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传体小说连载之二:《我的忏悔录》

作者:峥嵘

责编:白夜

第二章 童年-2

二姨在镇裡的副食品公司工作,是一个小头头,那是一个国营单位。记忆裡,她长得特别美,总是冲我温柔的笑,那笑容像温暖的冬日阳光。直到现在,我一闭上眼睛,还能感受得到那种温暖。

她无微不至地疼爱我,给我幼小又孤独的心灵,无尽的安慰。有时候,我感觉她更应该是我的妈妈。她有两个儿子,都比我大,大的叫原野,小的叫石头。大哥憨厚,小哥狡猾。

那时候,原野大哥已经上了中学,他每天穿一件發黄的旧军装,一条蓝色的裤子,脚上是一双绿色的胶鞋。让我好奇的是,他右臂上,总是戴着一个红色的袖标,上面写着三个字。我问他:「这是什么?」他自豪地说:「大哥我是红卫兵!」我又问他:「啥叫红卫兵?」他拍一下我的头,神秘地说:「以后等你长大了,再告诉你!」

二姨家的房子在镇的南边,还有一个小院,院子四周种了一圈高高的杨树。二姨夫好像是镇裡一个什么局的负责人,有一定的权利,所以才分到这样的房子。

记得那年,好像也是夏天,院子裡堆了一大堆的玉米杆,堆得高高的,爬上去能看到院子外面。我那天一个人在院子裏玩,哥哥们都去上学了。我爬到玉米杆堆上,正玩着,就远远地看到大哥往家裡跑,他跑得气喘吁吁地。我忙爬下来,去给他开院子的大门。他猛地推开大门,差点儿撞倒我,他顺手拉了我一把,来不及说话,就冲进房间裏去了。我关好大门,跑去找他。看到他翻出来很多白色的绢纸,在桌上忙着什么。

我问他:「大哥,你怎么不上学?你这是做什么啊?」他头也不抬地回我:「做白花,周总理去世了!」我心裡想:「谁是周总理?」看他忙得满头大汗,我忍住没再问下去。我注意到,他右手的手臂上,系着一块黑色的袖标。

很快地,白花做好了,大哥戴好白花,匆匆地往外走,边走边回头嘱咐我:「你老实在家待着,千万别出院子!就在院子裡面玩!」我回他:「好!我不乱跑!」

没过多久,就听到镇裡的大喇叭响了,开始不停地播放一个非常悲伤的音乐,后来知道那就是「哀乐」。那一年,周恩来去世。

二姨夫身材高大,一看就是一个干部。他说话声音洪亮,很有威严的感觉。我比较怕他,但其实他也非常疼爱我。有一次,他带我去参加他们单位的植树活动。植树是在镇外,需要坐汽车去。那时候没有轿车,只有那种大的解放牌汽车,人都是站在汽车后面的大斗裡面。我和姨父站在最前面,我扶着一个铁的栅栏,他双手扶在上面,站在我身后。车上站了有十几个人,突然一个急刹车,人们不自觉地向前涌,多亏姨父用双臂死死地撑住,我才没被挤到,想想都后怕。

我特别喜欢夏天,因为可以吃到沙瓤的大西瓜。每到夏天,就经常有人给姨父送来一麻袋一麻袋的西瓜,还有香瓜。后来才知道,都是来送礼的,求姨父办事的。

这是我第一次知道「送礼」,知道要求别人办事,就得送礼。中共国求人办事送礼的风气,由来已久了。这是中国人的传统习惯?亦或是ccp等级差异的产物?当官的就有权,有权就能办事,能办事就能收到礼。

(未完待续)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4月 17日