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录:为什么被捕的中共地下党领导“叛徒”居多

撰稿: 雯涵

图片来自网络截图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共国有一个全国政协委员叫沈醉,他是前国民党保密局少将。在一次和别人的闲聊中他谈到,在残酷的国共两党斗争年代,他参加了许多审讯被捕中共地下党员的案子。别人问他,这些人中到底“叛徒”多,还是“宁死不屈”的多?他竟这样回答:在被捕的中共各级领导人中,大多数经不起威逼利诱或严刑拷打,最后成为“叛徒”;在“宁死不屈”的人中,多数为基层的中共党员。沈醉的回答出乎当时很多国人的想象,因为在中共的电影、电视、其他文学作品及各种教育中,中共的各级领导人都是高大上的正面形象。但是只要仔细分析起来,沈醉的回答很符合实际,实话实说。

在国共斗争年代,中共的地下党负责人以知识分子居多。《共产党宣言》本来就是欧洲上空的幽灵,当这个幽灵又漂到中国上空来,适合许多知识分子的口味。只要学会“共产”、“共妻”、“消灭私有制”那一套邪恶理论,加上好口才,就可以在中共党内混个一官半职。他们中不少人生活条件比普通民众优越,而且夹杂各种个人利益和野心,这些人只要被抓捕,一经威逼利诱,甚至严刑拷打,很容易成为“叛徒”。当然也有一些人经当局“感化”教育,认清了中共假民主自由的反人类本质,走上了与中共彻底决裂的新道路。可怜那些“宁死不屈”的基层工、农党员,他们中多数怀着单纯的良好愿望被欺骗加入中共,直到被当局处决还真以为是为了人民的利益而死呢。

图片来自网络截图

中共用武力从国民党手中夺取政权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利用统一战线,对其他所谓“民主党派”的领导人委以高官厚禄,对不满中共统治的社会团体、个人则坚决镇压,不择手段。在国际上除了对外国政府领导人进行蓝、金、黄外,还对海外的反共、灭共华人组织、个人采取渗透、分化、收买、围剿等多种手段,真是无所不用其及。当初“六四”学运的一些领导人在当前全世界灭共的大潮中已不见身影,有些甚至成为中共的反爆料革命的御用工具。真正继承和发扬光大“六四”精神的历史重任,早已落到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身上。

对我们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中共除了倾全力围剿外,也会极力渗透进来,并收买拉拢一些意志薄弱和利益熏心的,各方面有一定影响和实权的负责人。Sara就是一个反面典型,她的丑恶行径也给我们广大战友提供了深刻的教训。郭文贵先生语重心长地说过:支持爆料革命的战友即使最后只剩下百分之五,我也不感到奇怪。当然郭文贵先生是从最坏的结果来激励战友们坚定爆料革命的立场不动摇,直到最后胜利。经历九死一生,义无反顾投身爆料革命的闫丽梦博士是我们新中国联邦的杰出代表,她以自己无以伦比和令人信服的工作得到了以美国为首的民主国家政府和广大爱好自由与和平的世界人民的尊敬和赞扬。

这些也给爆料革命的其他战友们,特别是各级负责人提出了一个值得注意的课题:我们的各个农场管理团队和专业部门负责人在组织、提高广大战友业务能力的同时,不要忘了互相勉励提醒:要坚持爆料革命的理想——消灭共产党,在中国建立一个真正民主自由的法治社会!

(本人只代表作者观点)

审稿:光耀华夏

编辑:MG1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