SARS-CoV-2是自然起源,他们谴责任何其它假说为阴谋论,称其只会产生“恐惧、谣言和偏见”。

彼得罗夫斯基说,这封信简直令人发指。他说,“我们最不可能是阴谋论者,而它似乎是在针对像我们这样的人。”

原文篇幅较长,分成三部分发表。

实验室泄漏:陷入政治漩涡而未解的科学辩论【二】
实验室泄漏:陷入政治漩涡而未解的科学辩论【三】

原文链接


编辑 发稿 云起时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